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十五章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15.第十五章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看着眼前人头攒动的市集魏楚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思绪飘向前几日,大军正在行军中,他策马扬鞭,像一根利箭急速驰骋在山道中……当然这只是幻想。

    开玩笑,魏楚虽然大学时跟朋友们去骑过马,会一点骑术,但是战国时期的马没有马镫的好不好!

    没有马镫的马相当于没有脚踏的自行车,没有车门的四轮轿车,纵然他想像从身边飞驰而过的公子芙,蒙骜将军等人看齐,着实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为了小命,他只能借着板凳爬上马,又死死抓住缰绳,就怕掉下来,恨不得把马换成驴,别人都是步履匆匆,就他闲庭散步像来旅游的似的。

    为此公子芙没少嘲笑他。

    就在他们行军路上,白起点名指姓要了他,再带上十几位一看就知道是精锐的壮汉与大军分别,转道去了另外的方向,魏楚迷迷糊糊,不禁问道,“白叔,我们这是去哪儿?”

    “到了便知。”

    看他不愿多说,魏楚也不好多问,老老实实跟着他白叔走。许是因为他们行程不急,白起等人一路上未见着急神色,这让魏楚暗暗舒了一口气,毕竟以他的骑术若想追上白起,简直痴人说梦,但因他连累行程,他当然不愿,所幸不急,这让他心里的愧疚和羞愤感稍退了一些。

    一路上白起并未对他另眼相待,魏楚也甘之如殆,军中信奉强者为上,裙带关系也许有用,但绝对不是主流,壮汉们看魏楚那副小身板在马上颠簸的脸色青白也愣是咬着牙没叫一声苦,心中暗暗也对这位咸阳有名的小霸王重新有了判断。

    带来的好处便是平日里壮汉们也会和颜悦色提点一二,甚至歇晌时,会在林子里扯几把草药碾碎递给他。

    “这东西敷在腿上便不痛了。”

    魏楚连声道谢接过,心中实打实有些感激,虽然他咬着牙不说,但长久跨坐马上,随着动作摩擦,大腿内侧早就红肿成一片隐隐渗血,对他这种皮娇肉嫩的公子来说每跑一步马都是受罪。

    趁着大家伙儿歇晌,魏楚拿着草药一瘸一拐走到刚才打水的小河边,找了块石头坐下,解开腰带放在水里晃了晃,看着清澈的流水出神。

    真想好好洗个澡啊。

    自打出了函谷关,魏楚对于行军打仗彻底颠覆了以往的幻想,什么驰骋疆场,什么豪气万丈,都是笑话,所有人都沉默的行军行军再行军,耳边只有兵器与铠甲碰撞的叮咛哐啷,说话?嬉闹?且不说二十一条军规中有明文规定不准,搞不好就要出人命,就是傻子也知道节省力气,这个时代可没有汽车飞机,所有粮食兵器的运输都要靠人力。

    有那功夫说话,还不如多走一里路,大军整日做的,只有枯燥的行军行军再行军。

    直到白起把他拉出来。

    魏楚伸了个懒腰,得到放松的神经重新紧绷起来,他脱下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大腿,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嘶……”

    大腿内侧早已搓下一层皮来,裤子与新肉黏在一起,微微用力才能扯下来,魏楚苦笑,说好的富二代,二世祖呢。

    他撩起清水打算清洗一下伤口。

    谁料后面突然炸响一道清冷男声,“你在作甚?”

    魏楚手一抖,手指直戳伤口,哇靠,这酸爽。

    他苦着脸回头,“白叔,莫要吓唬我啊。”

    白起轻轻笑了一下,蹲下身仔细查看他大腿内侧的伤口,修长的手指缓缓沿着伤口周围轻抚,痛痒痛痒的感觉让魏楚不自觉动了一下。

    他这才后知后觉发现他们现在的动作有多暧昧。

    魏楚的脸刷一下红了,按住白起的手结结巴巴道,“白,白叔,我自己来。”

    “药。”

    魏楚欲哭无泪,“我真的可以自己来。”

    “嗯?”

    白起一挑眉,锋芒毕露,魏楚只得乖乖将剁碎的草药奉上。

    他以为白起把草药敷在他伤口上就好了,被白起撩了这么久,这点儿承受能力还是有的,魏楚暗暗点头给自己鼓劲。

    然后一愣。

    白起将粗糙碾碎的草药塞入口中咀嚼几下,咬肌随着上下动作,他咬东西有些特别,他的唇不薄不厚,却格外红润,像他冷峻面容上的一抹艳色,似血的红唇微张,左侧的牙齿尖尖的抵着红唇若隐若现,锋利而性感。

    魏楚这才发现,白起左侧的牙齿有一颗小虎牙,有时会扣住下唇,有些妖异的野性。

    咀嚼两三下,白起分开魏楚的双腿,自己站在中间半跪下,他的手掌很大,十指修长,骨节分明,古铜色,贴在魏楚白皙的大腿上,一黑一白交叠,有着令人血脉喷张的视觉刺激。

    他缓缓低下头,温热的气息挨近魏楚的皮肉,令他全身炸起寒毛,双腿止不住的颤抖,想阻止,偏又像被人掐住了喉咙,脸涨的通红吐不出一句话来。

    随着草药贴上伤口的,还有一条微热的湿润软滑的物体。

    魏楚捂住胸口,胸腔里急速跳动的心脏此刻成了不知何时变会引爆的炸弹,随时随地可能把魏楚炸的体无完肤。

    舌尖描绘着伤口,留下一道道湿润的痕迹,刺痒的痛觉伴随着滑软的触感,几欲让他疯狂。

    直到那敏捷的东西沿着魏楚的大腿内侧缓缓推进,魏楚的眼睛越瞪越大,大张着嘴巴但却忘记了呼吸,摒气到额头上的青筋微微凸起。

    白起骤然停了下来,刹那间分离。

    “好了。”

    “……”

    魏楚?魏楚心肌梗塞了。

    白起看着魏楚一副快要心衰而亡的模样,唇边勾起一丝弧度,低声道,“白叔照顾的可周到?”

    魏楚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周,周到。”

    白起笑,“这是自然,白起定不负兄长所托。”

    “……”

    他粑粑要是知道了自己的至交兄弟这样照顾自家儿子估计能气晕过去,所以为了粑粑的身体健康着想,还是让他白叔暗中照顾罢。

    魏楚又抹了一把汗,这照顾真是……太周到了。

    “魏楚听令。”

    “卑下在!”

    魏楚反射性就要站起身,却被白起按住肩膀,平静无澜的表情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休整好便启程。”

    “诺。”

    草药也上完了还有什么好休整的?魏楚挠挠头,有些摸不着头脑。

    等白起走出三仗远,魏楚才发现……

    小魏楚站起来了。

    “……”

    想起刚才自己忘记拉上裤子,就只穿了一条亵裤跟白起讲话……

    魏楚?魏楚再一次心梗了。

    等他面红耳赤的等小魏楚站累了躺回去再胡乱用布带绑好药草,套好裤子后便匆匆回去,白起并未看他,等人来齐,便放下水壶,起身道,“上路。”

    众人称诺。

    多日来的奔波总算有些成效,至少他不再像刚出函谷关那会儿,上马都需要人扶踩板凳了。

    潇洒的翻身上马,绑着草药的大腿虽还是隐隐作痛,但比以往着实好上许多。

    魏楚再朝给他草药的壮汉道谢。

    壮汉一挥手,豪气笑道,“无碍无碍,这法子还是从前白屯长,呸,白将军教我们的。”

    魏楚了然,这十几个人必定是白起亲兵,只是没想到,竟从白起做屯长时便跟着他了。

    “白将军面冷心热,做屯长时便时常关心弟兄,虽说咱们都不说,但心里知道。”

    魏楚点点头。

    壮汉见魏楚好说话,又很有兴趣的模样,亦起了几分谈兴。

    “白将军那可真真是这个。”壮汉伸出大拇指比划一下,“打起仗来那叫一个不要命,只凭军功升到现在这个位置,兄弟们都服他。”

    历史评价他杀人如麻,如杀神临世,军中众人说他面冷心热,实力强悍,他视权势钱财如命的爹与现在还未名扬天下的他是换命兄弟。

    在魏楚面前的他……又那么不一样。

    白起的身影一直在前方,殷红披风随着疾风上下翻腾,魏楚腾空一甩马鞭,“啪!”

    马儿受惊,愈发疾驰起来。

    大腿内侧残留的触感愈发鲜明起来,惹得魏楚伤口发麻,魏楚咬牙拉紧缰绳,追随在白起身后,试图与他并驾齐驱。

    等这一仗打完,不管赌约是输是赢,他都要问个清楚。

    若两情相悦,自然皆大欢喜,若只是他一厢情愿。

    魏楚咬牙,平日懒懒散散的目光逐渐深邃坚定起来。

    前后两世,他生来慵懒淡定,从未有过如此渴求一人的**。

    若他只是一厢情愿,他也要得到他。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大梁城。

    魏楚看着眼前人头攒动的市集回不过神来,他们不是要去打韩国新城么?怎么来了魏国最著名的城池,大梁。

    “白叔,这是?”

    白起一行人早早换下了铠甲战袍,穿上魏式衣裳,看惯了白起穿战袍的样子,换上文人服饰,依旧俊美的眼眉少了一份杀气,多了一丝文雅。

    怎么看怎么帅。

    “吾与楚儿同游大梁可好?”

    发花痴的魏楚回过神,并没有错过白起眼里的狡黠笑意。

    “……哈?”

    白起笑而不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