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146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以嫡为贵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此为防盗章, 请在本章首发72小时以后刷新看, 感谢理解!

    田邯缮摇头,“长刺的花花草草见过不少, 但这种奴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罢了, 你去打听那三人的死因。”

    不多时, 田邯缮便来回禀:“绿荷、秀梅投井摔死,除此之外似乎再没什么特别。郑伦死前垂涎、呕吐,后全身发热抽搐, 据说像是中毒。听说已经传了仵作验尸, 却不知会不会还有其它原因。”

    “怪。”李明达叹道。

    田邯缮深深地点头,他也觉得怪, “这三人明明已经都招供认罪了,高阳公主又何必多此一举杀人。”

    “休要胡言, 没有真凭实据的事, 不许乱说!”李明达立刻警告田邯缮。

    田邯缮忙跪地认罪,转即向公主表示,而今宫内已经不少人听到风声, 觉得此事是高阳公主和房驸马的灭口之举。

    “别人的嘴如何我不管,你们谁若是敢乱说一句, 我这里必然不留人。”李明达警告道。

    田邯缮忙赔罪应承,传命下去。

    不久之后,李明达让田邯缮把宫女白梅、红梅以及黄莺都赶出去。

    “贵主,这是何故?”田邯缮不解问。

    “再三警告不许议论此事,违者自然要离开。”李明达淡言一句, 便继续翻阅手头的书。

    田邯缮转头立刻质问这三人,果然见她们神色慌张,心虚至极。恫吓之下,便皆都承认了她们私下里非议乱言之事,恳求田邯缮原谅一次。

    田邯缮厉声呵道:“说了几次,你们偏不听。自己干的好事,自己受着去!”

    罢了,便依照公主所言,将这三名宫女打发离开。

    立政殿的宫人们见此状,都有了警醒,皆不敢在背地里胡言乱语。

    公主此般抓人如此准狠,倒田邯缮便在心里纳闷了一会儿,奇怪公主是如何知晓这些的事。明明这些天他都一直都在公主身边伺候,公主如安插了眼线监视这些宫人,他也该知道才对。

    田邯缮便带着满心疑惑回去复命。

    “皆要谨记,引以为戒。”李明达审视看一眼田邯缮,便继续埋首看书。

    田邯缮心里咯噔一下,料想公主必定猜中他的心事,故才出言警告他。遂忙在心里告诫自己,今后一定要一心一意侍奉贵主,不该问的不要多问,不该想的不要多想。

    晌午小憩片刻之后,李明达转即又将精神放在那根刺上。

    她用纸包好的刺,叫上几个人,遛弯去。

    李明达从武德殿走到神龙殿,接着又去了南海池、西海池和北海池。三海之处乃是游玩泛舟之所,池面广阔,波光粼粼。池子附近修了许多精巧园林,楼阁殿宇,不乏就栽种了许多奇珍异草。

    李明达因瞧着这刺不常见,便忽悠想着从宫内这些奇珍异草里先查起。她眼观三方,但凡目光所及之处,样样东西都可纳入她的眼,便是连十丈远的蚊虫腿儿也没放过。

    少女穿着碧纱裙,背着手漫步于繁花草木之中。春风一吹,翠轻纱披锦随风而起,远远望去,像一只翩跹飞舞的蝴蝶。

    此时南海池对岸的半坡楼阁之上,有人正将此景收入眼底。

    方启瑞瞧着那一抹绿影,虽不知是谁,却已然紧张地头冒冷汗,这真要他命了。

    昨日梁公提起后辈,引出圣人兴致。今日圣人便召见这些门阀子弟来论学,一时起兴便要来南海池边观景作诗。方启瑞便立刻命人封守南海池以西区域。谁知刚刚圣人又忽然来兴致,带众子弟登高作诗。本来因南海池池面宽大,且池边绿柳森森,是瞧不见对岸如何。但登高之后却不同了,会把西对岸的尽收眼底。

    刚刚方启瑞已然在第一时间叫人去封守,然此刻看来却还是晚了。尽管距离遥远,辨不清对岸人的面目。但若被这些宫外的子弟们见到帝王后妃的身影,圣人一不高兴,他可要遭殃了。

    “奴失职,该早些叫人把池以南封守了。”方启瑞连忙赔罪。

    李世民挥手示意方启瑞不必如此。

    李世民眼睛一直盯着对岸翩跹的身影,脸上笑意满满,这身影被人认不得他却再熟悉不过。“无碍,是兕子,不要扰她。”

    李世民对田邯缮说罢,随即看眼那边垂首作诗的那些年轻子弟们,倒不乏有几个叫人看得进眼里的,遂若有所思。

    方启瑞应,眯起眼打算再仔看看,却怎么都无法确定那抹身影就一定是晋阳公主。方启瑞能在皇帝身边伺候,是有些自己的本领,其中之一就是眼力极好,今日他却是败给圣人了。这么远的距离,那么模糊的背影,圣人竟能一眼瞧出是晋阳公主,足见圣人对公主爱之深重。

    程处弼第一个写完诗,前来呈送给李世民。

    李世民看了眼,既是意料之中又有些无奈,“处弼啊,你这是破罐子破摔。”

    “陛下恕罪,臣是粗人,大字不识几个,您若是让臣上阵杀敌,抓贼上梁倒是可以,作诗对臣来说实在有些难了。”程处弼说罢,就毕恭毕敬地拱手告罪。

    李世民笑了下,挥挥手,让他再往前一些,靠近自己身边站。他看一眼那边还在冥思作诗的子弟们,转头指了指远方那抹绿影,小声示意程处弼猜猜是谁。

    立在一旁的方启瑞闻言,差点惊掉了下巴。

    圣人这真是不拘小节。

    任谁在此处见到池对岸有女人的身影,第一反应都会觉得是圣人的妃子,哪还敢去猜什么身份,吓都吓死了。得幸今天魏征不在,不然圣人肯定会因为这一句话,被他追着屁股挑毛病。

    程处弼的反应却如方启瑞所料,他先是本能的顺着李世民所指瞧了眼,转即愣了一下,立刻敛眉垂眸,有些惶恐地表示他并没有看清。

    李世民皱眉睃一眼程处弼,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孩子真是空长了一副英武俊朗的好皮囊,竟然没脑子。

    李世民不满地哼了一声,让他站远点。

    程处弼不作他想,真乖乖地站远一些,再不说话。

    接着房遗直过来交诗作,得到李世民的大赞。李世民对房遗直是怎么看都满意,不过许配高阳公主的时候,人家就表了态。李世民自然就没兴趣问他,也叫他一边站去。

    再之后,萧锴、尉迟宝琪等人也将诗句交上。李世民倒是欢喜萧锴诗作,这孩子就是对着一朵菊花都能陈出慷慨激昂的句子,很有清正之气。但是一想到他那个几番被他罢黜又复用的父亲萧瑀,李世民就头疼,太头疼了。

    不过李世民还是给了机会,让他们都看看对岸的身影。

    方启瑞在这时候终于有所领悟,圣人这是有意要给晋阳公主招驸马了。

    子弟之中,除了尉迟宝琪都不曾见过公主。忽然被圣人此般示意,个个内心惶恐,做君子之状,低下头去不敢再看。更有甚者,在心里嘀咕圣人是不是今日脑子有病,这般张扬地把他的妃子给他们看。不雅,不雅,太不雅了。

    尉迟宝琪倒是坦率,面目一派坦然地跟李世民道:“虽离得远,辨不太清,但宝琪觉得似乎见过这人。该是前些日子宝琪偶然得见太子殿下时,跟在殿下身边的一位宫人。”

    尉迟宝琪的话,令李世民十分满意,连点了三下头。尉迟宝琪的话既能解了当下他的‘难堪’,让众子弟明白他并非把后妃晾给他们看,也没有很明白地揭露出晋阳的身份,以便于他之后还能继续考量其他人。

    这尉迟宝琪机敏聪睿,处事周到全面,倒是有几分难得。

    李世民十分满意,遂好好打量一番这孩子的模样,五官棱角分明,温润俊朗,仪态优雅,乍看倒也不错。就是长着一双风流桃花眼,笑容张扬,略有一丝轻浮,怕只怕是个多情种,心不会系在一个女人身上。

    李世民接着看余下还未交诗作的三人,唯有魏叔玉样貌出挑,很入他的眼缘。不过对于李世民来说,这魏叔玉老子魏征却是个比萧瑀还让他头疼的人物。兕子可是他最心爱的女儿,便宜给那个田舍汉的儿子?李世民想想心里不舒服。

    魏叔玉这时才落了笔,挥毫泼墨,恣意洒脱地写完一首诗,全然没有其他子弟的拘谨之态。随后,他便带着一阵赫赫之风,呈送了上来。

    李世民觉得这孩子有那么一点耍风头之嫌,不过看了他的诗作之后,发觉其才能仅次于房遗直,倒是难得,忍不住失声叹好,先前心中燃起的介怀不满稍有所减退。他这才勉强刚开口,让魏叔玉也看看对岸的人。

    却在这时,翠影钻入了林中不见了。

    李世民刚要说不必猜了,就听魏叔玉用异常平淡地口气道:“回陛下,这是晋阳公主”。

    在场的人都愣了。

    李世民瞪他。

    回房之后,李明达问田邯缮:“那根仙人掌刺你可曾取下?”

    “在这。贵主瞧奴那一眼,奴立刻就明白了。”田邯缮忙从衣袖里掏出两根刺,一根断半截,一根完好。

    李明达就用之前在荷花帕上发现的那半根,与田邯缮刚采摘下来的半根拼合,刚刚合适,两根断刺合起的长度刚好与整刺相同。

    田邯缮表情,此事若真跟二十一公主有关,他家公主的心情必定十分难受。公主对她这位同母的弱妹,一向十分怜爱。二十一公主打三岁开始,便得他们公主的手引口传,习字读书,调皮犯错,也都是他家公主帮忙担下来。虽说是姐妹,但又有几分情似母女,二人之间的感情如何不言而喻。

    “贵主,那这根刺,还有披帛……”田邯缮张口之后,不知说什么好。

    屋子里沉寂许久。

    “把披帛给她。”李明达缓缓开口,声音低沉,“得空再去查查于侍监的过往,看他是否和太子妃有干系。”

    田邯缮一一应下。

    李明达又看了会儿仙人掌刺,渐渐抿起嘴角。事情一定要解决,至少要弄清真相,即便涉事者是她亲妹妹。

    李明达心很乱,想写字精心。她刚拿起笔,又放下了。

    随后不久,魏王李泰来了。

    “我听说你要去长孙府查案?”李泰见了就直接开门见山问,边说边潇洒地落座。

    “是。”李明达尚还没有抽离之前的情绪,遂只简短的回答了李泰。

    “二哥也想帮忙,你看你们能不能在多个人?”李泰笑问。

    李明达怔了下,转即对上李泰的眼:“四哥倒是消息灵通。若真有意,何不去问阿耶的意思,我同意了也不行。”

    “瞧瞧,谦虚了不是?这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么。满宫城的人谁不知道你晋阳公主张一张嘴,就能把盛怒之下的帝王哄得心悦大笑。”李泰拍正经看李明达,“说吧,你帮不帮四哥这个忙?”

    “四哥公务繁忙,非想要参与到这案子中,是何故?”李明达不解地看向李泰。

    李泰愣了下,敛眉思虑片刻,便道:“四哥也不瞒你,舅舅那边我向来不爱招惹,是为个人,房遗直。”

    “哦?”

    “我对他有那么点兴趣。”

    李明达没接话,只看着他。

    李泰:“你这么看我干嘛,我很欣赏他的才华!”

    “‘房谋杜断’,早闻他有谋略之才,不输其父。”李明达喝了口茶,看一眼李泰,口气似随意,又似刻意。

    李泰心里咯噔一下,遂笑着否认,“什么谋略之才,谁跟你说这东西?我不过是仰慕他的书法,便琢磨着能不能再让我的草隶更进一步。对了,你上次学让我写了字帖,而今练得怎么样了,快让四哥看看。”

    有些事点到为止,再挑明就尴尬了。

    李明达便顺着李泰的话,取了字给他看。

    李泰赞叹几句字好之后,便欲托辞离开,谁知父亲派人来叫他们兄妹过去。

    李世民一见李泰便瞪眼看他:“来瞧你妹妹何事?”

    李泰看眼李明达,行礼笑道:“回阿耶,儿臣想来看看妹妹,瞧她伤势如何。眼见她比儿子还精神,倒叫人觉得放心。”

    李世民满意地点头,随即告诉李明达查案一事可以开始进行了,魏叔玉等人那边都已经下了密旨知会。

    “阿耶,四哥也想参与进来办案。”李明达笑着凑到李世民身边,对其附耳几句话。

    李世民立刻被她逗乐了,兕子的提醒极好。反正人已经够多了,也不差再多加一个李泰。这次的事或许真可以成为让他们兄弟间关系缓和的契机、李世民遂点头允准,“好啊,你们兄妹齐心,必能断案如神。”

    李泰有些发懵的看着这对父女,不知李明达对李世民说了什么,但不管说了什么,效用很好,父亲果然容易他加入。

    李泰忙高兴地谢恩。

    兄妹二人随后出了立政殿后,李明达准备立刻动身,请李泰负责通知那些人,她则另有些准备。

    李泰笑着点头,答应了她会去通知房遗直、魏叔玉、尉迟宝琪和芦屋院静等人,随即又高兴对她道:“那一会儿见,我的好妹妹。”

    李泰眼眼看李明达离去身影,心里却是五味杂陈。他这个妹妹,倒真是比自己厉害几分。

    ……

    李明达没有回去更衣,准备出发,而是急匆匆先去了武德殿见李惠安。

    李惠安刚得了披帛,还有些高兴。这披帛是她最喜欢的一块,只因上面的花样特别。

    李惠安一遍又一遍地摩挲着披帛上的一朵牡丹花样,似回忆什么,随即嘴角就浮现出很甜的笑容。

    “贵主,晋阳公主来看您了。”

    李惠安闻言,立刻从凳子上跳起来,欢快地跑出去迎接李明达。见着人,她就立刻扑进李明达的怀里。

    “十九姐可是想我了?”李惠安在李明达的怀里抬眸,杏仁眼闪闪发亮,惹人怜爱。

    李明达笑了笑,点头,随即被李惠安拉近了屋内。

    桌上放了一块披帛,正是她让人送来的那块。李明达随之敛住笑容,问李惠安披帛是否属于她。

    “当然是我的,姐姐不记得了?这上面有一朵牡丹,正是姐姐帮我绣的。”李惠安拿起来给李明达看。

    李明达瞅了一眼,有些惊讶,“确是我的手法,瞧我这脑子,倒忘了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去年五月初三,你来这看我刚好瞄好了样子,哄我午睡的时候,随手绣的。”李惠安道。

    李明达更为惊讶,“难为你记得如此清楚。”

    “和姐姐的事,每一件我都记得清楚。”李惠安骄傲地挺胸扬头道。

    “那今年上巳节的事呢?”李明达瞳孔紧缩,盯着李惠安。

    李惠安愣了下,随即目光闪躲,表情很僵硬地表现出不解地样子,“姐姐是在说你坠崖那件事么?好可怕,我到现在还记得姐姐躺在血红血红河里的样子,好可怕,好可怕……”

    李惠安突然抱着头,随即就哭了起来。

    宫人们见状,忙去抚慰,又跟李明达说二十一公主当初因为目睹她坠崖的事后,就一直不曾好好吃饭,整日做噩梦,且大病了一场。

    “做噩梦?大病?”李明达伸手抱住扑进她怀里哭得李惠安,不解地问其身边的大宫女香玉。

    香玉点头,“贵主不愿让您和陛下知道,不许婢子们多言,连太医都不让请。”

    “好大的胆子!她不许,你们便听了?若是公主身体因耽搁看病,而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谁担得起?”李明达厉害道。

    香玉等人忙跪地请罪。

    李惠安抓着李明达的胳膊,乖巧地晃了晃,求她别生气,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李明达转而眯着眼看李惠安,见她正哭着,也不好再多言如何。这时李泰那边派人传话通知李明达,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李明达只好哄李惠安先冷静下来,至于心里的存疑,她只能等回头再说。

    两柱香后。

    李明达、李承乾和李泰三人到达了长孙府。

    魏叔玉、尉迟宝琪和芦屋院静都已经长孙府外的乌头门处等候。

    李明达穿着男装,身边跟着田邯缮和左青梅,还有几名同样穿着男装的女官。

    当下唯有魏叔玉等被皇帝点名查案的人才知晋阳公主的存在,遂在府外时,大家都只能对李承乾和李泰行礼。

    李泰的目光搜索了一圈,随即问:“房遗直呢?”

    “递消息的时候他不在府中,也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已经给府里留话了,估计晚些时候会赶来。”尉迟宝琪道。

    “先不管他,我们先去。”

    李承乾说罢,便领头在前走,众人紧随其后。

    尉迟宝琪还愣着,被魏叔玉硬拉着走。

    尉迟宝琪眼珠子有些发直,盯着晋阳公主的背影。他、他,不,是她,竟然是晋阳公主!

    公主的身形虽比他们这些爷们矮小了些,但作风很有英气,他之所以误会一定是因为这个缘故,而不是眼瞎。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