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五章(修)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5.第五章(修)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福运宝珠[清]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他说这小子咋恁好说话呢,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

    白起的侄子,又殴过他,显然武力值不低,至少比自个儿这举不起剑的弱鸡样好吧。

    跟他指点一二,不上杆子找打吗?

    魏楚又不傻,正要想法子婉拒,不想一旁的白起突然开口,道,“如此甚好。”

    魏楚,“……”

    公子芙得了舅舅的首肯,自然是高兴的,一头热性就往前头冲去。

    留下魏楚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反倒是白起看过来,双手背在身后,利眼扫过来,带着凛然的气势,不怒自威的模样让魏楚把找理由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他有些不愿意在这个人面前认怂。

    凭着这股劲儿,魏楚跟着白起到了演武场,公子芙早就等在那里了,这小子一身短打,手臂上肌肉凸显,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魏楚捏了捏自己手臂,松松软软,他只能安慰自己,至少滑嫩qaq。

    好像被白起看到自己的小动作,魏楚抬头看去时,恰好捕捉到白起眼中闪过的笑意,顿感有点儿羞臊。

    公子芙等了半日,渐渐有些不耐烦,朝魏楚扬了扬下巴,“你用什么自己挑去。”

    秦国当下的炼铁造诣,傲视群雄,武器的种类也比旁国多些,如今以国力相较,唯楚,齐二国可堪一比,至于后期雄起的赵国,现在还初初实行胡服骑射,蓄势待发,七国之中,并不露脸。

    待到苏秦一人灭齐,燕国将军乐毅连下齐国七十二座城池时,赵国,才慢慢崛起。

    现在,一切仅仅只是开端。

    公子芙善使矛,魏楚也没得可挑,拿了一把他唯一拿得动的青铜剑,颤巍巍举起来。

    公子芙扯唇嗤笑,矛剑相触,发出碰得一声,魏楚被震得虎口发麻,连退两步。

    “怎么?公子楚莫不是看不起在下,故意谦让?”

    说实话,相当丢人。

    冷兵器相触的一瞬间,魏楚害怕了,生于和平年代的他,从来没有切实的感受过杀气,纵然,公子芙并不想杀他,不外乎教训教训而已,只是,当兵器相接的那一刻,长久历练出来的杀气迸发,让他手中的武器像是赋予生命一般,顽强对抗着对手。

    这样明目张胆的,外露的杀气,是魏楚从未感受过的。

    便是许多年后,他与白起驰骋疆场,回想起当年那一矛一剑相触,他亦无法掩盖那时自己恐惧的事实。

    魏楚双手握着青铜剑,朝天举起来,依旧让他费了大部分气力,举起来那一刻,甚至还往后仰了仰,看得公子芙在心中一阵阵的嗤笑,就这般模样,还敢近他舅舅之身?

    果然废物。

    不过一瞬间,魏楚身后有人伸手,握住他举着剑的双手,稳住他不再向后倒去。

    温热的气息,坚实的胸膛紧贴着后背,想也不用想此人是谁,魏楚不知道打哪儿生出一股气力,双手握剑便朝公子芙砍去,只是动作笨拙,公子芙一个侧身避让开,又同时单手使出长矛轻敲魏楚后背。

    直接将人拍到地上。

    丢人啊。

    魏楚趴在地上,真想着自己到底用怎么样的方式起身才不显得尴尬时,眼前出现一只手,那只手很大,修长,比他见过的许多手都要好看。

    “起来。”

    魏楚伸手握住那只手,粗粝的茧子摩擦得有些疼,又有点痒痒的。

    下一刻,魏楚的头彻底晕了。

    白起握住他拿着剑的那一只手,身体紧紧相贴,不知道谁的心跳乱了呼吸,他握着魏楚,两人一同举剑,带着肃杀,直指公子芙!

    两人靠的极近,白起温热的呼吸声就在魏楚的耳边,灼烧着他的耳廓,“我教你。”

    手把手握着剑,魏楚不可避免的感受到对方手臂蕴含的力度,和温热皮肉传来的,难以言喻的触感。

    “出剑要准,看准时机,往前送。”

    他伸出脚,大腿抵开魏楚的腿,身体下压,形成弓步,坚实的腰线抵着魏楚的腰同时往前一送,送入公子芙腋下空门,公子芙措手不及,耸肩避过,狼狈后退几步。

    魏楚一喜,转头,嘴唇正好擦过白起脸侧,像火柴擦过磷纸,燃得魏楚嘴唇发麻。

    “啊!对……对不起。”

    白起收起长腿,退开几步,“无妨。”

    魏楚却一阵阵的腰杆发软,要不是扶着剑,他怕是站都站不住了。

    刚才他经历了什么?!

    白起手把手教他用剑……

    自己还无意亲到了白起侧脸?

    魏楚的心情很复杂。

    他是gay,打小就是,变不过来那种,只是从小无父无母,在孤儿院,在社会,比起自己内心的小躁动,生存下去更为重要,所以他从来也没交过男朋友,最多夜深人静的时候,点评点评岛国动作片与欧美动作片之间的差异。

    饶是他神经大条,知道白起绝对对他没那个意思,也免不了多想。

    叔叔你这样我一个小基佬把持不住啊qaq。

    他自怨自艾,脑洞开往天际,演武场上两人却各有所思,特别是公子芙,始终看他不顺眼,凭什么舅舅对他青睐有加,还让他空降帐下,当初他为了能在他舅舅帐下,做了多少努力,现在和魏楚对比起来,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

    公子芙不忿,正要提矛再战时,白起却道,“点到为止。”

    他无奈只能收手。

    同一时间,甘泉宫内。

    宣太后正在宫内花池旁,听着优伶玩笑,宫人前来禀报,“太后,丞相来了。”

    宣太后点点头,挥手屏退众人,自个儿扶着魏冉的手,慢慢走着。

    “姐姐,您找我来是为何事啊?”

    宣太后看他一眼,见魏冉眼神诚恳,只道,“你自个儿该注意的还是注意点儿,别整天叫人逮着马脚,不为自个儿想想,也多为楚儿想想。”

    魏冉心中一动,自己姐姐摄政十多年,就算现在王上羽翼渐丰,可始终青涩,大权还是握在他姐姐手中,王上身边,一多半都是他姐姐的人,既然她能说出这番话,显然有人在王上面前告了他的状。

    只是,魏冉神色带了点儿不以为意,告了状又如何,他魏冉对得起他嬴稷,对得起大秦,就算爱财,又怎么样,他为嬴氏一族做了那么多,为大秦鞠躬尽瘁,拿点儿钱财,不应该吗?

    宣太后瞧他模样便知他心中所想,所幸自己弟弟还有些分寸,总不会太过火,自己提点一二便罢。

    今日召他前来,可不为这点儿小事。

    “你将楚儿放入白起帐下,可有打算?”

    魏冉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风韵犹存,世间再没有比她更让人臣服的女子了,不仅仅因为面皮的美丽,而是她的睿智,她的眼光,看似放荡不羁下的如虎狼一般凶狠称霸的心。

    “果然瞒不过姐姐慧眼,王上既已下定决心东进,那么剑指三晋,指日可待。”

    三晋,现在的山西省,战国时,乃赵、魏、韩三国合称,三国原本为一体,周天子赐封地,号称晋,后晋国六卿之赵氏、韩氏、魏氏谋反,打败执政智氏,瓜分晋国,逐渐阔张势力。

    后有周天子承认三家诸侯国,史称“三家分晋”。

    “恩。”

    宣太后点点头,自己儿子的野心,她从来都很了解,比起六国豺狼之心却非要装作一副大义模样,她秦国君王,从来都不曾掩饰,堂堂正正的暴露自己的统一天下的**,特别是他的儿子,秦昭襄王,嬴稷。

    “二弟看白起可担当大任?”

    “然。我与白起相识于军中,此人彪炳,堪得大用。”

    “所以,你便让楚儿去白起帐下,此战若白起胜了,那么楚儿自然能封得个一官半职,若白起败了,楚儿刚到帐下不久,亦无大碍,这是楚儿得军功最快的方法。你想让楚儿入朝?”

    魏冉躬身,“王上耳目清明,实有抱负,魏冉实乃外戚,楚儿年幼,我亦能护之,若我遭不测,楚儿如何自处,我魏家只看他一人。魏冉愚钝,亦知家人重要,我这个做爹爹的太过,本就招惹一身腥臭,唯一能为他做的,便只有为他铺路,保他平安而已。”

    入朝为官者,得军功,至少可以保命。

    宣太后美目一瞟,抚了抚衣袖,招来不远处的宫人,轻叹一声,“我哪儿比得过你啊……罢了,你随我去见王上。”

    魏冉心中大定,只要姐姐首肯,那他便不算做一番无用功了。

    “诺。”

    魏楚尚不知他爹为他尽心尽力,部署一切。

    他还沉浸在他白叔的美色里无法自拔。

    这话就有的说了,刚才他与公子芙比过一场,早已满头大汗,身上常服早被汗水湿了个彻底。

    这样出门,实在有碍观瞻,白起便让他在自家家中沐浴修整后再走。

    本来在别人家洗澡挺那啥的,但架不住白起与他爹关系好啊。

    “昔日,我与尔父,军中,尚同行,楚儿可是嫌起家中简陋?”

    话都说到这份上,魏楚还敢拒绝吗?

    时值夏日,本就燥热,魏楚也不便在多加推拒,本以为白起会带他去客房,没想到竟然到了后院一处厢房,打开门进去。

    嚯,秦国版华清池啊!

    四四方方一座大浴场,魏楚目瞪口呆,jpg。

    更目瞪口呆的在后面。

    白起褪下身上常服,露出一身坚实腱子肉,蜜色肌肉流畅的线条里,蕴含着无以伦比的力量,与性感。

    “叔叔与你一同沐浴,可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