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书名: 带着微信重生做军嫂 第70章 作者:苏晓月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位面破坏神     翌日, 天微微亮起的时候,司徒泽在德全小声的呼喊中醒来。

    “皇上,该早朝了。”德全站在屏风后低着头, 小声的对着里面喊道。

    司徒泽听着声音,皱了皱眉后渐渐睁开眼睛, 先是一怔,随即感觉到胸口有什么, 低头看去, 这才发现怀中抱着人儿。

    看着怀中人儿手腕处的红痕,司徒泽的记忆渐渐苏醒过来,脑海中浮现出一些画面,他甩了甩头,动了动手腕,感觉到手腕上的重量,终于确定昨晚那不是梦。

    “唔。”云汐瑶似乎感受到身边人的动作,动了动身子往他怀里靠了靠, 却并没有睁开眼睛, 可以看出是极其的疲惫。

    “皇上?”德全依旧小声喊着, 心里却万分着急, 这可到了早朝时间, 不能耽误啊!

    司徒泽听到声音, 也清醒过来,伸手拍了拍云汐瑶的后背,看着她身上的那些红痕, 眼里露出杀意,他是真没想到太后跟李芸儿会用这么愚蠢的办法来对付他。

    幸亏有暗卫在身边,不然还真会着了道,本来想给云汐瑶一个完美的洞房,如今却成了这样,他心里万分怜惜。

    “好好睡吧!”温柔的哄着怀里的人儿,慢慢抽/出被枕着的右手,感觉到身上的粘度,也想起昨晚做完之后直接入睡,忘记清洗一下。

    “让人送水进来,朕要梳洗一番。”对着屏风后的德全说道。

    德全闻言连忙走进来连忙小跑出去让人把早已准备好的热水拿了进来,早在昨晚来到瑶光殿时听到那些声音他就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早早就命人准备好热水让主子们可以醒来就用。

    司徒泽满意的看了眼德全,任由德全帮他简单擦拭一番,毕竟时间不多,只能等到早朝之后回来好好洗洗。

    “让人准备好热水,等兰嫔醒来伺候好,暂时先别吵醒她。”司徒泽整理好龙袍,转头看了一眼床上抱着被子熟睡的云汐瑶,眼里神情让一旁的德全惊得绷直身子。

    德全也是头一次看到主子这样的神情,那个柔情似水的样子,好吧,看来兰嫔主子真的会变成主子娘娘了。

    然后司徒泽敛起表情,恢复成面无表情的样子,眼里也是冷意,双手背后的往外走去。

    德全看着皇上那转变的脸色,心中沉了沉,昨晚的事情看来不会简单结束,而且芸昭仪那边恐怕···

    想到昨晚看到的,他觉得自己这是知道了秘密,毕竟任谁看到皇上的女人在跟别的男人那个都会吃惊的,即使他是皇上身边的太监总管他也怕啊!

    而在司徒泽离开后,床上的云汐瑶依旧睡着,,身子动了动,可却感到浑身不舒服,腿下疼痛难忍,她龇了龇牙,慢慢的睁开双眼。

    “嗯···”迷茫的看向四周,云汐瑶眨着双眼,发现自己不是在熟悉的宫殿里,瞬间爬起来,被子也因此滑落。

    “唔,疼。”坐起来的她感觉到浑身的酸痛,特别是下ti那里的痛感很强烈。

    【叮,恭喜宿主完成圆房任务,奖励经验值5000和忠心卡一张。】

    【叮,因为与帝王共赴巫山**,导致帝王好感度增加10,信任度增加5。】

    【叮,恭喜宿主,帝王好感度满值,奖励保胎卡一张以及孕育丹一枚。】

    云汐瑶愣愣的坐在那里听着脑海中的声音,顿时一惊,伸手拿起被子裹在身上,记忆也随之复苏,她终于想起她这是在哪里,以及昨晚发生的事情。

    “系统,为啥之前好感度没满值,就这么一晚满值,还特么的因为这件事。”她很介意这个,难道一直没有做这种事,她是不是就刷不满。

    【宿主,别这样,难道你不知道,灵和肉是不可区分的吗?要多学习学习啊!】

    “擦,系统,你这么清楚,体验过吧?”云汐瑶调侃的语气问道。

    【叮,宿主问题无法回答,这属于过界问题。】

    “切,我还不想知道呢,哼。”云汐瑶鄙视的说道。

    与系统沟通之后,云汐瑶也是彻底清醒过来,感觉到身上黏黏的不舒服以及下方的疼痛,她对着外面喊道,“有人吗?来人。”

    话音刚落,外面快速走进两人,云汐瑶一看才发现是春华与冬华,连忙开口吩咐道,“春华,我需要沐浴,不知···”

    “主子,热水已经准备好,这就给您送进来,衣物也准备好了。”春华恭敬地回答,可取能看出她很高兴的样子。

    云汐瑶不管那么多,只知道可以沐浴,心中松了口气,她还真担心需要起来回兰华宫沐浴,那样得多么煎熬,毕竟从这里到兰华宫有段路程。

    “主子,已经准备好,您可以沐浴了。”春华面带笑容的走进来,看着裹着被子没动过的云汐瑶,走过去伸出手道,“奴婢扶着主子吧!”

    她虽然没做过这事,但是身为宫中的宫女,这些她还是知道的,事后一些注意事项也都懂,毕竟这是进宫后宫女们必须知晓的事情,只有这样才能伺候好主子们。

    云汐瑶听了春华的话,也不矫情,她如今确实难受,没人扶着她还真怕自己会跌倒。

    慢慢起身走向床,扶着春华走到后面准备好的浴桶里,刚跨进去坐下就感觉浑身舒畅。

    “唔,舒服多了。”云汐瑶小声的说着,她终于明白那些事后急需用热水沐浴的原因,看来真的有些效果。

    不过她也没多花时间,毕竟这里不是兰华宫,她泡了片刻就让春华擦洗一番后出来了,穿上准备好的衣物后就要离开这里。

    “主子,皇上让您在这里歇歇,等他回来一起用膳。”春华伸手拦住要出去的云汐瑶,把司徒泽的话说了出来。

    云汐瑶闻言眉头一跳,虽说不想被那些女人仇视,但如今已经在这瑶光殿留宿了一宿,想来那些人也都知道,再用个膳也无所谓了,反正讨好司徒泽才是王道。

    于是云汐瑶便安静的在瑶光殿偏房等待着司徒泽的归来,像是有种妻子等待丈夫的感觉,她不由得脸上露出娇羞的笑容。

    司徒泽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脸笑容的云汐瑶,那双颊泛红,眼里透着幸福的笑,让他也感染一样,不由得嘴角上扬,把刚刚在朝上的不愉快都忘记了。

    “怎么样?有没有好点?”走到云汐瑶身边,伸手环住她的腰,头靠在她耳边说着话。

    云汐瑶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过来时浑身一怔,听到声音后慢慢放松,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说道,“好多了,没那么难受了。”

    “恩,那就好。”司徒泽低喃着,嘴里的气息完全喷在云汐瑶的脖子处,就连耳朵也感觉到热气开始泛红。

    “那个,皇上,嫔妾饿了,可以用膳了吗?”云汐瑶害羞的低下头,身子动了动,想挣脱开怀抱,耳边的热气让她不自在。

    司徒泽像是知道她的不自在,嘴角浅笑,松开搂着她的姿势,改为牵着她的手起身。

    “一起用膳吧!”司徒泽淡淡的说道,但是眼里却带着笑意。

    云汐瑶低着头并没有看到,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似乎昨晚之后他更加喜欢靠近她,他们本该更亲密,可她就是不习惯,有些不自在,特别是旁边还有宫女和太监们看着,这让她感觉被围观一样。

    二人一起在瑶光殿用膳,直到云汐瑶离开后已经过了半个时辰,而在这期间,宫里上下几乎都知道云汐瑶留宿瑶光殿的事情。

    而与这边温馨气氛不同,在瑶光殿后面的远处太后宫殿里,气氛显得十分压抑。

    “说,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昨晚在偏殿吗?”太后皱着眉头看着下方跪着的宫女太监训斥道。

    “回禀太后,奴才们确实看到时在偏殿里,兰嫔娘娘是一个人离开的。”其中一个小太监急忙回答道。

    “真的?只有兰嫔一人离开?”太后疑惑的询问道。

    “是,真的,奴才们都看见只有兰嫔娘娘离开,而且是兰嫔娘娘看到偏殿里发生的事情后一脸伤心的跑走的。”小太监老老实实地回答着,心里却紧张万分,担心太后秋后算账,毕竟他们放了兰嫔娘娘进入偏殿。

    太后听了小太监的话,看着其他宫女太监一起点头,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只是心中还是有疑问,这兰嫔到底怎么又去瑶光殿,是什么时候去的,还有皇上司徒泽是什么时候回去瑶光殿的。

    太后想起今早醒来去看得时候,只看到自己家的侄女躺在床上,不过屋里的气味和床上的痕迹说明之前发生的一切,所以她只是疑惑司徒泽什么时候离开,又是怎么离开。

    此时的太后完全忘记暗卫之说,或者说太后以为暗卫不会有胆量管这种私事,更不会跟她这个太后做对。

    其实太后如果想起来暗卫只是听从皇上吩咐,任何人都不畏惧,那么一定能猜出一些,只是她当太后之后太过自负,加上有李家和灏亲王的存在,所以并没有想到这些,也因此直到那日东窗事发,太后后悔不已。

    云汐瑶从瑶光殿离开,脸上红润不减,想起离开时的情形,她恨不得找个地洞躲起来,真是让她羞愧不已。

    她真没想到司徒泽会那样,用完膳后,她准备离开了,却突然被他抱住,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印上她的唇,就那么直接的亲吻着,完全不顾旁边还站着宫女和太监,真是太坏了。

    “哼。”云汐瑶狠狠地踢了一下脚边的碎石头,抿紧嘴唇咬着牙齿,似乎把脚下的碎石头当做司徒泽在发泄一样。

    “可恶,无chi,流mang···”边走边嘀咕着,脚上踢碎石的动作不断,看的一旁的春华与冬华嘴角抽搐,特别是听到断断续续的字眼时露出惶恐的表情,接着便是无奈的低下头不再去理会。

    回到兰华宫中,云汐瑶才松了口气,回到熟悉的寝殿里,想了想,还是趴到床上休息去了,她其实一直累着,浑身不舒服,需要补眠。

    “主子,您可回来了,奴婢昨晚担心好久。”门外急急忙忙的跑进来的一人,正是昨天守在兰华宫的桃儿,她满脸担忧之色看着趴在床上的云汐瑶问道,“主子,您怎么了,不舒服吗?”

    “唔,桃儿?”云汐瑶闻言转了个身,躺在床上看着站在那里的桃儿说道,“没什么,就是有些累,需要休息一下。”

    “那主子好好休息,桃儿守着。”桃儿站在旁边不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站着。

    云汐瑶神色复杂的看着桃儿,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见到桃儿时的情形,似乎都是桃儿如何对她好,担忧她的事情,桃儿是真的把她当做最重要的人来看的。

    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的有些开心,桃儿对她来说也是重要的人,毕竟是她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人,更是一直对她好,照顾着她的,她想,她也是把桃儿当做亲人来的,就像是个小妹妹一样。

    云汐瑶慢慢闭上眼睛休息,身体传来的酸痛让她感觉很累,真的需要再休息休息,她慢慢的睡着,陷入了一个梦中,似乎是个甜蜜的梦,让她嘴角都上扬起来。

    桃儿依旧站在一旁守着,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床上,看着带着笑容入睡的云汐瑶,她才放下心来,不由得也开心起来。

    昨晚她担心好久,主子没回来,她害怕主子出事或者被欺负,她虽然不聪明,总是有些直,但她还是知道宫里很危险的,动不动就会做错事情被罚,主子自从醒来后就很多都不懂,进宫后也慢慢改变,她还是很担心,幸好有个小太监来通知她们主子留在瑶光殿,不然她当时真会因为担心而去寻找主子。

    而云汐瑶并不知道桃儿心中所想,她已经陷入沉睡之中,这一睡就是一个多时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午时末(十二点多)。

    她醒来后先是惊讶,随即听说司徒泽忙于事情没有来此也就松了口气,不过心中却多了些担心,昨晚的事情到底如何仔细一猜也就明白,只是不知道这件事知道的人有多少。

    云汐瑶甩头,不再多想,简单梳洗一番,换了身颜色深的衣裙,挡住了手腕与脖子处的痕迹,她可不想顶着这么明显的痕迹到处走,她如今也想明白,不能一味的躲在兰华宫,适当出去走走,多接触一些人才行。

    “主子,可是膳食有什么不对?您···”春华疑惑的看着坐在桌上犹豫不决的云汐瑶,以为她对膳食不满意。

    “嗯?”云汐瑶闻言回过神,看了看桌上的膳食,都是自己喜欢的,并没有什么不对,于是摇摇头道,“膳食很好,都喜欢。”说完伸手夹起自己喜欢的红烧肉。

    “那主子多吃点。”春华这才放心下来,脸上有了丝笑意,她看着桌上的膳食,大部分都是补的,是她特地提醒御膳房做的,昨夜主子应该很‘辛苦’。

    用完膳,云汐瑶摸着小肚子,今日她吃的饱饱的,揉了揉鼓鼓的肚子,舒服的叹了口气,吃着桃儿递来的西瓜,真是享受。

    只是还没等她安静的享受够,就被外面跑进来的小灼子给打破,而打破的原因是因为兰华宫来了个她意想不到的人。

    秦媛媛的到来出乎意料之外,特别是这个时候来到这里,想来想去都只有是她留宿瑶光殿的事情,只是···

    “去请秦妃娘娘进来吧!”云汐瑶点着头示意小灼子去回禀。

    她自己则站起身,吩咐宫女们收拾桌上的残羹,接过春华准备好的手巾擦了擦手,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

    “兰嫔妹妹这是刚用完膳?看来本宫来的还真是巧,正好兰嫔妹妹用完膳。”秦媛媛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秦妃姐姐怎么突然来这兰华宫了?”伸手不打笑脸人,云汐瑶同样笑着走去迎接秦媛媛进来。

    “呵呵,能做什么?当然是来看看兰嫔妹妹了。”

    “嫔妾能有什么好看的。”

    “当然好看,兰嫔妹妹可是我们这些人中姿色上等的,不然怎么会得到皇上的宠爱。”秦媛媛故作羡慕的说着,走到桌旁坐下,眼里却有着深深地嫉妒与恨意,自以为隐藏的很好,可还是被云汐瑶看了出来。

    “秦妃姐姐说笑了,妹妹只是运气好而已。”云汐瑶故作害羞的低下头,扭捏的走到秦媛媛对面坐了下来。

    她很想为秦媛媛的演技鼓掌,明明只是十八岁而已,在现代还是上高中的年纪,在这古代却已经是演戏的高手,能很好地隐藏自己真实的情绪,如果不是仔细盯着秦媛媛的眼睛看,还真差点错过那一闪而过的嫉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带着微信重生做军嫂相邻的书:九朝元老女子监狱风云重生之炒房王逍遥神医:我的霸道女总裁大地产商精神病院实习记录绘天神凰女帝[星际][综]攻略笔记他犯了一个错[重生]玉枝骄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