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二十七章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27.第二十七章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瞭望台众人齐声喝道, “来者何人。”

    那女子翻身下马, 端的一个干脆利落,大声道,“韩国胡阳君之女求见上将军!”

    士卒面面相觑,皆道这韩王莫不是疯了不成,大战在即, 竟找个宗世女单枪匹马赴他老秦军营。

    自称胡阳君之女的女子不卑不亢, 傲然于郊野上, 丝毫不见畏惧之态。

    值班军士飞身下台前去禀报。

    白起知此消息后,沉吟片刻, 便请帐下各位将军与他一同前去大帐见那女子。

    魏楚不管怎么说也顶了个白起护卫的名头, 也跟着三号四号一同前去大帐护卫。

    其实在历史的舞台上,女人的身份实在千变万化, 秦汉乃至三国时期, 女人嫁几个那都不是事儿, 堂堂芈八子,先后跟好几个男人纠缠,年龄跨越三代,世人都说她狐媚惑主,放荡不堪, 但有何人置喙过她前后两嫁?

    相较于之后的封建朝代而言, 封建思想尚未发展到后来严重推崇男尊女卑的地步, 秦汉时期女子的地位还是相当高的, 在战争频发的年代, 女性承担的作用远比青壮年大的多。

    商君书中记载,女性若被侮辱yin犯,不仅罪犯要受到严惩,看到女人被欺负而没有前去救助的人也要受到惩戒,若罪犯买通官吏,被上级审核发现,那么官吏也要受到重罚。

    商君的罚就不单单罚一个了。

    所谓连坐,便是如此。

    一人犯罪,全家,全族,全九族都要遭殃。

    六国说秦法苛刻,秦人如行尸走肉,一言一行但凡稍有不慎,便全家获罪,其严苛程度,实在罕见,令人咂舌。

    可六国却跟谁戳瞎他们眼珠子似得看不见,秦国从边陲半放牧半建国的小部落,仅仅历经三代,便发展成令六国忌惮的超级大国,且国家富足,犯罪率也是七国之中最低的。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更叫不醒六个装睡的国家。

    魏楚有时候想,之所以六国几次合纵伐秦,但次次失败,恐怕不仅仅只因为国家没钱没人才,国力装备比不上秦国,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秦国一直在往前走,而六国始终在原地踏步。

    帐前护卫高呼,“韩国宗室女到——!”

    魏楚顿时精神一震,只看进帐之人,一身鲜红皮革铠甲,乌黑亮丽的长发高高束起,额前绑一条红章,相貌谈不上多漂亮,但浑身洋溢着青春逼人,令她显得格外不同。

    气质美女啊!

    魏楚不禁有些感叹,虽然他是个小基佬,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看看帐内各级军官,哪个不是眼前一亮,蒙骜将军甚至还偷偷咽了一口口水,显然憋得很了,魏楚偷笑,又不经意看见端坐正中的他白叔,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千年寒冰模样。

    好像眼前的是男人是女人,长得是漂亮是丑陋,都跟他毫无关系。

    他有些疑惑,说起来白起好像是突然就对他……很熟稔,对他的态度也比别人多了几分随意,连公子芙都说,白起从未像待魏楚一般,对待过其他人。

    可是他与白起初见时,并没有什么特别,为什么白起偏偏对他侧目?

    这中间好像发生过什么事,但又断了片一样,让魏楚百思不得其解。

    “胡阳君之女韩姬,见过上将军。”

    韩姬不是她叫姓韩名姬,韩国王室为姬姓韩氏,战国时期大部分女人没有名的,像宣太后芈八子,八子是她的职称,类似后世的贵妃,贵人这类的尊称,在嫁给惠文王前,她便以楚芈自称。

    因为她是楚国宗室女,且楚国乃芈姓楚氏。

    这个韩姬,也是一样。

    “女子请起。”

    所谓女子,便是对女人的尊称,战国时期礼节与后世大相径庭,称呼也是门学问,嬉皮笑脸喊人家老妹儿请起是不可能发生的。

    韩姬也不扭捏,果断的站起身,眼神明目张胆的在帐中所有人脸上流连一圈,最终停在白起身上,灵动的眸子染上几分羞意又带了几分赞叹。

    白起眉头微皱,他历来十分不喜欢别人过多关注他的形貌,除了魏楚之外,甚至他发现魏楚特别迷恋他的容貌后,经常在不经意间朝魏楚或勾唇浅笑,或映月侧目,看着魏楚露出痴迷之态,眼睛里的小钩子快往自己衣襟里伸了,不觉猥琐,反倒觉有些可爱。

    “不知女子此刻前来有何要事?”

    韩姬爽朗一笑,明眸皓齿放在她身上再合适不过,“我是替我父来和上将军谈条件的。”

    众人一愣,打仗这么多年,还没遇见过开战在即,突然跑来谈和的。

    白起道,“若想谈和,女子还是请回罢。”

    “上将军莫急。”韩姬自信一笑,“听我说完条件再拒绝也不迟。”

    莫说白起,连魏楚都暗地里摇了摇头,她的自信实在来的可笑,虚张声势确实是一种游说之法,但用法之巧妙,不是谁都买你的账,出来混总要伏小做低,韩姬显然没悟出纵横游说之精髓所在。

    “我大父胡阳君乃新城之主,若秦国退兵,我父便承诺,每年予秦国万石粮食,一千青壮,弩匠若干,上将军不会不知,我韩国弓弩,可是天下之最。”

    魏楚敏感的发现,韩姬说的是我父而不是我王。

    这便值得推敲了。

    若是秦昭襄王的目光还只是停留在攻克韩国一座小城池便算完的程度下,她开出的条件算是相当诱人了,但可惜,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他们还停留在攻克城池之战上,昭王已经放眼天下!

    可惜此刻的韩姬并不知秦国打算,她从小跟着父亲在军营中长大,自然不同于一般的宗室女,这次的计谋也是她提议父亲的,为保计划万全,她甚至亲自出马,逃过韩王派来新城的亲信兵马,独自一人来到秦国大营前。

    她相信白起懂她的意思。

    新城虽重要,但也不是重要到不能丢失的地步,若秦国执意攻韩,那么韩王一定会弃车保帅,作为新城之主的父亲,一定会被丢出来挡灾。

    她要保命,要保全家之命,只能竭尽全力,哪怕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况且,韩姬眼波流转落在白起身上,率直天真中带了一丝少女羞臊,这个人……并不差。

    她忍住羞意,柔声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