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番外甜蜜蜜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165章 番外甜蜜蜜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此为防盗章, 请在本章首发72小时以后刷新看, 感谢理解!

    “愿意, 回头等我回宫,好好陪我们惠安玩,但眼下长孙府恐怕是不行了, 那边出了事。你先进屋,一会儿我就去陪你。”李明达笑着拍了拍李惠安的脑袋, 打发宫女带走她。

    李惠安虽有不满, 却也没办法, 噘着嘴走了,但没走几步她就折回来, 伸手和李明达拉钩,要她就一会儿。

    “好,快去吧,保证是一会儿。”李明达和她拉完钩道。

    李惠安这才由着大宫女牵他走。但每走几步, 她都会不舍地回头看一眼李明达, 眼见着李明达立在原地笑着目送自己, 她才开心地蹦蹦哒哒跟着宫女去了。

    田邯缮见二十一公主可爱的样子, 倒是忘了先前的恐惧,“二十一公主很黏着贵主。”

    “同母姐妹, 自然更亲近。”李明达叹, “长高了不少,她今年便到了册封的年纪。”

    “二十一公主也长大了。”田邯缮笑道。

    “人是怎么死的?”李明达话锋一转。

    “似是中毒,奴去瞧得时候, 已经嘴唇发紫,七窍流血。下人都慌了,还喊着去请大夫。”田邯缮后怕地回忆道。

    李明达沉吟便可,便对田邯缮道:“备车,长孙府不能留了,我们这便离开。”

    “离开?这时候?”田邯缮有些不解。

    李明达看他一眼,“快去。”

    田邯缮忙告罪,打自己一嘴巴,怪自己多言,随即去安排。

    李明达进屋拉上了李惠安,随后欲去和李丽质辞别。李丽质此时却尚未睡醒,李明达不想叨扰她休息,便嘱咐其大丫鬟代两句话。她随后就带着李惠安坐车离开了长孙府。

    长孙无忌被叫过来时,瞧见稻垣三次郎的死状,也被吓了一跳。随后质问当时侍候随从们的证词,在众人磕磕巴巴的描述中,他终于弄清楚事情的经过。

    长孙无忌的脑子顿时嗡地一下,立刻强逼自己冷静下下来。

    他打量四周不见那个逆子的身影,忙叫问人他去了哪儿,见众人皆摇头。长孙无忌暴怒不已,叫人赶紧给人找回来。

    这边话音刚落不久,那边就传消息来。有上百个倭国跑到他们长孙府门口示威,要为他们的副使讨个说法。长孙府的人已然出不去了,出去一个就被他们围堵一个。

    “他们还说他们的正使已然前往太极宫,求圣人评判,给个公道。”

    长孙无忌咬了咬后槽牙,也晓得这件事的棘手程度。长孙无忌正踌躇是否要与倭国人直接对抗之际,又有下人来报,门口又来了更多倭国人,不仅要求长孙府交出凶手,还把长孙府的前后门都围上了,更有诸多百姓闻声前来围观,议论纷纷。

    以长孙府的实力,与区区几百的倭国人对峙很容易,但就怕双方一旦刀剑相向,事情的就会变得更为难解。

    “父亲,这件事不能让倭国人占了先机,我们需先派人去宫里报信,解释一下才行。无论如何,我是不信二弟能干出当场杀人的蠢事来。”长孙冲道。

    长孙无忌点点头,随即恍然想起来,“两位公主可还在?”

    这时一直未敢上前回话的丫鬟前来告知长孙无忌,事发之后,晋阳公主已经带着二十一公主从后门离开了。

    长孙冲愣了下,眼里随即闪过一丝温柔。

    长孙无忌则立刻松一口气,“真不愧是我的好外甥女,有她回宫帮忙言说,我心里倒是能放下七八分了。”

    ……

    太极宫。

    李明达先倭国使臣一步回宫,把消息递给了李世民。

    李世民虽不知事情具体经过如何,但也晓得倭国副使死于长孙家有多麻烦。对于倭国百余数人,李世民自然不惧。他可以随便动动嘴,把人全灭了。但杀人简单,师出无名,势必会令泱泱大国名誉折损。李世民遂与来使谈判,态度强势却不威逼,除了答应会查清事实后惩办凶手,且暂且禁止长孙府所有人外出之外,李世民没有做出任何让步。

    倭国正使因惧于大唐皇帝的威严,无奈之下只能答应如此。但因担心大唐皇帝包庇自己人,胡乱糊弄他们结案,遂提出要使团之中必须出人与大唐查案官员一同调查。

    李世民应承,“我大唐做事光明磊落,自然不会随意糊弄你们,只要不干涉办案,派多少人随便你们。”

    倭国正使谢过李世民,“陛下一言九鼎,我们愿意相信陛下的承诺,遂也不比多派人手,只一人就好,便是我们的阴阳师芦屋院静。

    此人年少稳重,博学多才,且十分精通夏言,也略懂大唐诗律。派他出马,既不会给贵国调查增添麻烦,也会令我们使团所有人都会很信服调查的结果。”

    李世民应了。

    倭国使臣走后,李世民便命人立刻调查长孙府发生的经过。

    “阿耶,要不叫上那位阴阳师?”才刚倭国正使觐见,李明达一直站在李世民身边陪同,遂略微提醒一下。

    李世民点头,他差点忘了。惟诚心待人,人自怀服。他刚答应人家一起调查,他转头私自派人去长孙府调查询问经过,必定会引起人家的怀疑,遂立刻吩咐刑部尚书李道宗与倭国阴阳师芦屋院静共同侦破此案。

    因多一方人马参与,在调查上势必会慢一些。过了将近两个时辰,李道宗方来觐见。与他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位年轻男子,身材消瘦,二十上下,模样秀气,脸却稍显白了一些,似乎是长久不晒阳光所致。

    “使臣芦屋院静见过大唐陛下。”芦屋院静行了跪礼。

    李世民观其举止不算出格,倒还可以,遂免了他的礼,随即问李道宗调查情况。

    “毒发作的时候,道垣三次郎正和长孙涣一起喝酒。菜出自长孙府,酒也是。最麻烦的……是令道垣三次郎中毒的那杯酒,是长孙涣自己所藏,也是他特意命人拿给了道垣三次郎。”

    “那酒长孙涣也倒进杯子里了?”李世民问。

    “回陛下,没有。所取为青梅酒,只专门给道垣三次郎饮用,长孙涣并没有动。”李道宗趁着声音回道。

    李世民蹙起眉头,这长孙涣的嫌疑太明显了。李世民就算想为他这个内侄子开脱几句都没办法,“但此事有些蹊跷,长孙涣与道垣三次郎无冤无仇,何故要害他?也难说是有人蓄意陷害。”

    芦屋院静拱手道:“陛下,便是存在陷害,此事发生在长孙府,从做饭的厨子到上菜上酒的下人,也都是长孙府的人,长孙府难逃干系。”

    李世民和李道宗对视一下,他们对芦屋院静所言自然都心知肚明。

    “再有一件,”李道宗看眼芦屋院静,略尴尬道,“长孙涣自事发之后,人就不见了,至今没有找到。”

    李世民揉了揉额头,只觉得脑仁儿疼。他这个外甥真给他丢脸了。

    “全城搜捕,见人立刻缉拿,但记住留活口。”

    李道宗领命,随即便和芦屋院静一同告退。

    二人出了虔化门后,芦屋院静忙请李道宗留步,“有句话略有冒犯,但却忍不住想问,才刚站在陛下身边的那位貌美姑娘是?”

    ;李道宗:“正是晋阳公主。”

    芦屋院静恍然点点头,然后对李道宗竖起大拇指,赞叹晋阳公主仪态端方,非同凡俗。

    “那是自然,我们陛下亲手抚养的格局怎会一样。”李道宗骄傲道。

    芦屋院静应和点点头,转手又去忘了一眼立政殿方向,思量片刻,便猛地问李道宗:“那贵国抓到杀害副使的凶手后,可会将其立刻处死?”

    李道宗怔了下,不知该如何作答,只说人拿到了就会请示圣命。

    芦屋院静略有不满。

    二人彼此再无言,随即一前一后离宫。

    李明达在立政门附近矗立了会儿,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二表哥这次是真惹了大麻烦,倭国那边虽惧怕大唐的国力,但也不会懦弱到眼看着自家副使白白死掉。

    刚刚听芦屋院静话里的意思,似是急于惩治凶手。倘若她二表哥真因犯罪而受惩治,李明达自不会帮他说话。怕就怕他是受冤,白白送死,还让某些人达到目的。李明达而今再着急也没有用,这是朝廷的事,非她可以插手。而今只盼着李道宗能够明察秋毫,洗清长孙涣的嫌疑。

    “贵主,奴刚接到消息,于奉去了东宫。”

    当初提拔祁常侍的内侍监于奉,竟和东宫有关系。

    李明达蹙眉,她没有料到这事,确实感觉有些意外。

    第二日,李明达便去东宫见了太子妃苏氏。

    苏氏偶感风寒,刚刚病愈。李明达此来正好以探病为由,问候诸多。

    苏氏笑着谢过她,命人备了许多酒菜招待李明达。

    午饭毕,李明达便劝苏氏出去走一走,能愉悦身心,姑嫂俩便相携去了东宫花园闲逛。没多久,李明达的目光随即便被花园东隅栽种的几颗仙人掌所吸引。

    巧了,这些仙人掌的刺皆是发白且呈半透明状,正与荷花帕上插的那根相合。

    于志宁灰头土脸地回了东宫,向李承乾赔罪道歉。

    李承乾非常乐于见志宁吃亏,对于他的假慈悲道歉,李承乾自是不愿接受。不过一大早妹妹就捎了话来,让他平心静气,显些胸怀出来。李承乾遂才忍下这口气,对志宁仍是以礼相待。

    于志宁见李承乾竟未对他发火,且态度谦逊地敬奉他,心下不禁有几分得意。太子殿下总算学得谦虚,懂谦逊以礼待人,乃是好事。他这次虽然禀告有误,出了错,但绝不会因此就缩了头,以后这太子身上的毛病,不管大小,只要他发现了,该说他还是还会说。而且一定会狠狠说,直到他改正为止,如此既不辜负了太子,也让自己落了个贤名。

    立政殿。

    李明达穿了身鹅黄衫裙,端正坐于案后,临摹李泰的草隶。字的样子她能写出差不多来,但李泰的笔法刚劲,内里的乾坤霸气,却是李明达所学不来。

    李明达熟练之后,再无长进,便对着字发愣。

    外头传来李世民稳健的脚步声。李明达方放下笔,待宫人回禀,便立刻起身前去相迎。

    李世民进屋就问李明达做什么了,听说她练字,自然要看上两眼。赞她笔法好,已然赛过李泰。

    李明达知李世民是说甜话哄她,遂只笑笑,并不当真。

    “这是今春刚下来的第一批樱桃,只有这一树早熟供奉到宫里来,十分难得。”李世民招呼宫人上了奶酪樱桃。

    李明达高兴应承,吃了几口,便擦了擦嘴,眼巴巴地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挑眉笑问:“有话说?”

    “听闻大哥被于詹士上疏了,是不是兕子任性之过?”

    李世民笑起来,摆摆手,让她不必多虑,“就是个误会,阿耶已经骂过他了。放心,不会冤枉到你大哥。”

    “大哥不易,好心陪我出一趟宫却惹了这样的麻烦,我心里过意不去。”李明达微微垂首,检讨自己。

    “你若不安心,回头阿耶便和你大哥说一声。”李世民淡笑道。

    “于詹事也怪了,为何不去先和大哥求证再行上疏,如此就不会闹出这样的误会了。”李明达瞄眼李世民,小声嘟囔一句。她告小状了,此举并不太好,不过这状她必须要告。

    李世民何等城府,闻此言立刻思虑诸多,眼色一沉,“你说的不错,便是不去问太子,找他身边人问询,谨慎求证,也不会有此误会。你大哥贵为东宫太子,他如此草率上疏诬陷,确有冒犯之嫌。”

    志宁此人有待观察。当初安排他做太子詹事,是想他协助太子立德,让太子变得更好。而今想想,他这两年不管大事小情,见了太子的毛病就上疏,其中有多少次是草率诬陷,倒真值得探究。

    他盼子成材心切,一贯相信于志宁这些老臣之言,不曾有过质疑。而今看来,他这些无意之举似乎伤到了太子,再细想想,他们父子关系交恶正是从于志宁等人入了东宫开始。

    李世民甚至开始怀疑于志宁此人见毛病就上疏的目的地为何。‘犯颜直谏’到底为人好还是为名望,是该仔细探究一下。若为人,他出于真心想为太子好,尚可原谅。若为名,他对太子矫枉过正,只为名扬青史,其心可诛。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不知道我机体出现了什么问题,我只是一天晚上睡过去而已,昨晚生物钟就形成了,纲码字就是过去了,完全是秒睡状态。又五点爬起来码字。已然是老年人作息了。请叫我鱼奶奶!鱼老太婆。

    直|插硬广告:《妾身超有钱》 ---

    说明一下,这个是存稿预收文,app用户只能戳作者专栏看到,搜索的话是搜不到的,么么喵。

    番外还剩一篇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