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十八章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18.第十八章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魏楚灵动的神态和闪烁着狡黠光芒的眸子让白起微微晃神。

    曾忆当初,初见魏楚,他也是看似畏缩呆愣的站在魏兄长身后朝他怯生生道歉,只是他并没有错过魏楚眸子里的新奇和兴奋。

    尽管他表现的像个寻常公子一般,但那也只是表现。

    这是一种感觉,他与魏楚亦有过几面之缘,上门拜访兄长,总会见过,只不过那时候的魏楚并不喜欢与他们这样的‘长辈’待在一起,通常行个礼,便找借口理由跑得远远的。

    就在那一次,也许是久经沙场的锐利,让他明显感觉到魏楚不一样了,今后的相处让他更加确定这个感觉。

    去见公孙喜,必须得事先了解他,魏楚眼珠子转了转,不知想到什么主意,带着几名军士出了门,白起不可置否。

    留在魏国的间者亦有许多事情汇报,白起却有点听不下去。

    “魏王有一宠姬与……将军?将军?”

    白起回过神,随手屏退属下,间者虽说还有事禀报,却也只得退下。

    偌大的堂屋内只剩白起一人。

    一个人呆最大的象征便是记忆会像潮水般涌来。

    杜邮亭。

    一把青铜剑是他最终的宿命。

    他这一生屠尽百万人,从未想过会寿终正寝,安稳一生。

    只是遗憾在闭眼的一刹那,看着魏楚带领将士们满身浴血冲破城门骑着战马朝他飞奔而来时,自己没能再对他说上一句,“胡闹。”

    本以为自己万劫不复,没想到一睁眼,又有家人前来请示。

    “丞相请您过府一叙,说是为着前儿公子楚遭咱们家公子芙闹架的事儿。”

    他居然回到了秦昭襄王十三年,回到了与魏楚真正相交的那一刻。

    上一世,他果断的爱上了兄长的儿子,他向来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没想到平日里嬉皮笑脸,有些拖拖拉拉的魏楚也表现了自己雷厉风行的一面,自己上午表完白,欲娶他,晚上此人便连滚带爬,披星戴月跑去楚国,速度之快,让他叹为观止。

    纠纠缠缠一个多月,这才将魏楚逮回来,经历一番波折,才真正相爱。

    这一世,他不再主动出击,他像个耐心的猎人,蛰伏起来,一步一步看草原狼落入他的圈套,让他主动伸出脖颈,任由自己撷取他鲜美的血液。

    “这一次,我要你为我疯狂。”

    像我为你疯狂那样。

    白起唇角缓缓勾起,邪气又性感。

    大摇大摆走在街上的魏楚突然觉得后脖子一阵发寒。

    作为现代人,魏楚的接触最多的,不外乎娱乐,娱乐分多种多样,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普及度,某冰冰火起来的原因是什么?还不是在某电影节上大秀龙袍,出口便惊诧四座,这是一个道理。

    明朝言官亦是如此,靠激烈的措辞文藻做一件事,那就是骂皇帝,骂得爽了,你就出名了,也是一个道理。

    战国时期,还是不例外。

    王孙贵族手下文人墨客千千万,光一个孟尝君就养士三千,你以为真能一个个去验证这些人到底有没有才华?

    哪里来的这个猴年马月,对于门客的定义,第一,那就是要有名气。

    有这个名气,这才能入王孙贵族们的耳朵,再是有门道,上下打点,家人提携,这才能入了贵人眼。

    若真还有点儿本事,那这才叫真正的发达了。

    要见公孙喜,直接上门说自个儿是秦国丞相之子那是不行的,怕是还没走三步就被人一刀咔擦。

    可平常,要见一位上将军,那是难上加难,除非……有了名气。

    魏楚朝几名乔装打扮好的军汉使了使眼色,自个儿大摇大摆的进了一家饭馆。

    时值晌午,饭馆内好不热闹,青年壮汉坐在一处吹牛打诨,高谈阔论。

    魏楚暗地里摇摇头,在秦国,这个时候饭馆早没几个人烟,农民耕种,士人读书,几乎所有人都找到自己该做的事情,为家为国,创造贡献。

    有伙计上前打量魏楚一眼,笑道,“先生要些甚?”

    魏楚道,“来二斤炙鹿肉,再来壶酒。”

    “哎,您坐。”

    魏楚悠然在大堂内最是热闹处坐下,没一会儿,外头跌跌撞撞来了个壮汉,看见魏楚便是眼前一亮,当即撕扑过来跪倒在魏楚面前,凄厉的喊道,“恩人呐!”

    “……”

    他的声音委实太过声嘶力竭,魏楚拿着水壶的手都是一抖。

    堂内陡然安静了下来。

    就是要这个效果!

    魏楚淡淡点头,朝那壮汉道,“这位壮士,快起来说话。”

    八卦的力量是无穷的,就算跨越几千年也是一样,魏楚看了看周围竖起的耳朵,朝壮汉微微颔首,那壮汉立马边哭边道,“若不是前日恩人说我家娃一日后便会醒,我,我这才等上一天,如若不然,怕是我家娃要活活被我闷死啊!”

    嚯!

    虽然这个时代在战场上死人那是稀松平常的,但是在各国都有自己完善的法律制度后,发生在自己身边,又是这么离奇的事件,那就不一般了。

    众人纷纷询问前因后果,壮汉这才虎目含泪,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他家有个娃子平白无故在路边玩耍,突然便倒地不起,他们找来许多医士都说毫无办法,正要下葬时,却被路过的先生制止,只言说再等一天,那孩子便能醒过来,壮汉将信将疑,先生又言说若孩子一日后还是不醒,便给他一石粮食,壮汉只得答应,没成想,那孩子真就醒了嘿,左看右看都与常人无异,壮汉这才寻先生来道谢。

    魏楚笑的云淡风轻,摆摆手道,“吾习学阴阳,便为救人苦难,实在不必言谢。”

    阴阳家!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这年头虽然阴阳家多,但是多为王宫所用,测其大事,平日里平民鲜少见到诸子百家之一的阴阳家。

    人群中有人站起来提出质疑,“先生说不定碰巧而已,哪里有这般厉害。”

    魏楚瞧他一眼,随意道,“这位壮士印堂发黑,头顶隐隐有绿气缥缈,若我为算错……唉,壮士还是回去看看丘嫂罢。”

    众人头上冒问号?

    壮汉亦迷糊道,“我妻如何?”

    “她在外头偷汉子。”

    嚯!众人立刻转头看向壮汉,顺带奉上同情的目光。

    壮汉被这目光一刺激,立马黑脸通红,站起来恼怒道,“你这瘪三胡说什么!”

    话音刚落,外头又跑来一黔首大汉,朝那壮汉着急道,“二愣子,快跟我回去,丘嫂跟三狗子偷情遭你大父看到啦!等你回去抓奸哩!”

    壮汉掩面狂奔而去。

    堂内静止片刻,如何像沸水下了油锅,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男女老少纷纷上前围住魏楚求先生指点迷津。

    “哈哈哈。”

    只看那年轻先生仰天大笑三声,没头没尾冒出一句话来。

    “魏亡之时已不远矣。”

    说罢,先生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众人看着他略显单薄的背影,心中只浮现两个字。

    高人呐!

    魏楚一行人刚回到行辕,便有人登门送拜帖,只言,上将军公孙喜请先生明日过府一叙。

    “公子,我算是服了。”

    本来对公子楚不假辞色的几名军汉现下彻底服了。

    他们本以为会定下什么夜闯将军府,暗杀上将军这类危险系数直线上升的行动,没想到魏楚随便两个人光明正大设个局,那公孙喜还真的入了瓮。

    刚刚办成一件事,魏楚不免有些洋洋得意,豪气一挥手,“嗨,这有什么。”

    军汉大笑,哥俩好的拍拍魏楚的背。

    然后……然后魏楚就给拍趴下了,扑起地上一层黄土灰。

    军汉,“……”

    魏楚龇牙咧嘴揉揉腰,眼前出现一只手,他想也没想便拉住了。

    白起拉他起来,顺手拍拍他肩上的浮灰,“不嫌脏?”

    魏楚揉揉鼻子,嘿嘿笑了两声。

    刚才还跟魏楚嬉皮笑脸的军汉立马站得笔直,不苟言笑,魏楚知道他们虽然是白起的亲兵,说死士都不为过,只不过白起战场上杀气太足,平日里冷气太强,稍稍接触不是化成血块就是化成冰块,下意识的,对白起存了十足的敬畏,怎么也嬉皮笑脸不起来。

    “今日麻烦各位了,先回去歇息罢。”

    军汉们不敢说话,直到白起点了头,他们才应诺退下。

    回廊里不消一会儿便只剩下他二人,魏楚回过头,脸上还有些汗水混合着黄土,像个脏兮兮的小猫,但眸子却亮晶晶的,透着一股子生气。

    “白叔,我今日设局,公孙喜果然上钩,已送来拜帖约我明日相见了!”

    魏楚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简直像个讨赏的小狗。

    “嗯,很好。”

    噌!魏楚头上的小灯泡亮起,如果有尾巴,现在应该已凌波微步的速度疯狂摇动了。

    “楚儿颖悟巧思,白叔甚慰,今日吾替汝净面举之以赏,如何?”

    替他洗脸?魏楚挠挠脖子,有点高兴。

    “多谢白叔。”

    入夜,魏楚看着一脸平静的白起嘴角微微抽动。

    “白叔可否告诉楚儿,净面而已,为何要脱衣服进行?”

    那一瞬间,魏楚以为自己回到了二十一世纪,只不过落在了拥有特殊服务的灯红酒绿的洗浴中心里。

    而白起,便是……

    想想还有点儿小激动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