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39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39章 39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什么叫案发现场?这就叫案发现场。

    魏楚带着被人逮到的心虚, 几乎不敢再看白起的眼睛。

    他该怎么办?

    用什么理由能够完美诠释他刚才的动作是合理且正常的?

    从哪个角度来说……

    这都不合理。

    白起又问了一次。

    魏楚脑袋已经成了一团浆糊, 他脑袋打铁的说,“叔,叔叔……脸上有蚊子。”

    白起, “……”

    啊啊啊!

    魏楚想咬舌自尽。

    谁家打蚊子用嘴啊!蛇精病啊!嘤嘤嘤。

    魏楚悲伤逆流成河!

    可是白起没有给他再做解释的机会。

    他猛地翻过身, 将魏楚压在身下, 俊美的脸上带着笑意, 如利剑出鞘, 利落又完美,“那你看看……还有么……”

    魏楚瞪大眼睛。

    话语淹没在交织的唇舌中……

    白起在亲他?

    白起在亲他!

    白起在亲他……?!

    柔软的舌尖像他主人般干脆利落, 没有多余的试探,强势果断的进攻, 把魏楚的搅弄得天翻地覆, 银丝顺着唇角淌出暧昧的痕迹。

    须臾,白起终于放开了严重缺氧快要窒息的魏楚。

    他直视魏楚的眼睛,道, “想拒绝吗?”

    “……”

    尽管现在局势不明, 尽管他们俩身份相差巨大,尽管他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能越线,一旦越过那条线, 有些事变无法挽回了。

    他应该说拒绝的。

    应该。

    魏楚闭上眼睛,双手死死箍住白起的脖颈,狠狠将他拉向自己,额头对着额头, 鼻尖对着鼻尖,恶狠狠道,“是你招惹我的!”

    说罢,他再一次主动的,狠狠地吻了上去。

    去他妈的局势身份!

    白起尽情的享受着魏楚的撒欢,心头大石终于落地。

    历经两世,他发誓,再也不会出现杜邮亭外那一幕。

    魏楚是他的。

    从开始到结束,只能是他的。

    多加照拂赢礼,是因为他知道赢礼以后必将成为魏楚帐下一员猛将,芙儿与赢礼,与魏楚更是情同手足。

    但赢礼身份特殊,前世魏楚不计后果,将赢礼带回军营,昭王怕是那时就起了猜忌的心思,才会有了后面的事端,更为除掉魏楚埋下了种子。

    想到魏楚当年遭受的暗杀和纷争,白起咬了一口魏楚的舌尖,魏楚吃疼的皱眉,白起想,这一次,决不会让他再受尽挫折。

    没想到,他竟吃醋到了这般地步,全然不顾大局,实乃意外之喜。

    魏楚喘着粗气分开二人的唇舌,他面色还是潮红的很,却忍不住着急的向白起确认,“叔,不,白起,白起,你……”

    白起单手捂住他的嘴,在他的眼睛上轻轻的亲了一下,然后带着笑意翻身下榻,朝呆若木鸡的魏楚道,“大战在即,需收敛心性,可还曾记得赌约?”

    “记得……”

    “那便好。”白起看着眼前还带着青涩少年气息的人,道,“你若赢了,便可求惑,我定知无不言。今日,我只能告诉你……”

    白起走上前去,刮了一下魏楚的鼻子,让魏楚的心也跟着颤动了一下。

    “现在,唯你一人而已。”

    他不管榻上的人着急询问的表情,转身离开。

    要走时,心中默默补上一句,前世今生,也只唯你一人。

    魏楚恨恨锤了一下床,怒吼道,“老子一定要问个明白!!!”

    门外,白起轻笑。

    就当做惩戒罢,他前世为求得魏楚,可受了大罪的。

    今世,怎么也得填补回来。

    魏楚愣愣的在床上想了一会儿。

    他和白起这算……挑明了关系?

    不,他还有许多疑问,一团乱麻般萦绕在他脑海挥之不去,让他理不清线头到底在哪儿,可躁动的内心却抑制不住的高兴。

    他暗示自己要冷静,要思考好方向,不能一脑门热的栽下去,那就起不来了。

    可是白起吻了他。

    一定要问清所有的事情后在做出决定,这才不会后悔。

    白起说只唯他一人。

    唯他一人。

    他光着脚冲出门去,看见还没出院子的白起,一股脑的冲上去,大喊,“白叔!”

    白起回头,只觉一股大力朝自己扑来,本来稳得住,可见是魏楚,自发的顺势被他按倒在假山后。

    亭台水榭虚虚掩掩的遮住了他们的身影,往来伺候的家人经常见主人几个打来打去,也没有在意,面色如常的经过,离开。

    假山后,魏楚狠狠在白起脖颈间咬了一口,再咬住白起的舌尖不放,手顺着衣摆伸到他日思夜想的腹肌上磨搓揉捏。

    白起眼神一暗,正要反扑。

    魏楚却推开他,一脸餍足的在他俊逸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大口。

    然后站起身,拍拍手,笑眯眯道,“白叔慢走,恕楚儿不远送了。”

    转身,给白起留个干脆利落的背影。

    管他理不理的清线头,该占得便宜还得占,放着美好的**不尽情享用的士兵不是好侄子!

    白起看着魏楚的背影,终于忍不住赞叹一笑。

    ……

    咸阳宫。

    宣太后放下布帛,发出一声喟叹。

    这声叹息不代表失望,而是一种等待多时,终于风云将起的感慨。

    他知道儿子的野心,不输当年的惠文王。

    惠文王有过无数女人,熙熙攘攘,不知凡几,其中最受瞩目的,是她,还有惠文后。

    她们都曾心仪惠文王。

    宣太后还记得,惠文王霸气俊毅的脸上总是那么漫不经心。

    搂着她坐在榻上,坐在亭里,甚至坐在王位上。

    她赞叹他彪炳的功绩,希望与他心神交汇,他却总是不以为意的附和着,“嗯、嗯。”

    可笑她与惠文后争风吃醋半辈子。

    竟无一人窥得惠文王的心,包括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他但却从不显露的野心。

    除了那个人。

    宣太后苦笑一声,怅然的看着自己年轻的王儿。

    所幸,她比惠文后要幸运得多。

    有个好儿子。

    尽管,他们也已经不曾以诚相待。

    “王上认为,打,还是不打?”

    每次大战前,宣太后总有此问,昭王虽不知为何,却依旧斩钉截铁的回答,“打!”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王上可已拟好以谁辎重?”

    昭王眉头深锁,心中暗忖母后用意。

    难不成……她不赞成打?

    他欲言将出,却又听宣太后问道,“军不可无将,千军万马为上将军马首是瞻,王上又可拟好以谁行将?”

    “太后……”

    宣太后轻笑,与昭王六分相似的眉眼尽是风韵,“魏韩既已联军,连周天子都插了一脚,我大秦发兵几何定不是小数,这偌大的人马,只交予一人手中……王上,难道不怕吗?”

    昭王心头一震,双眸紧紧盯着宣太后,“母后的意思……是怕他反?”

    宣太后摆摆手,拿起桌上一个小铜镜把玩。

    这时候的铜镜属“礼器”,乃贵族佩戴的玩物,后来才渐渐演变成照鉴察形。

    “这铜镜能照容貌,正衣冠,却照不进心啊。”

    “……”

    宣太后媚眼朝昭王一瞟,淡淡道,“我知你属意白起,可人心不察,不可不防,辎重……便以你二舅公为首罢,也好做个监察。”

    昭王几乎快要忍不住嗤笑出声,原来还是为了他二舅公。

    宣太后似有所觉,却不点破,将铜镜往桌上一甩,道,“听闻王龁在打新城时身受重伤,此次便以他为辅,亦为辎重罢。”

    昭王不信宣太后不知道,王龁早就是他的人了。

    只能说明,宣太后在向他示好。

    也罢,每当遇到针锋相对之时,他与他的亲母后,总是能找到两全的法子,从不正面起纷争。

    真真是对好母子,好君臣。

    “谨遵母后之命。”

    偌大的殿内让二人说出的话都带上了回音,看似近,却相隔甚远。

    外头宫人来报,“禀太后,王上,丞相,华阳君,白起,韩聂等大人求见。”

    昭王大手一挥,高坐主位,“宣。”

    宫人退下。

    宣太后端坐在昭王身后,又喟叹了一声,低低道,“本宫许久未见姜姬了,就留她在宫中住上一段时日罢,至于芙儿……本宫亦有意留下,王上以为如何?”

    昭王深吸一口气,垂下眼眸,道,“李芙壮志少年,就让他与楚儿一道出征罢。”

    宣太后苦笑,“就如此……就依王上所言。”

    上一刻的母子温情,霎时消失不见。

    ……

    苏秦封好信管,交予情衣墨客,拱手道,“麻烦诸位了。”

    墨客收好信管,摆手道,“先生不必多谢。此乃巨子所命,在下不过奉命行事。”

    屋外传来脚步声。

    墨客等人眼眸一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者打开门,轻声道,“丞相大人,王上召您进宫。”

    “嗯。”苏秦整了整衣服,看了一眼屋内,跟着来人缓步而去。

    墨客中一人忍不住出声询问,“大哥,为何巨子让我们当个信吏,这齐国的丞相又为何送信给韩国的将军?”

    为首墨客一人训斥道,“休得多言。”

    那人不敢再说。

    为首之人却眉头紧锁。

    巨子到底为何下此命令?实在叫他们几人费解。

    “罢了,既是巨子之命,我等自当遵从,速速前往魏韩联军所在之处!”

    “诺!”

    作者有话要说:  记得存起来噢!大多数人攒起来的话我就先不忙改错字了,虽然我错字挺多,2333

    么么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