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134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这就是和辩机私通的脏道士。”

    房遗直只说了这么普通的一句话, 江林就像疯了一样, 欲往房遗直身上扑。

    谁都没有料到这才被押送上来的江林,竟然立刻发疯。等大家反应过来时, 人已经被程处弼扫腿绊倒。江林一个侧摔, 扭了腰,撞了头, 原本插在她头上的两根珠钗也哐铛掉在地上。她跟不怕疼似的,眼睛瞪得溜溜圆看着房遗直。

    “你说谁脏——”江林底气十足地叫着问,本来一张清秀好看的脸因愤怒而狰狞得五官扭曲。

    再看房遗直,纹丝不动立在原处,一脸果然如此表情,大概是早就预料到江林会有此反应。

    看来脏这个字, 是江林的软肋。李明达也想起之前萧五娘曾和自己说过的话,江林自诩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所以该是很忌讳脏这个字, 这一点房遗直倒是抓得很清楚。

    “道姑和和尚私通都不算脏, 那这世间还有脏的东西么。”房遗直垂眸睥睨她。

    江林急急辩解,“我没和他私通,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和他之间清清白白。”

    “付三郎呢,和他之间也清白吗?”李明达问。

    江林底气十足道:“这是当然。”

    “你们之间若真是清白,他又怎么会为你单独去了明镜司所在的老宅。那时候宅子荒凉, 没有一个人。你们在那里私下会面,他连个贴身随从都不带了,会是因为什么清白好事?”李明达试探性地质问。

    江林皱了下眉,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好端端的和付三郎在那里见什么面。”

    李明达示意了下,当即就有人将尖状的铁杵放在了地上。

    “还装糊涂?”

    江林惊讶地看了眼地上的东西,狠狠地皱眉。

    随即一双装着木脚的鞋被放了上来,接着又有一双也被拿上来。这后一双正是梅花庵惠宁等尼姑们伪装男人脚印所用。

    江林看到自己的那双,已经不觉得奇怪了,毕竟她的这双是跟凶器放在一起。这些衙差找到了凶器,自然就找到木脚。但是看到另一双时,她难掩脸上的疑惑,弄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两双,很是不解地看向李明达。

    “梅花庵的惠宁、安宁,你应该都听说过。”

    江林转了下眼珠子,看着那双鞋,面容似有悔意。

    这时候白天明得到了属下的回禀,立刻拱手向李明达告知当初跟着付三郎“远行”的两名随从已经被恩典放了归乡,由奴隶身份转为良民。

    “两个月前他带人到京兆府办理,有他当时他签字画押的契书为证。”

    白天明话音落了,就转头示意先前回话的小吏,小吏这时候双手呈上契书给田邯缮。

    田邯缮立刻将契书呈给李明达。

    李明达快速览阅之后,转眸凌厉地打量江林。她身材并不高大,只是略微丰腴,但是一双手臂却比普通女子强壮很多。

    小吏又道:“属下们已经快马加鞭去了这两个家仆现今的住处,分别查问了二人。所得证言一致,皆说是付三郎主动放他们走,还说他以后不会回长安城了,请他们帮忙保密。”

    “保密?”李明达好笑地把目光扫向了江林,“在家的时候还说要历练自己,只带两名随从随行。偏偏却在没有离开长安城之前,就将两名随行的家仆放了,还请他们保密。付三郎显然是有所图谋,才计划离开了家。但而今人还没有离开长安,就死在了齐家的旧宅里。谁都知道那座宅子当时没有人,他愿只身去那里赴约,必然是等着见什么重要的熟人。而且二人该是打算做什么隐晦之事,不然他不会连家仆都给打发了。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江道姑?”

    江林垂着脑袋,让人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她撑地的双手已经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江道姑这身打扮倒是清秀可人,令人见了不禁想多看两眼。我一女子尚有如此的感觉,却不知男子会如何?那付三郎正青春年少,又时常在家见你,会不会起了什么别的心思?”李明达继续逼问。

    江林蹙眉,两只手的拳头攥得更紧。

    “若非是为了私奔和你相约在那里会合,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缘故。”李明达又道。

    狄仁杰听到此,惊讶地挑了挑眉,恍然意识到原来是因为私奔,之前公主说那铺垫些话的时候,他就一直都没有想明白俩人在那见面是为啥。

    魏叔玉在旁一眼看穿了狄仁杰的表情,无奈地摇摇头,嘴里含笑着小声嘟囔着:“你还是阅历少,这都不懂!”

    狄仁杰瞪看一眼魏叔玉,脸立刻就红了,随后他往周围看了看,惊讶地没有发现他想看的身影。

    魏叔玉瞟见了,忙对狄仁杰悄悄打眼色,意在问他要找谁。

    狄仁杰小心地看一眼那边正在审问犯人的公主,然后用极低声和魏叔玉道:“萧锴呢?刚还是和我在一起给公主回话,怎么转头人不见了。”

    “我瞧见了,刚刚看他捂着悄悄肚子出去,应该是不太舒服,又怕打扰到审案,所以没有吭声就走了。”魏淑玉道。

    狄仁杰点了点头,转即看向那边面容秀丽的晋阳公主。此时她正逼问江林,一张嘴就舌灿莲花,话说得有理有据,比她的容貌还要漂亮。身形并不算高大的她,腰板挺得笔直,微微扬着下颚,一双秀气的眼炯炯发亮,英气十足,一点都不输于男儿。在别人眼里如何他不知道,至少于狄仁杰来讲,是十分耀眼的,看得眼睛有点直了。

    魏叔玉发现狄仁杰的目光不对,悄悄地拽了一下他的袖子,给他使眼色,似在问他看什么。

    狄仁杰眨了眨眼,然后尴尬地笑着摇头。

    这时候江林忽然发出一阵大笑,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这样笑能掩盖什么?”李明达又问。

    房遗直斜睨一眼江林,见她不讲话了,便缓缓开口:“必然是她自以为高洁,不想承认她和付三郎私奔的事。眼下作案凶器已经找到了,她承不承认已经没有关系,脏的就是脏的,改变不了。一边和辩机私通,一边又想和付三郎私奔,你怎么会姓江呢,姓私多好。”

    房遗直一张嘴就气死人不偿命,再一次戳了江林的软肋。江林眼睛瞪得发红,又开始要发狂,但这一次侍卫们早有所准备,立刻就按住了她的肩膀,死死地把她的脸扣贴在了地上。

    “什么私奔私通?你到底是什么人,学什么狗叫!”江林气骂道。

    “我弄不懂了,她这样疯性子的人,怎么会人缘儿好?”狄仁杰疑惑不已。

    房遗直嗤笑,“因为能装,而今丑事被大家揭发出来,自然就装不下去了,露出了本性。”

    江林凶悍的目光立刻朝房遗直投射过去,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魏叔玉忍不住勾起嘴角,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针对房遗直,倒是觉得挺有趣。他很想看看这个江林得罪房遗直的下场会如何。

    “为什么污蔑我!我不许你污蔑我,不许你污蔑我!你到底是谁,离我远点!滚远点!”江林对房遗直暴吼道。

    “看来你很不喜欢大家说你脏。”李明达叹道。

    江林愣了下,脸色涨得青紫,此时此刻才恍然明白,大家都是在故意刺激她。

    江宁林回过神来之后,冷笑得直晃肩膀,“你们这么刺激我,不就是为了知道真相么?都很想知道这案子到底是不是我做的?想让我认罪?可以!但要和我道歉,收回你们之前诋毁我的话。特别是他说的那些话,必须好好给我收回去。”

    江林说罢,就愤怒地指向房遗直。

    “我的天哪,我还是头一次在堂审的时候,碰到你这么理直气壮的犯人。谁给你的胆量敢指责房世子,让而今堂堂的大理寺少卿为你赔罪?”白天明差点惊掉了下巴。

    江林怔了一下,然后用稀奇地目光转头打量房遗直,上上下下反复很多次。

    在旁待命的衙差和侍卫们见到江林如此冒犯,都紧握着手里的刀和木杖,蠢蠢欲动。若非公主和房世子早有交代,让他们不要随便对江林动手,此刻他们只怕早就用木棒把江林两个眼睛戳成窟窿了。

    “原来你就是房世子,久闻大名。”江林一听到房遗直的身份,惊讶了,边说话目光边在房遗直身上又流连了一遍,似乎在审视一件她相中很久的衣裳。

    房遗直很配合地对江林回以一抹微笑,看起来倒是很有礼貌。

    但这场面在其他人看来怎么都觉得诡异,房世子这笑绝对不会是好笑。

    江林怔住,心里没底地问,“你为什么要对我笑?”

    “没有为什么,可能只是单纯的觉得你可笑而已。”

    “你——”

    “你承不承认自己是凶手对于我们来说根本不重要,证据已经在这,你和付红梅以及付三郎的关系也很清楚,没人会稀罕你说什么。过不了多久外边就会张贴告示,把今天的审案结果公布于众,而你与辩机和付三郎的事也会一并说明。到时候你的所作所为就会被天下人评说,看看最后有没有一人觉得你是白得跟池塘里的莲花一般。”房遗直说罢,就立刻命令在场的官差将今天的案情起草为告示。

    江林不干了,急躁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我是冤枉的,我被冤枉了,我跟他们两个人根本都没有关系!我是清白的!”

    “怎么个清白法,你不讲清楚,谁知道?”房遗直问。

    “付三郎早就说他爱慕于我,但我对他半点心思都没有,他几次和我表明心迹,我都拒绝了。后来,我偶然在园子听到了付三郎哀求付三娘的话,竟然是请她帮忙一起算计我。付三娘竟然还说出只要得到我的人,一切都好办的话来。然后还支招给付三郎,教他怎么才能讨好女儿家的心思。转头付三娘便像没事人一般,在我面前说巧话,装乖,还说她把我当成最信任要好之人。何其可笑!之后付三郎想要算计我的清白,几番想要和我独处,我岂能让他如愿,都想办法婉拒了。但他还是不死心,这种人就该死了干净。后来我便故意假装想和他私奔,将他约到了那荒芜一人老宅去。我在水里下了蒙汗药,骗他喝了下去,杀了付三郎以后,用早准备好的沙袋给他捆上,沉进了塘里。”

    “那沙袋里你混了什么东西?”李明达问。

    江林嗤笑,“沙袋里能有什么,自然就是沙子。”

    “迎春花呢?”李明达问。

    江林怔了怔,眼睛瞪大,不可思议地看着李明达,“你怎么会知道?”

    “说原因,让你放花进去的原因。”李明达拿起桌上长满绿叶的迎春花枝,抬手丢到了江林的面前。

    江林的目光跟着迎春花落了地,眼睛呆呆,似陷入了沉思。

    “迎春是万物复苏,四季更迭轮回的起始。虽然他这辈子罪孽身重,但我还是希望他下一辈子能活得干干净净。这是我对他美好的祝愿,也是我对他最后的慈悲。他对我不仁,但我身为出家的坤道,却不能对他不义。”

    听江林的口气,好像她对付三郎做了多大的宽容和忍让一般。

    “凶残地把人给杀了,竟然还厚颜无耻地谈什么原谅和慈悲,你真以为大家都和你一样没长脑子?”房遗直讥讽。

    “是你们这些俗人不懂!”江林立刻反驳回去。

    房遗直目光淡扫江林,“一般我们这里把那些说别人不懂只有他自己懂的人,称为疯子。”

    “你——”江林又气疯了,挣扎着起身就要往房遗直身上冲。

    “其实你可以装一会儿的,不必立刻证实我的判断是对的。”房遗直又道。

    “啊——”江林叫一声,闷闷地捶胸。

    李明达递了眼色示意房遗直暂时不要多说,看江林现在的这个状态,她怕再继续下去就问不出关于迎春花一事的起因。

    房遗直含笑点点头,果然乖乖地再不言语。

    “我不是问你它的含义,我是问你从何领悟出这个东西要和死人放在一起?或者说一开始是谁告诉你迎春花有这种意思?”李明达提问道。

    江林立刻摇头,“没有谁,是我自己悟出来的。”

    “你是说你和梅花庵的惠宁、安宁并不相识,你们都在死者身上放了迎春花,还使用了这种木脚穿的鞋子伪装男子的脚印,如此相似的做法都是巧合而已?”

    所有人都明白这根本不可能是巧合。

    江林眼盯着地面,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道:“想知道原因也可,我要道歉,收回那些污蔑我清白的话。”

    江琳说罢,就转眸扫了一眼房遗直。

    “你不说也没关系,我来说。”李明达当然不会让房遗直跟凶手道歉,“你和惠宁、安宁三个人,都是当年梅花庵被掳尼姑所生下的孩子。后来山匪被官府剿灭之后,你们三个孩子被山匪保护了下来。离开山寨之后你们身无长物,也无人可以依靠,最后只好分别去了尼姑庵和道观。”

    江林垂首沉默了很久之后,那沉重的张开嘴,“公主竟然都清楚,又何必问我。”

    “山寨里的那些尼姑们,也便是你们的‘母亲们’,可是你们杀死的?”李明达问。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除了房遗直都十分惊讶。大家脸上都挂着震惊之色,唏嘘不已。江林的头晃一晃才抬起来,眼睛里不仅没有一丝沉痛,竟还带着笑意,有些兴趣地打量李明达。她勾着一边的嘴角,沉默了很久很久以后,嗤笑了一声,感慨不已。

    “真的没有想到,这么久远的事情也引起了公主的注意,倒让贫道有些受宠若惊。”

    “你们怎么能下的去手?”李明达真的有些生气了,不解地质问他,“这里面可有你们的亲生母亲。”

    “那又如何,换着杀就是了。”江林撩了下自己额头上有些凌乱的头发,均匀白净的鹅蛋脸上浮起看似甜美又和善的笑容,“她们活着只是受罪,我们三人亲手帮她们从淫污中解脱,让她们再重新干干净净的开始,多好的事呀,她们应该对我们感激才是,这也当是我们尽孝了。”

    李明达:“若是真想帮她们解脱,你们该杀的是山匪。”

    “山匪掳人的确不对,但真却没有这几个女人放浪形骸,令人作呕,”江林回忆道,“谁能想到这几个尼姑,当年在尼姑庵修身养性的清清白白的女儿家,转头的山匪手里就成了只会争风吃醋的浪□□人。”

    “你怎么会这么想?”李明达讶异。

    “不这么想怎么想?你是没看到她们几个穿红戴绿,比高低抢男人的样子。早已经不是尼姑了,是和山匪同流合污贼寇,比起那些山匪,她们这些变脏的□□女人更可恶。她们早就不是什么好人了,比妓院里的□□还脏。所谓的母亲们,不过是在她们死后发善心给她们的一个好称呼罢了。惠宁比我还更慈悲,一直对外说她的这些尼姑们是好人。其实我心里清楚,她说也是想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毕竟父亲是山匪已经洗不清了,如果母亲再是水性杨花的□□,她该如何自处呢。”江林好笑地嘲讽道。

    “怪不得你们后来分开,她们两人去了梅花庵,你一人去了道观,你和她们两人其实并不合得来?”李明达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

    江林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的确,天生合不来。”

    “既然是天生合不来,你们又为何会同仇敌忾的去杀尼姑们?这解释不通。”李明达道。

    江林挑眉,“很简单,因为我们都是自洁之人,讨厌这些脏女人,为了这个世间干净一点,暂时合伙一下也没有什么关系。”

    “所以比起做了坏事是罪恶源头的山匪,你们更恨那些被无辜掳来却不能改命的尼姑们。”李明达无奈不已,“难不得房世子一进门就说你脏,她的眼光果然独到,看得一点儿都没错。”

    李明达确实受不了江林此人。

    江林闻言又疯了,因为李明达说她不干净,她就跟疯狗一样挣扎着要往上冲。衙差们自然不会让她往前冲。

    李明达微微皱着眉头,托着下巴打量她,难以理解江林为什么会对这几个字这么敏感和执着。连手刃亲生母亲的事儿都干了,还非要认为自己干净。

    “所以你后来杀付红梅的原因该是有二:一则是她出主意给她三哥,算计你。二则是因为她心悦于房世子,你就觉得不干净,和她三哥一样?

    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付红梅脱衣勾引房世子的主意,是她自己想的,还是你出的。”

    江林还在发疯,听到李明达的问话之后,执拗的冷笑起来,喊着自己不会再回答她的问题。

    “所以的确是因你出的主意,她才这样。你觉得你想出这种事情的脑袋会是干净的?你故意陷害付红梅,让她犯下这样的丢人的事情,转手还杀了她。你这人不仅心脏,而且恶毒。”李明达见她不想回话,别又拿她的软肋刺激她。

    江林狞笑喊:“这和谁出的主意有什么关系,若是他心思正派,自然就不会应我,去犯下这种事。我对她说这些,不过是对她的一个试探,果然,她骨子里透着□□本性,连对男人脱衣服这种龌龊的事情他都能干出来,她还不该死么?她和三哥一样令人觉得恶心,满脑子只有男女那点脏事,该死,该死,都一样的该死!”

    江林痛快的喊完之后,坦率地挑眉,看李明达和房遗直,“现在都听清楚了么,我跟付三郎一点关系都没有。那种恶心男人,我碰都不想碰。至于辩机和尚,我并非和他是有□□,就只有你们这些脑子不干净的人才会想这些。我每次和辩机见面,不过是为了教他针灸之术,他说他想学这个,求我帮忙我才帮的。”

    “高阳公主府里的大夫,哪一个针灸不比你厉害,他舍近求远,和你这么一个手法一般的人学这些,你竟然觉得这是一个合理的借口,只怕你自己心里也有一些小心思。”房遗直嗤笑不已,句句揭穿她,“人家的中意或动情了,就是脏、贱,到你这里就是‘学习针灸之法’。真是新鲜,今天算见识了,也才领悟透彻古人为什么造出‘无耻’、‘恶心’这种词了,原来就是为了给你这样的人准备的。”

    “我的事用不着你来品评!”江林吼道,喊得满脸通红,脖子青筋爆出。

    不过这一次众人却没忍着她,衙差上来就一板子打在了江林的嘴上。

    作者有话要说:  江林:我是来净化这个世界的,:d看我有慈祥的露八颗牙的标准的微笑。

    房遗直:狗龇牙也这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