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65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65章 65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殿内空无一人。

    韩姬吼出这句话时, 空荡的回音让她愈发站不住脚, 甚至开始微微发抖。

    因为她看到,那个被她摈弃的女人, 嘴角又挂上了她最厌恶的妖魅笑容, 可这个笑容, 却跟平常的不一样。

    透着肃杀的血腥气。

    她不自觉的握住腰间的剑,下一秒,却被猛然掐住脖子,抵在墙上发出‘砰’地一声!

    窒息的触感让她瞪大了眼睛, 大张着嘴巴,喉咙发出嘶哑的叫声,“啊……啊, 你……”

    她甚至能听见骨骼发出错位般咯吱的声响。

    姬狐的声音一如往昔柔媚, 像山涧叮咚的泉水, 又如水中盛开的莲花,红唇微启, 平素不知勾掉多少男人魂。

    可吐出来的字, 字字泣血。

    “再叫他师兄,我杀了你。”

    殷红的指甲已经刺破韩姬的皮肤,她的脸涨红成猪肝一般的颜色,她甚至惊恐的发现, 自己的双脚在无力蹬踹中缓缓离地。

    那是濒临死亡的绝望。

    她艰难点头,再怀疑自己下一秒便会窒息而亡时,却被姬狐放开了。

    “啊……啊……”

    她说不出话来, 瘫软在地上不断的喘气。

    韩姬从未发觉,空气竟然这般美妙。

    姬狐等了一会儿,缓缓蹲下身与她齐平,伸出青葱般地手指抬起韩姬狼狈的小脸儿,笑得一如往日柔美,“听见我的话了吗?”

    她明明那么瘦弱,她明明是个妖女!

    韩姬不断点头,平素只觉美艳的姬狐的姿容,此刻却透着血腥寒意,让她打从心底冷的发抖。

    “如此,便好啦。”姬狐抚掌一笑,笑得像个娇憨少女,“奴婢定会将信带给先生,请女子放心。”

    丝毫不曾看出,就在前一刻,她的双手,能够瞬间结束一个人的生命。

    韩姬不敢回话,连滚带爬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从窗户逃出去。

    韩姬走后不久,宫殿的门从外而开,苏秦缓步走了进来。

    姬狐回过头,柔和一笑,快走两步过去扶住他的手臂,伺候他歪在堂内的小榻上。

    苏秦没有解释自己怎么能堂而皇之的进入后宫,姬狐也没有问齐湣王身在何处。

    对他们而言,这些都算不上谈资。

    苏秦展开信帛,细细读过,唇边勾起弧度,声音微微沙哑,那是经年咳嗽后带来的后遗,“鬼谷子师父让我回山中呢。”

    姬狐垂下眸,跪坐在苏秦脚边,温顺而谦卑,“师兄想回去吗?”

    苏秦微愣了愣,脑海中浮现当年在山中的情形。

    那时候,他的师兄还未下山,整日带着他爬树掏蛋,跳脱得不得了,总有许多他从未见过的新鲜点子,他还小,总跟着师兄屁股后面跑,姬狐更小,咬着手指看着他们傻笑。

    后来……

    师兄下山了。

    什么都不一样了。

    他偶尔上山,嘴里说的全是另一个男人,秦国的君王。

    说他雄才伟略,说他有王者霸主之风。

    再后来……

    师兄便死了。

    喉咙忽然涌起一股血腥气,让他忍不住咳嗽起来,姬狐熟练的从腰间解下一个小布包,从里面倒出两颗黑色药丸,再打开被苏秦一直拿在手里的香炉丢进去。

    白烟袅袅而起,带着清浅的妖冶诡香。

    咳嗽声渐渐停下,苏秦喘了口气,拍了拍姬狐的头,缓和笑了,“你告诉师父,我不回去啦。”

    姬狐温顺的伏回他膝边,答应了一声。

    “齐王已入计,你派人去燕国,告知燕王,再格外送信给大将军乐毅,让他做好准备,燕国成败在此一举,不怕他不上心。”

    “另外,将墨家巨子与魏冉互通的书信拿给秦王,他知道该怎么用。墨家势力庞大,不用实在可惜。”

    “师兄想拿书信威胁魏冉?”

    “魏冉不足为我用。”苏秦道,“近年来,墨家可不是上下铁板一块。”

    姬狐了然,虽说墨家只是一个流派,可门派俗事,并不比朝堂单纯多少,更何况近年来巨子行事愈发乖张,有不同心思的人,不在少数。

    “对了,我那徒弟现下可懂事了?”

    姬狐笑了笑,提起不过只见过两面的魏楚,她倒觉得与他十分投缘。

    “师兄设下这般天罗地网助他成长,如何还不懂事,只是……只怕让他知道自己父亲三番两次想杀他,总是伤心的。”

    苏秦淡然一笑,“伤心?恐怕不至于,便是伤心,成大事者,哪个不伤筋动骨,挖心掏肺,他天赋极高,但总还是要锻炼的。”

    “是。”

    苏秦闭上眼,一下一下顺着姬狐乌黑柔顺的青丝,“待大事将成,我便送你回谷。”

    姬狐摇摇头,语气间总带着一股凄厉决心的意味,可她却十分满足,“姬狐不回去,姬狐要一直陪着师兄。”

    苏秦轻叹,半晌,幽幽道,“委屈你了。”

    这个迷惑了所有男人,被人称为妖女的姑娘,却笑得如纯稚少女。

    她是真的不委屈。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她的心里住进了那个弱不禁风的身影时,她便一点儿也不委屈。

    为了他,她心甘情愿做任何事。

    她愿意等,哪怕从她的少女时代开始,一直等到她白发苍苍,不,她可能活不了那么久,一直等到她死亡的那一刻。

    她仍愿等待这个男人回头看她一眼。

    此后,便再也无话,两人静坐殿内,只剩缕缕白烟萦绕。

    ……

    公元前292年,年初,秦王遗楚王书曰:“楚倍秦,秦且率诸侯伐楚,愿王之饬士卒,得一乐哉!”楚王患之,乃复与秦和亲。楚襄王迎妇于秦。

    秦以武力强势威胁楚国连横,楚无奈与秦联姻。

    史称“楚秦和亲”。

    秦国与楚国的世代之仇,由此,上升到了新的高度,以至于后来有了“楚虽三户能亡秦”这等激烈措辞之语。

    三月,丞相魏冉‘因病’免职,秦王任用客卿寿烛为相。

    旨意是魏楚代宣的。

    昭王的用意,不言而喻。

    魏冉听旨后,十分淡然,只问了一句,“楚儿,你可怪父亲?”

    魏楚没说话。

    他想了很久,最终才下定决心,他并不怪魏冉。

    只是心寒。

    为原来的魏楚心寒。

    四月,白起再升‘大良造’,因其卓越的军事能力与彪炳的战功,在军中地位逐渐压过老将军司马错等人,成为秦国唯一的主将。

    同年,白起领兵再攻魏,魏王得知后闻风而逃,慌忙遣人送来和谈盟书。

    白起得魏国大小城池六十一座,为秦东出崤函奠定了基础。至此,魏国再无复起希望,甚至不用怀疑,若秦国发动全面战争,魏国,一定是第一头要宰的羊。

    公元前291年

    白起奉命领兵攻韩,取宛城。

    七月,正是最热的时候。

    魏楚扎个猛子,跳进水里,白起随后入水,魏楚从水中冒出头来,手指滑过白起的腹肌,笑嘻嘻的揽住他的肩膀吻了上去。

    白起顺势张开嘴,却被塞了一嘴巴泥,魏楚抹了把脸,哈哈大笑,迅速游开逃命去。

    结果被白起逮住,硬生生打了几下屁股。

    打的魏楚心头冒火,红着眼贴上去。

    正嬉戏,李芙骑着马哒哒哒过来,看着水中两人翻了个白眼,又看见他舅舅眼神,缩了缩脖子委屈道,“咸阳来了信吏,请上将军回营接信。”

    “知道了。”

    魏楚双腿夹着白起结实的腰身,任由他把自己带上去。

    整个人伏在白起身上沉思,他们才打下宛城,魏国亦送来城池盟书,朝中近日应无大事,再说他们已经在回咸阳的路上了,有什么不能等回去再说,非要途中派来信吏?

    白起一件一件为魏楚穿好衣服,看他微微皱起秀气的眉毛,低声道,“担心?”

    “嗯。”

    不是他多猜忌,实在是他们那位王上,太后,有哪个好惹?他苦笑,说白了,他们这些人还有利用价值,若没了,怕囚禁一世都算是好结局,让他如何不为自己和白起挣条出路。

    “不用担心。”

    “嗯?”

    白起不再说话,一把抗起魏楚,信步走到马边,站定,将人扔到马上,马儿受惊扬起前蹄朝天嘶鸣,魏楚吓了一跳,忙抓住马鞭,顿时什么事儿都忘得一干二净,

    看向翻身上马在他身后坐定的白起,“上将军?”

    白起还是不说话,单手扣住魏楚的腰,一只手嵌住他的下巴,让他面向自己,下巴传来的疼痛感让魏楚的心也跟着吊起来。

    视线顺势而下,滑过修长的手指,滑动的喉结,半敞的常服下,性感的锁骨。

    从吓了一跳,到流哈喇子,不过一瞬的时间。

    白起扯出一抹笑,伸出舌头舔过魏楚的喉结,精致的下巴,唇擦过的肌肤点燃了热情与火焰,明明只有方寸,兴奋却来自四肢百骸。

    唇与唇交缠,落下濡湿的痕迹。

    唇上的温热不断给他安慰,“有我在,不用担心。”

    像一句咒语,让魏楚的心瞬间安稳,他闭上眼,放心的接受他的疼爱。

    因为有他在。

    他什么也不用担心。

    不过半晌。

    冷冽的气息拂过脖颈,“好了?”

    魏楚睁开眼,已是一片清明,他笑着亲了白起的唇一口,心中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好了。”

    见他真的安稳了,白起这才扣住怀里人的腰,扬鞭挥出一声巨响,朝大营策马而去。

    围观群众李芙,“……”

    仿佛嘴里多了一把什么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我错了,我不该吹牛批 qaq 我发红包 留言的都发 qaq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