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第29章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以嫡为贵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已是十一月, 天气愈发寒冷。

    新一批辎重到了,大多都是棉衣厚被,白起第一时间下令分发, 还是有许多士兵抵挡不住骤然寒凉下的天气, 纷纷病倒。

    魏楚也是其中一个。

    距离新城之战已经过去快一个多月了,他现在闭上眼睛,耳边还会响起仿佛永无止境的喊杀声, 身上还沾染着敌军滚烫的热血。

    浓重的血腥气。

    令他几欲作呕。

    大军行至一处山河空地, 正好可以歇息, 急行先锋已经事先勘探好适合安营扎寨的几处地方, 大军便悄无声息的驻扎了下来。

    魏楚摇了摇还有些发昏的脑袋,跟着同行士兵一同扎军帐。

    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几乎没有人交谈, 大家都默默的迅速做着自己手上的事。

    “公子楚,上将军令你前往大帐。”

    “诺。”

    魏楚跟着士兵走了, 没走一会儿, 大帐赫然立于前方。

    他有些恍惚, 新城之战, 他们与韩姬事先约定好,韩姬果然大开方便之门, 除主城门被韩王派来的大将重兵把守, 其他几余小门遇上他们根本毫无抵抗之心,假作比划两下,便带着秦军往城内冲去。

    新城被秦军牢牢掌握在手中。

    韩姬一行人也提前走的干干净净。

    韩国大将知道时,已为时已晚。

    他们顺利拿下新城, 白起发令,“即日起,大军原路返回函谷关。王翦留守新城,待日后接应大军,听吾诏令。”

    众人轰然称诺。

    回过神,军汉已经叫了他两声,魏楚连忙走进大帐。

    大帐内众将士正在商议行军路程,看见他进来纷纷收口,朝他招呼,看他的眼神都十分热切。

    魏楚无奈,自打上次他喊出吉兆后,韩国大纛旗被风吹断了,这群人看他的眼神就跟看史前动物似得稀奇,拐着弯儿找他算命。

    从前程家宅到婚姻爱情,无一不算。

    饶是他解释多次此乃巧合,人家根本不信,还一副我懂得的模样,道,“公子楚放心,吾自知此乃天机,不可泄露矣。”

    “……”

    魏楚还能说什么,魏楚也很无奈啊。

    “今日驻守此地,着令大军不可埋锅造饭,自取山泉咥了冷食,之后立即大睡!”

    “诺。”

    将领们纷纷走出大帐,蒙骜走在最后,看见魏楚想说些什么,又欲言又止,最终拍拍魏楚的肩膀,出去了。

    等人都走完,白起朝魏楚道,“我看看你肩上的伤。”

    魏楚干笑两声,婉拒道,“没什么大事,不劳叔叔费心了。”

    他在公子芙帐下,自然跟着公子芙等人一同杀入新城,期间连公子芙都有些瞠目结舌,头一次上战场还怕得要死的人,怎么第二次就这么不要命了呢。

    完全不计较后果,只顾砍人,敌军的人出现在他身后,要不是公子芙险中拉他一把,他能被敌军一刀砍断了手臂,所幸只伤了肩膀。

    白起目光一凝,突然伸手将魏楚摁倒在榻上,魏楚一时不察,惊呼一声,白起将手掌垫在魏楚的脑后,单膝跪在他腿侧,牢牢将人夹在怀中,俯视着他。

    魏楚被这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正要说话,白起却单手解开他的衣带,将衣服粗暴地拉开,却小心不碰到他的伤口。

    手臂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今日都没有渗血,白起俯下身仔细看了看,灼热的气息喷洒在魏楚的锁骨处,瞬间觉得有些发麻,不自觉的动了动肩膀。

    白起似有所觉,故意又压下一点儿身子,高挺的鼻子若有似无的碰上魏楚的锁骨……

    魏楚猛然推开白起坐起身来。

    白起高深莫测的看着他。

    魏楚突然觉得有点烦躁,“叔叔看过了,魏楚还要扎帐篷,先告退了。”

    他起身要走,谁知道白起突然出声道,“你许久没来我帐中锻炼了。”

    魏楚停下脚步,顿了一下,道,“叔叔说笑,以前是魏楚不懂事,连日行军打仗本就劳累,实在不敢再叨扰叔叔陪魏楚玩耍。”

    “你在生我气?”

    “……没有。”魏楚面无表情道。

    他不是生气,他只是不想再知道白起有心爱之人后还与他多做纠缠。

    他不知道白起对他一系列的暧昧举动是不是将他当做那人的替代品,还是只为找点儿乐子。

    当备胎傻,当小三更傻。

    魏楚还没傻到那种程度。

    尽管他抵抗不住感情的日渐累积,可他至少能抵抗住身体的诱惑……吧。

    白起眼眸微垂,默然。

    就在魏楚有些把持不住就要软下心来的时候,他才开口,“退下罢。”

    “……是。”

    魏楚行至大帐前,转身看了一眼白起,他坐在榻前,手拿一卷竹简默读,明明是满身杀气的大将军,读起书来却有文人雅士谦和之风。

    他一咬牙,转身离去。

    这世间,不是什么事都可以随心所欲,再好的,再喜欢的,说放下还是得放下。

    尽管像从身上撕下块肉一样疼痛不舍。

    白起再没有单独见过魏楚,为了赶在寒冬前回到秦国,全军急速前进。

    两人都各自忙各自的。

    某天公子芙忽然问道,“哎,奇怪,怎么没看你去我舅舅帐中睡觉?”

    魏楚啃着冷牛肉咧了咧嘴角,“上将军军务繁忙,总不好日日叨扰。”

    公子芙没说话了,许久才冒出一句,“我倒觉得你俩生分了。”

    魏楚没说话。

    大军又行半月,终于看见了两闪夹峙的谷口。

    正值夕阳傍晚,漫长的峡谷染上了一层昏黄静谧,峡谷两岸高峰绝谷,险峻迂回的道路仿佛都卸下了它本来危险的本性。

    白起率众先行至关前。

    城头守军立刻高声呼喝,“大军回国啦——!”

    随即,城门大开。

    余晖下,白起座下战马长长一声嘶鸣,忽而展开四蹄腾空奔驰,箭一般向城中而去。

    他身后,数万将士轰隆隆行过。

    在城头守军的高声呼喝中,追随白起而去,留下黄沙滚滚漫天。

    回到大秦国内军营,所有人都卸下一口气,连魏楚都忍不住仰天长啸,“老子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啦!”

    转过身,宫中随侍立于一旁朝魏楚道,“着我王诏令,设宴于咸阳宫,请众将领入宫。”

    魏楚,“……”

    三号四号同情的看着魏楚,郑重道,“请公子楚安稳的去罢,你没做到的,我们会替你做到。”

    魏楚,“……”

    公子芙走过来,拍了一下魏楚的肩,“发什么呆呢,走啊。”

    魏楚抹了把脸,狠狠瞪了一眼三号四号,跟公子芙走了。

    众人现在大帐前集合,一同做轺车去往咸阳宫。

    一辆轺车只能坐两个人,他们要分做几批而去。

    白起看了魏楚一眼,道,“公子楚与我一道。”

    魏楚立马道,“上将军身份贵重,应独坐一辆,属下与公子芙一道便是。”

    正在想阿梓的公子芙一顿。

    白起不再坚持,独坐一辆,蒙骜王翦一辆,赢豹山甲一辆,魏楚李芙一辆。着数千士卒,朝咸阳宫方向而去。

    秦军大胜的消息,咸阳城内歌舞欢腾,直到大军凯旋,老秦人的兴奋与激动最终蔓延成了狂欢。

    原本夜幕降临便寥寥无行人的街道上灯笼高挑,晃旗招摇,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溢满街市。

    男男女女身着彩衣,总角小儿也涌上街头载歌载舞。

    就在这样的狂欢喜庆中,白起等人坐上的轺车缓缓驶入街市。

    “上将军回来啦,大军回城啦!”

    街心狂欢的男女老少纷纷退让,高声呼喊着秦王万年,大秦万年。

    魏楚看的一阵感慨。

    咸阳宫。

    昭王嬴稷率魏冉领众位大臣立于宫门前。

    见白起等人轺车粼粼驶入王宫,亲自相迎。

    白起等人飞身下车,几步走到昭王身前单膝跪地,双手抱拳道,“白起参见我王。”

    魏楚猛然醒神,拉住公子芙猛然跪地高呼,“王上万年,大秦万年!”

    蒙骜等人虽常年在沙场上行走,但政/治嗅觉一点儿不差,看过魏楚使来的眼色,立刻心领神会,跪在地上跟着高呼,“我王万年!”

    数千士卒纷纷跪地,众人山呼万年。

    “哈哈哈,好,好,好。”

    昭王显然很高兴,连说三个好字。看白起的目光更加和善,亲自扶起白起,“将军快快请起,将军乃我老秦之神将,寡人要代我老秦子民,多谢将军啊!”

    “王上严重,白起得我王垂青,自当肝脑涂地,当日我王信过白起,力排众议立白起为将,白起必当赴汤蹈火,死不旋踵!”

    昭王肃然一震神色,紧紧握住白起的手臂,正色道,“好!白起,寡人没有信错你。”

    君臣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众人进殿,昭王早早下令犒赏三军,亦在咸阳宫正殿内设宴款待将士,可见对白起之重视。

    宣太后早就等在殿内,看他们进来,立刻起身相迎。

    白起等人又是一番见礼感慨不说。

    落座时,白起低声道,“魏楚与我坐在一处。”

    魏楚一个激灵,干笑道,“上将军身侧,岂容他人落座,我与公子芙坐在一处便好。”

    偷偷再看优伶里有没有阿梓的公子芙又是一顿。

    白起意味深长的目光瞟过来。

    公子芙只觉全身跟过了寒冰似得,立即严肃对魏楚道,“叫你坐,你就坐,哪来那么多鸟话!”

    魏楚,“……”

    白起满意的收回目光,淡淡道,“今夜我不回府。”

    公子芙立刻双眼亮晶晶,他舅舅的言下之意就是你要去找谁玩儿我不会管。

    “是!侄儿晓得。”

    看着公子芙屁颠屁颠的背影,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宴会后他要去找谁。

    见色忘义!有同性忘人性!老子以后劝分不劝和!

    魏楚暗地里咒骂公子芙。

    无奈只得跟着白起一道落座。

    昭王与太后高坐台上,举报邀饮,优伶翩然起舞。

    昭王笑道,“今日设宴为众将士洗尘,大家切勿拘束,一切随意。”

    众人应诺。

    昭王又看向白起,刚要说什么,却看他身旁坐着的魏楚,目光一凝,淡淡笑道,“楚儿也为我老秦立下大功,说,要寡人赏你些什么啊。”

    魏楚刚要回话,却觉一只火热大手,按在他的腰臀处,缓缓抚弄……

    卧槽有人啊白叔!qaq。

    拉拉老辣啊啦

    作者有话要说:  新城之战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伊阙之战,所以我果断略过啦。嘻嘻

    接下一段时间,白薯要展现腹黑功底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