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66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66章 66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以嫡为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福运宝珠[清]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要说李芙, 除了他阿娘还吱吱歪歪不同意他与阿梓之外, 就没什么不顺心的了。

    白起和魏楚不约而同的将武关之事瞒过他。

    在他们看来,自小被教导忠君爱国的李芙, 不一定能接受昭王私下的所作所为, 与其让他知道, 心中憋闷还不得发泄,不如就瞒着他,让他万事不知的过活。

    未免不是一桩好事。

    所以说,白起对这个侄儿还是很上心的。

    三人回营。

    蒙骜正等在大帐前, 看白起带着魏楚翻身下马,白起还是往日模样,这个战刀一般的男人, 始终冷峻恣意, 只是近几年来愈发深沉稳重, 就是蒙骜,也难在他脸上看出什么来了。

    最亮眼的还是魏楚。

    从当年弱不禁风的小娃娃, 成长为瘦削温雅的青年。

    当年脸上还带着些稚嫩, 随着时间的流逝,稚嫩逐渐消散,变得愈发隽秀内敛。

    如璞玉一般,经过雕琢后, 必将散发亘古不变的光芒。

    “蒙将军。”

    蒙骜回过神,两人已到眼前,一个如军刀, 一个如温玉,却莫名相配。

    诶等等,他怎么会觉得上将军跟公子楚相配?

    摇摇头,一定是打仗打昏头了,“请上将军进帐。”

    几人进帐后,蒙骜带进信吏,信吏奉上书信,白起打开细读后,看向魏楚,“王上免烛寿之责,复魏冉为丞相,封穰与陶,谓之穰侯。”

    蒙骜一听便朝魏楚恭喜,“恭喜公子楚啊,丞相久病复职,果然重用丞相啊。”

    帐内众人也随之恭喜。

    当初武关刺杀一事,因牵扯重大,始终不好公之于众,魏冉便‘因病’请辞,也给他,给宣太后,留了些许面子。

    除了他们,所有人都以为魏冉是真的病了,虽然这病来的蹊跷。

    魏楚扯了扯唇角,起身一一回礼,做足了礼数,丝毫看不出什么不妥来。

    既然只是宣召魏冉复位,亦无军报,其他人晓得这封信,恐怕是送给魏楚的,感叹两句魏冉果真权势滔天后,自然听过便散了。

    待人散去,魏楚这才接过信帛细细研读,半晌,叹了口气。

    他父亲,从来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

    复起,是必然,只是他没有想到,魏冉的动作那么快。

    “据闻,太后亦青睐任穰侯为相。”

    魏楚苦笑,真不知宣太后到底怎么想的,魏冉找人刺杀她亲生儿子的人啊,即便是自己的亲弟弟,难道也能亲过自己含辛茹苦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

    昭王性格如此心狠手辣,有相当大一部分来自于宣太后。

    他实在想不通。

    也许在宣太后心中,重要的,从来不是昭王,也不是魏冉,更不是什么义渠王,什么聂雎。

    她在乎的。

    只有权力。

    八月,白起领兵回营,令大军驻守蓝田,带三千士卒,一千铁骑入咸阳。

    朝堂的格局又恢复了以前的站位。

    朝堂内,偌大的青铜器香炉焚着香,氤氲的白色烟气让整个朝堂模糊起来,宣太后坐在昭王后左侧,魏冉站在台下左侧首位。

    昭王坐在正中央,头戴冕梳,身披王袍,依旧年轻俊美的脸上,面无表情。

    魏楚有一瞬间的晃神,复又清醒,随着白起跪拜。

    近年来白起连年征战,已然成为军中第一人,昭王例行封赏之后,便站在右侧首位,与魏冉对立。

    魏楚随着白起一同站在右侧。

    从站位看来,隐隐已与他父亲离心。

    朝堂内众人心思各异,但昭王看到这局面,心中不得不说,是舒心的。

    自军中回来,魏楚便一直住在郊外大营,或是留宿白起府,除了刚回来时,回过丞相府一趟,此后便再也没回去过了。

    今日上朝,他才陡然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见到魏冉了。

    他的两鬓有些斑白,依旧挺着个大肚子,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

    似乎与以前那个爱子如命的父亲,没什么两样。

    魏楚垂下眼眸。

    他们心里都知道,不一样了。

    昭王看了看众人,终于出声,“日前丞相与寡人商议,秦国乃当世强国,寡人乃强国之主,自当成‘帝’。寡人以为,如今天下强国唯二,一是我秦国,二乃齐国,为何寡人之秦国不能与齐国结盟,二王称帝,凌驾五国之上,实乃美传。”

    此言一出,众大臣皆面面相觑。

    称帝?

    自古三皇五帝,上古之神,伏羲、神农、黄帝为三皇,颛顼(zhuanxu)、帝喾(ku)、尧、舜、禹为五帝。

    这些人除了是上古之王外,亦为世人做出巨大贡献之人。后人追尊他们为‘皇’‘帝’,百姓则将他们当做神灵敬畏,可见其地位。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伟大的生命被成‘皇’或‘帝’,而祖龙统一六国后,集两者之成,称自己为‘皇帝’,流传至今,可见其人野心之蓬勃。

    如今,魏冉提出,秦齐二国可共同称帝,成为七国之首,全然不将周天子放在眼里。

    不得不说,成大事者,野心之彪炳,叫人咂舌。

    魏楚精神一震,心道终于来了。

    战国中期,秦、齐二国已然成为东西二强,自然不肯与五国平起平坐,七国的诸侯都已称王,怎么能显示秦齐二国格外尊崇的地位呢?

    丞相魏冉率先提议秦昭襄王称帝,秦昭襄王为了抬高自己,也为了打击邻国,离间齐国与其余几国关系,又提出,与齐国共同称帝的建议。

    “韩非子·内储说下”有著,“穰侯相秦而齐强,穰侯欲立秦为帝而齐不行,因请立齐为东帝,而乃能成也。”

    借力打力,将齐国彻底绑上秦国的战车,这一招,嬴稷玩的得心应手。

    “上将军以为如何?”

    看殿内众人闭口不言,便将皮球提给了白起。

    白起抱拳应道,“我王圣明。”

    丞相提议,上将军附议,还有他们说话的份儿?

    众大臣只能垂首附议,毕竟过了这么多年,商鞅的变法,王权的集中早已深深刻入他们的心中。

    至于在去齐国游说的人选,便有待考量了。

    他们是想的很好,可人家齐国同不同意,还得看说客的本领,所以这位说客,一定得能说会道,简言之,一定得会来事,并且在各国之间都有名声关系。

    昭王略想了想,本想订下客卿韩聂,可韩聂年事已高,且久病缠身,实在不宜奔波劳碌,可把这个拉拢别国的机会给了魏冉,昭王又不是那么心甘情愿了。

    几番思索下来,一时之间,还真没有得宜的人选。

    宣太后抚了抚衣摆,终于出声,“我王且看,校尉统领魏楚,可得宜?”

    魏楚一愣,昭王也是一愣,看向魏楚,略略思忖片刻,突然抚掌一笑,“对,对,母后明鉴,楚儿实乃最佳人选!”

    魏楚,“……”exo me?

    宣太后提议魏楚不是没有理由的。

    魏冉派人刺杀嬴稷,她心里自然有气,即便魏冉不曾下死手,只是想告诫告诫嬴稷,可嬴稷乃是她泱泱大秦之君王,岂能容他告诫?

    所以,嬴稷派人罢免了魏冉的职务,她虽痛心疾首,亦无话可说。

    可日子久了,便不像那么回事了。

    她的稷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手伸的未免太长了些,不过一年时间,她与魏冉布置下的人,竟让他剪个七七八八,白起一心打仗,从不理朝堂风云,这未必不是另一种‘保护’嬴稷的做法。

    年轻时的经历告诉她,权力只有抓在自己手里,才是最真实的。

    她不想受制于人。

    魏冉的复起,她亦出了不少力,毕竟,再如何,魏冉也是她亲弟弟,也要依附与她,若没了魏冉,芈戎又是个不能成大事的,她恐怕真要被自己儿子逼进后宫,当个万事不知,万事不会的老太太了。

    这次出使齐国,她当然知道不能让魏冉去。

    万般思虑之下,唯有魏楚,可担当大任。

    魏楚追随白起,白起又是嬴稷手里最大的王牌,在嬴稷心中地位,可见一斑,偏巧他又是魏冉的儿子,正所谓虎毒不食子,魏楚作为嬴稷与魏冉的纽带,那是再好不过了。

    此番出使齐国,若完成使命,她母家势力更上一层楼不说,就是昭王,也不能调出什么错来。

    这样一想,这个使臣,倒是非魏楚不可了。

    她有她的思量,嬴稷魏冉亦有。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魏楚身上。

    魏楚还能说什么?

    出列,撇头,弯腰,一丝不错的礼数,“魏楚领命。”

    昭王笑道,“好,那寡人便等着楚儿好信了。”

    魏楚内心哀叹,好容易回来,又得出差奔波,怎是一个苦字了得。

    最苦的,他往斜上方看了一眼,微微皱起眉头,是这次白起不能陪在他身边了。

    那不如今晚就玩儿点刺激的?

    这样一想,魏楚倒吸一口凉气,又搓了搓手,表情渐渐猥琐起来。

    白起,“……”

    怎么感觉背后有色狼?

    作者有话要说:  我……我还是不吹牛批了 【跪地大哭.jpg】

    马上就要更新【拯救挑食大佬】了,大家给个预收呗,点进专栏就可以看到,么么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