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十二章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12.第十二章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甘泉宫。

    外头突然下起了大雨,甘泉宫内静悄悄的,宫人们缩到外殿一边擦拭器具,期间一句话不敢说,老宦官走出殿外瞧了瞧天气,低低叹一声,“这又得冷下来啦,太后愈发精神不济了。”

    有蠢笨的小宦官嘟囔道,“王上也是,看着是日日来瞧太后,结果太后有个病痛的全然不知。”

    “瞎说!”老宦伸手敲了一下小宦官的头,“你不要命啦。王上那是你能议论的?再让我听见有你好看的。”

    小宦官诺诺称是。

    这老宦是宣太后当年从楚国带来的,跟着太后风雨漂泊,从楚国到了秦国,又从秦国到了燕国,以为这一辈子只能在燕国啦,兜兜转转,没成想竟又回了秦国,这一次,那是至高无上的地位,可惜漂泊多年,有了地位又如何,老宦冷眼瞧着,太后母子俩恐怕还没有当初在燕国时亲密。

    唉,实乃憾事也。

    咸阳宫伺候的小宦官急匆匆跑来附在老宦耳边说了几句,老宦略一思忖,抬脚悄悄进了内殿,看着重重叠叠的帷帐缓声道,“太后,咸阳宫那边……”

    帷帐内伸出一只冰肌玉手来做了个手势,老宦识相的消声了,上前几步拉开帷帐,只见帷帐内宣太后半倚在榻上,暗黑红文常服撩开半个雪白肩膀,几位年轻貌美的宫人皆衣衫不整在一旁伺候玩闹。

    老宦垂下眼,宣太后柔声道,“好好好,本宫还有其他的忙,你们先下去罢。”

    有刚来的小宫人初初承欢有些腻人,直拱在宣太后怀里不肯出来,“太后前儿还说要奴婢时时刻刻不离开您呢。”

    “哎哟。”宣太后开怀笑了笑,伸出手勾起那小宫人下巴细细刮了刮,哄道,“行行行,我这儿事情一完便来陪你可好?”

    小宫人虽说腻人可也识趣,乖乖点点头便退下了。

    老宦这才道,“王上召见了苏秦先生,听闻……还在殿上吵起来了,约么听着提起什么齐国,大战什么的。”

    宣太后叹了口气,“唉……王上大啦,有自己的主意啦,我这个老母亲便成了累赘,跟外人商量也不想让我这个老母亲知道。”

    老宦忙打断宣太后的话,有些话宣太后可以说,但他不能听,“太后切莫伤心,这母子哪里有什么隔夜仇嘛,王上这是还未缓过神来,等以后啊,便知太后的好处了。”

    “罢了。”宣太后深吸一口气,撩起自己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她瀑布似的黑发也多了几绺绵白色,她站起身,“本宫都有白发了。”

    老宦静默不言,偌大的宫殿空荡荡的,宣太后环顾四周,整了下常服,道,“你来替本宫梳妆,把白头发藏进去,别让人瞧见,可不好看,再叫人去把魏冉叫来。”

    “诺。”

    外头的雨愈发大了。

    魏楚伸手接了几滴雨,朝父亲道,“芈横?”

    “嘿!”魏冉瞪他一眼,展开双臂等奴婢为他穿戴衣物,“怎可直呼楚王姓名啊。”

    魏楚哦了一声,又听他父亲缓缓道,“这楚襄王当初也在秦国待过一段时间,后来又去了齐国为质,后来……楚怀王身死,秦楚两国倒结了怨。”

    魏楚知道他父亲的未尽之言是什么,昔日读史记,“顷襄王横元年,秦要怀王不可得地,楚立王以应秦,秦昭王怒,发兵出武关攻楚,大败楚军,斩首五万,取析十五城而去。二年,楚怀王亡逃归,秦觉之,遮楚道,怀王恐,乃从间道走赵以求归。赵主父在代,其子惠王初立,行王事,恐,不敢入楚王。楚王欲走魏,秦追至,遂与秦使复之秦。怀王遂发病。顷襄王三年,怀王卒于秦,秦归其丧于楚。楚人皆怜之,如悲亲戚。诸侯由是不直秦。秦楚绝。”

    说的就是这一段啊。

    当年老楚王被秦王嬴稷请到武关一会,要老楚王割地给他,老楚王不肯,结果嬴稷倒不放人走了,楚国自知兵力不敌秦国,不敢派兵,便称老楚王身死,迎在齐国为质的太子芈横回国继承王位。

    这熊玩意儿继承了王位就不想管还被秦国扣押的爹,一不派兵去救,二不与秦议和,秦国也不能借此攻打楚国,老楚王就这么搁置下来了,人都是想活命想家乡的,老楚王亦不例外,秦昭襄王十年,老楚王从秦国逃了出来,秦国察觉了,派人去追,老楚王便借道赵国,赵国不肯,怕惹恼秦国,便将老楚王拒之门外。

    老楚王无法,只得回了秦国,最终忧郁成疾而死。

    嬴稷丝毫不顾宣太后脸面如此对待楚国,与宣太后母子二人情分愈发生疏起来,时至今日,倒有些暗自提防的意思了,说白了,嬴稷青春期到了要玩玩儿叛逆,专找他妈娘家玩儿,能不惹他妈生气么。

    只是宣太后毕竟也是楚国人,也姓芈,便将老楚王灵柩送回楚国算了事。

    自始至终,他儿子,刚当上新王的芈横,从未派过一兵一卒来救他老父亲,号称仁义的六国之一赵国亦不敢让老楚王借道,就怕祸及自身。

    实在教人意味深长啊。

    魏冉道,“他往日在秦国倒与你有几分投缘,听闻他要过寿,你便修书一封送些礼去。”

    魏楚心中一动,秦楚已然绝交,魏冉的身份实在不好公开像楚王示好,但是他就无妨,以旧友名义,谁能说什么,只是这一举动无不叫人深思啊,魏楚叹了一口气,他爹就是太过八面玲珑了。

    “好了好了,你别再家闲着,今日不去军营,便跟我去见你姑母去。”

    “是,父亲。”

    来了王宫,他爹竟然又被嬴稷请了去,连带着太后也请去了,倒剩下魏楚一个,老宦怕他无趣,笑道,“外头雨势稍歇,老奴陪公子楚到外头走走?”

    魏楚闲着也是无聊,便点头应了,雨中的甘泉宫倒别有一番滋味。

    正赏景儿,那老宦口齿伶俐,说了几个典故故事逗得魏楚开怀,不想却听宫道拐角处一阵喧哗,魏楚好奇,正要上前去看,却被老宦拉住,朝他摇了摇头,低声道,“听着像公子柱,莫去。”

    魏楚哽了一下,嬴柱此人他只在太后的寿宴上见过一面,只是那时候人多,他又初来乍到,并未有过什么接触,后来听闻嬴柱亦是咸阳小霸王当中的一把好手。

    如果说魏楚的小霸王之名不外乎逃学,拉着一群公子哥儿打架斗殴的闹事,那嬴柱的名号,更添一份欺男霸女的恶名,他知道身为王族不敢在外行事张扬,便专挑宫人欺辱,名声很是不好。

    魏楚亦不想招惹是非,便匆匆带着人过去,后面笑闹的愈发不堪,伴随着几声女子娇弱的求救声,魏楚走出几步便停下,叹了口气,又转了回去,朝正要摸人家腰的嬴柱大喊一声,“住手!”

    嬴柱等人转过头,只见一人背手而立,如劲松苍柏,俊秀的脸上没有表情,无端端让嬴柱心中起一丝寒意。

    雨渐渐下大了,双方人马皆悄无声息。

    隔着雨幕,嬴柱皱起眉头,见此人信步而来,然后就摔了个大马趴。

    嬴柱,“……”

    等待被救的优伶,“……”

    魏楚能怎么办,魏楚也很绝望啊,下雨天本来就路滑啊。

    嬴柱哈哈大笑,指着魏楚道,“魏楚啊魏楚,你见着本公子亦不用行那么大礼嘛,哈哈哈。”

    魏楚心里咬牙切齿,论辈分,嬴柱该叫他堂舅舅的好不好,小小年纪便这般目中无人,实在可恨。

    没想到嬴柱不仅目中无人,对于这个太后时常夸奖的公子楚,他亦有几分怨气,这怨气可以说来自于长辈经常提到的经典说辞,别人家的孩子。

    他哥哥温顺恭谨但资质愚钝没什么好说,可是这个魏楚,曾经闻名咸阳的小霸王,现在一朝悔改,幡然醒悟,读书认真,又去军中吃苦,俨然成了后进生努力翻身做主人的典范,时常被太后挂在嘴边念叨。

    这让一如既往的后进生嬴柱相当不满。

    你凭啥学乖了努力了我就要被隔三差五的教训啊。

    现在有这个机会碰着,不好好教训怎么行?

    嬴柱大笑三声,招呼人围住魏楚,老宦在旁苦劝不听,只道,“你不是特能耐么,咸阳小霸王么,本公子今日就让你尝尝痛的滋味!”

    嬴柱撸了袖子,正要狠劲儿踩下去,却听后方一声暴呵,“住手!”

    “哎哟嘿,今儿撞了邪了,哪儿来这么多叫本公子住手的,本公子倒要看看哪个那么胆大!”嬴柱吐了两口唾沫,转过身去。

    只看白起一身英武铠甲站在雨中,单手持剑,凌厉的双眸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压迫,虽说还未大战成名,但白起在军中杀神之名已然兴起,嬴柱曾经见过,在武关,他求父王带他一起去见见世面。

    就在城墙上,他看着白起斩杀三万楚军,俊美如神的脸上全都是别人的血,白起带着一身血腥甚至还顺着他的殷红披风淌下来,来向他父王禀报,父王拍着白起的肩膀哈哈大笑,他却始终忘记不了这人脸上的毫无波澜和顺着披风往下淌的血水……

    他的腿当即软了。

    魏楚当即兴奋了,卧槽英雄救美男啊!

    白叔么么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