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十三章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13.第十三章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福运宝珠[清]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红蓝战靴,拿着青铜宝剑,带着一个眼神杀你五千hp值的暴击,越过宫墙来取你狗命。

    “公子柱伤我军中士卒,可想过后果?”

    魏楚一拍手,他怎么没想到啊。

    商君书不是放在那里好看的,商鞅当初杀王公贵族也不是杀来好看的。

    说夸张一点,现在的秦国,王公贵族可是要夹着尾巴活,随意杀人?笑话,商君跳起来就是一个车裂。

    再说魏楚还是服役军中的士卒,公子柱要是敢动他,商君书明晃晃摆在那里,任凭嬴稷如何宠爱这个小公子,他都吃不了兜着走。

    更何况,公子柱根本不敢惹白起。

    老宦机灵,见公子柱势弱,连忙扶起魏楚,公子柱想走又拉不下那个脸,恰好角落里的优伶呻(正)吟(值)一声,公子柱这才找着机会道,“不是本公子要伤公子楚,实在是他多管闲事。”

    白起道,“欺辱宫人,王上可知公子柱如此雅兴?”

    公子柱一缩脖子,这几天他欧皇爹火气甚大,他娘都受了几次责骂,私底下耳提命脉叫他少惹事,别叫人逮着马脚。

    他欧皇爹要是生气了,那可不单单只是责骂了,那可是实打实要动板子的,而且亲自打,他爹一身腱子肉,打起人来更是毫不留情。

    听着白起似有将此事禀报他父王的意思,公子柱首先萎了,又觉丢脸,只能带着人一挥袖子,“走!”

    走之前还狠狠瞪了魏楚一眼。

    只可惜魏楚眼中早已没了他,只剩下他白叔的英武身影,还未开口,却被人一顿抢白,“奴婢多谢白将军相救。”

    魏楚一顿,雨中的女子身材娇小羸弱,大雨沁湿了她的衣衫,贴在身上,美好的曲线毕露,叫人恨不得捧在手心里好好安慰一番。

    优伶半跪在路中央,微微侧脸,露出白皙漂亮的脸蛋,偷偷看上白起一眼,脸颊可疑的飘起几片红云,愈发娇俏可人。

    白起动了,优伶心中如万马奔腾的鼓噪,一步,两步,她咬紧了嘴唇忍住羞意,眼看着白起就要向她而来。

    然后……

    走过了。

    优伶,“……”

    白起站在魏楚面前,他身上的衣服早已因为地上的污水弄得泥泞不堪,他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白起脱下自己的披风罩住魏楚,朝老宦道,“楚儿仪容不整,不宜面见太后。”

    老宦机灵道,“请将军公子移步甘泉宫内偏殿,奴婢这就去找身干净衣服给公子换上。”

    “多谢老宦。”

    到了偏殿,白起又道有军中事物相商,屏退了伺候的宫人。

    偌大的宫殿只剩他二人。

    魏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自打那次白起生出长腿绊倒入他怀中,魏楚挣扎着起身,连滚带爬的仓皇逃了之后,他俩还未独自相处过。

    他实在搞不懂白起心思了。

    说他严肃吧,每每与自己相处又显得那么……流氓,说他像个无赖吧,认真想想他又没有明确表示过什么,就这样把魏楚的一颗心吊的七上八下的难受。

    “不冷?”

    魏楚回神,白起早就倒了一杯热茶奉在他唇边,魏楚要伸手接过,却被白起侧挡,他没办法,只能红着脸就着白起的手喝了两口。

    热水入喉果然舒服了一点,他低低道,“谢谢白叔。”

    所幸老宦动作迅速,很快拿来一套衣衫奉上,魏楚不好意思叫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人家为自己穿衣,可自己穿,显然非常容易出错,搞不好就能系错带子死了爹。

    “我来帮你。”

    魏楚一惊,白起已经拿起干净衣衫走进内殿,魏楚无法,只得跟上去。

    隔离内殿的帷帐被老宦放了下来,视线霎时间昏暗起来,连烛火都暧昧的扭动了一下火焰。

    湿衣服贴在身上很不好受,魏楚背过身去,打算脱下衣服,却不想身后抵着一具温暖有力的身躯,白起修长的手指绕过背后,缓缓解开披在魏楚身上的殷红披风,略带笑意的声音从头顶响起,“叔叔帮你。”

    魏楚知道怎么的,脊背处突然麻了一下。

    “你想要快一点,还是慢慢来。”

    魏楚,“……”

    “细致一点,还是粗暴一点?”

    魏楚,“……”

    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劲,魏楚清了清嗓子,勉强压制住内心的躁动,“白叔我……我还是自己来吧。”

    白起要是能听他的那就不叫白起了。

    他的手指很灵活,很快勾开魏楚的衣带,露出白皙光滑的皮肤,褪下衣服的瞬间不免碰到魏楚的皮肉,只是白起很注意,即便碰到了也很快收手,若即若离的触感更让魏楚疯狂。

    他的手指在自己的皮肉上轻轻滑动,终于到了小腹边缘,好像不小心,白起的手指从魏楚的肚脐处滑下去,勾开魏楚的裤带。

    魏楚实在受不了了,他已经双腿发软,手指尖都在微微颤动,他捂住自己的裤子,勉强道,“不,不劳烦白叔了,我自己来。”

    说完,也不管白起答不答应,兀自走到角落迅速将衣服换好。

    只是这深衣实在有点儿复杂,魏楚因为紧张一下忘了到底该左领压右领还是该右领压左领,正有些着急的时候,白起走过来,伸手将他把衣服拉好,然后系上腰带。

    魏楚出了一口气,道谢,“多谢白叔。”

    “嗯。”白起略略点头,走出内殿,坐在榻上倒茶。

    魏楚犹豫了一会儿,也跟着坐过去,问道,“白叔何故进宫?”

    白起道,“楚儿以为?”

    魏楚略略思忖一会儿,他爹显然是被仓促请走的,连太后也跟着去了,白起也在……算算时间,现在是秦昭襄王十三年,魏楚了然,白起……要初露头角了。

    “莫不是要起战事?”

    白起略略颔首。

    “用兵何处?”

    “新城。”

    是了,韩国新城,这是白起领兵的第一仗。

    韩国一向不是什么大国,亦从未强盛过,最著名的也只有他们研制的兵器弩,所谓,“天下之强弓劲弩皆从韩出”,“远者括蔽洞胸,近者镝弇心”,只不过除此之外,也无甚可赞。

    韩国也是被秦所灭的第一个国家。

    东出必然得突破魏韩两国。韩国是第一仗,那么魏国亦必然。

    现在韩国的君主是韩厘王,他父亲刚去世不久,朝局动荡不安,他亦无法站稳跟脚,实在是好时机。

    “楚儿可惧?”

    自打他入军便知道,自己绝对会直面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并且成为这战争中的一份子,可是没想到这么快,说不害怕是假的,公子芙要教训的时候他都那么害怕。

    别提要面对一群要夺他性命的人了。

    可怕又有什么用。

    “楚儿……不知道。”魏楚苦笑,他想豪气的说自己不怕,可话到嘴边就变了样。

    白起沉默片刻,忽然道,“白叔与楚儿打个赌可好?”

    魏楚提起兴致,问道,“什么赌?”

    “赌你可否拿下公孙喜。”

    “哈?”

    白起道,“韩国之后,我老秦必将攻魏,魏之大将,只犀武一人而已,此次大战,犀武必然主帅,吾等便赌楚儿是否能拿下敌国主帅。”

    拿下公孙喜?他能不能保命都二说啊还拿下对方主帅呢。

    魏楚擦了一把额头虚汗,这要说白起开玩笑呢,转念一想,又道,“那赌注我来定可好?”

    “好。”

    难得白起那么干脆,魏楚吞了吞口水,是说看一次白起躶(严)体(肃)好,还是让白起亲他一下好,还是……

    魏楚摇摇头,认真道,“若我赢了,白叔认真回答我一个问题即可。”

    “好”白起勾唇一笑,“若叔叔赢了……楚儿便听叔叔的话,做一件事。”

    “好。”魏楚回答的豪气万丈,他怎么可能拿下公孙喜,白起输定了,这一次,他一定要问个明白。

    看魏楚像个小斗鸡似得燃起熊熊战火,白起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站起身把住魏楚的肩膀往上一提,竟把魏楚头朝下抗在肩上。

    魏楚,“!!!”

    没等魏楚挣扎又将他抛起来,最终落入白起的怀中。

    魏楚的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白起却笑得惬意,“这等身子骨可打不过公孙喜。”

    魏楚气的双颊通红,几番挣扎却下不来。

    隔着衣服传来白起皮肉的温热叫他还没反抗便软了腰杆,等白起戏耍够了,才将魏楚放下来。

    他的手掌顺着衣服抚上魏楚的腰侧,灼热的掌心几乎快烧着了魏楚的血液,声音柔和中带着让人难以言喻的性感,“这么瘦可不好。”

    魏楚说不出话来,任由白起的手掐住自己的腰……

    魏楚眼睛都要烧红了,迷蒙中酸软无力的手臂胡乱扑腾,本想推开白起的手,却不小心抓到什么东西。

    卧槽!

    魏楚立刻把手收回,却被白起一把摁住,两只手交叠着贴在那团迅速变得炙热的东西上,只是一瞬间,白起便放开了他的手,好像刚才摁住他是为了打开他的手而不小心弄错了方向一样。

    “小霸王要耍流氓?”

    耍流氓的明明是你啊叔叔!

    魏楚欲哭无泪,“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若魏楚现在抬起头,一定能看见白起清冷眸子里闪现的温柔。

    只可惜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还残留着炙热感的右手上。

    我这辈子都不洗手了。

    与此同时,韩国亦知秦国将大举入侵的消息。

    韩厘王大惊失色,连忙召集群臣奏对。

    却不想被身边一人阻止,“王上,秦国此举并非不可解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