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156章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以嫡为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六零年代好生活     田邯缮忙在旁小声提醒:“贵主, 她所犯之事确实罪行滔天, 令人神共愤, 但立判死刑恐怕难了些,审完之后咱们还是要上报给圣人定夺才行。”

    “田公公所言极是。”房遗直应和, 看向李明达。

    “那我现在就派人去请命。”李明达和房遗直商量道, “我只是担心会不会还有第二个互相帮,从我们查案的情况来看, 这萧五娘的能耐跟石红玉不相上下, 但萧五娘更懂得隐藏,她会不会有什么别的秘密, 我们也不清楚,多留恐生变。”

    房遗直点头,“萧五娘确实是一个危险人物, 虽说我已经加倍派人看守,该不会有什么差池,但更为谨慎一些总是没错。”

    李明达点头,转眸去看田邯缮, “这件事你去回禀比较妥当。”

    田邯缮应承,连忙表示自己一定会在圣人跟前阐述清楚这桩案子,说罢他就退下,立刻去请旨。

    这时候尉迟宝琪, 狄仁杰也赶了过来。二人得知真正的真凶竟然是萧五娘,都十分的震惊,遂都带着好奇等待着旁观公主的开堂审问。

    随后, 萧五娘就被带了上来。

    萧五娘看了那些搜查出来的证据,之后又听闻孙奶娘、车夫等人的证言,心知事已至此罪行必定,她已经没有辩白逃脱的可能了。

    “这罪你认不认?还是说你想把所有的秘密都带到土里,跟着你一并埋葬?”李明达问。

    萧五娘低着头,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

    李明达眨了下些眼睛,保持安静地看着她,很是耐心地等待她的回答。

    萧五娘还是纹丝不动。

    房遗直这才转眸去打量一圈萧五娘,目光最终停留在萧五娘的身体下方,眼眸随即微微眯起。萧五娘的手正很端正地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一动不动。对于一般被审问的犯人,被戳到软肋之后必然会情绪紧张,但她似乎并不如此。她至今为止态度都很淡然,甚至连手指都没有表现出一丝细微的紧张反应。

    “生我所欲也,死亦我所欲也。”安静半晌之后,萧五娘终于缓缓地抬头,说了这么一句话。

    李明达和房遗直一样,也发现了萧五娘的淡然,因而忽然想到插在季望胸口的那一刀,稳准狠,并且快速。能在眨眼之间立刻夺走将军性命的人,应该就是像萧五娘这样的性格才能做得到。

    “看来你早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料到自己有一天会东窗事发?”李明达问。

    萧五娘轻轻勾起嘴角,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李明达,“当然,每天都会想一遍。犯了罪的人,当然会害怕呀。”

    “害怕?我怎么没有看出你在害怕!”尉迟宝琪很是疑惑地打量萧五娘,忍不住插嘴感慨道。

    “害怕着害怕着,就害怕习惯了。”萧五娘转眸看向尉迟宝琪,目光中透着打量,似乎在很仔细地品鉴观察尉迟宝奇的样貌。

    尉迟宝琪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不忿地对萧五娘道:“你干嘛这么看我?”

    萧五娘笑,“以前不怎么打量,今天仔细瞧瞧,你长得确实也不错,难不得魏二娘钟情于你。”

    尉迟宝琪愣住,半晌才反应过来萧五娘是在说魏叔玉的妹妹魏婉淑喜欢自己。

    尉迟宝琪紧张地看一眼房遗直,生气地对萧五娘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信不信由你。”萧五娘嗤笑,也不在乎尉迟宝琪的反应。

    尉迟宝琪更加紧张地对房遗直道:“这次是狗急了跳墙,就胡说八道,想要污蔑嫂子,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才不会上当。遗直兄你比我聪明那么多,你肯定也不会上当吧?”

    房遗直皱眉看尉迟宝琪,萧五娘说什么他不介怀,但尉迟宝琪那一声‘嫂子’令他很忌讳,遂让尉迟宝琪注意用词。

    尉迟宝琪愣了下,挠挠头,估计房遗直是因为还没有将人娶到门,觉得他这样称呼不合适,没想到他计较这个。尉迟宝琪就好脾气地致歉,表示下次不这么乱叫。

    “等嫂子进门,不对,等魏二娘进门的时候我再叫。”

    尉迟宝琪话音刚落,大堂内就传来女人的哈哈大笑声。这种笑声可不常见,因为平常女子的笑都是掩着嘴,婉约些,轻轻柔柔,这么爽朗的大笑尉迟宝琪还是头一次听见。

    在场的人立刻就把目光放在了笑声的源头萧五娘身上。

    “等她进门?”萧五娘眯着眼睛好笑地从尉迟宝琪的身上扫过,转而看向房遗直和李明达,渐渐的她把眼睛睁大,“放心,魏二娘进不了房家的门,做不了你嫂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尉迟宝琪愣,忙追问。

    萧五娘转头,眯着眼看尉迟宝琪正要张嘴。

    啪的一声,惊堂木响了!

    尉迟宝琪吓了一跳,看向李明达。

    李明达用警告地目光反看尉迟宝琪,“你被她带进去了。”

    尉迟宝琪恍然,顿时打了个激灵,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好像真的被萧五娘带走了。尉迟宝琪惊讶中隐隐藏着些害怕地去看了一眼萧五娘,刚好和他四目相对,尉迟宝琪立刻垂下眼眸,避免再与她目光交流。

    萧五娘又笑起来,这一次他不是大笑,而是发出不高不低刚刚好的银铃般悦耳的笑声。

    尉迟宝琪更加觉得自己是中计了,气得攥紧了拳头,此刻只恨不得冲上去把这个女人狠狠揍得满地找牙。但是他从不打女人,所以要忍着。

    “我的意思多明显了,你回去自己琢磨一下。其实你该多问我一些问题,毕竟今天的机会难得,回头我死了,想问也没处问了。”萧五娘根本不惧与李明达的那声惊堂木,还是笑眯眯的和尉迟宝琪说话。

    “谁稀罕问你问题,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跟你说话我都嫌臭!”尉迟宝琪气道。

    萧五娘抿起嘴角,“好啊,你别后悔就行。以后,可别想我。”

    萧五娘说这话的时候,缓缓的抬眼,和尉迟宝琪四目相对。

    尉迟宝琪顿时觉得浑身不舒服,愤怒地和萧五娘道:“要不要点脸,竟然说出这种没羞臊的话来,谁会想你!”

    萧五娘但笑不吱声。

    “审案!”房遗直转眸看尉迟宝琪,“旁观就是。”

    尉迟宝琪知道房遗直在告诉他不要再插话了,忙吃教训地乖乖点头。

    “你是李大亮的女儿。”李明达见之前的证言和证物并没有刺激到萧五娘,自然要说一个更刺激的。

    萧五娘原本在逗弄尉迟宝琪后嘴上还留着戏谑的笑,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然消散全无。她冷着脸,目光就像一把尖刀一样射向李明达。

    “真不愧是破案能耐的人,这你都查到了。”萧五娘嗤笑,“刚还问我要不要把秘密带到坟里呢,可秘密你们都知道了,我还怎么带呀。”

    “你何止就这点秘密。”李明达道。

    “就这么点,我才多大,活得简单。”萧五娘对李明达礼貌一笑。

    “你这叫活得简单,那别人活得叫什么?杀了那么多人,你心里就一点愧疚都没有?”狄仁杰忍不住插话道。

    “愧疚是什么东西,能当饭吃么?你们嘴唇一碰,就把那么多人的性命夺走的时候,愧疚过么?没有啊,我看你们一个个还都挺高兴。”萧五娘耸肩道。

    “我们什么时候夺人性命过?”狄仁杰不解地反驳。

    “互相帮死了那么多人,不都是你们害的吗?”萧五娘道。

    “我们那是——”狄仁杰不及把话说完,就被尉迟宝琪拉了一下。尉迟宝琪小声在狄仁杰耳边提醒他,不要像自己刚刚那样被萧五娘影响。

    狄仁杰愣了下,然后恼恨的皱眉瞪了一眼萧五娘,转而拱手恳请李明达尽快审问萧五娘。这萧五娘还真是一个危险人物,确实如公主之前所预料那般,此人真不能久留,是个祸害。

    “这么说你承认了你和互相帮之间的关系,你也确实是李大亮的女儿。”李明达准备进一步刺激萧五娘,“我不知你是从几岁开始知道了自己身份的真相。但我很好奇一件事,你不会觉得不公平么?李大亮那么多儿女都可以在他的身边长大,唯独你被调包,留在了萧家,完全没有办法体会到亲生父亲对你的抚育和疼爱。”

    “不要拿我和他那些没用的子女比。那些孩子,是他要扮成官员身份的必需品,忽悠你们这些汉人的幌子罢了。而我在父亲的眼里,才算是他真正的孩子。因为我的血液里流淌的是纯正的吐蕃皇族的血。他们,呵,都是汉人女生的杂碎。”萧五娘挑眉,微微上扬下巴,看起来十分骄傲。显然,他对于李明达提出的这桩事根本就不介意,反而觉得骄傲。

    “你的这身本事都是你母亲教给你的,对吗?”李明达又问。

    萧五娘十分惊讶地看着李明达,“公主真的是令我刮目相看,以前知道公主聪慧,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聪慧,连这个都想到了。”

    “本来不确定,只是推测,但刚刚你的话,‘你们汉人’、‘杂碎’,足以说明你身体流得是纯正的吐蕃血,并且你很以此为傲。”

    “当然!”萧五娘立刻道。

    “那石红玉和你是什么关系?据我了解,她也得到了巫女的指点。”

    “她不过是母亲收了一个徒弟而已,很有天赋。可惜了,人被你们祸害死了。”萧五娘还有点惋惜。

    “李大亮呢,是我们揭发了李大亮,处置了互相帮,你恨不恨?”李明达继续刺激她。

    萧五娘咬紧牙,两腮的肉绷得紧紧的,目光里透着杀气看着李明达。

    李明达自然从萧五娘的表情里得到了答案,忍不住感慨:“平常在我跟前装得还真像。”

    “这是自然,不然我怎么能配做巫女的女儿。”

    “你父亲这点做得也厉害。”李明达道。

    萧五娘的下巴又扬起一分,“那是当然,不然怎么叫一家子。”

    “我猜测你母亲应该是把你当成下一任巫女进行教诲。巫女除了会做法之外,最重要的一点还会蛊心之术。”李明达举起从‘鸟语花香’的地砖下搜出来的一本书,上面都是吐蕃文。李明达当然看不懂其中的内容是什么,多亏了房遗直的翻译。

    萧五娘看到这本书后,眼睛瞪圆了,手攥拳头,竭力压制自己愤怒的情绪,“你们搜查倒是很彻底,但那本书不属于你们。”

    李明男发现萧五娘死盯着他手里的这本书,便是她的手稍微动一下,她的目光也会紧跟而至,看来她真的很在乎这本书。

    “现在属于了,而且就握在我的手里。回头而且我心情好了,我还会让人把它翻译成汉文,传诵于天下,让大家好好看看你们,吐蕃的巫术是何等的龌龊。我还发现其中竟还有淫行术,不知你和你母亲是否练过?”李明达问。

    “你闭嘴!你根本就不懂这些,也不会说这个。这是我们巫女一族才可看的秘籍,普通凡人看了会烂眼睛的。”

    “少威胁我,我才不会信你的鬼话,你越这样说,我反而越觉得这本书有趣,该被天下人共享。来人,拿去制版印刷!噢,对了,还要在后面加上一页,讲明这本书是从谁手上拿到,一定要昭告全天下人,是达赞干部的孙女泄露了这些巫女族的秘术。”这么长时间以来,接手破获的案子已有很多,李明达越发能抓住这些被审人的弱点。萧五娘比起以往的凶手确实更为厉害几分,但她因为背负父母的命运,执念太深。自然就有了致命的弱点,抓住并准确攻击,想从她口中得到证供也就不难了。

    萧五娘激动之后,突然安静了下来。

    “说吧,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萧五娘憎恨地看着林明达,“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我会说你想知道的,但你要把这本书还给我。”

    “我考虑一下。”李明达摸索下巴。

    萧五娘皱眉,“有什么好考虑的,书上的内容我早就倒背如流,之所以要这本书,不过是不希望你把其中的内容公布于天下,你心里很清楚的。这个交易很公平,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坠崖的真相是什么吗?”

    李明达立刻回看萧五娘,抬手就把那本书丢到了萧五娘的跟前。

    萧五娘被绑着手,并不能拿书。

    “交代清楚,一会儿堂审之后,你就可以把书拿走。我以公主的身份,向你承诺。”

    萧五娘知道李明达的为人,自然不会怀疑她的承诺。此刻虽不能拿书,她就用膝盖将书压在了下面。

    “公主之所以坠崖,是因为前太子妃苏氏和公主在崖边起了争执,她误推公主下了山崖。”萧五娘看李明达,“这就是真相,不过如今苏氏人都已经死了,连前太子也不在了,公主想追究也没用了。”

    “我可以相信你的话么,你怎么会知道这些?消息可靠?”李明达故装不知地询问萧五娘。当然,从萧五娘刚刚的回答中,李明达也知道了一件事,至少她身边并没有萧五娘的人,所以萧五娘并不知悉她早就知道苏氏推自己下崖的情况。

    李明达动了动眼珠子,随即在心里对萧五娘的能耐有了一个大概范围的评定。想清楚这些之后,李明达的眸子更加清亮了。

    “因为我当时刚巧在场,远远地旁观。”萧五娘道。

    李明达的目光立刻凌厉的射向萧五娘,“所以扔石子的人是你!”

    萧五娘愣住,在与李明达的对视之中,她明白了什么,转而笑起来。

    “原来公主一直在等我这句话呢?公主今天可是给了我很多的惊喜,真没想到,你竟然能查到这里。小小一颗石子也值当公主一直惦记,五娘觉得荣幸之至。”

    “我看是你恶心恶毒之至才对。”尉迟宝琪咬牙,恨不得用目光就把萧五娘当场射死!

    萧五娘无所谓地扫一眼尉迟宝琪,又继续和李明达对峙。

    尉迟宝琪感觉自己被无视了,气得双手握拳直发抖,这辈子他就没有这么生气过。狄仁杰在旁帮忙拍拍尉迟宝琪的肩膀,劝他不要和一个变态较真。

    “回答我的问题,不然书收回。”李明达托着下巴,淡然地看萧五娘。其实她心里一点都不淡然,但是她知道如果她情绪激动的话一定会被萧五娘看出破绽,这样只会令堂审变得更加艰难,故而李明达一直强压住自己真实的情绪。

    “好吧,就和你说实话。”萧五娘道,“当时我不想在吵,还在关键的时候扔了一个石头打在了太子妃的脑袋上,让她及时作出判断,松开了手。然后公主就唰地一下,整个人掉了下去。可真奇怪呢,公主从那么高的悬崖之上坠了下去,竟然……没死。真是令人失望呢!”

    尉迟宝琪听到这话,气愤地又想张嘴骂,房遗直立刻给狄仁杰使了眼色,绝不允许尉迟宝琪在这种关键时刻插话。眼下正是令萧五娘供述的好时机,任何打断都很有可能让她改变主意。

    狄仁杰会意,赶紧拽着尉迟宝琪,看他要说话,就先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尉迟宝琪听狄仁杰的小声嘀咕之后,就听话地去看房遗直,这才发现房遗直看自己的眼神很严厉。他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一定谨记不再插嘴。

    “我要知道原因,你为什么要让苏氏松手,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李明达紧盯着萧五娘。

    萧五娘翘起嘴角,“现在想想,那时候的决定真明智,只是可惜公主坠崖并没有死,要是死了,也就不会有今天的麻烦了。”

    萧五娘这话说出来,立刻引起了屋里所有人愤怒。不过当下是堂审最关键的时刻,公主都没有发话,大家只能选择安静地旁观、隐忍。

    “不过我当时并非一定要害死公主,只是刚巧撞见到那场景,就顺水推舟扔了一块石头而已。”萧五娘说得很轻松。

    “刚巧撞见?”李明达重复了一遍,“可我觉得并不巧。我曾让人调查过,我坠崖前后所有人的不在场证明,你有。如果你当时真的在场,那就说明你都不在场证明提前计划过,有假。”

    “公主英明,确实如此。我的婢女清寒身形和我十分相像,那天上山之后,有个婢女告诉我她看到了太子妃在林子里,我根据桥果然如此,苏氏还穿着小太监的衣服,必然有鬼。我就和清寒换了衣服,让清寒了蒙了面纱扮成我,若有人问起为何蒙面,就说是被毒虫蛰了一下,脸不好看。而我就一直跟着苏氏,随后就发现他偷偷的去见了吴王,本以为这事已经够刺激了,没想到后来公主出现了,和她吵了一架,她误推公主,我便顺水推舟扔了石头。这石头扔得目的就是想分散她注意,让她惊一下好松手。不过瞧样子苏氏当时好像并没有受惊,不过最后她还是松手了。 ”萧五娘忍不住感慨,“看来是公主的人缘儿不好啊!”

    “说了等于没说,你还是没有解释,为何要让苏氏松手害我。”

    萧五娘:“我以为公主已经领悟了,那我就说的直白点。苏氏害公主坠崖了,这件事定会影响她,并成为心魔,于是这就成了苏氏最为致命弱点。苏氏当时乃是堂堂太子妃,未来的一国之母,我回头若能凭此控制她,必助我父亲成就大业。”

    “原来如此。”李明达重新审视萧五娘,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年来自己一直认为直爽热心肠的好姐妹,竟然是这样一个阴毒算计的人。

    “之前大家还觉得我推定凶手拿乌头山江林、惠宁、安宁这三个女孩练手,还有人觉得不可思议。而今看来,还真是不奇怪了。”

    “就是,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些人都没见过世面。”萧五娘附和道。

    “你真是疯了!”李明达没有,过多评判,继续让萧五娘交代,“说说季望。”

    “还用说么,这个人早就暗中喜欢我,趁机用用它是自然而然的事。却没想到他这个人谎话连篇,就会乱言哄女人,以至于我对他这个人判断失误,无法完全掌控的他。但是人已经开始调教了,就退不回去,索性就先用着,却没有想到他的事这么快就败露了。我因为担心他供出我,在得到消息之后,就动手把他杀了。”

    “你能耐倒是不小。”

    “这是自然。”萧五娘自傲道。

    “不过既然能耐厉害,怎么会连个能杀人的手下都没有?”李明达接着又问。

    萧五娘:“季望这个人疑心重,未免出现意外,我必须亲自去动手。”

    李明达点点头,“这倒是事实,不过却也说明你属下的能耐不够,至少没有调教出像石红玉那样厉害的。”

    萧五娘皱眉,“像石红玉那种人是万里挑一的,我的身份多有不便,出门的机会少,自然难寻觅有才之士。不过公主却是个厉害的,若是假以时日调教有方,将来必然十个石红玉也抵不过!”

    萧五娘说到最后,嘴角洋溢着挑衅的笑。

    她是故意拿这话刺自己,李明达心里很清楚,自然不会上她的当。不过在场的众人特别是尉迟宝琪,听到萧五娘竟然拿石红玉和公主比较,气得五脏六腑都飞起能杀人了。

    房遗直盯着萧五娘,安静地,但眼里早就结满了冷霜。

    “最后的问题,你手下有多少人,除了季望之外你还调教过谁?”李明达问。

    萧五娘愣了下,眨了眨她的杏目,目光闪闪发亮的看着李明达,“公主觉得这种事我会说么?从公主让人杀了我父亲,叫人灭了互相帮开始,你我之间的仇就不共戴天。我从那时候开始,眼里就没有别的,只恨我还没有来得及出手。不过我死了,还有更多的我出现,他们还是不会放过公主。我劝公主以后还是最好在宫里呆着,不要再出来了,因为外面是我的天下。”

    “胡说八道什么,快交代,你属下还有什么人!”尉迟宝琪听到萧五娘威胁,公主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吼道。

    萧五娘挑眉笑,哈哈笑,前仰后合。忽然间,她趴在地上,撕咬起地上那本书,把咬下来的书页狠劲地往肚子里吞。

    “快拦着她!”尉迟宝琪也知道这本书的紧要,忙喊人。

    萧五娘随即一屁股坐在书上,接着屋子里就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味道,尉迟宝琪随即看到地湿了。

    房遗直皱眉,忙抵了帕子给李明达,引她离开。尉迟宝琪和狄仁杰随后也反应过来,跟着出来了。

    尉迟宝琪脸胀得通红,气急败坏地骂:“这……她、她竟然……”

    “杀人都不择手段,这点事对他来说算什么。”房遗直道。

    “可也太……我真没想到,他毕竟是萧家教育出来的名门闺秀,以前在人前也是落落大方,斯斯文文,竟然……”尉迟宝琪顿时觉得反胃捂住了嘴。

    狄仁杰也觉得不太舒服,用扇子不停地扇着,强迫自己冷静。

    李明达的起初感觉其实跟他俩差不多,不过手里拿着带有明廷香的绢帕堵住鼻子,让她顿时忘了那种被恶心的感觉,情绪也莫名地安定下来。

    “这个萧五娘确实……”房遗直顿了下,“不择手段。”

    尉迟宝琪知道房遗直一向修养好,不说脏话,听他这个形容哈哈笑起来,“说的妙啊,为了毁了那本书,她竟然不择手段的当堂就……我的天啊!我怎么又提起这事儿,恶心我自己!”

    尉迟宝琪说罢就转过头干呕了两下。

    狄仁杰:“行了,快别说了。”

    房遗直侧身问李明达:“还审么?”

    “估计审不出什么,再审就要用特殊的法子。”

    房遗直就从袖子里拿出一本没皮的书,塞到了尉迟宝琪的手里,“接下来就看你了。”

    “这是什么?”尉迟宝琪举起来看看。

    李明达:“刚刚萧五娘毁坏的那本——”

    尉迟宝琪一听,立刻嫌弃的把书丢了。

    “是假的,不过是一本普通的吐蕃文书,知识封皮换了,真正的内容在这里。”李明达看一眼尉迟宝琪,随即垂眸,看着地上的书。

    尉迟宝琪反应过来,忙致歉从把书捡了起来,随即乐道:“我回头,就用她好好折磨萧五娘,不把她肚子里的那点东西榨干了,我的姓倒着写。”

    “你没有那么多时间,现在就审,审不出来就罢了,只要圣人允准消息一传来,便让萧五娘死。”房遗直和领导眼神交流之后,就对尉迟宝琪说道。

    尉迟宝琪应承着,这就带人去牢房。

    房遗直随即劝李明达暂作休息。

    狄仁杰还在琢磨案子的细节,跟着在侧堂坐下之后,道出自己心中的疑问:“那萧五娘当初是穿着男装上了乌头山?”

    房遗直点头。

    “那个声称是他舅舅的,要接走她的人又是谁?”

    “应该就是李大亮。”

    “当初乌头山三个女子为之争抢邀功的少年竟然是个女的。诶,不对啊,江林不是认了萧锴么,不然她怎么会为了萧锴说谎话?”狄仁杰十分疑惑地感慨。

    李明达和房遗直相视笑了下,随即让狄仁杰带着江林,去见一见萧五娘便知。

    狄仁杰立刻应承去外,随后不久就回来了,和二人回禀。

    “江林看到萧五娘的脸之后,惊诧得不得了,也很惊讶于她女子的身份。原来萧五娘起初出于谨慎,就隐藏自己的身份,扮成少年的模样,还学了萧锴,顺便在耳后点了一颗痣。因为思虑到江林等被官府缉拿的情况,她诓骗江林等说她以后面容会千变万化,但唯一不变的是耳后的那颗痣。江林等十分崇拜她,觉得她能力通天,竟一直没有怀疑她说的话。”

    “其实从她教导江林等人作案的手段看,就可推知她的做法如何。”

    “对,伪造证据,更改性别!”狄仁杰道。

    三人随后喝了一会儿茶。

    天色渐晚,宫里但消息仍然没有送过来。

    狄仁杰奇怪,踱步到门边往外望,“怎么会这么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