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30章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他的手炽热而有力, 修长的手指灵活的从他腰际钻进去,轻轻用指甲勾搔着他腰侧的皮肤,魏楚无法抑制的全身轻颤, 灯火通明的大殿, 人声鼎沸的场面,让他更加敏感。

    他不得不将自己大部分的精神力放在与昭王的对话上,可现实告诉他, 他的脑海正在描绘白起的手掌。

    “楚儿?”

    “臣……能为我王尽忠, 是臣的本分。”手掌滑过肩胛骨, 在覆盖骨头的皮肉上细细打圈儿, 描绘着骨头的形状。

    “好!寡人有你这样的弟弟,二舅公有你这样的儿子, 实乃骄傲!”

    “臣……愧不敢当。”顺着脊椎往下,抚过一块块凸起的骨头, 最终来到令人遐想的地方, 再前进, 便是无尽黑暗的深渊。

    魏楚下意识动了动, 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他的膝盖撞上白起的膝盖, 却没得到身旁人任何的反应。

    他忍不住侧头看向白起, 他自斟自饮,酒樽的长嘴被他含住一小部分,从魏楚的角度甚至可以看见他的舌尖微微探出贝齿,缓缓饮下一樽, 漂亮的喉结微动,像老练的性感舞者,随着乐声用自己身上每一部分沉淀的诱惑力,勾引着为他疯狂的看客,一举一动仿佛要将看客拖入无边的深渊,永远沉沦。

    “话不能这么说,你为寡人,为大秦立下大功,寡人自当嘉奖。”

    魏楚需要用尽十二分的力气才能听清楚昭王的话,殿内众人或明目张胆或偷偷摸摸的视线几乎全都交叠在他身上,这让他觉得自己像被剥光了站在舞台中央,强烈的羞耻感和无法避免的燥热让他仿佛身处冰火两重天。

    “……”

    他的双眼渐渐发烫,迷蒙了他的视线,让他眼前只剩下一个个虚无的光团,里面没有人,只有一团团或红或黑的光,他全身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被汗沁湿的后背,和那只让他喉咙干涩到几近枯竭的大手。

    白起的手指微微向下,拉开魏楚松垮的裤带边缘,时而在腰侧徘徊,时而钻进裤子,在即将要碰到禁地时又俏皮的缩回去,像吐着信子的蛇,用灵活炙热的手撩拨着魏楚每一寸肌肤,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往一个地方疯狂涌去。

    “楚儿?”

    魏楚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强迫自己清醒,宽大衣袖下的手紧紧握住长几的边角,用几欲将长几边角掰断的力度。

    “多,多谢王上,魏楚只,只愿我老秦强盛,我王上万年。”

    昭王轰然起身,大笑着走下座位,走向魏楚。

    在魏楚的心就快要从嗓子眼儿跳出来的前一秒,白起的手消失了,像从来没有抚弄过他的后背,无踪无影,可背上留下的浸透里衣的汗水又存在的那么真实。

    让人无法否认,刚才在人前,他们经历了多么疯狂的过程。

    魏楚起身,昭王把住魏楚的手臂大笑,年纪轻轻便带了王者之风的俊脸上尽是赞叹笑意,“二舅公一家果然为寡人,为大秦尽心尽力,楚儿自当青出于蓝,来日成为堪比你父的国之栋梁,届时,寡人之政务便是楚儿之政务,寡人之大秦便是楚儿之大秦,咱们一家人,同心同德,复大秦之荣光。”

    刚才全身火热的魏楚瞬间像过了冷水般冷却下来。

    时刻注意着儿子的魏冉想开口,却发现自己此时不管说什么都不恰当,宣太后亦是如此。

    他们这位王上,格局大,性子野,一旦处理不好,他的下场并不比客死异乡的老楚王好到哪儿去。

    正在他有些着急的时候,白起站了起来,双手抱拳,朝昭王道,“臣自当替我王调/教魏楚,使魏楚替我王尽忠,替大秦立功。”

    魏楚连忙跟着道,“我王实在谬赞魏楚,魏楚只愿在白将军帐下,替我王开疆扩土,此乃毕生之愿。”

    昭王笑得高深莫测,半晌,才拍了拍魏楚的肩膀,爽朗笑道,“好样的,寡人为有你这弟弟干了这樽。”

    说罢,宫人灵醒的端来三樽酒,君臣三人对饮此杯,皆相视一笑,似乎刚才的试探与针锋相对就消散在了这一樽酒中。

    魏冉微微舒了口气,又不免抚须感叹,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他这个兄弟赤胆忠义,将魏楚托付给他,实在是一步好棋。

    至于日后白起提着几十大车的聘礼上门求亲的时候,魏冉还会不会想起今日之感叹,那都是后话了。

    现在,气氛很好很和谐。

    宣太后亦笑道,“你们君臣同心,本宫就放心了。楚儿,快过来让本宫瞧瞧,听闻是受了伤的?”

    魏楚应诺,打算转身绕过长几,却当场僵硬在原地。

    阿梓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魏楚,“……”

    卧槽!

    阿梓也很郁闷,他今日本没有资格来大殿献舞献歌,可听闻公子芙回来了,实在忍不住想见他,便求了师傅,让他跟着其他优伶去大殿角落候着,以备不时之需。

    大殿人多,没人注意他们,阿梓便偷偷溜到后面,打算远远的看一眼公子芙就好,谁知道便看见了刚才那一幕。

    魏楚和白将军竟然……

    魏楚朝阿梓使了个眼色,阿梓意会的点点头,又偷偷摸摸的缩了回去。

    伏在宣太后膝下听她细细嘱咐着自己,魏楚心中不免升起几分温暖,这个有着独特魅力的女人一直对他像母亲般关怀。

    这让孤儿长大的魏楚十分珍惜。

    “这几日就别去军中了,好好在家修养,要是别人说闲话,你就说本宫下的诏令,知道吗?”

    魏楚心中暖洋洋的,“嗯!”

    新歌舞献上,宣太后道,“记得清洗换药……”

    话音渐落,魏楚奇怪,向上望去,宣太后目不转睛的看着其中一个献舞的优伶,艳红唇边一抹风韵浅笑。

    魏楚道,“楚儿定时刻谨记。”

    “嗯?谨记什么?”

    魏楚,“……”好彪悍的颜控。

    昭王看过来,意会的笑笑,“母后身边竟是些老人,年老色衰,看着便觉沉闷,寡人看这优伶挺好,不如就放在母后宫中,让母后瞧个新鲜,也有乐子。”

    他指的便是宣太后刚才瞧过几眼的优伶。

    宣太后凤眼流转,意味深长的看了笑意吟吟的儿子片刻,也笑道,“王上不在意?”

    “母后这是说的哪里话。”昭王挥挥手,朝宣太后笑道,“只要母后开心,一切便随母后心愿,须知母后高兴了,儿子便高兴,天下便高兴了。”

    宣太后看了昭王许久,唇角终于勾起来自血缘的默契浅笑,“如此,本宫便谢谢王上的好意了。”

    昭王忙称应该,母子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魏楚,“……”好彪悍的母子。

    宴会结束,宣太后本想留魏楚在宫中住上一晚,却不想后宫不安,王后与昭王最是宠爱的王姬唐八子起了冲突,虽说不可能见得到,也不好再留魏楚,免得招惹风言风语。

    魏楚亦知,众臣告退后便跟着魏冉身后,准备回府。

    公子芙早不知道颠儿哪儿去了。

    白起一人走来,魏冉真心诚意感谢道,“多谢起弟。”

    “兄长严重。”

    “后日还望起弟过府一叙。”

    白起眼波微动,少顷后,点头。

    魏冉看他模样似有话要对魏楚讲,便找个理由与出来的大臣交谈而去,留二人独自对峙。

    刚才那令人疯狂的触感似乎又回来了,魏楚压根不敢抬眼看白起。

    过了半晌,白起将手放在魏楚头顶发心,低声喟叹道,“吾自坐营中待君归来。”

    魏楚心中一动,刚要抬头,白起已经转身走了。

    他独自在寒风中站了一会儿,抬手摸摸发心残留的触感,也走了。

    翌日。

    在军中养成的习惯,让魏楚清晨便醒来。

    左右无事,便去演武场拿起长矛自个儿操/练起来。

    魏冉进演武场便看到自己以前那个死活不睡到日上三竿,连长剑都拿不起的败家子儿子正英姿勃勃的拿着杆长矛苦练,一招一式有模有样。

    看的魏楚老怀大慰,大喝一声,跳上演武场,笑道,“来!与父过上几招!”

    魏楚不敢托大,全力以赴,却还是在十招之类落败,不过这一次没有被他爹打在地上趴着,抠都抠不起来。

    魏冉显然很高兴,一直不断拍着魏楚的背,拍的魏楚龇牙咧嘴。

    二人换了衣服回到大堂,魏楚感概,“未曾想你出去一趟竟遇上如此险事,我是不是做错了,不该让你出去冒险。”

    魏楚在军中的一切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包括他如何在魏国大显神威,又如何上阵打仗,与血腥和杀戮为伍。

    就算知道魏楚正在成长,可还是免不了有些心疼。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魏楚也知道魏冉如何想,心中涌起淡淡的温暖,他一直不太敢见魏冉,毕竟他真正的儿子早就死了,自己说到底,不过是个冒牌货,但事已至此,魏楚只希望自己能做到魏冉心中的标准,提那个魏楚好好孝顺魏冉。

    他不想看到魏冉再感伤,精神抖擞,朝魏冉爽朗一笑,道,“我在军中历练已久,定会让爹爹刮目相看!爹爹且看我大显神威!哈哈哈哈哈!”

    说罢,魏楚仰天大笑,单脚踩上长几以巧劲借力,凌空使出一脚,直飞驰堂门外,端的一招果断利落!

    却不想家人突然高呼,“秦王驾到——!”

    卧槽!

    魏楚力道收不回来,眼看着就要踹到昭王身上,连忙在关键时刻伸手把住门侧,身子借力腾空一扭,朝一旁潇洒翻去,又一头撞上一旁的石柱,滚了两圈落下石阶,抽搐两下昏了过去。

    昭王,“……”

    魏冉,“……”

    围观群众,“……”

    魏冉突然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魏冉突然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 再打个广告:拯救挑食大佬 抓住男人的胃,就能跪下叫你爸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