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62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62章 62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福运宝珠[清]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聂雎唇边一直带着的笑意渐渐消失了, 湛蓝的眸子愈发深邃。

    “你不信我。”

    是肯定, 不是疑问。

    赢礼忽然不知道怎么回答,聂雎带他离开的时间太过巧合, 赢礼也有充分的理由可以怀疑他, 可是不知为何, 现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聂雎冷笑了一声,“公子礼不必多疑,若我动手,不击则已, 一击则必中!断不会给嬴稷逃命的机会。”

    “你疯了!”赢礼下意识的捂住他的嘴,左右四下看看无人。

    聂雎冷笑,甩开他的手, 淡淡道, “你既不信我, 何必再此惺惺作态。”

    说罢,转身便离开了。

    赢礼有心去追, 却不知道自己追上后能说些什么, 追了几步复又停下,突然觉得自己十分可笑,他又哪里来的立场可以说教聂雎,或者……关心聂雎。

    ……

    白起将前因后果悉数告与魏楚知道。

    原来在很早之前, 他便有所防备,直到他们去了魏国,墨家介入, 他便知随从中定有内奸,后来壮汉二号假意放走墨家赤衣,他便知道了个大概。

    至于这次刺杀,他亦提前警觉,实际上却是重生帮的忙,上世墨家赤衣依旧没有刺杀成功,应该说他们的目的从来不是刺杀昭王,而是给昭王一个提醒,上世昭王只受了点小伤,而魏楚,为了替魏冉洗脱关系,身受重伤。

    他气的想杀人,却也无可奈何。

    那毕竟是魏楚的父亲,是他出生入死的好大哥。

    所幸他重来了一次,这一次,魏楚没有听见他告白后撒丫子溜了,反而与他许下同生共死的诺言,那么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不知道在父亲心中,有什么还能比权财更重要。”

    魏楚苦笑,白起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他了,原来他父亲这么……这么不知道让魏楚如何说。

    同时他又松了一口气,也许因为他不是真的魏楚,所以替真魏楚松气,至少,至少他不用面对自己亲生父亲的利用,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对了,我父亲……和墨家赤衣……”

    白起看了他一眼,道,“你忘了?你母亲是当代巨子(墨家首领)的师妹,曾经也是墨家赤衣的首领。”

    魏楚瞪大了眼睛,他妈这么吊?

    白起为他解释,“当年魏夫人实乃巾帼,后嫁与魏丞相,便消匿于江湖,再后来,为替昭王与太后掩饰,被季君一伙绞杀于栎阳。”

    竟是为了昭王和宣太后而死……

    魏楚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向来王位多血腥,登上这个至尊之位,必然会蹋在许多人的骨血之上。

    不能说嬴稷是错的,也不能说魏冉是错的,在权利之下,没有对错,他们都站在自己的角度为自己的利益不断的交锋,这向来都是博弈的常态。

    只不过,始终让人有些心冷。

    白起不知道魏楚在想什么,他的眼中始终只有魏楚,他没有错过魏楚知道魏夫人曾是墨家赤衣后,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他默默垂眸,自重生后,他看问题的角度亦发生了转变。

    魏楚突如其来的变化与些许格格不入的常识与话语,都让他有了不同的理解。

    心底有个答案几乎呼之欲出。

    只不过,魏楚不想说,他便不问,只要他们在一起,总有一天,会交换各自在心底那最不可思议的秘密。

    魏楚突然很害怕,害怕白起也与他们一样,他急切的抬起头看向白起,却撞入了那么一片深邃的眼眸里,别人都是白起嗜血,说他是杀神,可他的眼眸,始终很清澈,里面完完整整的,全都是他。

    魏楚突然笑了,揽住白起的脖颈,伸出舌尖舔了一下白起的眼睛,又咬住他的耳垂细细研磨,呢喃道,“叔叔……”

    他已经许久没叫过白起叔叔了,这声叔叔叫出来,反而多了些绮丽的意味,让白起从脊椎处窜起一股酥麻。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帷帐里翻滚的人影,汗湿的背脊,还有比阳光更加炙热的温度。

    一瞬间灭顶的kuai感,让魏楚有了濒死的错觉。

    他瘫倒在床铺上喘气,白起在他耳边低喃,“一切有我。”

    魏楚笑了,抬起酸软的手臂拉过白起的脖颈,送上自己的全部。

    情事稍歇,魏楚摊在榻上犹如一团烂泥,可心情却好了很多,还不死心的撩拨白起的虎须,“我今天没法起来了,劳烦上将军替我去营中告假,原因是公子楚几欲被上将军戳死在榻上,所幸公子楚年少力壮,却亦无力再行走于营中,望众将士海涵。”

    白起加重了按在魏楚腰上的力道,听见他哎哟一声,才放手,“休得胡言。”

    魏楚嘿嘿笑,时不时凑上去亲一口一直忙前忙后为他清理的白起。

    两人温存许久,魏楚慢慢有了些许睡意,正待要睡下时,却听白起伏在他耳边悄声说了一句话,顿时眼睛睁得如铜铃一般大小。

    “什么?你说聂雎?”

    ……

    昭王寝殿。

    “安抚过楚人了?”

    “是,楚王特地嘱咐老奴向王上问好。”

    “嗯,知道了,让他回国准备迎亲罢。”

    “诺。”

    宦官退下后,大殿又恢复了宁静,嬴稷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角,突然想起丑夫替他揉捏额头时的舒适来,他闭上眼休息了一会儿,复又睁开,端坐在大殿上,翻开书简。

    他的母亲曾告诫他,一个君王,决不能沉溺于任何事,自古君王冷骨冷血,凡事才能冷静,思考。

    过了没一会儿,大殿内一隅闪出个人影,嬴稷放下手中书简笑道,“回来了?”

    聂雎走出来,跪地行礼,“见过我王。”

    “寡人都说了,你我本是兄弟二人,何苦多这些礼数,快起来。”

    聂雎面无表情的站起身。

    嬴稷好似习惯了他这幅模样,也并不在意,笑问,“赢礼……可参与此事?”

    聂雎目光一凝,回道,“禀我王,经末将多番试探,赢礼……却与此事无关。”

    “噢,寡人就说嘛,当年季君之乱时,他还小,万事不知,怎么会对寡人,对大秦心存恨意,你说是吗?阿雎?”

    聂雎垂眸,“是。”

    昭王很满意,双手覆在身后,走到聂雎身边,同样的高大英俊,一个霸气,一个潇洒,倒真有几分兄弟之相。

    “那么……上将军呢?”

    聂雎面无表情,如冰冷的青铜剑一般,不带丝毫感情的将他多日来探听到的消息,全数告与嬴稷,“上将军并未与魏丞相私下接触,这次刺杀,上将军亦未曾参与。”

    “哦?若白起未曾参与,那他如何得知魏冉要杀寡人,又如何安排下这天罗地网,使得寡人逃过一劫,这难道不是白起与魏冉的连环计?寡人虽从未带兵打仗,可兵不厌诈,寡人亦晓得一二,阿雎可莫要欺瞒与寡人才好啊。”

    “末将不敢。”

    气愤一时有些凝滞,嬴稷突然笑了,拍了怕聂雎的肩膀,“好了好了,寡人怎会不信阿雎,对了,不知道阿离的病好些没有?草原上的药可还够用?”

    聂雎一瞬间握紧了拳头,过了半晌,才缓缓道,“多谢我王关怀,阿离很好。”

    “好就对了,看来寡人送去草原的药还有些用处,要说义渠王也是心狠,寡人还记得阿离来王宫时的模样,多可爱啊,竟也狠得下心喂下穿肠毒药,只为用阿离胁迫你乖乖听话,任由他摆布,唉……虎毒尚且不食子,这义渠王真是权利熏心,可怕的很啊。”

    聂雎眼中的戾气愈来愈重。

    少顷,才恢复了原来那面无表情的模样。

    “聂雎从未忘记我王大恩,来日事成,义渠不再有王,只有大秦子民。”

    “好!”

    嬴稷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看敲打的差不多,也不再说下去,毕竟,他与聂雎之间是合作,总不好时刻紧逼,万一让聂雎反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寡人将你安排在上将军身边,希望你懂得自己该做什么。”

    聂雎心底冷笑,这便是君王,天下之大,无一人可信。

    “聂雎明白。”

    正要退下时,嬴稷忽然叫住聂雎,缓缓道,“寡人近日听闻你与赢礼走的极近,那也新奇。”

    聂雎垂眸,淡淡道,“我王命末将潜伏于营中,自然需关注赢礼动向,只不过障眼法罢了。”

    “原来如此,倒是寡人多心了,你且退下罢。”

    “诺。”

    聂雎走出了昭王的寝殿,阳光正好,刺的他眼睛生疼。

    阳光带来的燥热让他愈发怀念昨晚在水中的清凉与舒适,他迫不及待的想见到赢礼,又十分害怕见到赢礼。

    他终究骗了赢礼。

    ……

    魏楚与白起站在一旁,看着聂雎出了昭王寝殿,再走进炎炎烈日中。

    “没想到……他竟然是昭王的人。”

    魏楚叹了一口气,他不是傻子,赢礼对聂雎的特别,稍微心细的人都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若被赢礼知道了聂雎的身份,二人恐怕……

    聂雎一直在利用赢礼,欺骗赢礼,是个人都不会受得了,更何况,是赢礼,历经了苦难依旧真诚待人的赢礼。

    “要……告诉赢礼吗?”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大概还有十多章的样子就会完结,只会写到六国合纵攻秦结果反攻齐那里完结。

    后面几场战争会大概交代一下,三对cp的后续也会告诉大家知道。

    最近要开始更新【一流大亨三流绅士】了,希望大家可以预收一下,我保证会越写越好的。

    么么叽

    推一下基友的文【快穿之宝贝你别哭】快穿文,固氮。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