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64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64章 64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聂雎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他这一生中一直在跟人谈判, 跟他父亲谈判, 跟昭王谈判,甚至跟白起谈判。

    他们无一例外都是拥有强大实力的男人, 相较之下, 魏楚, 他什么也没有,却口气大的很,开口便要义渠。

    就是昭王,也不敢拿整个义渠与他做交换。

    未免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魏楚敲了敲桌子, 笑道,“你不必摆出这副模样,觉得我狂妄。”

    他笑的云淡风轻, 那模样, 竟与苏秦有三分相似。

    “你心知肚明, 与昭王共谋,无疑与虎谋皮, 你讨的了多少好处?况且你还有个病弱的弟弟, 他现在可以拿你弟弟威胁你,那么待你除掉你父亲以后,他便更加得势,届时, 他凭什么不会再用你弟弟威胁你?”

    “便是许你了义渠又如何?单凭小小义渠之地,如何抵御老秦士卒数十万?”

    “到那时,作为心腹大患的你父亲被你除掉了, 义渠收入他的囊中,你被迫这一世都要任他摆布,一石三鸟,咱们这位王上,兵书读的可不必你我少。”

    聂雎咬了咬后牙槽,想反驳,却无话可说。

    的确,这些他都知道,如果不是被万般牵制,他也不会找上白起,甚至‘适当剖白’,将自己的底牌亮出来,为的,就是找个盟友,与他共商大计,得一助力。

    只不过没想到谈判还没开始,他的困境便被人点的一清二楚,完全被压制。

    想到这里,他不禁仔细打量了两眼魏楚,这人瘦弱修长,便是穿着甲胄也似风能把他吹倒似的,长得也眉清目秀,一双黑亮眼眸熠熠生辉,如此看来,倒是不知他也有几分深不可测了。

    “公子楚说笑了,你要义渠,无疑夺我性命,与那昭王又有何不同,施计之人,怕不止昭王罢?”

    “欸。”魏楚拖长了尾音,唇边勾起一抹笑意,言语之间亦带了几分亲厚,让聂雎一时恍神,看魏楚像极了偷了腥的草原狐狸,“既然公子雎信上将军人品,在下怎么会这般不知好歹,夺公子雎性命呢?”

    他信了白起人品,魏楚便晓得好歹。

    这话中深意倒叫聂雎笑了出来,果真大丈夫,男儿立于世,从不知掩瑕藏疾,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磊落携手,倒叫他笑过后,陡然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羡慕来。

    魏楚二人却不知聂雎心中所想,事实上,白起眼中只剩下魏楚。

    他的跳脱,他的睿智,他句句紧逼的自信模样。

    前世不甚在意的地方,只是些无关紧要的小细节处,被他长远的模糊在记忆里,此刻,却诡异的清晰起来。

    前世与现实交错。

    唯一不变的,是心里那个人,扬高的眉毛,和唇边的和煦笑意。

    魏楚笑道,“聂氏一族自周朝而起便掌管义渠,后因周朝纷乱,聂族便自立为王,代代传承下来,时至今日,恐怕公子雎也对聂氏一族掌管义渠深痛恶觉,在下想,这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不如就给义渠图个新鲜,换个姓氏,如何?”

    聂雎冷笑,说到底,他们这些人,还是将义渠当做东西,将他们义渠人当做奴隶,任由他们摆布。

    “公子楚不必多言,直说便可,想换哪个姓氏?魏氏还是白氏?”

    “都不是。”

    魏楚笑眯眯的点了点桌子。

    “赢氏,如何?”

    ……

    齐国

    田地醒来时,只见苏秦跪坐在细软布垫上拨弄方几上的小香炉里的灰。

    他的手很白又修长,比起女人的纤纤玉指,更有骨感飒爽的美。

    田地看的心中一荡,不知怎的,只觉苏秦平日里病歪歪的苍白,此时此刻,映着香炉飘出来的袅袅白烟,反有一股子病态妖异的魅惑之感。

    “王上?”

    田地醒了醒神,暗道自己真是魔怔了,膝边美女环绕,反倒将主意打到了丞相身上。

    他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道,“咳、这个,丞相怎么来了。”

    苏秦笑了笑,外面已是阳春,他却依旧披着大氅,愈发显得病气,“宫人来报,王上召臣进宫觐见。”

    “哦……”田地这才想起,自己在睡着前,似乎的确有这回事,愈发不好意思起来。

    苏秦身子不好,任他请来名医圣手百般□□都没有用处,只言说,“先生内里亏虚已久,加之操劳过度,早已掏空元气,怕是……”

    未尽之言,还有什么不懂。

    他却放任苏秦在这四面通风的殿内等着自己,心头愈发愧疚。

    别的不说,他是真心喜欢苏秦。

    两人更是有点儿亦师亦友的意思。

    苏秦还没来齐国时,孟尝君田文一手遮天,朝中大臣唯他命是从,国中百姓只知孟尝君,却不知道他齐湣王。

    难免让他郁猝,可偏偏自己又没有孟尝君大才,只能任由他插手国事,在自己面前作威作福。

    这便算了,这孟尝君嚣张便嚣张了,他还跑了!

    一听到秦王招揽,那家伙,赶趟子便收拾包袱去了秦国,虽说结局狼狈不堪,使他大快人心,可弃母国于不顾,这是事实,让他在诸侯国君主面前简直丢尽了脸面。

    孟尝君跑了,国事全都落在他头上,他苦啊qaq。

    有孟尝君珠玉在前,他做得好,显现不出大功,做不好,反倒要受百姓责骂,怎是一个烦字了得。

    就在这时,苏秦来了,所有问题解决了。

    他照样风花雪月,苏秦处理国事的能力比孟尝君高了不知道多少档次,更可喜的是,苏秦从不为自己夺名声,挣权利。

    也是么,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好挣名声的。

    所有大功全都落在他头上,抱着美女,听着众人歌功颂词,世间再没有比这更两全其美的事了。

    所以,苏秦,那可真真是他的好臣子,实乃齐湣王之良师益友也。

    瞧苏秦又咳嗽几声,喉咙如老风箱似的发出阵阵沙哑的吸气声,田地连忙唤人请大夫,却被苏秦制止,“多谢我王关怀,苏秦身子无碍,现下还是请我王定夺一件要事罢。”

    “要事?有何要事啊?”

    苏秦看了他一眼,道,“日前苏秦与我王共谋之大事,现下,有几分苗头了。”

    大事?什么大事?

    齐湣王一脸懵逼。

    苏秦看他那模样,便知他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也不指责,三言两语提醒,“苏秦曾言,魏韩两国联军攻秦必败,届时便是我齐国称霸之机,只要我齐国借天下大义之名,联合六国攻秦,秦必败,而魏韩二国因伊阙之战,早已元气大伤,根本不是我齐国的对手,楚赵二国,一个老楚王身死秦国,自当拼命报仇,只要许楚国做先锋,不怕他不损兵折将,伤他国力,一个主父当权,大将军赵奢(纸上谈兵赵括的父亲)又被匈奴拖住了脚步,到那时,何人还能敌我齐国之威?”

    “好!”田地拍案叫绝,他的确没什么大本领,可他爱功绩啊,若他田地平定天下诸侯,那是多么大的荣耀,将被万世传颂,让他如何不心动。

    可是他又很胆小,即便计划万无一失,可对手可是秦国啊!虎狼之称的秦国啊!

    他迟疑道,“可若咱们败了……”

    苏秦笑了笑,“的确,秦国之国力兵马令人咂舌,白起将军更是当世战神,实力不容小觑。”

    “对对对,就是这样!”田地撑着头,叹气,“万一败了,那寡人的齐国岂不是万劫不复?”

    苏秦低下头,白烟袅袅模糊了他的面容,让田地未曾看见苏秦眼中一闪而过的暗光。

    “苏秦之计,乃两全其美之法。”

    ……

    姬狐半倚在榻上,手里拿着一卷书简细细研读,安静的像一幅仕女画。

    “哼,你也读得懂鬼谷子?”

    殿内暗角突然多了一个声音,虽然是剑客打扮,却依旧遮不住一身风流俊俏之姿。

    姬狐缓缓笑了,轻轻放下手中书简,起身向那人行礼,“姬狐拜见女子。”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韩姬!

    韩姬一贯看不上姬狐的,一个女人,不知转手了多少男人,从周天子到魏王再到如今的齐湣王,她用自己的风姿绰约勾引着每一位为她的皮相着迷的君王,像极了书中写的,狐媚惑主的妖女。

    自古妖女心机深沉,商朝妲己抠挖人心,西周褒姒戏弄诸侯,哪个不是祸国殃民的主?哪个又不是被世人唾骂的主?

    在她看来,这个姬狐,与她们没什么区别!

    韩姬从怀中掏出信管,丢在姬狐面前,扬起下巴道,“这个,交给我师兄。”

    姬狐唇边一直挂着的笑意缓缓落下,眼眸中的似水波纹消散,抬起头看向韩姬,双眸直视韩姬,她明明半跪着,却像一头伺机而动的野豹,用盯住猎物的眼神,盯着韩姬。

    “你不准叫他师兄。”

    韩姬不自觉被她释放的杀意逼的后退一步,又因她一改平日‘温顺’,变得‘不规矩’起来而恼羞成怒,故意仰起头,大声道,“我凭什么不能叫,你不过是我师兄的婢女而已,苏秦就是我师兄,当心我叫他拆穿你的身份,叫你不得好死!”

    作者有话要说:  真的很抱歉!!我真的太忙了这俩周

    今天还有 最起码还有两章 放心!!我不更新就给你们发红包!! 一定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