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十七章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17.第十七章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福运宝珠[清]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呢?如果老天可以重新给他一次机会,那么他绝对不会选择在那个时刻发呆。

    魏楚拿着白起递给他的干爽崭新的白色布衣裤默默站在萧墙外,笔直得如罚站的军士。

    当然,这个萧蔷跟号称第一美女的那个萧蔷没有半点关系,所谓“萧墙”,出自论语“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顼,而在萧墙之内也。”,成语“祸起萧墙”就是来源于此,其实就是屏风。

    屏风一词源于汉代,汉代之前,多以,“萧墙”,“树”,“坫”等等称谓呼之。

    魏楚甩甩头,自己到底在杂七杂八乱想些什么,他悄悄走进几步,听见萧墙后头时不时传来水声,兀的,脸颊一红,忙退了下去,左看右看。

    叫他跟白起睡一张床他是果断不敢的,自己睡相又不好,基本上一晚上可以打出一整套咏春拳,虽然伤不着白起,但是扰人清梦那是一定的。

    再说,魏楚潜意识的不想白起看到他猥琐睡相的一面,他只希望在白起眼中的他是英姿飒爽的,至于白起眼中的他到底是不是英姿飒爽,那就只有天知地知,白起知了。

    他出去找军汉借了床被褥棉絮来,又东翻西翻,翻出块□□布来铺在榻下,这才将被褥放上去整理好,等他忙活完,终于直起酸痛的腰抻了抻就被身后一双大手掐住腰侧。

    魏楚一惊,那双大手已经开始顺着他的腰线缓缓磨搓,火热的掌心还带着湿气,不一会儿便沁湿了魏楚薄薄的单衣,像隐形了似的,他甚至能感觉到白起掌心的纹路,就想白起的手已经摸上魏楚白皙的肌肤,因为常年拿着刀剑的手掌起了一层茧子,划过皮肤,又麻又疼,抚过后,却带着痒意,直痒到魏楚心里,大腿上残留的触感又跟着一起来作怪,让他的腰软得不成样子。

    他咬着牙将白起的手拿开,双手因为用力而微微颤抖。

    “谢,谢谢白叔。我,我腰不疼了。”

    “无妨。”

    所幸白起没有再调戏他,反而负手而立,看着魏楚铺在榻下的床铺,问道,“这是?”

    “噢,白叔是将军睡榻上,我只是一小小军士,睡地上就好了,军规如此,万不可废……”

    “好。”

    魏楚一肚子话哽在喉咙,他原本准备了一大推理由,结果还没出招对手居然退队了,这比一拳ko还让人难受。

    他郁闷的转身,然后一肚子话变一脑子血,直冲头顶。

    卧槽!他又不穿衣服!

    这一身精壮的蜜色腱子肉对小基佬来说,能看不能啃,简直是酷刑。

    这样也说也不对,好歹穿了裤子……虽然这裤子有点透,有点短,还有点紧,把他白叔作为男性的巨大优势体现的淋漓尽致。

    好,好大啊……这还是小兄弟睡着的状态。

    不知道怎么回事,魏楚觉得有点腿软。

    白起见魏楚两眼发直看着自己,眉毛一挑,“不去沐浴?”

    “噢,啊?啊!沐浴!对对对,我去沐浴!沐浴……”

    看魏楚晕头晕脑乱窜一阵才走进萧墙内,白起扯唇一笑,看了看整整齐齐放在榻上的里衣,随手扔到一边,再静静坐了一会儿,又起身悄无声息挨近萧墙,面无表情的将挂在萧墙上魏楚的里衣拿走,塞在自己枕头下。

    速度之快,动作之敏捷,无人能敌。

    高手,就是这么牛x。

    “娘子,啊哈,我们去哪里呀,有你在就天不怕地不怕。”

    “猴哥,猴哥,你可曾想起了我。”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日了狗。”

    “……”

    听着萧墙内传来的鬼哭狼嚎,白起唇角缓缓的勾起一个名叫温柔的弧度。

    萧墙内预料之中的响起疑问声。

    魏楚舒舒服服的在青铜双耳刻蟠龙纹的“鉴”中泡了个澡,等水都凉了,这才哼着小调站起身拿挂在萧墙上的衣服时这才发现,坏了,他衣服呢?!

    他刚才明明准备好了啊,他的,他白叔的,怎么没了呢。

    魏楚翻了几下实在没找到,本身有一点洁癖的他实在不想洗过澡后还穿上历经风雨汗水泥土的衣裳,光是靠近,他都不想。

    可让自己赤(光)身(明)裸(正)体(大)走出去,他又不敢,回水里,那水都凉透了。

    没办法,只能求助白起。

    “白叔,可否帮我拿下衣裳?”

    白起理所当然的从枕头底下把魏楚的衣服拿出来,再光明正大的走进萧墙内。

    魏楚,“……”他只需要把衣裳递过来就好了啊,完全没有必要直接进来吧!qaq。

    白起淡定且肆无忌惮的用目光把魏楚浑身上下溜达了个遍,魏楚后知后觉的脸红了,瞬间捂住胸口,想一想又不对,伸手捂住下面,可这样不是更猥琐了么?!

    魏楚欲哭无泪,刚刚因为离开浴池的寒冷,瞬间被羞耻的燥意覆盖,甚至额角都冒起细密的汗珠。

    再欣赏了一会儿魏楚坐立不安,全身白皙的肌肤渐渐泛起绯红后,白起这才将衣裳递给他,别有深意道,“不错。”

    魏楚一点也不想知道到底什么不错!

    等魏楚磨磨蹭蹭从萧墙出来,即便做了无数心理建设,但在看到白起赤着上身,侧躺在榻上,单手支头,拿着一卷竹简细度,薄被虚虚掩住起伏的山丘,劲瘦的腰身和坚实的腹肌尽显无余,腹肌往下,被角因动作折起的褶皱闪烁着暧昧勾人的黑暗时,他还是忍不住鼻子一痒,总觉得有什么东西缓缓流出来。

    白起看他一眼,魏楚捂住鼻子,瓮声瓮气道,“我知道!流鼻血是因为燥热!天气燥热!”

    “是无色的。”

    “……”

    如果是动画片,现在的魏楚应该化作三头身,然后拿着一把小青铜剑不停地自插胸口。

    为什么他总在白起面前这么丢人。

    闷闷的熄灭灯火,室内霎时一片黑暗。

    黑暗是个奇怪的东西,让人害怕,看不到任何东西,又让人胆子大起来,平日里不敢说的,潜意识凭借着看不到,不用面对面这种站不住脚的理由,顺理成章的说出口。

    比如魏楚现在。

    “白叔……你好奇怪。”魏楚侧过身对着白起的方向,手压在头下面,喃喃道,“你对我……真好得出奇。”

    过了许久,久到魏楚都以为白起消失了,才听见黑暗中传来他清冷的声音,“我答应过你父亲,照顾你。”

    “是么?”

    连日来的奔波让魏楚有些疲累,身下是柔软的棉被,让他的意识越来越迷糊。

    “睡罢,不要打拳,小心滚到外头去。”

    “嗯……”

    再沉入黑甜梦乡的前一秒,魏楚心中闪过一丝奇怪,但迫不及待的睡意让他无法再集中精神去想,到底是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月上梢头,白起缓缓坐起,月光将室内陇起一层温柔的银纱,榻下的人已经从这头完美画了个圈到了放脚的位置。

    更奇葩的是他并没有全身蠕动,而是上半身规律滑动,下半身死活不动,这样睡的结果,显然达到了头和脚都在一个方向突破人类极限的目标。

    白起失笑摇头,将人抱起,稳稳的放在榻上,怀中的人不耐烦的撇了撇嘴,翻了个身,白起胸膛抵着那人后背,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好像生来便是如此。

    他闭上眼,抱着人安然入睡。

    魏楚一个侧身飞踢,腿直接压在白起肚子上。

    白起,“……”

    二日一大早,魏楚迷迷糊糊醒来先伸了个懒腰,好久没有睡这么舒服啦。

    伸完懒腰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榻上,旁边放着摆放整齐的衣裳,只不过白起已经不见踪影。

    自己什么时候上来的?梦游不大可能。

    魏楚愣愣的抱着被子,忽然钻进被子里将自己裹住滚动两圈,嘿嘿笑了出来。

    等他收拾完出来,白起已经练完剑,刚好穿上衣服,魏楚扼腕叹息一声,早知道就早点出来了。

    不过,他白叔好像经常在他面前赤上身露腹肌?

    这念头一闪而过,便被收拾好东西请白起进去吃饭的军汉打断了。

    吃过饭,一行人坐下商议。

    白起看了魏楚一眼,忽而厉声道,“魏楚听令!”

    “魏楚在!”

    “我要你假作丞相门客,与我一同面见魏王,即刻说服魏国息兵不助韩。”

    魏楚吓了一跳,“哈?”

    这次白起却没有给他好脸色,像个真正的将军对待麾下的将士一般,发布着他的号令,“即刻执行。”

    魏楚看出白起并不是开玩笑,只得应道,“诺。”

    既然白起要他说服魏国不再出兵,乍一听实在太过突兀,可细想下来,他说与他一同面见魏王,这便是个信号,一个白起打算的信号。

    至于什么打算……

    魏楚思忖片刻,瞬间眼神一亮,先礼后兵!

    对了,他白叔一定是想先礼后兵!先派他去说服魏王,如果魏王不听劝,白起这尊大佛可实打实站在这儿呢!人形he弹不是说假的,若魏王肯得些秦国好处,不出兵助韩,自然万事大吉,若魏王一意孤行,白起此刻虽未闻名天下,但是对打了几百年的老冤家魏国来说,白起的名号可算是威名远播了,更何况,魏国现在并没有拿到出手的大将。

    公孙喜的武力值显然还达不到白起的程度,再说当今魏王注重农业文化,对军事并不那么关心,公孙喜除魏襄王十八年,与齐韩二国,一同联军攻楚得胜外,并没有什么再大的功绩。

    可以说,在魏国朝野,武将是边缘化的。

    魏楚找到了突破点,大脑急速运转,思绪愈发清明,片刻后朝白起道,“白叔,我们可先拜会公孙将军。”

    白起心中微微一动。

    “好。”

    他的楚儿,便是在公孙喜府上受伤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