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四章(修)

【书名: 战神总是想撩我 4.第四章(修) 作者:LordX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秦法严苛,举世闻名,奠定秦法基础的商鞅,更是法律界的当红爱豆,他所著秦法,严苛程度,后世都比不上,因此,才使得秦国从一西陲穷苦小国,变为当今虎狼之国。

    举个例子,商鞅变法之中,最为人熟知的,不过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与连坐之法,顾名思义,商鞅这位爱豆显然对王族有相当大的意见,对待王族世家所定之法规,格外严苛。

    值得一提的是,史记,汉书等史籍告诉后人的唯有严苛二字,且将秦国形容成大反派之国,仔细想想小学语文课本上,哪个关于春秋的成语典故里没有把秦国黑个彻底,秦昭襄王嬴稷更是反派boss中的反派boss,他的存在就是体现六国名士的忠义无畏等等一系列值得称赞的精神。

    但鲜少有人知晓,秦国为何会长成虎狼之国,秦民又为何“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于公战,怯于私斗,乡邑大治。”

    奈何黑粉太多啊。

    魏楚与人斗殴,搞得自个儿一命呜呼,了解事情经过,还是魏楚自个儿惹得祸,按照商鞅所定之秦法,有他好受的。可他现在还能好端端站着,最大的原因,就是他那ssr爹。

    可见魏冉权势通天,商君的棺材板儿都要压不住了。

    这都是前话,总而言之,现在的魏楚最大的问题就是,宿醉。

    自从昨天成功见识了千年前的酒烈程度,魏楚第二日醒来,脑袋一阵阵发晕,只记得他白叔好像对他笑了一下,然后他就一头热的干了一杯,然后,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可能是爹爹带他回来的吧。

    伺候他的奴婢看他起身,忙过来伺候,他不习惯别人在身上动手动脚,伸手推了,随口问道,“我爹呢?”

    奴婢道,“穰侯早就起身了,这会儿在后院练武呢。”

    魏楚噢了一声,穿戴好衣物,去了后院。

    刚踏进后院,只看一大腹便便中年男子,赤膊上阵,一把青铜剑舞的人眼花缭乱,只看身上肥肉抖动频率,足以见得此人运动量之大。

    看他爹一个回马刺,魏楚骤然叫了一声,“好!”

    魏冉看着平日起码得睡到中午的儿子这么早起来,还涉足平日从不来的练武场,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拿起旁边一把青铜剑便丢给儿子,大喝一声道,“来,陪爹过几招!”

    然后……

    然后魏楚就被丢来的剑打倒了。

    魏冉,“……”

    在旁伺候的奴婢,“……”

    魏楚也很无语,你说你提前给个准备啊,骤然丢一把起码二三十斤的剑来,就他这小身板,没给压折喽都是好的。

    魏冉咳嗽一声,假装没有看见自家儿子颤颤巍巍举起剑的模样,接过奴婢手里的汗巾擦擦,随意道,“你后日便入军中,从甲士做起,跟你白叔好好干。”

    魏楚一惊,想起昨日在宣太后大寿宫宴上,自己被随口丢进了白起的帐下。

    秦法严苛,军法更是可以用惨无人道来形容,他爹结局不差,虽说被贬,但好歹保留了最丰腴的封地,有个善终,魏楚没什么大志,只想安安分分跟着他ssr爹好好过,守在他爹娘身边,替真正的魏楚好好尽孝道,在安稳过完这一生。

    可老天不给面子啊,一来就去白起的军队,这是要虐他的节奏啊qaq。

    魏冉喝了口茶,瞧自家儿子那模样,轻叹一口气,罢了,终究是独子,“我已安排你做白起的随侍,跟着他,就算是甲士,也松泛些。”

    魏楚一喜,却看他爹失望的样子,不免有些讪讪,只能随意找了话题岔开,“昨日给爹爹丢人了,劳烦爹爹带我回来。”

    魏冉眉头一挑,道,“昨儿可不是我带你回家的。”

    看魏楚一脸疑惑,魏冉解释道,“昨日是你白叔送你回来的。”

    哈?

    魏楚突然想起耳边的那一下又一下的心跳声,不知怎的,突然感觉有点热。

    魏冉没有发觉儿子的异样,只道,“你收拾收拾,去你白叔家一趟。”

    “去干嘛?”

    魏冉一个眼神扫过来,轻哼道,“去道歉!”

    早前白起登门,做足了礼数,自家儿子还是罪魁祸首,不登门致歉,委实说不过去。

    魏楚缩了缩脖子,悻悻答应一声,转身走了,魏冉看着儿子的背影摇了摇头,身旁伺候的奴婢凑上前来,轻声道,“穰侯,太后该等急了。”

    魏冉穿上衣服,等着奴婢替他整理着装。

    “知道了。”

    这头,魏楚坐车到了白起府上,门子早就看到了人,进去通报了。

    不多时,白起亲自迎了出来,可能因为在家中的缘故,他并没有穿着甲胄,只穿一身素色常服,比起身穿甲胄的肃杀,多了几分儒雅与贵气。

    魏楚下车几步上前行礼,白起虚扶他一把,等魏楚顺势立起,却并未放手,而是握着他的手臂,牵他入府。

    “宿醉可好些了?”

    白起的声音很轻,咬字很清楚,因为身高的原因,微微低下头,附在他耳旁不远处,两人挨得及近,就连语气,似乎也多了几分暧昧的味道。

    魏楚悚然一惊,自己怎么会脑洞开到那里去了,连忙回神,像个晚辈似的谦和道,“多谢白叔昨日照顾,楚以无大碍。”

    白起挑了挑眉毛,并不在说话,只是握着魏楚的手一直没有放开。

    可能是因为他白叔好客呢,魏楚自我解释了一番。

    就在魏楚下意识为白起的所作所为找理由解释的时候,白起早就牵他过了堂,没去招待客人的厅堂,反而到了他的书房。

    刚一进去,魏楚就被这满屋子的书震撼了一把,虽说看不太懂吧,只是这基数巨大,一整面墙上全是书简,并且都有不同程度的磨损,可见这些书简可不是单单用来充门面的,书简所有之人定然读过多遍,才会有这样的磨损痕迹。

    “楚儿可有兴趣?”

    魏楚转过头,白起逆光站在离他不远处,侧脸有些说不出的神秘,说是叔叔,亦有些不符,白起与他爹是忘年之交,他不过而立之年,比起他那个一看就知道贪官模样的爹,白起更加稳重,也更加……英俊。

    看魏楚没有说话,白起上前几步,站在魏楚面前,伸出手掌,轻轻拍了一下他的额头。

    并不重,却让魏楚头皮都发麻起来。

    “白叔说笑,我……看不懂。”

    魏楚直白的话让他微微一愣,随后失笑,拿起一册书简递给魏楚。

    “无妨,此书简易,你且看看,三日后,我再考你。”

    魏楚却好像没听到白起的话,他只知道,白起朝他笑了。

    他极少笑,嘴唇缓缓勾起,弯成微微弧度,很浅淡的笑容,却像带着春日微风,与那双桃花眼交相辉映,衬出了一丝……勾人的味道。

    “楚儿?”

    魏楚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连连失神,活了这么多年魏楚才发现自己居然是个颜控,光看着白起的脸,都能入了迷。

    “多谢白叔。”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魏楚拿起手中书简装模作样的翻了翻,全然没有发觉白起的浅淡笑意里,似有几许戏谑。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舅舅,舅舅。”

    这声音到了书房门口戛然而止,魏楚好奇,抬头一看,艾玛老熟人啊。

    来者少年,本来满脸笑意,在看到魏楚的一瞬间,脸立马黑了下来,站在门口不言不语,看魏楚的眼光,就像魏楚杀了他全家一样愤恨。

    魏楚也很无语,他显然知道自己一定与这少年有摩擦,可也架不住每次少年都这么傲娇,恨恨盯着他,又不肯说话,是个人都受不了好伐。

    还是白起打破沉默。

    “芙儿。”

    这话里虽然语调平平,可少年依旧听出了话中的警告,只能愤愤不平的收起一声戾气,朝白起行礼。

    “芙儿见过舅舅。”

    艾玛是他啊!魏楚左手握拳往右手手掌轻轻一击,这人他知道,就是跟他抢优伶的公子哥儿嘛,他醒来后便听奴婢提及,他与白起家中公子起了争执,两人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自个儿被打得个半死,正捂着伤口放狠话呢,结果不小心踩落了阶梯,滚了下去,头撞到石头,就昏迷不醒了。

    魏楚听了也很感叹,哪里是昏迷不醒了,是就这么一命呜呼了,这死法也是奇葩。

    怪不得这少年看不惯他。

    他依稀记得自家爹爹提过,此人名叫李芙,又称公子芙,是白起家中亲妹的儿子。

    既然的确是自个儿惹得祸,今日前来最主要的目的也是道歉,魏楚自然是没话说,当即走上前去行礼。

    “往日是我造次,还请公子不要见怪。”

    公子芙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小霸王公子楚的名声响彻咸阳都,从未听说过他跟谁道歉赔不是的。

    他正疑惑,却看舅舅微微点了点头,显然对魏楚的行事作风很满意。

    公子芙心中不愤,又不敢在他舅舅面前造次,忽然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先认认真真地回了礼,又笑言,“听闻公子楚深得穰侯真传,我亦倾慕穰侯威武,不若请公子楚指点在下一二,便算是言和。”

    魏楚,“……”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战神总是想撩我相邻的书:余生作赔云吸猫红包群[重生]我们教主可能有病掌心宠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盖世神操美食带着空间做直播[综英美]论美丽的杀伤力全球修真[直播]交换人生系统绑定错误重生之商海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