第69章 69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69章 69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以嫡为贵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白起带着他慢悠悠在城里走。

    平素他们不是在军营就是在去军营的路上, 鲜少有时间这般晃荡在街上, 魏楚不免新奇。

    齐国的百姓可不认识秦国的上将军白起,也不认识丞相之子魏楚。

    他们只是两个平凡的异乡客。

    临淄河畔微风阵阵, 正是春夏交接之际, 十分舒适。

    白起带着魏楚上了河畔一酒家。

    这酒家倒十分有生意头脑, 不像旁的酒馆,修的个四四方方,反而四面都是栏杆,角落有琴师抚琴, 自在唱道齐风诗经,河风拂过,挂在店家门口的招牌微微晃动, 河面风光一览无余, 仿佛时间都慢了下来, 端得一派安稳惬意。

    魏楚拿了一包点心,吹着河风, 转头笑眯眯的看着白起, “真好。”

    和他这样安稳,自在无烦恼。

    真好。

    白起伸出手抹了抹他嘴角的点心渣,黑沉的眸子里是快溢出来的柔情,“你若喜欢, 以后我带你看遍天下风光。”

    魏楚一愣,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白起。

    酒家人不多,店老板埋头苦算账目, 小伙计趁老板没看见,偷偷躲在角落里手撑着头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

    气氛温馨又恬然。

    没人注意他们。

    白起将魏楚抱在怀里,低头与他耳鬓厮磨,“不信?”

    魏楚摇摇头,将脸埋进他怀里,声音闷闷的,“能做到吗?”

    他是秦国的战神,他必须得替秦国征战沙场,昭王怎么可能放他归隐。

    简直与痴人说梦无异。

    他拉过魏楚的指尖,亲吻,带着虔诚,“能。”

    魏楚抬头,撞入一片深情。

    他微微闭起眼,与他双唇相接。

    白起从未说过大话。

    他说能,就是能。

    他相信他。

    两人亲密过后,魏楚微微喘着气,红嫩唇上还泛着水光,又引得白起眸光一暗,低头舔吻上去。

    又是一阵亲热。

    待停下,魏楚的脑袋都快糊成一团浆糊。

    只能维持仅存的理智,问道,“你怎么会来齐国?”

    白起用拇指抹了抹魏楚的唇,低声道,“你不知道为什么?”

    魏楚嘿嘿笑。

    那当然是因为关心我!

    不接受反驳。

    “你就这般前来,若王上怪罪……”

    “无妨。”白起摆摆手,“他即便怪罪,现下亦奈何我不得。”

    魏楚笑眯眯点头,的确,现在军中万事都需仰仗白起,老将军司马错等人年事已高,练兵布防还行,但领兵打仗,怕是勉强。

    秦国是兵强马壮,能将众多,可为帅的人,除了白起外,实在没有第二人选。

    魏冉是可用。

    但凭魏冉的野心,昭王的猜忌,他还敢用魏冉吗?

    就凭这,昭王遇上白起,也得斟酌三分。

    当初任用白起一部分是为了削弱魏冉与宣太后对于兵权的掌控力,现在啄了自己的眼睛,再让白起还回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想到这里,魏楚不免叹气,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用手中兵权威胁昭王。

    毕竟这天下,注定是他的。

    可一次又一次的试探,一次又一次的安插人手,就算是他们无意权利,也不免心寒。

    若白起替昭王打下江山后,结局会不会走狗死,狡兔烹?

    魏楚知道的一清二楚。

    若不为自己想,那就活不下去。

    白起并未说话,只是一下一下拍着魏楚的背,像哄小婴儿安稳般。

    魏楚笑了下,伸手揽住他的脖颈,低声道,“既然来了,跟我回驿馆?”

    白起摇摇头,“我在暗处,方便行事。”

    “暗处?”魏楚想了一下,瞬间了然,的确,现在敌暗我明的状态瞬间因白起变得敌明我暗。

    全方位掌控大局的人,才能得到更好的机会。

    魏楚将今日苏代前来邀约的事大致讲给白起听了。

    白起道,“你如何想?”

    “我?”魏楚想了想,迟疑道,“我想……还是见一面?”

    “那就见。”本就夜半,河风吹来亦带有一丝凉气,白起替他拉了拉领口,又侧身替他挡住凉风,低声道,“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我会护着你。”

    “不管何事。”

    魏楚安稳的窝在白起怀里,一路上的焦躁不安此刻消失殆尽。

    待魏楚回驿馆,天色早已蒙蒙亮,还在远处便见李芙站在驿馆门口上蹿下跳,赢礼一脸无奈地听他说着什么。

    走近了才听到他着急忙慌要出城去找。

    魏楚笑着从后面拍了下他的肩膀。

    李芙下意识回头便看魏楚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登时心头一阵火气,却又不好当着齐国驿馆的官员们大呼小叫,只能压低了声音怒道,“你去哪里了!”

    魏楚余光瞟了眼空无一人的身后,道,“睡不着,出去走了走。”

    “你!”李芙几欲想骂脏话,却又忍了下来,最终一掀袖子,转身气冲冲的走了。

    赢礼上前道,“你别怪他,你找不着了,就属他最着急。”

    魏楚心情很好,笑道,“我知道。”

    他拍了拍赢礼的肩,一摇三晃的回了驿馆的房间里,安安稳稳补了个觉。

    这一睡,便睡到了下午。

    他迷迷糊糊坐起来,桌上已放着温好的茶,与一盘桂花香味儿的小点心。

    魏楚捂着脸嘿嘿笑了两声。

    一口茶一口点心的填饱肚子,这才出了房门下楼。

    却不想一下楼便看见赢礼与苏代相对而坐,相谈甚欢的模样。

    见他出现,赢礼忙道,“苏大夫已等公子很久了。”

    魏楚忙下楼与苏代见礼。

    苏代依旧笑得清风雅静,丝毫不见等人多时的急躁与不耐,“不知公子楚是否安排妥当,可否随在下一同前往丞相府?”

    “自然,还请苏大夫带路。”

    魏楚想了想,招来一位士卒,让他去告诉李芙一声,到城外十里坡,去帮他取一样东西。

    自己带着赢礼上了苏代送来的轺车。

    他安排这一切都没有瞒着苏代。

    苏代唇边含笑。

    障眼法,果然是他族兄的好徒弟。

    轺车走的很快,不多时,便到了丞相府。

    魏楚随着苏代走进丞相府,顺便观察四周。

    一路看下来,不免有些惊讶,苏秦的丞相府与他父亲的丞相府,说是天壤之别也不过分。

    空荡的惊人。

    苏代笑着解释道,“族兄自幼便随鬼谷子师父于深山苦修,不喜奢华之物,所以这丞相府中看着空荡。”

    魏楚点点头,一语不发。

    即便不喜奢华之物,可偌大的厅堂空荡的像没人住的地方,也是在有些过分寒酸了。

    是真的习惯苦修,还是因为住不长?

    凭借前世所学的大概知识,魏楚自然知道苏秦从没有过归附齐国之心,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齐国灭国。

    将这样狼子野心的人放在身边,齐国不可谓不倒霉。

    “到了,还请公子楚自行前去。”

    一行人走到后院一处院门前,魏楚看了一眼笑得谦卑的苏代,道,“既如此,我这属下便交给苏大夫了。”

    “这是自然,请公子楚放心。”

    魏楚朝赢礼使了个眼色,独自走进院里。

    院里倒与前头萧索景象不同,里头林木苍翠,繁花娇艳,更有怪石崚峋,颇有点后世江南园林的鼻祖风范。

    “徒儿还不来见过师父?”

    魏楚脚下一顿,只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座亭台,上有一人,白衣玉带,背对他坐在亭里。

    他几步走过去,躬身朝那背影行礼道,“秦使魏楚,见过丞相大人。”

    “咳咳、既如此,使臣大人请上来罢。”

    他故意不用师徒相称,只用两国臣子自名,就是表明自己不想与苏秦扯上任何除了公务以外任何关系。

    所幸苏秦也没有多话。

    魏楚绕过苏秦坐下,眼中颇为惊讶。

    苏秦淡然一笑,伸出白玉般的手替他倒了一樽酒。

    “来,使臣大人尝尝本相新酿的酒。”

    “这……”

    “怎么?”苏秦眉角微挑,“怕本相在这酒中下毒?”

    魏楚道,“当然不是,丞相大人聪明绝世,巧捷万端,怎会做下毒这等愚蠢之举。若是旁人赌咒发誓说有,那在下也是不信的。”

    苏秦顿了顿,终是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叹道,“你给本相带这高帽啊……咳咳。”

    魏楚犹豫了一下,见苏秦咳嗽不断,还是迟疑地询问道,“丞相大人这是怎么了?怎会,怎么如此清瘦了?”

    不怪他惊讶。

    虽说当年在秦国苏秦也不是什么膀大腰圆之人,但绝不像现在这样,瘦的几乎可以见到骨头了。

    更别提他脸色惨白,眼底青黑,一看便知身体有碍。

    苏秦微叹口气,道,“刚才还做出一副不愿与我多有联系的模样,现下怎的关心起我来了?当年我曾教导你,对敌人,仁慈便是最大的弊端,今日我油尽灯枯模样,你便该按兵不动,虽不说兴高采烈,但仔细斟酌我是否使了障眼法也该做到,怎会还出言关心你的敌人。”

    魏楚叫他说的面红耳赤。

    他的确……容易心软。

    “罢了。”苏秦摇摇手,道,“你从来便是这般性子,我最担心的也是这一点,幸亏有上将军在左右,不然,怕是早已损命。”

    魏楚拿起酒杯的手一顿。

    此番提起白起,又有何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