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50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50章 50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福运宝珠[清]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上将军的军帐是整个军营里最大的, 也可以作为最高军事指挥机关。

    平素战时, 便在上将军的军帐里进行作战会议,制定作战战略,这时, 上将军通常坐在‘首位’, 比旁人地势要高的地方, 所以也称‘升帐’。

    去他舅舅军帐的路线, 李芙不说烂熟于心, 也闭着眼睛都会走了。

    不多时,李芙便来到了他舅舅的军帐前。

    守帐的士卒离的有三仗远, 李芙看得奇怪,问了一句, “何故如此?”

    士卒老老实实答道, “上将军吩咐的。”

    难道舅舅与魏楚在共商什么大事?李芙暗自皱眉,这军营之中,虽说白起治军严谨, 他国间者是不可能混进来的, 可本国的……

    怕是昭王,就算将虎符交给了舅舅,只会更加不放心吧。

    思及此处, 李芙愈发觉得赢礼与聂雎之事严重,一个是义渠王的儿子,甚至疑似昭王的同母兄弟,一个实打实的牵扯昭王刚登基时的‘季君之乱’。

    俩人若搅合在一起, 生性多疑的昭王怕是要怀疑到舅舅身上来了。

    多半与魏楚私下商议也是为这事!

    李芙不免感叹,偌大的秦国,怕是只有魏丞相一门值得过命,自己以前还与魏楚斗法,闹得鸡飞狗跳,实在羞愧啊!

    面露惭愧的阿芙挥退了守门士卒,堂堂一个校尉统领,亲自为上将军守起了门,不许任何人接近大帐。

    大帐内黑黢黢的。

    李芙正在脑中默想阿梓,想着回去后定不能怂,一定要主动一点,上次就是阿梓主动的……

    李芙摇摇头,企图将脑中绮念晃掉。

    “啪!”

    李芙一愣,转头看了看黑黢黢的大帐,又觉隐隐约约听见什么声音。

    屏息凝神一听。

    “叔叔……”呢喃的话隔着厚厚的账布,遥远又隐约。

    李芙皱了皱眉,虽说魏楚平日也经常叫他舅舅为‘叔叔’,可他总觉得这声有些不一样。

    青少年旺盛的好奇心让十七岁的李芙小心翼翼的掀开帐篷,踏入了那片黑暗之地。

    黑红盔甲与士卒铠甲凌乱的散落在一起,红章与绿章打成死结,颤巍巍挂在萧墙一隅。

    他的心如擂鼓般急速跳动起来。

    萧墙内水声四溅,隐隐有烛火照明,可惜帐内门窗皆遮掩了光线,寥寥几盏灯火愈发显得昏暗暧昧。

    “轻、轻点。”

    “疼?”

    “嗯……啊!”

    喘息声传来,都是他熟悉的声音。

    绕过萧墙,天真烂漫的李芙僵在原地。

    偌大的‘鋻’(浴盆)中,他的亲舅舅和他的好兄弟紧紧的抱在一起,魏楚身上遍布了或浅或深的血红痕迹,直至隐没在水里的腰间亦有,可以想象,在看不到的水下,是何等狼藉。

    魏楚,“(⊙o⊙)……”

    哦豁。

    什么叫修罗场,这才叫修罗场!

    他下意识想推开白起,却被白起紧紧箍住,甚至伸出舌头在他的耳廓上舔了一下,低哑道,“莫动。”

    魏楚顿时如被点了xue道般僵住。

    白起揉了一把手中细嫩的腰侧,转头朝目瞪口呆,三魂失了七魂的李芙皱眉道,“你有事?”

    李芙呆若木鸡的摇了摇头。

    “那就出去。”

    李芙转身呆若木鸡的走出去。

    “……”

    魏楚喘息着不放心道,“阿芙他……”

    白起将他未尽的话尽数吃入口中。

    “楚儿现下想去寻阿芙?”

    腹肌贴上小腹,甚至微微摇晃着劲痩的腰身,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擦着小腹,和更为让人疯狂的地方,冷峻的脸上带着从未见过的诱惑笑容,如盛放的红玫瑰,妖冶,性感。

    轰!

    魏楚仿佛中了三花聚顶神功。

    “可要寻李芙?”

    “李芙是谁?”

    非常好。

    白起挑眉一笑,长臂揽过魏楚腰身,猛然将人按倒在水下,激起一阵水花。

    窒息感让魏楚睁大了眼睛,下一刻,冰凉的唇贴上来,空气吸入肺部,瞬间得到缓解,让他贪婪的想要从白起口中获得更多。

    那只他熟悉的大手贴上了他的胸膛,带着茧的手掌滑过脆弱的地方,引得他腰身一阵轻颤,那只手并未停下,一直向下,最终在他最脆弱的地方流连。

    魏楚倒吸一口冷气,猛地逮住白起的手,从水中探出头来,死死盯着白起,“你知不知道后果。”

    在前进一步,就没有退路了。

    在前进一步,他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他了。

    男人并没有丝毫罢手的痕迹,用力的攒紧了他脆弱的地方,明明应该因疼痛而萎靡的地方却迅速火热起来,烫的他双眸血红。

    他被疼痛和难耐逼出眼角的泪水刺激的男人黑眸愈发深沉,如嗜血的豹,一口咬上他的脖颈,齿尖摩擦皮肉,让魏楚恍惚自己正被暗夜的猛兽吸干了血。

    他的意识开始模糊,只能被迫扬起头,任由猛兽肆虐,迷蒙中,只剩军帐特有的颜色。

    他抱住男人的后脑,迫使他停下进食,与他对视。

    映入眼帘的,是褪去冷峻的外表,从没见过的,性感到极致的表情。

    他听见自己问。

    “你对我……”

    话还没问出口,却被男人抢先回答。

    “自始至终,起唯楚儿一人而已。”

    很奇怪的,男人总是比他更加抢先一步知道自己要什么。

    泪水终于顺着眼角滑落,年幼的小豹子头一次体会到野心带来的美妙滋味,他伸出手臂,揽住猛兽宽阔的肩膀,狠狠的咬住胸肌上那从未有人敢触碰的一点。

    片刻的凝滞后,迎来的,是狂风骤雨般的冲击。

    “如果你后悔了,我会杀了你。”

    狂野的冲击力让他甚至忘记了疼痛与呼吸,只能从白起的口中得到一瞬的空气,沉沦间,魏楚有预感,他可能会被白起戳死在这浴盆里。

    “永生永世,绝无悔意。”

    一切都是虚晃的,父亲是原来那个魏楚的,身份是原来那个魏楚的,身体是原来那个魏楚的。

    只有白起,只有白起是他的。

    这一刻,他终于在这血腥与权力交戈的时代中,找到了属于他的归属。

    ……

    聂雎‘睡醒’后,发现自己还在榻上,赢礼却移到了火炉边,手里依旧拿着一卷竹简,仔细研读。

    火光映着赢礼的脸,倒显得有几分温暖。

    聂雎翻身起来,正要笑着开口,却不想迎面吃了一脚,即使他反应迅速,却依旧免不了被劲风扫过脸颊,左脸顿时红肿起来。

    他捂住脸,暮霭沉沉的看着赢礼。

    赢礼淡淡道,“这是回礼。”

    聂雎憋不住笑了,看来他的‘醉酒’并没有骗过多少人。

    “你何时来的上将军麾下?为什么我以前没见过你?”

    “不关你事。”

    “你在营中隶属哪部?瞧你身手,比起阿芙,起码也是个校尉统领吧?”

    “不关你事。”

    “你舌头挺软的。”

    “……”

    聂雎的右脸也红肿了起来。

    离开赢礼的营帐时,聂雎转过头,绯红绯红的俊脸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滑稽又怪异。

    “帮仇人打仗,杀仇人的敌人,快活吗?”

    赢礼垂下眼眸,手中的竹简再没有翻过一下。

    李芙痴呆着一张脸在军营里晃荡,看见聂雎迎面走来,就跟见了鬼似的迅速跑开,留下聂雎摸了摸还发烫的脸,一脸高深莫测。

    “……”莫非肿的像猪头了?

    咸阳宫。

    “哈哈哈哈好!好!好!”

    宣太后携叶阳王后一同从甘泉宫前来。

    “稷儿何故如此开怀啊?莫不是知道……”

    宣太后故意留了半句,再笑意盈盈的看向叶阳,叶阳的俏脸登时一红。

    只可惜昭王并未留意两人的小举动,兴冲冲的朝宣太后道,“母后,打赢了!白起打赢了!”

    “什么?”宣太后当真是心喜了,“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

    白起打赢了魏韩联军,阖宫都是一片喜洋洋,宣太后笑道,“楚儿他们可有受伤?”

    “没有,没有,母后放心。”因打赢了帐,昭王亦十分高兴,看向宣太后的眼神中亦多带了几分孺慕之思,“楚儿还立了大功哩,寡人定要好好奖赏他一番。”

    宣太后一听,饱满的红唇勾起笑意,道,“楚儿与他父亲,都是王上的臣子,都该为王上尽忠,他们更是王上的亲人,亲人之间互相帮扶,哪里需要奖赏。这是他们该做的。”

    昭王的笑容渐淡,须臾,又恢复那帝王不动声色之相,沉稳道,“等大军班师再说罢,不知母后前来有何要事啊?”

    宣太后这才似想起,忙将一旁静默不语的叶阳往嬴稷面前轻轻一推,笑道,“瞧本宫这记性,王上,咱们叶阳又有喜啦。”

    昭王亦笑道,“果真?那可真是双喜临门。”

    王后叶阳,楚国人士,宣太后母家宗室女。

    “哎呀……多好啊,又一个混合着咱们秦国与楚国血缘的孩儿诞生了。母后不禁想起王上小时候,你出生时,先惠文王也恰逢得胜归来,真是父子天承,教人感叹啊。”

    昭王的笑容愈发淡了。

    宣太后却是笑意盎然。

    一直低头温顺不语的叶阳,脸上早已一片惨白。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今天有双更?

    求作收,求预收,求你们收一下咯!点开专栏就可以看到预收文,就可以预收,不一定要看嘛,万一有眼缘呢,给我个面子咯 qaq

    古耽【一流大亨三流绅士】ps:想看这文简介请移步完结老文【龙阳异闻录】中【卷四·西方□□】中【大亨】与【贴身男仆】这俩故事。相信我,【车开的很猛】,你们会喜欢的。

    咸蛋【拯救挑食大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