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三十三章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33.第三十三章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以嫡为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福运宝珠[清]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魏楚认为自己作为一个穿越新人类, 经历过21世纪,见惯了小鲜肉横行, 对一个大秦土著,哦不,身材很好的长得很帅的大秦土著,也只是一般欣赏。

    万万没想到啊!

    土著的一举一动都让他心跳到嗓子眼儿再噎住嗓子,上出不了气, 下说不成话。

    怎么就堕落成这样了呢?

    魏楚无语望苍天。

    白起看他不说话, 也不追问, 只道, “回府多日可见过我王?”

    提起昭王,魏楚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 道, “见过,王上有意……”

    “什么?”

    “算了,没什么, 只不过闲话两句,言说苏秦先生留给楚儿一封信罢了。”

    苏秦作为燕国特使, 即便在秦国待了差不多半年,又教他们读书, 但始终没放下特使身份,与秦互盟友好后, 便启程前往齐国了。

    可惜魏楚一直在军中, 未曾相送。

    对于苏秦, 魏楚一向认为敬而远之为好,此人能量太大,弹指间令强齐差点灰飞烟灭,最终落得个五马分尸下场,他只想安安生生的护自己心中重要的人周全,这样的死士,实在招惹不起。

    但短短几月的师生关系,着实令魏楚无比佩服这位胸怀大志,才思敏捷的纵横家。

    华夏从不缺有志之士,他们用自己的血与肉造就了一个又一个辉煌而又励志的故事,流传百世,供后人学习思考,只可惜在经历过时代的变迁与苦难后,相当大一部分人并不知道也从不在乎,在遥远的千年前,有苏秦一人之力灭国的壮志,亦有屈原以身殉国的精神等等。

    “楚儿可写信与苏秦先生互通有无。”

    魏楚摇摇头,“苏秦先生有大志,楚儿不便打扰。”

    白起目光一闪,并未说话。

    魏楚终于振作了精神,道,“叔叔往日对楚儿多加照护,魏楚感激涕零,日后叔叔军务繁忙,大可不必对魏楚这般……照拂,只将魏楚当做寻常军士便是,魏楚想,父亲亦不想叔叔因魏楚而劳心。”

    搬出魏冉,接下来的话就顺畅多了。

    “我王与父亲,皆因疼宠魏楚而将魏楚放入叔叔帐下,此便让魏楚羞愧不已,若叔叔再对魏楚关怀备至,魏楚实在无颜再见我王与我父,更无颜面对叔叔了。”

    白起微微拢起身上披着的外衣,站起身来,走到魏楚面前,与他距离不到十公分。

    魏楚瞬间转过头,发誓不再看他的胸肌,心中默念,腹肌穿肠过,佛祖心中坐,腹肌穿肠过,佛祖心中坐,佛祖穿肠过,腹肌心中坐……咦??

    白起低下头看着魏楚的发顶,“你说叔叔对你太好?可叔叔到不曾觉出不妥来,你可能细说?”

    “自然了!”

    魏楚如数家珍,“我喝醉了叔叔抱我回房歇息,一招一式的教我练武,教我兵法,甚至教我如何杀人,告诉我为何杀人,去魏国时,骑马使我腿伤严重,叔叔替我上药,因为我随口一句便承诺于我,至使每日排兵布阵劳累还守诺教我训练,强身健体,我受伤了,叔叔替我换药,让我睡大帐,等我睡熟了还把我抱上榻去睡……”

    魏楚越说越脸红,白起越听越笑的意味深长,气氛越来越微妙。

    白起轻笑一声,“你到记得清清楚楚。”

    魏楚瞬间被噎住,脸像抹了辣椒似得,又烧又烫,他转过脸,却差点挨上白起健硕的胸肌,这才意识到,两人的距离委实太过接近,他不自觉的往后靠了靠。

    白起察觉,又不着痕迹的向前半步,将魏楚抵在墙边,膝盖分开魏楚的双腿,顶进他腿间,低声哑哑道,“这些便是对你太好么?”

    魏楚退无可退,无可奈何下只能伸手抵住白起的胸膛。

    微凉的皮肤传来光滑紧致的触感,让魏楚错觉他全身的肌肉全都要炸裂开来了。

    他狠狠咬了一下舌尖,但遗憾的是,这并没有让他头脑清醒,反而因为淡淡的血腥味刺激,更加让他迷迷糊糊,只觉有一道光在他全身上下横冲直撞,带动了他所有的细胞活跃,膨胀,最终爆炸。

    “叔叔……”

    他的脸烧的通红,几近叹息似得一句话让白起停下了前进的攻击,尽管他已经完全贴在魏楚身上,已无前进可言了。

    白起忽然拉起魏楚的手腕,两只手腕被同一只手掌握住,抬起,箍在头顶,他低下头,脸颊蹭着脸颊,耳廓蹭着耳廓,热气全喷洒在魏楚的颈边。

    低低的,暗哑的声音传来。

    “可我还嫌对你不够好。”

    魏楚倒吸一口气,忽然绝望的发觉,他全身上下,呼吸的,紧贴的,躁动的,全是名叫白起的气息。

    说完这句话,白起放开魏楚的手,倒退三步,平静无澜的表情,让魏楚差点以为刚才令人瘙痒的暧昧是他在做梦。

    还是个美梦。

    “我与你父在演武场比试,你亦可下场一试,叔叔也当好好校验你一番。”

    魏楚,“……”等会你说啥我现在有点耳鸣听得不是很清楚。

    白起说完便走,打开门将要走出去时,忽然转过头朝魏楚道,“你坐一会儿便来罢。”

    说罢,便走了出去。

    魏楚莫名其妙,但嗓子发干,想喝口水,正要迈开步子,忽觉不对,低头一看,小魏楚活蹦乱跳的支着帐篷,憨萌憨萌的。

    魏楚,“……”

    啊啊啊!又一次!攒了二十几年的脸专门来几千年前丢尽了。

    ……

    少顷,魏楚期期艾艾来到演武场,他爹拿着一把青铜长矛正自个儿舞的挥袂生风,白起坐在一旁细观。

    魏楚有些不自在的移开目光,恭敬的站在一旁等他爹爹停下,再行礼,“见过父亲,叔叔。”

    自打魏楚从军中回来,魏冉便十分高兴,越看他越觉得自家儿子有出息,那嘴咧开了就没放下来过,连做梦都能咧嘴笑醒,惹得魏冉夫人一顿白眼。

    “好儿子!来,陪为父过两招,见你长进不长进!”

    “是!”

    魏楚翻身上台,端的一派潇洒果敢。

    看得魏冉又在心中叫一声“好!”,遥想当初,他儿子进个演武场,上个台子都要手脚并用的爬上来,几个月不见,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