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十六章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16.第十六章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以嫡为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福运宝珠[清]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魏国曾经也是雄霸中原大哥大一般的人物,三家分晋后,魏文侯成为战国时期最先推行变法图强的君主,李悝变法便是魏文侯时期李悝对魏国的改制。

    所谓变法,指对国家的法令制度做出重大改革,为何要变法?战国时期乃著名的礼崩乐坏时期,人们不再以周朝为尊,反而各自为王,分裂成一个个诸侯国家,每个国家有他们独特的人文地貌,显然,这个时候的有识之士早已意识到,一个只有粗略法令的国家是无法在这个争霸的天下存活的。

    变法是为国家谋出路,亦推进思想文化的进步,不然,为何战国时期会出现百家争鸣的壮观呢?

    我华夏千百年来,实际上是思想极为开放,文化极为灿烂的起源地,只不过汉朝时期,刘野猪罢黜百家尊儒术,经后世传颂,结果现在大部分人知儒而不晓百家。

    因此,李悝变法对当时的魏国实行了相当大的改变,亦使得魏国蒸蒸日上,隐隐有七雄大哥的气势和资本。

    只不过魏国紧挨秦国,我老秦人是什么人?

    自我鞅哥变法前,老秦穷啊,穷到什么程度?衣不蔽体,无米可食,遍地饿殍,又逢魏国最为强盛时期,照理说,魏国要一举灭了秦国那简直分分钟。

    可就是这样的秦国,魏国恁死活没打下来,没打下来就算了,秦国还死活要拖着魏国打生打死。

    把我老秦人的倔牛脾气体现的淋漓尽致。

    直到秦孝公继位,任用商鞅,商鞅一针见血指出现在秦国如果再打下去只会自取灭亡,目前最重要的,是发展国内经济,改革国内制度。

    秦国这才开始休养生息,积攒国力,不再出门打仗,商鞅之前,老秦恁死活不肯下战场,万事都用打一架来解决,可见秦人好战血骨。

    最终秦国逐渐强盛,而魏国东败于齐,西丧秦地七百余里,南辱于楚,这一中原强国最终逐渐衰落,到秦昭襄王时期,魏国已然成了七国排行榜上末位的国家。

    大梁是魏国的都城,就算国家再怎么弱小,都城还是相当热闹繁荣的,曾经的大梁也曾辉煌过,天下第一大都城,地处丰腴中原,北靠黄河,西有逢泽大湖,水陆二路皆四通八达。

    俗话说的好,要致富,先修路啊!往来商客工匠文人都愿意在此定居,相当于现在的东方之珠上海啊。

    而大梁也形成了天下一大市,魏市。

    魏楚一行人到达大梁时,正值傍晚,古人休息的早,不然怎会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俗语呢。

    只是大梁就算因国家弱小了,还是和别的都城不一样。

    旁的都城早灯火寥寥,安静静谧,可此刻的大梁灯火高挑,幌旗摆动,酒铺饭馆人来人往,招呼喝彩之声溢满街道,大梁人与外地商客往来于街道,人声鼎沸之貌赫然呈现眼前。

    魏楚揉揉鼻子,他来战国那么久,每天就三点一线,家,王宫,军营,鲜少见过热闹市集,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白起见他有兴趣,便吩咐随行军士,先去安顿。

    军士领命而去,白起朝魏楚道,“走罢。”

    魏楚弯唇一笑,跟着白起走入眼前的人潮涌动。

    今日似乎恰逢魏国祭祀日,街上的人格外多,看着不同于自己的服饰,魏楚十分稀奇,只不过人实在太多,才走了一小会儿,魏楚的脚上已经多了七八个脚印,正欲哭无泪之时,白起突然伸手揽过他的肩膀,将他护在内侧。

    白起冷冽的气息突然撞进他的鼻腔,让他不自觉又揉了揉鼻子,正想开口说话,却听后方一阵喧哗。

    “将军!将军来了!”

    魏楚回头看去,只见一辆轺车缓缓驶来,车上一位高大威武的汉子挺身直立,这位壮汉一身精铁甲胄,头上戴青铜偷窥,手拿长矛,身披大红披风,壮汉皮肤黝黑,浓眉厚唇,双眼精厉有神,如关二公临世,饶是不认识他,魏楚亦不免赞一声好!

    往来魏人都朝这位壮汉口称将军,魏楚心思一动,看向白起。

    果然,白起侧身站在一处阴影角落,瞧魏楚看过来,薄唇轻启。

    “公孙喜。”

    魏楚心头巨震,看着坐着轺车缓缓行来的公孙喜,手中多了一把虚汗,这样威武猛壮的将军是他能打的过的?根本就是冲上去送人头的嘛qaq。

    公孙喜根本没有注意到街角的两个秦国人,坐着轺车又缓缓驶过。

    白起伏在魏楚耳边轻声道,“记住赌约,若吾输了,任凭楚儿发落。”

    发落二字咬得极轻,有些旖旎的意味,让人不自觉深想这个发落是怎样发落,魏楚耳朵一阵阵发麻。

    但看着公孙喜远去的背影,双目炯炯有神,呸呸呸,送个屁人头!老子要开大!

    转过头,白起似笑非笑看着他,魏楚严肃道,“斩杀敌国将领乃我老秦军士分内之事,魏楚定不负王上将军使命。”

    他才没有因为想对白起这样那样,皮鞭蜡烛才燃起了斗志呢,嘻嘻。

    在街上逛了一会儿,又吃了当地美食,二人这才回了住所,白起带着魏楚走进一间宅院,魏楚心中微微诧异,即使知道白起此时来魏国绝对有正事要做,但他想不到竟然会住在大梁的宅子里。

    宅内走出两个陌生面孔,将二人引了进去,待众人落座,眼生二人这才单膝跪地行礼,“见过将军!”

    白起扶他俩起身,寒暄几句,便单刀直入,“现在形势如何?”

    其中一人答道,“日前有薛公座下门客潜入公孙喜府中,随后公孙喜便带他们进了魏王宫。”

    “你可看清是薛公座下门客?”

    “是。”

    魏楚这才明白,这两人是秦国安插在魏国的间者,战国时期,各国输送的间者数量都不少,也算是这一行道的起源。

    至于薛公……

    “为何孟尝君要派人来找公孙喜?”

    白起看他一眼,淡淡道,“薛公乃韩国相国。”

    韩国相国?魏楚一拍桌子,对了!秦国攻打韩国,怕现在六国都已收到消息,魏韩二国挨着函谷关,相当于堵着秦昭襄王东进的拦路石啊,韩国之后,秦国必然要收拾魏国的。

    这个时候如果两国不再联合,怕是要遭受灭顶之灾啊。

    更何况孟尝君与秦国有旧怨,派出门客说服魏国出兵,联合两国之力,这才是求得生机的唯一办法。

    可是魏楚记得伊阙之战在白起攻打韩国新城之后啊。

    若现在两国合纵,已秦国几万兵力,怕是难以抵挡。

    魏楚皱紧了眉头,出声道,“不行,决不能让两国连横。”

    白起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他只说了孟尝君在韩国任相,魏楚便能推演出此时战局,可见连日来的教导没有白费,比起往日只知道逗猫撩狗的公子哥儿简直天壤之别。

    他以往见过魏楚不多,不过寥寥几面,但绝不像现在这般刻苦……可爱,变化之始,似乎是从那次昏迷开始……

    原来如此。

    白起眼眸墨沉如水。

    魏楚并不知道白起在想什么,见白起只盯着他不说话,不禁沉不住气着急道,“白叔?”

    白起道,“两国必然合纵抗秦,只不过,不能是现在。”

    不能是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魏楚还在苦思冥想,白起已然站起身道,“就寝如何安排?”

    间者其中一人答道,“房数六,军士二人一间,将军一间。”

    军士加魏楚刚好十个人,两个人一间房刚好足够,大家都是爷们,对此也没有任何异议,分配跟魏楚睡的恰好又是那位好心给魏楚草药的壮汉。

    他为人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听间者说完,便站起身刚想搂住魏楚的肩膀一起回房,便觉身后一阵恶寒袭来。

    壮汉转过身,自家将军的眼神像淬了血似的盯着他举起的胳膊,壮汉咽咽口水,虽然不知为何,但求生的本能让他将胳膊直挺挺放下来。

    白起满意了,义正言辞道,“恐防行迹暴露,遭逢不测,吾需一人护卫,魏楚便可。”

    壮汉看看白起不魁梧但高大有力的身姿,又看看坐在一旁‘瘦骨嶙峋’弱鸡一样的魏楚,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到底谁保护谁?

    但是自家将军的表情太过于理直气壮,让壮汉不得不怀疑,莫非这个魏楚身怀什么绝世武功?

    也并非不可能啊,魏冉丞相权势滔天,家中说不定就有什么绝世武功,秘术暗器之类的,他就说白将军为何要带这么个鸡仔上路,原来高手往往都是深藏不露的,将军必然有大事交代魏楚,自己发现这个秘密着实太过聪慧,但一定不能让别人发现!壮汉的表情立马庄严肃穆起来,看向魏楚的眼神中透出赞赏同时又有几分敬佩的热切。

    “将军放心!末将必将守口如瓶!”壮汉潇洒一转身,魁梧的背影闪现着智慧的光芒。

    白起,“……?”

    堂内只剩二人,魏楚这才晃晃悠悠回过神,疑惑道,“怎么人都走了?”

    “天色不早,已回房歇息。”

    魏楚点点头表示知道,“原来如此,那我睡哪儿?”

    “楚儿今夜护卫吾。”

    “哦,好。”魏楚抬脚便走,直到走到门口这才惊恐转身,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我今夜护卫……你?意思是?”

    白起负手而立,墨黑的浓眉挑起,红润的薄唇轻轻启开,好一副美人图。

    “你,跟我睡。”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