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二十一章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21.第二十一章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福运宝珠[清]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在场众人神色一肃,魏楚这边跟着的壮汉一号和壮汉二号神情肃穆是因为怕白起被人知道是谁,会不会有人对他不利,下意识的按住了腰间的刀柄,表情愈发肃穆,而以八字胡为首的三名说客团体是因为想知道白起是谁,又看另外两个壮汉表情肃穆,他们下意识的认为此人危险系数高,也跟着紧张起来。

    公孙喜很无语,其实他只是单纯的好奇问一句而已,为什么大家都这么紧张的样子?

    害的他也跟着紧张起来,掩饰性的喝口茶,暗道这人不会真的有什么威胁吧。

    人就是这样,本来很正常,但看着别人不正常,自己也跟着不确定正不正常起来,最终同化成不正常。

    就在大家都认为不正常,气氛越来越凝固的时候。

    魏楚叹了口气。

    “唉,家丑不可外扬啊。”

    一听就知道是个长篇狗血啊。

    大家都屏息以待。

    结果魏楚说完这句话就悠然拿起桌上的果子吃,完全没有再接下去的模样。

    八字胡忍了几忍,问道,“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魏楚一脸莫名其妙。

    八字胡道,“先生说家丑不可外扬,不知这位先生是何故不可外扬?”

    他的鼠眼定定得看着白起,恨不得将黑纱烧出一个洞来。

    “可知若翁(你爷爷)为何活到八十?”

    为什么好端端扯到他爹身上去了?八字胡看着眼前看着周正英俊但笑嘻嘻有些流气的年轻人,略有些微妙。

    “……为何?”

    魏楚手一摊,“因为他少管闲事。”

    八字胡感觉脸上像被挨了一耳光似的火辣辣的痛。

    他身后的说客听过不舒服了,跳出来义正言辞道,“我家先生大父(爷爷)明明活到五十有六,哪里来的八十,莫要胡言乱语!”

    魏楚当即面露愧色,朝说客道,“原来是家学渊源,失敬失敬。”

    说客大手一挥,一副不跟魏楚计较的模样,“无妨,下次注意。”

    “一定。”

    八字胡左右脸上又各挨了一耳光似的火辣辣。一为自己口才不好拖了爸下水,二为有这么蠢的下属!

    如果眼神能杀人,下属已经千疮百孔。

    说客看八字胡紧紧盯着他,心中得意一笑,自己这个先巴结薛公身边的红人,继而巴结薛公以求得上位的策略果然不错,

    看!奋先生看他的目光果然**!

    说客掩住得意,朝八字胡略施一礼,示意不必如此感谢。

    “……”

    公孙喜只能又出来打圆场,“咳咳,奋先生这是,这是关怀先生,果然大义,若这位先生有何难言之隐,大可言说一二,若有难处,本将军亦可助你。”

    “唉,我说家丑不可外扬是因为……”魏楚手朝白起一指,无辜道,“他就是家丑啊。”

    白起,“……”

    众人,“……”

    八字胡实在忍不住了,跳脚道,“满口胡言,哪里有人叫家丑的!”

    魏楚看他像看个神经病,“我都没管你为什么叫粪,你为什么要管我师傅是不是叫家丑。”

    “……”话是这么说,怎么听着就那么憋气呢。

    八字胡很快意识到这里还是魏国,还是上将军府,不管怎么样,他作为韩国丞相派来的人,礼节不能丢,他一甩袖子,冷哼一声道,“哼,既无难言之隐,那为何掩面而坐,不敢堂堂正正示人。我看你等定是奸佞小人,犯下滔天罪行,故不敢以面示人。”

    壮汉一号壮汉二号听得怒火中烧,纷纷瞋目切齿。

    八字胡嘲讽一笑,眼里尽是轻蔑。

    魏楚耸肩摊手,“因为家丑不可外扬啊。”

    “……”

    八字胡觉得自己心脏有点痛。

    公孙喜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号称五十八的阴阳家这是车轱辘似的来回跟韩国说客打太极呢。

    他不禁有些好奇,看他年纪尚幼,说话也不着边际,但却毫无畏惧之态,一直气定神闲,倒将韩国说客气得半死,这何尝不是一种能力。

    这种好奇,让他对斗笠男放松了注意,全身心投入到与魏楚的对话中来。

    “日前听闻先生在饭馆大显神威,今日可否替本将军算上一命?”

    “上将军之命,不敢不从。”魏楚朝壮汉一号使了个眼色,壮汉一号立马从身后掏出一个小箱子奉上。

    魏楚打开箱子,从里头拿出笔、染血的符文绢帛、带着动物肉渣的卜骨、新鲜的龟壳、一看就知道从墓里盗出来的太极罗盘……等等摆了一桌子。

    公孙喜,“……”

    魏楚认真道,“上将军准备搞哪个?”

    “……搞,笔罢。”公孙喜拿起唯一一只看起来正常一点的问道,“如何测?”

    魏楚老神在在,对着笔作个手势,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似在做法。

    公孙喜凝神细听。

    “尼玛尼玛尼玛尼玛尼玛。”

    “……”这是何咒语?

    等魏楚念完,这才睁开眼神,吐纳一番,这才缓缓道,“即拿笔,便测字,上将军写一个字罢。”

    八字胡忍不住又冷哼一声,“哼,倒是没听过谁测字前还对着笔念咒的。”

    魏楚注意到他说话前老是哼一声,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鼻毛随风而起迎风招展然后随风而止缓缓降落降落的画面,忍不住提醒道,“先生,鼻屎多可以侧过身用抠的,不会发出声音。”

    “……”

    他分明是表示嘲讽!嘲讽!

    八字胡觉得自己简直没办法跟这个魏先生交流。

    为什么学不乖呢?魏楚同情的看一眼脑袋快要冒烟的八字胡,朝公孙喜道,“请上将军赐字。”

    公孙喜思忖片刻,用笔在绢帛上写下一个魏字,“犀”。

    魏楚对着字仔细看了一会儿,正言厉色道,“上将军死期已到。”

    “放肆!”

    公孙喜还没说话,八字胡便跳出来斥责道,“汝等宵小之辈,先在坊市口不择言说什么魏国亡矣,现下又在这儿胡言乱语上将军死期已到,我看才死期到了!”

    魏楚没有说话,依旧气定神闲的坐着,丝毫看不出畏惧之意。

    公孙喜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闹剧,他当然很愤怒,但是他不是没有脑子,魏楚显然不是等闲之辈,这么说一定有他的原因,联想到秦韩战事将起,韩人来魏,公孙喜眉头一皱,发现此事并不简单。

    八字胡一顿抢白却发现没人搭理,不禁有些老脸泛红,说到最后,自己先说不下去,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魏楚等他喷完唾沫星子后,才站起身来,慢吞吞道,“但还有一线生机。”

    八字胡,“……”

    他刚才那顿口水是白喷了嘛!为什么要喘那么大口气才说!他果然看这个魏先生不顺眼!

    八字胡冷哼一声,“哼,现下又有一线生机了。”

    魏楚诧异的看他一眼,“你这样的人都能残存于世,上将军为何就不能有一线生机了?”

    “……”

    八字胡瞬间觉得自己的后背被公孙喜的眼神熊熊灼烧着。

    “还请先生解惑。”

    “这个解惑嘛,不是不可以……”魏楚意有所指的看了看八字胡等人。

    公孙喜了然,朝八字胡道,“本将军还有军务在身,还请先生回去歇息。”

    八字胡冷哼一声,嘲讽道,“哼,在下来将军府多日,倒头一次见上将军有军务在身啊。”

    公孙喜面色倏地冷下来。

    无他,八字胡显然触到了他的逆鳞。

    魏楚疑惑道,“为什么上将军给你脸你不要,难道一定要上将军说滚你才听得懂吗?”

    “……”

    想他自幼习文,名震乡里,凭才学名声逃过征兵,得薛公垂青,入丞相府做薛公门下第一门客,春风得意不过于此,可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后悔当初没有从军练得一身武艺,要不然他能将眼前这个人大卸八块!

    公孙喜咳了两声,他虽然不喜这个薛公门客眼高于顶的样子,可毕竟现在一切还是未知数,他从没有想过跟他撕破脸皮啊。

    现在真是到了有些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想到这里,公孙喜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魏楚,这人巧舌如簧,实在不可小觑。

    话都说到这份上,饶是他脸皮再厚也待不下去了,难道真的要人家喊他‘滚’么,八字胡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魏楚,狠声道,“你等着!”

    然后像电视剧里放完当做屁一眼随风消散的狠话厚匆匆消失了。

    魏楚有点强迫症,“他忘了哼!”

    一旁众人,“……”

    公孙喜道,“先生请说。”

    魏楚贼眉鼠眼的望了望四周,凑近公孙喜悄声道,“找个偏僻点儿的地方,注意隐蔽!隐蔽!”

    公孙喜看向管家。

    然后,然后他们就来到上将军府后院的马厩里。

    “……”

    魏楚蹲着摸了摸地上的干草,看着垂首站立在公孙喜身后的管家,想还真是个实在人。

    虽然环境简陋,但隐蔽性最佳。

    魏楚悄悄勾了勾白起手指,朝公孙喜道,“其实我不会测字。”

    公孙喜,“……”wtf?

    “但我可以预言你一定会死,而且死于非命。”

    “尔等何出此言?”

    魏楚终于体会到了以前看小说里,恶霸自报家门时为何会这般得意洋洋的感觉。

    “因为我是魏楚。”

    “……所以?”

    魏楚抹了把脸,放下翘在栏杆上面的腿,看来小霸王的知名度普及性不强。

    “我爸是魏冉。”

    想不到吧.jpg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