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58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58章 58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福运宝珠[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武关。

    武关历史来源十分悠久, 春秋时被称‘少习关’, 战国时期改称,‘武关’。

    秦国乃边缘之地, 地势险要, 平原少, 险地山谷多,武关关城亦如函谷关地,建立在峡谷之间,北靠险峻少习山, 南临险要,而关城便建立在稍微平坦的高地上。

    魏楚策马走进关门,只看关墙蜿蜒约一公里多, 城墙用土筑, 像个不规则的方形。东西各开一门, 以砖石包砌卷洞。西门上曰,‘三秦要塞’, 东门上书, ‘武关’,内门额上有‘古少习关’四字,不禁感慨,他曾随朋友来武关旅游, 因建国前期一系列‘改革’,武关已被破坏殆尽,门上几个大字被人生生划掉。

    华夏千年文明的痕迹, 就这样消失在愚蠢和疯狂手中。

    精神文明远比吃饱喝足更为重要,可叹一旦权利熏心,文明便成为权利的磨刀石,精神成为操控人心的利剑,在举起‘除封建’的大旗时,殊不知,自己早已沦为‘封建’的奴隶。

    因西门地势较为平坦,唯出关东行,延山腰盘曲而过,崖高谷深,狭窄难行,因此武关亦为‘兵家必争之地’。

    打马入城,城垣北倚岩崖,南临绝涧,河水环东、西、南三面,城址横出河心。

    城东有四道岭,特别是吊桥岭高且陡峭,曰,“上山一道,不容并骑”,为武关屏蔽。

    故史称其为“关中东南门户嗟不误也”,且有“秦关百二”(以二敌百)之誉。

    武关是秦国的重要门户,是连接积道、灞上、芷阳、蓝田、峣关、上洛、武关、丹水、淅、郦等地的纽带。

    足可见武关对秦的重要。

    昭王的豪华轺车辚辚驶入关城,守卫武关的士卒纷纷下跪行礼,口中高呼万岁,比起大臣们或是宫人们喊声不同,将士的声音自带一股豪气磅礴,喊声直冲云霄,仿若震天齐响。

    早早便来到武关的楚襄王芈横心中一震,双腿竟是被这气势磅礴的声音吓得微微发抖,其弟子兰轻蔑一笑,而后站与芈横身边悄悄道,“王兄还不快快出去相迎。”

    “哦,哦,对,这就去,这就去。”说罢,急匆匆捞起王袍下摆跑了出去。

    公子子兰在后轻轻一笑,亦随之而去,倒是在他们身后,一身穿楚国臣子服,面容刚毅,看着不过三十岁左右,却头发花白的男子眉头紧皱,朝身旁一位老者摇头叹道,“我楚国君王,怎能如此刻意讨好他秦王,如此急匆匆前去跪拜,这,这算什么!”

    老者亦叹了口气,只道,“唉,我王性格懦弱谨慎,罢了罢了。你我二人亦前去罢。”

    “唉……”

    魏楚打马下来,便见一个年轻的国君,带着一众大臣,朝他们的方向匆匆走来。

    白起站在他身后,轻声道,“楚王。”

    魏楚一惊,仔细看了看来人,只见来人长得……长得人畜无害,对,就是人畜无害,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头,圆圆的脸,不像端持稳重的君王,倒圆不溜秋的,没什么气势。

    芈横也看见了魏楚,朝他一咧嘴,笑了。

    魏楚看着他那模样,也经不住笑了一下,这人看着挺讨喜,让人生不出恶感来。

    芈横领大臣前来后,昭王还没有下轺车,芈横正要朝昭王行礼,却不想被一臣子拦住,那人冷哼一声,道,“我楚国国君与秦国国君会盟武关,我国君出殿相迎,秦王应当早下轺车,与我国君见礼,难不成秦王连这点礼仪都不懂吗?怪不得世人都称秦国乃蛮夷之地,看来,所言非虚啊。”

    这一番话下来,在场众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看,特别是嬴稷,面色铁青,目光像是淬了血似的。

    魏楚不免多看了这人两眼,只觉此人长相端正,国字脸,看起来就像个忠义之士,只不过早早白了头,锁眉纹深刻,便知其多半终日忧愁,说出话的,倒是字字珠玑,句句锋芒,一看便知难缠。

    气氛一时僵住,刚才与这人说话的老者只能站出来笑道,“左徒大人说笑了,依老臣看来,不过是秦王与我国君二人兄弟乍见,我王心喜,秦王开怀,一时忘了下车罢了,这亲人之间,哪有什么礼仪计较。”

    “慎子老师说得对!该当如此,该当如此!”楚王白了此人一眼,忙接话。

    那人还想说什么,却被老者拉住衣袖,只能作罢。

    嬴稷再嚣张,人家给了个不软不硬的台阶,他也不好不下,便缓步走下轺车,站到芈横面前,勾唇一笑,“许久不见楚王了。”

    “是,是,不知秦王可安好。”

    二人寒暄过后,嬴稷拉着芈横的手便走进了内殿,秦楚二国朝臣随后。

    魏楚等人需布守士兵,倒未曾跟大臣们进殿,在外点兵布将。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魏冉没有跟来,一者虽宣太后可主持朝政,但毕竟妇人不得出入宫外,还需魏冉从旁协助,再者魏韩二国派来使者商议割地盟约,魏冉是丞相,昭王又来了武关,他绝不能不在。

    这便未随众人前赴武关,李芙亦未跟来,需在家‘养伤’。

    魏楚想起那顿鞭子,心头都是一颤。

    犹记阿芙不服气,朝他舅舅大吼,“你与魏楚不也是这样!凭什么不准我和阿梓在一起!”

    白起面无表情,冷眸一凝,用毫无感情的语调道,“不为此。”

    阿芙气冲冲的仰头,“那是为何!”

    “因为看你不顺眼。”

    阿芙,“……”

    魏楚,“……”这个理由还真是无懈可击呢。

    ……

    赢礼拍了拍魏楚的肩,“想什么呢?”

    魏楚回神笑了下,“想阿芙呢,这傻子,怕是这会儿都下不来榻。”

    “啊……”赢礼有些尴尬,阿芙的流言瞬间传遍整个咸阳,当初他还以为阿芙跟那个小优伶是好友,他还因为阿芙与优伶做朋友,才鼓起勇气来找他们,没曾想竟是误会。

    “你介意?”

    “不,不。”赢礼忙摆了摆手,犹豫了下,还是说,“只是他二人身份实在相差甚大。”

    魏楚站的有些累了,骑了许久的马,又忙到这会儿,脚都酸了,他懒懒地挂在赢礼身上,任由赢礼接过他手上的花名册仔细核对,声音懒的像快要睡着的蜗牛,“身份从来不是感情的镣铐。”

    “不是……镣铐?”

    “嗯。”魏楚抬起一边眼皮,看向朝他们走来的高大男人,“只要你对他的yu望足够强大。”

    “足够强大……”赢礼愣愣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来。”

    魏楚笑眯眯地拉过向他伸出的白起的手,一个用力,从赢礼肩上换到了白起肩上。

    赢礼吓了一跳,回过神忙向白起行礼,白起点了点头,扛着魏楚,朝他面无表情道,“此处交予你。”

    “诺!”

    白起就这么扛着魏楚,一路巡视,而后带他上了城门,正值换班,白起吩咐守门士卒暂时不准上来,城外是一望无际的险要峡谷,让魏楚不禁想起那茫茫白雪的伊阙。

    喊杀声又出现在耳边,冰原上刀与剑的对抗,甲胄发出粗戈的嚎喊。

    他曾经深入骨髓的惧怕,现在,竟然有些怀念了,

    “在想什么?”

    魏楚摇摇头,窝在白起脖颈处磨蹭,头发蹭的乱糟糟,笑道,“你走了,阿芙怎么办?”

    “无妨,他母亲会来。”

    “夫人?”魏楚一愣,“夫人不是才走没多久吗?”

    “嗯。”白起点点头,棱角分明的下巴滑过魏楚的额头,“临行前,起曾修书告之。”

    魏楚,“……”可以想象我大外甥的日子将怎么鸡飞狗跳,点蜡。

    “咳、你,你揍阿芙的时候,可是真的揍。”

    白起看了他一眼,似乎很疑惑魏楚为什么会感叹,“揍疼了,才会长记性。”

    魏楚突然福灵心至,问了句,“那我做错了事,你会揍我吗?”

    白起,“揍。”

    魏楚,“……”还是不是cp了?

    白起无视魏楚悲愤的眼神,低下头咬了一口他的脖颈,在他耳边呢喃道,“这样揍。”

    下一刻,他把魏楚推到城墙上,分开双腿,欺身贴上,一巴掌拍在魏楚的肉臀上,唇吻上魏楚。

    唇舌交缠,呼吸渐渐粗重,魏楚沉迷在他微凉的唇舌中,直到呼吸不畅,双颊憋的通红,吻得他受不了,推开白起,挣扎着想逃走,却被白起握着腰重新拉了回来,下一秒又被吻住,不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

    他的吻带着濡湿的温柔,时而缓慢,时而粗暴,吻得魏楚连双腿都软的使不上力,只能任由他摆布。

    单单只是一个吻,却逼的魏楚湿红了双眼,生理泪水被迫滑过脖颈,隐没在甲胄下。

    等白起终于放开他,魏楚攀在他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白起抬起魏楚的下巴,舔了一口他的舌头,低低笑了下,“揍的疼不疼?”

    魏楚翻着白眼喘气,根本说不出话来。心想这样的疼请多来两次。

    热/吻过后,二人都有些躁动,奈何天时地利人和一个不占,只能互相依偎,偶尔交换一个不带情yu的亲吻,平息躁动的火焰。

    只是他们选的地方风景虽好,但俗事烦人。

    “禀上将军,我王召上将军与公子楚随侍。”

    “嗯。”

    魏楚拍拍脸,企图清醒,随口问道,“楚王身边跟着的那个左徒大人,看着不一般。”

    白起道,“此人名屈原。”

    魏楚,“……”

    哈?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不知道几更

    【一流大亨三流绅士】的封面搞出来了。

    求作收,求预收,求你们收一下咯!点开专栏就可以看到预收文,就可以预收,不一定要看嘛,万一有眼缘呢,给我个面子咯 qaq

    古耽【一流大亨三流绅士】文案搞出来了,你们去收一下咯qaq 不要跟我一本炮嘛qaq

    咸蛋【拯救挑食大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