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八章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8.第八章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军中的生活一点也不枯燥,甚至十分有趣,呵呵。

    作为一个颜控小基佬,魏楚在入军之前,其实暗戳戳期待过与他白叔一起驰骋的场景,两人同骑一匹马,执仗走天涯。

    可现实狠狠给了他一耳光。

    早上与甲士一同操练,中午吃过饭,又去学习各种武器,弩,车,等等军事器材,下午与公子芙一同学习兵法。

    整天做白起的小尾巴?对不起,起码得修炼到蒙骜将军的程度。

    魏楚算是看明白了,他爹说的随侍甲士,压根儿就是空了吹,先把他人骗到军中,你能找他喊冤吗?不能,那可是宣太后,王上,他爹三个大佬一同定下的。

    他爹正儿八经跟你玩儿阳谋,你要咋滴?

    亏得自个儿当初在演武场上,因为他爹的失望还有些心有愧疚,现在看着左右两边行走的腱子肉,魏楚面无表情。

    公子芙从远处走过来,故意找茬,“魏楚!发什么愣!加练出矛五百次!”

    魏楚咬牙切齿偏偏又无可奈何,无他,公子芙可是正儿八经的司马,战时可就是统领。

    之前说过,战国时期军队编制也是有数的,五人为“伍”,队长为“伍长”,就是五个人为一个队伍,类似现在军队编制里的一个班,队伍这个词,就是由此而来。

    “伍”之上,又有“什”,共十人,就是两个伍组成,设一名“什长”。

    “什”之上,又有“屯”,共五十人,带领的人就是“屯长”,这个屯可不是德华哥那火遍大江南北的东北歌曲里的屯儿,陈胜吴广就做过屯长,可见,能够有起义心思的,绝壁不能够正儿八经就是个单纯的农民。

    “屯”之上,又有“百”,共百人,带领的人称“百将”。

    “百”之上,又有“闾”,共五百人,带领的人称“五百主”,从这一级别开始,就有贴身警卫队了,叫做“短兵”,可见从“闾”开始,都是军队中较为重要的人物了。

    “闾”之上,又有“司马”,共千人,带领的人称“二五百主”,注意,是“二五百主”,不是“二百五主”,念错了可就尴尬了,魏楚在了解机制时,特地提醒了自己。

    二百五主便算是中级军官级别了,配有短兵一百人。

    万人之上则称“将”了,战时编制与平时编制也有区别,就是前面说的,“部曲制”与“什伍制”,而公子芙,就是这个千人长司马,二五百主了。

    蒙骜白起等人,在军中是高级将领级别,自然不在此列中。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魏楚就在公子芙所统领的千人队伍中,魏楚吹吹头上散落额前的头发,瞟见额头上的青章,感叹时运不济,没跟着大魔王后面刷好感度不说吧,又落在了公子芙的手里,头上还绑个绿带,实在不吉利。

    公子芙隔三差五就找他麻烦,他也毫无办法,谁叫形势比人强呢,魏楚咬牙切齿的拿着手中长矛一次次的刺出,现在所有将士们都出操完了,就剩魏楚一个人顶着烈日操练。

    白起一行人路过,蒙骜等人面露不忍,想说些好话却又觉破坏军中规矩,只有白起面不改色从魏楚面前路过,甚至没有偏头看他一眼。

    蒙骜朝魏楚使使眼色,小跑过去跟着白起入了主帐。

    魏楚本来有些急促的心又降了回来,自打那日接风酒后,魏楚想找白起说上一两句话,都没有时间机会,两人都各自忙于军中事宜,再加上每日出操上课这般辛苦,对魏楚这幅小身板子来说已是竭尽全力,每日回了帐中更是上床就打呼噜,一点儿没含糊的。

    可只要想起白起那日为他饮酒,不管当日有多劳累,魏楚总要胡思乱想一会儿才睡得着。

    好容易加练完毕,公子芙这才晃晃悠悠走过来让他去吃饭。

    魏楚瞪他一眼,甩甩酸痛的胳膊,自己往伙食军走去,秦国对军中福利设施一向很好,再加上国富民强,实在比起各诸侯国好上太多。

    再说,秦国还有巴蜀这个大粮仓,对于粮食来说,实在不缺。只不过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啊,里头有粮却运输不到位,着实可惜。

    火头军也是认识这个小公子的,瞧他来,连忙拿出饭食给他,不说巴结也不想招惹,魏楚知道自个儿名声差,再队伍中,也没多少人找他说话,生怕招惹了他,让他有些郁闷。

    他亦不想招人烦,只自个儿找了个空地坐下吃饭,今儿运气好,粟米饭一碗,炙鹿肉两大块,来到这里,魏楚逐渐习惯了这里的饮食方式,尽管粟米的味道并不好,比起后世的精米良面更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可他还是吃的很香。

    蒙骜找过来时,魏楚正吃的很香,看见他连忙放下碗,肃正面容道,“蒙将军。”

    蒙骜大笑两声,拍拍魏楚的肩,从怀中拿出一个布跑来,道,“你大嫂喜欢吃梅子在家种了点儿,这两天结果,味道不错,给你拿点儿尝尝。”

    梅子酸甜可口的滋味让魏楚咽了咽被粟米哽得干涩的喉咙,接过来眼睛笑得弯弯得道谢,蒙骜一瞧也乐了,魏楚比他小上快一轮的年纪,像个后辈儿。

    “梅子可好吃?”

    “嗯。”魏楚点点头,他就爱吃些酸甜的,“我就爱吃这味儿。”

    蒙骜笑笑,“那可真巧了。”

    两人正聊着,远处有甲士跑来禀告道,“白将军叫魏楚去主帐。”

    魏楚眼神一亮,差点儿蹦起来,将梅子布包往怀里一揣,跟蒙骜打了声招呼就急匆匆跟着甲士走了。

    留下蒙骜莫名其妙一句,“既要招人去,干嘛还叫我来送?”

    等魏楚兴匆匆到了主帐,却发现公子芙也在,当即就拉长了一张丧脸,看得公子芙手痒痒想揍人。

    魏楚才不管他,只盯着他白叔猛瞧,多日不见,他白叔又帅了,那玄黑铠甲外披一件殷红披风,衬得白起愈发面如冠玉,冷峻肃穆。

    一旁的魏冉很无语,儿子你倒是看爹一眼啊。

    见儿子始终没发现自己的存在,魏冉很郁闷,难道自己的存在感就那么低?他咳了咳,出声道,“楚儿。”

    魏楚这才如梦初醒,忙唤了一声见过父亲,然后又盯着白起猛瞧,魏冉,“……”

    没办法,魏冉只得再咳了咳,“太后许久不见你俩,甚为想念,你俩随我入宫一趟。”

    这俩,说的是魏楚与公子芙,没办法,虽然魏楚不想承认,但这公子芙也是长得唇红齿白,俊秀健朗,宣太后亦很是欢喜他。

    见他俩都无异议,魏冉就要将人带走,白起却站起来走到魏楚面前。

    魏楚的心都快跳乱了,白起身上的皮革味道并不好闻,可魏楚依旧敏锐的捕捉到他身上带着的那一丝檀香味,白起解开魏楚额前青章,修长的手指划过他的头皮,引得他头皮发麻,黑发缠绕着白起白皙修长的手指说不出的缠绵。

    他重新将青章绑好,脸上是面无表情,可手指却让魏楚感受到他的温柔,魏楚不自觉抠紧了脚趾,憋着呼吸。

    “好了,见太后不可仪容有失。”

    魏楚觉得刚才那碗粟米饭一定还留在他的喉咙,不然不会让他一阵阵的发哽,哽得心都快不会跳了,说话像从嗓子里挤出来似得,“多……谢白叔。”

    魏冉哈哈大笑,“还是贤弟心细,楚儿有你教导我很放心。”

    魏楚这才想起他爹在场,忙退开几步,有些局促,总感觉像偷情被抓似得。

    倒是公子芙又哼了一声,看不惯他舅舅照顾魏楚的模样,率先走了出去。

    三人一路在魏冉低声询问魏楚衣食住行的关心中到了甘泉宫。

    却不想昭襄王派人来请,魏冉只得先去见王上,细细嘱咐二人两句便直径跟着宫人走了。

    他俩本就是两厢生厌,各走一边并不理睬对方。

    路上正巧遇上几名优伶路过,朝他们行礼,其中一小优伶看见他俩眼神一亮,叫了一声,“阿芙哥哥。”

    魏楚侧头一看,那人倒是个男子,看着约莫十六七模样,唇红齿白的十分可爱。

    公子芙很不耐烦,却伸手拉了那人一把,其他优伶知机退下,魏楚瞧他俩一眼,知道眼色,自个儿快走了几步,假装欣赏鱼池里的荷花,眼睛却不住往那边瞧。

    那头小优伶瞧见公子芙很是高兴,拉着他东问西问,公子芙很是不耐烦,却每问必答,等优伶问得满足了,才凶巴巴道,“前日我差人送去的兔子吃了没有!”

    那小优伶眨巴眨巴眼睛,飘忽着不敢看他,口里随便答着,“吃了吃了。”

    公子芙一看便知他说谎,正竖起眉头还要再骂,那小优伶却一把挽住公子芙的手臂讨好笑笑,“那小兔子实在可爱,我不忍心,阿芙哥哥你就让我养着罢。”

    公子芙气他不听话,凶巴巴甩开人,背着手冷脸不再言语,那小优伶低下头有些委屈不敢说话,公子芙看他模样又只得妥协,不耐烦道,“罢了罢了,养就养。”

    小优伶这才高兴起来,两人又说了一会儿,那小优伶才退下。

    魏楚看公子芙走来,猥琐的笑了笑,朝他挑挑眉头,“哟,小知己啊。”

    公子芙转过头来狠狠骂了他一声,“知你个屁。”

    两人还要再吵,却被甘泉宫内乐声人声吸引,对视一眼,显然宣太后正在宴客,为何会找他们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