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126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位面破坏神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重回1988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这么对他有些不好, 非君子所为。”狄仁杰搓了搓下巴, 随即态度坚决道,“这件事你们如果坚持做,那我不参与。”

    尉迟宝琪吸一口冷气, 瞪着狄仁杰, “这就不够意思了,我之前待你如何你心里清楚, 就这点小忙都不帮我?”

    “事情不一样,总之这件事我不做!”狄仁杰清清楚楚地吐字,告诉尉迟宝琪,“以前你是帮我不少忙,算我欠你的,我会还,但这种事我真的做不来。诸位抱歉,我先告辞了。”

    狄仁杰说罢, 就策马奔向了先前房遗直走过的路。

    “诶?你们看他!”尉迟宝琪气个半死, 用拳头捶捶胸口,“枉我平日待他那么好。”

    “你待他好了么,我怎么没瞧出来, 尽是你没事儿开他玩笑。”萧锴哈哈笑道。

    “有么?”尉迟宝琪眼珠子朝上,反思了一下, 转而问萧锴和魏叔玉二人,“你们两个走不走,要走赶紧趁着现在, 我还受得住。”

    “我给你出的主意,哪能会走,就看他了。”魏叔玉看向萧锴。

    萧锴耸了耸肩,无辜笑道:“为朋友两肋插刀是我萧锴分内之事。”

    “这就好,好歹还有两个帮我。”尉迟宝琪认真地对二人拱手致谢,“欠你们一个大人情,以后有事,尽管说。”

    萧锴笑哈哈道:“你太客气了,当初我落难的时候,你们没瞧不起我,我就很感激了。你还记得过年那会儿,我去梁国公府上告别么。其实我之前还走了两家,是平常觉得要最好的朋友,却没想到被挡在门外。最后去梁国公府,也没抱希望了,却没想到守门的家仆二话不说就把我放了进去,便是从那时候对你们感激至极。也知道什么是真朋友,什么是肤浅的酒肉朋友了。”

    “那这该是遗直兄的功劳,他家守门的人规矩得很,能不等通报的结果就先把你放进去,一定是遗直兄之前有过嘱咐了。”尉迟宝琪道。

    萧锴看一眼他,直笑,“你也不差啊,刚刚人家没给你面子,你也没生气,这会子还不忘夸赞他。”

    “我和他的关系早就过了虚伪寒暄那步,他不喜欢自然就直接说了,我也是。瞧瞧怀英,而今也如此了。虽说俩人都拒绝了我,但是这并不会影响我们的情谊,好朋友之间不就是要彼此说实话么,不然相处起来多累。”尉迟宝琪叹道。

    萧锴和魏叔玉一同点了点头,俩人倒都羡慕起尉迟宝琪和房遗直、狄仁杰之间的关系。想想自己身边的朋友,似乎并没有交心到如此地步的人。

    “走吧,去醉花楼吃酒,新开的一家酒楼,你们一定都没听过,他家有个独门秘制的桂花烧酒,特别好喝,酒一烫热了,香喷喷的,就当是我提前谢谢你们的帮忙。”尉迟宝琪道。

    萧锴和魏叔玉应承,随后就跟着他去了。

    至夜深,魏叔玉方带着一身桂花酒香回府。他喝得微醺,下马的时候身子打了晃,随从赶紧将他搀扶稳了。

    “这大半夜的,怎么才回来!”一声厉言,顿时让魏叔玉的酒醒了。

    魏叔玉忙给魏征行礼,“宝琪快到生辰了,他邀我和萧二郎喝酒,也没有不从之理。”

    魏征咳嗽两声,皱眉看着魏叔玉,语气稍微缓和了些:“今日就罢了,以后切记。”

    魏叔玉应承,随即就去搀扶魏征,瞧他面色不好,担心魏征旧疾复发,便询问魏征身体如何,是不是又难受了。

    “老毛病,一到换季的时候就容易犯,回头吃些老方子就好了。”魏征见魏叔玉孝顺,也算平了不少气。他一边走一边嘱咐魏叔玉,今后做事要稳重有担当,不可任性,更不可恣意胡为,“阿耶年纪大了,将来总有走不动的时候,到时就不能护着你了。你要学会凡事都学着靠自己,收敛你自傲的性子。再有,切忌不分好坏,只一味地广交朋友,子弟们之中也非个个都好,认识的人再多也不如认识几个真正有用的好。”

    魏叔玉笑着跟魏征道:“刚刚我们还和宝琪讨论这事,大家也都这么认为。”

    魏征点点头,“那你这两个朋友还算不错,再有就是房大郎,他是个德行极好的人,你也早就清楚,便多和他学学。”

    魏征应承,随即把魏征搀扶到屋内,这时裴氏迎了过来,看见魏征连披衣都没有穿就出去,责怪他身边人照顾不周。

    “却别训他们了,是我觉得热,没必要穿那么多。”

    裴氏无奈道:“说出去走走,结果却是去接儿子了。”

    魏征不认,咳嗽两声道:“不过是偶遇。”

    “行行行,算你们是偶遇。”裴氏笑了下,转头看眼魏叔玉,“也怪你,干什么又怎么晚回来。你阿耶知道你去明镜司历练,心里就挂念着,想问情况。”

    魏叔玉便忙把今天在明镜司的经历都告诉了魏征。

    魏征一听这案子不小,再三嘱咐魏叔玉一定要好好协助公主破案,竭尽所能。

    魏叔玉应承行礼。

    裴氏听得咋舌,“十多具人骨?这也太吓人了,这哪是荷花塘,是死人坑啊!”

    魏征摆摆手,让裴氏小点声,他头痛,有点经不起闹。

    裴氏忙掩嘴,点点头,然后尽量用平常语调说话,“我实在是太惊讶了。”

    “我和遗直兄他们一起见这光景的时候,也都惊讶不已。任谁都想不到,这前任工部侍郎齐鸣的府里会藏了这么多的白骨。”

    “这事儿可也巧了,偏偏明镜司就选在那里,这些冤魂也算有福气,碰到了你们,总算会有昭雪的一天。”裴氏叹道。

    “确实巧。圣人当初之所以选了那处地方,只因离崔家近。”魏征之所以告诉裴氏这句话,就是想对裴氏说,有关让他们长子尚主的想法可以歇一歇了。

    裴氏怔住,表情比刚刚听到白骨的事更惊讶,“你什么意思,圣人要定下来了?”

    魏征皱眉,“该是快了吧,上个月还满嘴不停地夸赞崔干教子有方。”

    裴氏一脸失望之色,缓缓地叹了口气。

    魏征道:“绝了你的念想也好,省得你没事瞎想。再说咱们家叔玉本来就对尚主没什么兴趣,你就当依他的意思了,让他随心,凭自己的本事谋事。”

    裴氏看眼魏叔玉,见魏叔玉高兴的对自己点了点头,明白他也是如此想的,无奈地叹一口气。

    “也没有办法了,本也就没指望了,只能依你们爷俩的意思了。只是不甘心,怎么人崔家就行,我们便不行。”

    “阿娘,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魏叔玉赔笑哄裴氏。

    裴氏最禁不住儿子说好话给她,三两句就被逗乐了,也便开解了,“罢了罢了!本来也就没得到过,没了也就没了。不说这些,对了,你妹妹近来情绪还是不太好,得空你还要再劝劝她,我看她还挺听你的劝。”

    魏叔玉应承,随后和魏征裴氏告辞。

    裴氏劝魏征赶紧去歇息,便亲自搀扶他到床上。魏征躺下来之后,看着裴氏道:“你到底没有和我说清楚,咱们的二娘怎么了?为何最近情绪这般不好?”

    “我也不清楚,之前让叔玉去问,说是因为羡慕公主厉害,自觉处处不如人家,所以心里有些难过。我反思自己也是平时夸得太厉害了,所以这几日都不怎么说了,但是还是没好,我在琢磨着会不会还有有别的原因,却故意隐瞒没有和我说。比如,她怀春了?”

    魏征皱眉反问,“你天天在家看着她,却问我这些,我如何知道。”

    “我也难讲,她在我面前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等明天我去试探试探她。不过你今天先和我交个底,如果她真看上谁了,你该如何处置?”裴氏问。

    “那要看她中意的是什么样的人,如果家世相当,品德才华都在可以考虑之列。我们也不必做刻板的父母,撮合就是。”魏征说道。

    裴氏一听这话,高兴得合不拢嘴:“要的就是你这句,到底是我们孩子的好父亲。只要有你这句话,明天我去劝她也好劝了,心里头也有底。”

    次日一早,裴氏听魏征咳嗽的厉害,面色又比上一日差了很多,劝他告假便不要上朝,但是魏征坚持要去。裴氏也无可奈何,送走魏征之后,她就立刻去了魏婉淑的房间。

    裴氏因要考察魏婉淑的情况,特意叫人不许通报。她悄悄地进门去瞧女儿,却见魏婉淑穿着一身桃花色的粉红衣裳坐在窗边,一双白嫩的手托着下巴,衣裳的颜色刚好映衬她的脸颊十分红润好看,但她整个人却有些失神,看着前方纸糊的窗户发呆,整个人看起来闷闷不乐。

    裴氏瞧她这副样,倒真像是怀春的少女。

    “想什么呢?”裴氏轻声地问。

    魏婉淑愣了一下,转眸瞟见自己的母亲来了,忙起身相迎。

    “没想什么,只是随便发发呆罢了。”

    “行了,你和阿娘瞒什么,有什么心里话就痛快说出来,阿娘除了为你操心,给你出主意之外,还能做什么,半点害你的事都不会做。”裴氏唠叨道。

    魏婉淑抿着嘴笑,“阿娘,我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不过是前一段日子在庵里头呆时间久了,习惯一个人安静,所以至今还留下了喜静发呆的老毛病罢了。”

    “真是如此?”裴氏十分怀疑地问,见她坚持点头,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与魏婉淑作别之后,裴氏心里头终究是计较这件事。

    再说魏叔玉,今晨赶早到了明镜司应卯之后,就在衙差的带领家之下,去了自己办事的屋子,又问了左边的房间是谁,得知是房遗直,魏叔玉再满意不过。随后又问右边的是谁,得知是萧锴,魏叔玉也挺满意。

    正房自然是公主之所,魏叔玉就不问了,只问衙差:“那对面呢?”

    “紧挨着正房的那间是崔主簿,与之相邻的那间自然就是新上任的尉迟主簿了。”衙差老实回道。

    魏叔玉惊讶的挑了下眉,“他们俩人的房间紧挨着?”

    衙差不解:“是,有什么不对?”

    “没没没,没有什么,”魏叔玉愣了神。

    衙差随即行礼告退,走了没多远,又突然被魏叔玉叫住了。

    衙差疑惑地对魏叔玉行礼,请他有事尽管吩咐。

    “我倒没什么别的事,只是好奇,这房间的分配是由谁决定?”魏叔玉琢磨着如果是崔清寂干得,那他这个人真的是太无耻了,一定要好生教训她才行。

    “贵主,贵主昨天临走之前,随便指了指,分配了诸位了郎君的房间,也是便于属下们今晨根据各位郎君的喜好布置。”

    “这倒是费心了。”魏叔玉讶异道,没想到公主思虑如此周到。只是偏偏赶巧了,把两个不对付的人放在了一起,怕只怕以后的日子可有的热闹了。不过,他却是个最不怕热闹的人,他倒无所谓。

    魏叔玉随即从袖子里掏出一贯钱,给那衙差吃酒用。

    衙差忙拒绝不敢,“贵主刚来明镜司,便给属下们下了规矩,不许任何人擅自受他人钱财,违者杖二十,逐出明镜司,永不录用。”

    魏叔玉一听这话,修长的手指立刻将一串钱握紧,随即背到身后,“倒是我不懂规矩了,还是劳烦你给我讲讲这些规矩都有什么,别回头我在犯了错还不自知。”

    衙差便一一复述给魏叔玉,也没什么太出格的规矩,不过是不许胡乱收钱,暗地替人办事,私下传递消息等等之类的吩咐。

    魏叔玉点点头,这才打发了那衙差离开,随即他就回房,把刚刚衙差所述的这些规矩都一一写了下来,然后对这几条规矩细细的琢磨了一遍。

    尉迟宝琪和萧锴随后到了。魏叔玉瞧见他俩,立刻喊他们到自己房里。

    “你倒是不上心,说好了早些来,怎么比我还晚?”魏叔玉质问尉迟宝琪道。

    尉迟宝琪挠挠头,“这不昨儿个晚上喝多了,今晨就没起来。不过这会儿也不算晚啊,就我们三个在,其他人都还没来。”

    “我刚问过了,你的房间在那边,和崔清寂挨着。”

    “啊!?”尉迟宝琪惊诧。

    “这倒也好,以后他做什么事,都能观察清楚。”魏叔玉摸下巴道。

    “怎么观察,我们虽然挨着,可隔着一堵墙呢。”

    “那就破了这堵墙。”

    魏叔玉随即招手,示意尉迟宝琪到跟前来,然后用手拢着他的耳朵,对他小声嘀咕了一番,然后示意随从亮了工具给他看。

    “我是想着不管能不能做,先把东西带着,看来我还真是有先见之明。”

    尉迟宝琪和萧锴见状,都惊讶一番,连连称赞魏叔玉厉害,随即三人就商量该怎么下手。

    “东西厢房想对应的两间,布置应该差不多,不过刚听衙差说每间房都是按照大家的喜好了布置的,那崔清寂的房间必然会有所不同,还是看一眼再挖比较抱歉。这就要把院子里的人暂时支走一会儿。”魏叔玉道。

    尉迟宝琪眼珠子动了动,然后看向萧锴,“那就要麻烦你了。”

    “说吧,什么损主意。”

    “不管你是装肚子疼,还是头疼的,总归出了院们直接躺地上,大叫几声,让大家把眼睛都放在你身上。我刚看了,所有的房门都没锁,包括崔清寂的,只需要片刻的功夫,人进去很容易。”

    “那出来呢?”萧锴苦笑问。

    “出来就更容易了,从后窗跳,然后进宝琪的房间,自然没人发现什么。”魏叔玉解释道。

    “对,这法子好极了,就这么办。”尉迟宝琪拍手道,随即拍拍萧锴的肩膀,再三谢他为自己‘牺牲’。

    “行了,昨天刚说的为朋友两肋插刀,不能今天就反悔啊,不就是装肚子疼么,我会。”萧锴说罢,就对二人打个手势,示意他们赶紧开始,别一会儿再来人,看他出丑的人可就更多了。

    魏叔玉点头,他带着身边的小厮跟着尉迟宝琪一起说说笑笑地往尉迟宝琪的房间去。

    萧锴则跟二人道别喊着落了样东西回家去取。于是他就在走到门口,忽然就倒下了。可吓坏了守门的衙差们,忙喊着出事了。

    这时候魏叔玉忙道:“他爱闹肚子,一定是昨晚又贪吃了,快忙给他抬回屋。”说罢就招呼院子里打扫的人都去帮忙。

    随后大家一窝蜂得忙活着把萧锴弄进去了,又有魏世子打发人去请大夫,交代大家散了,这才算了事。

    半个时辰后,房遗直和狄仁杰方到,随后崔清寂也到了,再接着便是李明达。

    李明达进院,就见大家都出来迎接自己,笑了笑,打发众人一炷香后齐聚正堂。

    尉迟宝琪和房遗直、狄仁杰打了招呼后,就跟二人说自己的房间在哪儿,让他们两个以后常去他那里走动。

    房遗直听说房间的布置之后,就瞧了眼自己那间,打发落歌把随行之物放到房间内,便再没有多言。

    狄仁杰高兴叹,“咱们那间距离正房最远,还最大,倒是清静。”

    “嗯。”房遗直应一声,又看向尉迟宝琪,嘱咐他刚来,该好生了解这里的规矩,“而今已经是有官职挂身的人了,便不可像以前那般鲁莽做事,你要为你的一言一行负责。还要记者,你做的任何一件事都很有可能被人看着,不要以为御史台的参本,参不到你身上。”

    “明白,你放心吧。”尉迟宝琪对房遗直笑道。

    房遗直点头,随即就带着狄仁杰到了他们的那间房。一进门瞧房间的布置,倒有几分熟悉感,像是他家中的书房。

    “这屋子虽然不及你大理寺的大,但是布置很用心啊。倒也怪了,这明镜司的衙差莫非有神通不成,能按照各人喜好布置到如此程度,真可谓是用心之至。”狄仁杰叹道。

    房遗直坐了下来,随手翻了翻桌案上摆着的一摞书,是一些杂书,内容却很吸引人,而且从书页旧的程度上看,应该都是古书,难得的孤本。房遗直随便翻了两本,就看到他熟悉的大家之名,心知这些古籍该都是来自宫里。

    房遗直勾起嘴角,心里减少了一些不平之意。

    “真贴心,还特意准备了两张桌子,可我不要坐在遗直兄对面,要把这张桌子摆放在那头的窗边。”狄仁杰道。

    房遗直点头,刚好和他也不喜欢彼此做事的时候,面对着面,很容易被对方打扰。

    狄仁杰在自己重新安排的地方坐下来着之后,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氛围,觉得很不错。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府衙里有一张自己的桌子,人生第一次,值得纪念,我要在桌下写下来。”狄仁杰到底是年少,有些调皮的性子。话说完,他就吩咐人弄墨,在桌案下铺垫子,他就坐在桌案下,弓着腰,艰难的在桌子底下写了和什么人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干什么,然后落款了写着‘狄怀英书’四个字。

    房遗直笑着嘱咐狄仁杰小心些,别磕了头或扭了腰,然后就自顾自地翻阅桌上的估计,一页接着一页。等狄仁杰写完的时候,房遗直大半本都快看完了。这时候落歌提醒一炷香的时间快要到了。狄仁杰赶紧从桌案下面钻出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又活动了一下身体,伸了伸腰。

    二人到正堂时,众人也都刚好到了。

    尉迟宝琪一直时不时地观察崔清寂。崔清寂则一点反应都没有,淡然落座之后,目光就一直在李明达身上,等待揭晓答案。房遗直为大理寺卿,品级在众子弟之上,所以他进门之后,座位便和狄仁杰分开,狄仁杰在最末,他则最前,李明达的左下首,也便是与崔清寂的位置相邻。魏叔玉则坐在右下首,紧挨着他的是尉迟宝琪和萧锴。

    李明达见大家都坐定之后,就让左青梅开讲验尸结果。

    “白骨一共挖出了数千根,昨晚根据头骨看,尸骨至少会有二十二人,经过昨晚一夜的拼凑比对,发现还多四块长短粗细不同的大腿骨,便是说尸骨人数至少增至为二十六人,这其中不包括之前那具还没有完全腐烂的尸体。”

    “死因呢?还能否看出来?”魏叔玉迫不及待地问。

    左青梅看眼魏叔玉,面无表情的接着讲述道:“因为有诸多骨头缺失,只能部分还原还算完整的六具尸骨,从这六具尸骨的情况来看,都只是颈骨处有刀痕。其他的零碎骨头中,翻找的颈骨也都带着刀痕。”

    左青梅说着就用手比量了自己脖颈处的位置,“如此一刀砍下去,立刻毙命。”

    “这手法倒是凶狠,若是二十六具尸骨都是这种死法,干脆利落,倒像是……”萧锴说着就看向了尉迟宝琪。

    尉迟宝琪点头,立刻道:“士兵杀人。”

    崔清寂:“那这会不会就刚好印证了魏世子之前的猜测,未腐烂的尸身,和这些已经化作白骨的,死法截然不同,凶手也不同,只是碰巧被放在了一起。”

    “就没有什么新的想法么,说些旧的有什么趣。”魏叔玉听崔清寂这么说,轻轻地冷哼一声,显然不屑于他附和自己。

    尉迟宝琪和萧锴见状,轻轻笑了一声,也算是附和魏叔玉的不屑。

    本来他们这反应于一般子弟来讲,那是莫大尴尬的事。但崔清寂恰恰相反,一脸淡然,还笑得温润如玉。与魏叔玉等人的表现的‘丑态’相比,崔清寂的谦谦君子之风就更加突出了。

    李明达挑了下眉,看向魏叔玉,然后目光也扫过了尉迟宝琪和萧锴。

    三人当下都垂眸,躲闪过了李明达质问的目光。

    李明达没吭声,让左青梅继续说。

    “那具没腐烂完全的尸身是一名男子,致命伤就在胸口的那个拳头大的血洞上。而我们挖的那些骨头,则有男有女,也有孩子。再有昨天在淤泥里挖掘的时候,清理的不算太干净,所以并没有仔细勘察清楚。昨晚等这些骨头彻底清洗干净之后,我们才发现还有一些骨头有‘异状’。”

    “异状?什么异状?难道不是人骨?”尉迟宝琪这一声好奇问话,立刻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全都注视在他身上。

    魏叔玉真是想帮他都帮不了,忍不住笑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竟还能以为不是人骨,若不是人骨的话反倒不新鲜了,算什么异状。”

    “啊,我又犯糊涂了,诸位抱歉抱歉!”尉迟宝琪忙又对左青梅道歉。

    左青梅无奈地笑看他一眼,也早习惯尉迟宝琪这脾性了,继续道:“这有问题的骨头都已经备好了,诸位都可看看。”

    左青梅话音落了,就有衙差端着一托盘盖着摆布的东西上前。

    尉迟宝琪抖了下眉毛,刚刚进屋的时候,他就看到角落里有个衙差端着这东西,不知道干什么,原来竟是一盘骨头,想想还真有点瘆得慌。

    早有人备了高脚桌抬上来,托盘就放在桌上,随即就被掀开了上面的白布。几个人都起身凑到附近看。

    “这骨头两头黏着什么东西,黑乎乎的?淤泥没洗掉?”狄仁杰好奇地看向左青梅。

    众人仔细观察之后,发现只有这一点问题,但也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左青梅说的问题,所以都很疑惑地看向左青梅。

    李明达早前已然得过左青梅的回禀,所以知情,这会儿自然不好奇,只是目光扫视大家,观察众人的反应,不巧就被房遗直捉个正着,所有人之中就他没有怀着好奇之心去看左青梅。

    左青梅拿起骨头,举起来,自己狠盯着上面黏着的东西,“这是肉,准确的说是筋肉。”

    尉迟宝琪刚刚看的还很认真仔细,差点亲到骨头上去,一听左青梅这话,立刻胃里一阵翻涌,他退了一步,随即被魏叔玉抓着扶住了。魏叔玉感觉到尉迟宝琪想吐,侧头对他郑重地使眼色警告,微微摇了摇头。尉迟宝琪蹙眉悲壮地点了点头,明白自己就算是再忍不住,也要坚持下去。

    左青梅随即拿匕首在一块比较大的‘肉’上刮了刮,外表那一层黑刮掉之后,还可见里面的是白色,仍然没有脱离骨头,保持着粘性。

    “这些筋肉还很有弹性,并非是尸体自然腐烂剩下的结果。外表发黑只是因为池塘里的淤泥所致。且不说这骨头其他地方的肉哪去了,就骨头头上这块,带筋的地方不该这么小,但只有这一小块有,邻边都没肉了,就很奇怪。只怕这些骨头在投入荷塘之前,就没剩多少肉了,投入荷塘之后,有鱼虾之类的东西咬食,所以才只剩下咬不动的筋肉黏在骨头上,所以这筋肉上缺失的部分,应该是在投入池塘之前就被啃咬掉了。”左青梅说罢,就挑出几块有啃咬痕迹的骨头给大家看。这些啃咬痕迹,必然不会是池塘里的鱼虾留下的,像是狗狼之类的动物。

    所以说左青梅的猜测,基本上就是事实。

    “这就奇怪了,用刀抹脖子杀人,然后又把人喂狗狼之类的兽吃,剩下的骨头偏偏又扔在了这座府邸的池塘里,为什么?这也太麻烦,太说不通了。”萧锴满脸疑惑,完全想不通这些。

    “若把这些解释通了,这案子离告破也就不远了。”房遗直随即道,“既然没什么太大的线索,就走平常查案的路数,先从周边查起,看看这附近有没有人目击过,之前是有什么人常出入这座府邸。因白骨的最早出现的时候不能确定,原本这府邸的主人也要调查,看看是否知道线索或者隐瞒什么。好在齐鸣的老家就在京畿道,距离我们里没多远,去派人调查也算方便。”

    房遗直一下就说出当下大家需要做的事,倒是让萧锴等没头绪的人一下有了章法。众人随即附和,随即就自报奋勇负责。

    “我家就住在这条街上,周围的邻居,街上常走动什么人,也都算熟悉。这方面的打听就由我来办,应该不会出什么差池。”崔清寂道。

    萧锴和狄仁杰则一同表示,去齐鸣老家打听事的活计交给他们俩负责就行。萧锴擅长观大局,狄仁杰则心思细腻,善于计较细节,俩人刚好互补。

    李明达随即也应承了,这就叫他们人收拾东西出发,不要耽搁。

    尉迟宝琪左右看看,就询问房遗直和李明达,“那我呢?”

    “守着明镜司,带着人继续挖池塘,看看还有多少‘惊喜’。”房遗直想了下,就吩咐道。

    尉迟宝琪一听‘惊喜’,头好容易消停下的胃有开始翻腾了,“可饶了我吧。”

    李明达不许尉迟宝琪任性,“饶什么,这是你该有的‘惩罚。’再说你本就惧怕尸体,若想在明镜司留下来,就一定要先适应这点。你们今天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你和萧锴、魏叔玉几个为何都要针对崔清寂,他对你们做过什么?”

    尉迟宝琪听这话顿时有点慌了,没想到刚刚他们就笑一下便引起了公主的注意,而且还令公主这么直接的质问自己。

    “没,没干什么呀。”尉迟宝琪想装糊涂。

    “还说没干什么,人家说一句话,你、萧锴和魏叔玉三人便合伙想笑话他。”

    “这可真冤枉,以往我说话蠢得时候,你们不也笑话我么。”尉迟宝琪也想‘无辜’一下。

    “笑话和笑话不一样,也分善意的和恶意的,别当我不知道你们出于何意。你们私下里怎么和他不对付,我其实并没有兴趣过问。但在明镜司,在审案子的事情上,你们若公报私仇,我一定会对你们不客气。”李明达冷言警告道。

    尉迟宝琪愣了又愣,委屈地点点头。心下暗暗发誓,就在查案子之外的时候,好好想办法让崔清寂放弃尚主的念头,要多听魏叔玉的建议,直到把这厮折磨跑了为止。

    “我看你还有些不服气,不如这样,”李明达随即问尉迟宝琪,可记得当初在安州比试赛马的时候他输了,欠自己一个要求的事。

    尉迟宝琪连连点头应承:“当然记得,回京之后我还向贵主求问过,打算还这个‘要求’。但贵主当时说不着急,等需要的时候再提。”

    “对,那现在就是我需要的时候。”李明达道。

    在旁一直风轻云淡的房遗直,闻言之后侧眸,有些好奇地看向李明达。

    李明达紧盯着尉迟宝琪,对其郑重道:“我要你不许再耍什么伎俩欺负崔清寂。”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真是特别的一天,

    啊——挺过姨妈腹痛,那就是一场胜仗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