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59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59章 59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福运宝珠[清]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下雨了, 淅淅沥沥地打在屋檐上, 发出清脆的声响,庭院内因雨滴泛起一层薄薄的雾, 柔和了四平八方的墙边线条, 管家举手持一顶昏黄灯笼, 缓缓走向魏冉的书房。

    正打算躬身敲门,门却从里面打开了。

    魏冉走出来,伸手接了一把从屋檐掉落的雨水,黑色的袖袍瞬间被雨水沁湿。

    “安排好了?”

    “具已安排妥当。”

    “嗯。”咸阳的雨总是带些雹子, 随着雨滴一同落下,打在人手心生疼又刺骨。

    管家犹豫再三,最终还是缄口不言。

    倒是魏冉看了他一眼, 温和道, “想问什么就问罢。”

    管家立刻躬身答不敢。

    魏冉却单手握住管家的肩, “我与你征战沙场数十年,你替我挡过多少剑, 多少刀, 我都快记不清啦,当年若不是你替我保护子清和楚儿,现在……我怕真是孤家寡人啦。”

    寥寥几语,管家红了眼, 历经风霜的脸显得愈发苍老病态,“是老奴不得力,才使夫人……”

    “不是你的错, 子清总是一头热,明明平时胆小如鼠,连个虫子都怕得不得了,真正遇到敌人,确是不管不顾,总跟人拼命。”魏冉摆摆手,嘴唇扬起一抹缅怀的笑容,“楚儿跟她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大人……这次若真的伤到小公子……”

    魏冉嘴角的笑意凝固,又恢复了平时八风不动的模样,“子清是怎么死的,还不是因为嬴稷!若不是他们,季君他们怎么会找上门来,子清怎么会为了保护楚儿和他们拼死一战,又怎么会……”

    雨越来越大了,仿佛希望洗清一切罪孽,魏冉的眼神却愈发疯狂,“我要权要财有什么不对!为了王族,我只剩下一个儿子!我的好外甥,好外甥,暗地里安插他的人,使我处处受困,甚至还想夺了我丞相之位,用过就丢么?我这个外甥是该有人好好提醒提醒他了。身份?国君?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大人息怒。”

    “不,不。”魏冉扶着管家的肩,“这世间,我唯一能信的,只有你啦,楚儿……楚儿若和我离心,我也没有办法。为父……对不起他。”

    咸阳的雨下个不停。

    ……

    武关

    “咚!”

    酒樽落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停下,宫人迅速上前收拾。

    “怎么了?”

    魏楚摇摇头,单手摸了摸心脏的位置,总觉得有些发慌,许是这几天舟车劳顿太累了,他想。

    殿内,楚地来的舞女翩跹生姿,用自己柔媚的身段取悦高台上的天下雄主。

    不得不说,战国时期民风那是相当开放啊!

    魏楚擦了擦额头的汗,眼神飘忽,几乎不敢落在舞女们的身上,那叫穿衣服吗!那分明只披了几块不规则的布块好吗!天上人间都比你们穿的严实!

    还有干嘛来敬白起的酒,好好跳你的舞不行吗!眼睛往哪儿瞟呢!就说你呢!

    他看的起火,白起却有些误会,趁人不注意,附在他耳边轻问,“喜欢?”

    “喜欢个p!”

    白起一愣,继而舒缓的笑了,冷峻的脸霎时柔和下来,迷了一直盯着他的舞女的眼,连步子都跳错了几下。

    “楚儿莫生气,待回房,起亲自赔罪,如何?”

    ‘赔罪’二字微微咬重,魏楚眼睛一亮,俊脸顿时红了,不是羞涩的红,是兴奋的,眼睛里尽是诡(色)异(狼)的光,还时不时发出猥琐的笑声(你这已经是变态了吧。)。

    就在魏楚在脑内幻想着酱酱酿酿的时候,高台上,确是一片腥风血雨。

    “这支舞曲,是寡人专门为秦王所制,这舞娘,皆乃寡人精挑细选,不知秦王意下如何啊?”

    楚襄王好玩(yin)乐,这是世人都知道的事。

    “嗯,尚可,不过……若由楚王亲自献舞,定能使得寡人开怀,啊?哈哈哈。”

    这话一出,恰好乐声暂歇。

    偌大的殿内气氛顿时为之一肃。

    屈原,不,实际上是芈原。

    “此人性格刚烈,但……过刚易折,私下不喜旁人称其芈姓。”

    魏楚有些好奇,“你如何这般了解?”

    白起道,“当年楚怀王身死,楚襄王齐国为质,曾许诺若齐国放楚襄王回楚国,便以楚国边境二百里赠予齐国,谁知楚襄王回国反悔,齐兵攻楚,我老秦得楚国求救,我王便派起出兵助楚抵齐,当时,楚国的上将军,便是屈原。”

    魏楚了然,屈原此人,‘可与日月争光’,早年受楚怀王信任,任左徒、三闾大夫,兼管内政外交大事。

    说简单点,那是政治军事两把抓,末了还能写个诗词,丰富丰富文化产业,实乃神人也。

    话归现在。

    就算楚王心中如何想巴结嬴稷,但这话一出,就是他,也再无法忍受,不管如何,他毕竟是位国君。

    楚怀王的弟弟,公子子兰略想了想,正打算出言,却不想又被屈原抢了先。

    “老臣劝秦王一句,切勿忘身之贱贫,当初你深陷燕国为质,还曾借道我楚国,现今,你竟以书信胁我王,全然忘了以往情谊,可你需记住,你秦国虽为‘虎狼’,但我楚国,也不是宵小懦弱之辈!”

    “怎么能说胁迫?寡人堂堂正正的下战书,‘秦且率诸侯伐楚,愿王之饬士卒,得一乐哉!’瞧瞧,寡人多给你们面子,请你们先整理好军队,然后,咱们再堂堂正正,痛痛快快的打一仗!左徒大人,你可得晓得,魏韩二国联军,也没得寡人这般厚待。”

    “厚待?哼。”屈原冷笑一声,目光如剑,“你书中所写,‘楚倍秦’我楚国何曾背叛你秦国!我老楚王身死你秦国,你,你竟然还污蔑我国不义?哈哈哈,简直天大的笑话!我看你秦王才是真正的不仁不义之君!便是你得了天下又如何,此等狼心,天下皆不服!”

    嬴稷目光一凝,看他的目光更像看一个死人,“左徒大人之言,可代表楚国?”

    “我……”

    “自然不是!”公子子兰忙插话,“左徒大人年迈,难免头脑昏聩,胡言乱语一气,还望秦王不要与他计较,我王兄此番赴武关,自然带了十足的诚意,只不过王兄,王兄不喜舞蹈,不如,不如就让王兄献筝一曲,以贺我秦楚二国之情谊。”

    “公子子兰,你!”

    “左徒大人!这是武关,高台上,坐的是秦国与楚国的君王!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

    殿内响起楚王的筝音。

    这是一首楚地民歌,示意丰收之悦,欢快,流畅。

    对比此景此景,倒是越发显得讽刺。

    在座的人,都在笑,坐在高台上喝酒的秦昭王,坐在台下抚筝的楚襄王,秦国的大臣,楚国的大臣,歌姬舞女,往来宫人,笑声充斥着大殿。

    只有屈原,呆愣愣的坐在那里看着周围的欢声笑语,愈发显得格格不入。

    ……

    “喂。”

    赢礼猛然回身抽出匕首抵在来人颈边。

    “你敌友不分啊。”聂雎苦笑。

    “你是友吗?”赢礼冷哼一声,收回匕首,兀自往前走去。

    聂雎快走几步跟上,单手攀上赢礼的肩膀,却被赢礼拨下来,又攀上,又被拨下来,来来往往几回,聂雎也不嫌烦,笑眯眯道,“陪我坐坐?”

    “不坐。”

    “那陪我走走?”

    “不走。”

    “……”聂雎皱了皱鼻子,蔚蓝色的眼眸滑过一丝狡黠,“那便无法了。”

    说罢,聂雎趁赢礼防守不备之际,拦腰将人抱起,吹响口哨,一匹黝黑骏马出现在不远处,聂雎单手扛着人纵身一跃,潇洒上马。

    被单手夹住的赢礼,“……”

    聂雎笑着将人抱到身前,故意不让人分开双腿,反而将人拦腰侧抱住,一个使力,迫使赢礼趴在他胸前。

    赢礼,“……”

    聂雎笑了,抽出绕在手上的马鞭,朝武关城外飞驰而去。

    没过多久,两人停在一道山涧前。

    一轮弯月,涧边生长的幽草,上有黄莺在树阴深处啼鸣。清丽的色彩与动听的音乐交织成的幽雅景致,不知名的动物(萤火虫),似点点星光,翩跹与山涧之中,流光溢彩。

    赢礼不禁看的有些呆了。

    聂雎看他的表情满意笑道,“不亏我寻了许久才寻到这处地方。”

    赢礼心中一动,似有什么划开他的心脏,有什么东西缓缓流了进去。

    聂雎随意躺在草地上,双手交叉放在脑后,舒服的叹出一口气,赢礼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他躺了下去。

    气氛正好。

    “草原比这里漂亮多了。”

    这是聂雎头一次在他面前提起草原,赢礼不禁有些好奇,“草原……是什么样的?”

    “天很蓝,草地很绿,成群的牛羊,辽阔,辽阔到一望无际……”聂雎的脸上闪过一丝怀念,“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后来,秦国攻打义渠,我们成了秦国人的奴隶,耕种的粮食不是我们的,放养的牛羊也不是我们的,甚至草原上的女人,也不再属于义渠。”

    “……”

    聂雎笑了,笑容里有说不尽的苦涩,“今日的楚国,多像当年的义渠。今日的楚王,又多像当年的我父亲。”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几更

    求作收,求预收,求你们收一下咯!点开专栏就可以看到预收文,就可以预收,不一定要看嘛,万一有眼缘呢,给我个面子咯 qaq

    古耽【一流大亨三流绅士】文案搞出来了,你们去收一下咯qaq 不要跟我一本炮嘛qaq

    咸蛋【拯救挑食大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