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十九章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19.第十九章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韩国边境

    公子芙喝了一口军士递来的水,再过不了多久,他们便要大军压境了,可舅舅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蒙骜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二人一起站在点将台上,眺望远方连成一线的城墙。

    “放心,将军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

    “我知道,可……”

    公子芙想了想还是住了口,舅舅一向胸中有丘壑,他等只能望尘莫及。

    可现在一触即发的状态,他们不加紧步伐,东击韩国,反而下令让他们放缓行程,这不是白白给韩国寻找盟友,加紧边关防守的机会么。

    “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

    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

    兵贵神速,用兵一日千金,若长久虚耗,便不利调配,士兵消磨锐气,便有了颓势,若二者皆得,那便无回天乏术之力,这是他舅舅手把手教给他的。

    可现在……

    公子芙抹了一把多日来被风吹起黢皮的脸,少年俊美的脸上青涩逐渐褪去,多了几分成熟的沧桑。

    不管了,听舅舅的罢。

    公子芙看了蒙骜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与自己一样的决定。蒙骜可是他舅舅的亲信。

    “蒙将军!咸阳信吏到!”

    一身黑色劲装的急行军骑士匆匆走上点将台,身后背着一个细长铜管,看到二人,立马抱拳行礼,双手捧上铜管道,“我王诏命,交白将军开启。”

    “白将军此刻不在军中。”

    信吏略显犹疑,最终咬牙道,“我王之命,若白将军不在,交蒙将军开启。”

    蒙骜双手接过铜管,正要打开,信吏却道,“将军且慢,还有丞相书信一封。”说罢,从怀中又掏出一个稍短铜管。

    蒙骜微微沉吟片刻,率先拧开装有丞相书信的铜帽,抽出一块被卷成细细小卷的绢帛,细阅下来却是大惊失色,后又打开王令看了看,屏退众人后,这才叫来两个亲兵,将两个铜管交给亲兵,疾言厉色道,“尔等快快去往魏国寻将军!无论如何,都要把将军带回来!”

    “诺。”

    净面,不是单纯的洗脸就完了,得先洗一道脸,擦干,在用皂角抹一遍,再用清水洗净皂角液,再用放有香料的水里浸泡的帕子敷脸,这才结束,堪比做spa。

    但是!

    无论如何,洗脸都是一项在头皮以下,脖子以上的运动,绝对不会扩展到脖子以下的范围,所以现在叫他脱了衣服,这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白起淡淡道,“会沾湿。”

    “我领口拉开。”

    “太天热。”

    “我天生怕冷。”

    “……”,白起修长的手指在随身携带的青铜剑上点了点,“脱不脱。”

    这不是威胁么?这当真不是威胁么??

    “……脱。”

    为什么别人家的叔侄要不狼狈为奸笑,要不苦口婆心劝,只有他们,总是这么……坦诚相见。

    虽然经常看他白叔的腹肌,可当着他白叔的面自个儿露腹肌还是头一回。

    特别是现在这个状况下。

    白起就站在不远处,双手抱胸,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一动不动,他的眉宇间是慵懒的,可眸子始终紧迫盯人,视线滑过魏楚的脸颊,流连在他的领口,想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他身上温柔滑动。

    魏楚忍不住转过身去,可那道灼热的视线一直如形随形的跟着他,也许是自己多想,也许因为白起的一言不发。

    本来就有些微妙的气氛更是变得暧昧起来。

    手搭在衣结上,却怎么也没力气,魏楚有些紧张,心砰砰的像要跳出喉咙,他郁闷的想,为什么白起总能轻而易举的拿捏他的情绪。

    一双手从身后绕过来,背部突然抵上坚实温热的胸膛,魏楚惊得微微缩起肩膀,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将他牢牢包裹起来。

    “我帮你。”

    这三个字像魔咒一般,让本该第一时间拒绝的魏楚缓缓放下自己的手,沉沦在他午夜梦回中渴望的气息中。

    白起的手轻巧的解开魏楚的衣结,没了规整的束缚,布料很快松弛下来,软软的搭在魏楚身上,像幕布一般,缓缓拉开,隐约露出魏楚白皙的皮肉。

    他努力吸着肚子,企图制造多一点肌肉,尽管没什么用。

    “你吸气作甚?”

    魏楚憋着气回答,脸颊涨的通红,“……没什么。”

    白起轻笑两声,笑声短促但成功让魏楚的脸更红起来,连脑子好像也变得迷迷糊糊。

    就在下一刻,让魏楚瞬间清醒的事情发生了!

    白起的双手直接贴上了魏楚的小腹。

    吓!

    更惊悚的事情发生了,白起微微弯下腰,耳朵紧贴着魏楚的耳朵,魏楚甚至一侧头便能碰上他温热的脸侧。

    他云淡风轻道,“嗯,比以前结实。”

    他的手带着薄薄的茧子,有些粗糙的手掌缓缓顺着魏楚细腻的皮肤往上,抚过他的腰侧,小腹,到肚脐时,手指微微一弯,蹭过敏感的肚脐,让魏楚抖了一下,憋着的气全散了。

    连日来的认真操练,魏楚身上已经渐渐有肌肉成型,虽说不及白起那般刀凿斧劈的结实腹肌,但也有了一层薄薄的弧度,他皮肤白皙,更是衬得想块无瑕白玉一般。

    白起缓缓摸上腹肌……

    魏楚的呼吸却是越来越急促,两颗小红豆因为敏感而挺立,就在他快要脑充血的那一刻,白起停手,直接扒开他的衣服,往后退了两步,道,“躺下。”

    “……”

    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我要退票!

    魏楚带着控诉的表情回头看向他。

    白起淡定回应,“练的不错。”

    他放松了神经,以为白起测试他心梗的举动就此过去。

    安安稳稳的躺在榻上,身下是厚实的被子,魏楚舒服的叹口气,将脸高高抬起,朝白起耍宝道,“请好好对待他。”

    “好。”

    白起手指在他脸上点了点,突然伸手捏了下他的鼻子。

    温热的触感让魏楚突然鼻子发酸,他突然很想咬一口白起的手指。

    原本站着的白起突然走到魏楚脑袋上方跪坐下来,从一旁准备好的器皿中拿起拧干的细软麻布折成四方形,缓缓在魏楚脸上擦过。

    带着湿气的温热麻布让魏楚乖顺的像只猫,……安静的猫。

    空气里只剩下两人若有若无的呼吸声,魏楚闭上眼,享受这静谧安稳的一刻。

    “白叔,明日你与我一同去么?”

    “嗯。”

    “可公孙喜认识你。”

    “无妨。”

    魏楚睁开眼,眉头微皱,照理说,现在白起应该躲在暗处运筹帷幄才对,战场上公孙喜一定杀不了白起,但在公孙喜府上就不一定了,毕竟,这里是别人的地盘,什么叫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如果白起出了什么事,那将推迟秦国整个统一的进程。

    魏楚刚要出声,却被白起打断,“莫要再劝。”

    “可白叔……”

    白起的手指抵上魏楚的唇,柔软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拨弄了一下魏楚的唇瓣。

    “我放心不下你。”

    一句话,将魏楚千言万语哽在喉头,许久,才叹出一声来,随即坚定道,“卑下定不负将令!”

    回答他的,是白起缓缓靠近的面容……

    烛火闪了两下又恢复原状,榻上躺着的人脚趾陡然抓紧,在平铺整齐的棉被上留下褶皱的痕迹,烛火倒影在墙上的影子渐渐融合成一体。

    气息交融间,魏楚反射性的闭上眼睛,肾上腺素急速分泌,耳边一阵耳鸣,全身的汗毛进入紧急戒备状态。

    他不敢睁眼,脑子里不断闪现着杂七杂八的胡思乱想,脸上还是湿的他会不会介意啊,最近风吹的嘴皮有点干,不知道亲起来会不会割嘴,要张嘴么?还是伸舌头?太超前了吧……

    额头轻轻拂过一阵轻微的风,带着清冽的气息。

    “你额头沾上皂角了。”

    “……”

    魏楚睁开眼,果然,白起已经直起了背,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他干笑两声,“是,是么,呵呵呵呵。”

    他在心底暗自咒骂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啊!实在太不应该了!那是你叔叔啊!好吧,真正原因不是这个,那是杀人不眨眼的战神啊!!

    再没有问清楚白起到底什么意思之前,轻举妄动简直是自寻死路。

    只是这一日三撩的,实在对身体不好。

    魏楚哀怨的看了两眼裤裆。

    迟早得萎。

    魏国,公孙喜府上。

    “上将军,有高人指点,将军难道还不懂么?秦国狼子野心,若此刻不出兵解韩国之困,那下一个该轮到谁,上将军心知肚明。魏国便如那高人所言,魏亡不远矣啊!”

    “先生所言,本将军自会思量,一切……等见了那位高人再谈罢。”

    那人还要再说。

    公孙喜却向管家使个眼色,管家灵醒上前躬身道,“夫人遣小人来请将军。”

    公孙喜点点头,站起身来便走,连招呼都没给那人打一个。

    那人面色不忿,想要发作,却只得忍耐下来,只能一挥袖子,冷哼一声,趾高气扬的跟着管家回厢房了。

    厢房内,正有二人等着他,看他进门,立马上前询问,“怎么样?”

    那人一挥衣袖,先是责骂一番韩国人不懂礼数教养,堂堂上将军居然这般粗鲁无礼,撒了半晌气,这才吐出一句,“哼,那竖子不肯松口,只说等明日请那阴阳家前来一见再说。”

    “此人究竟是谁?”

    那人又冷哼一声,“哼,不管是谁,总算帮了我们大忙,最好逼得魏国出兵,若说与我韩国不利,那便……”

    “杀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