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125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山村名医位面破坏神重回1988犯罪心理:罪与罚     “快去问清楚。”李世民喝令道。

    回话的太监应承, 欲匆匆退下照办。

    李世民想了想, 叫住了他,“罢了,用不着你们去。”

    方启瑞察觉异状, 询问地看向李世民。

    李世民立刻起身, 让方启瑞给他找一件普通衣裳。

    方启瑞愣住,“陛下这是……”

    “出宫。”李世民道。

    方启瑞顿时了然, 赶紧去把上次晋阳公主起手给圣人做的那件衣裳取了来。李世民一瞧这件衣服,心里又是五味杂陈,更加坚定了出宫的决心。

    片刻后,一气度非凡的中年男子便现身于明镜司前,身边只跟了两人,一个样貌清秀,一个身材魁梧,有些凶悍。

    明镜司守门的衙差却并不识得三人的身份, 询问三人来此有何事, 方启瑞就欲拿出令牌,却被李世民阻止了。

    李世民也不知哪来的兴致,亲自对那守门的衙差道:“有冤情要找你们主事。”

    “你可知我们明镜司的主事是谁, 你说找就找?”衙差没想太多,只是打量三人的衣着一般, 却不曾好生注意人家所骑的马却非比寻常,仍是一本正经的态度,“主事未必一定能见, 但若有冤情,可简单述来,我先去通报。”

    衙差话音落了,李世民要琢磨着个‘冤情’诉说,就听见里面匆匆跑来一人。

    田邯缮得了公主的嘱咐,飞奔到明镜司门口,果然见到了圣人,吓得差点半个魂儿没了。田邯缮一边骂守门的衙差没眼力,一边跪地恭迎李世民。

    衙差们一听这位看起来衣着一般般的中年男人竟然是皇帝,纷纷惶恐地跪地磕头。

    “无碍的,都是职责之内,做得好。”李世民看笑眯眯地叹一句,忽然心情大好,大迈步进门了。他带着好奇之心,好生环顾明镜司。

    侍卫们恭送走李世民之后,许久之后,才从地上爬起来。八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任谁都没想到他们才在明镜司守门一个多月就瞧见圣颜了,这可真是个不一般的活计,荣耀无比。

    田邯缮紧跟着圣人身后赔笑,心里琢磨着好在她们贵主耳朵灵敏,及时听出来了,不然这要是在门口就闹了笑话,惹了圣怒可不好哄。

    李世民打量了完明镜司的环境,转即笑问田邯缮,“你家贵主可在这?”

    “在,在的,在后院。”田邯缮忽然被李世民问话,有些紧张,指了指后院的方向。

    李世民自然瞧见了田邯缮的紧张之态,再看有好好地正堂人却不在,跑到后院去做什么?这明镜司以前是一座官邸,后院自然有景致好的园林,春意盎然,小桥流水……谈情佳地。

    “那崔清寂呢,他人在哪儿?”李世民又问。

    “回圣人,崔主簿也在后院,和公主一起在荷花池边。”田邯缮如实回道。

    李世民瞬间就收住了脸上的笑,厉声打发田邯缮快在前头带路。

    田邯缮愣了下,赶忙应承走在前面。

    李世民步伐迈地飞快,方启瑞和常怀远就赶忙紧跟在李世民身后。

    没多久,四人就到了园子,远远地从这边往池塘那头看去,就见晋阳公主和崔清寂二人站在石拱桥之上,面着东边的池塘,正背着他们。

    田邯缮意欲要通报,被李世民瞪了回去,“都给我安静了。”

    田邯缮不解地点点头,这时候李世民就冲过了田邯缮,走在了最前头,直奔着李明达所在的方向。李世民一股脑儿地冲上桥,李明达这时候回头看见李世民,惊讶地叹了声,崔清寂闻声才意识到李世民来了,连忙行礼。

    “你二人在这做什么?”李世民的语气有问责的意思。

    李明达笑着去拉住李世民的衣袖,努嘴示意他往东边瞧。李世民没好气的瞪一眼李明达,只觉得这个女儿不争气,这种时候了还想撒娇分散他的注意力,就为了帮崔清寂开脱?李世民瞬间有种为父心凉的感觉。但当他的目光不经意地扫向东方的时候,却发现那边的池塘里有人,而且还有不少人,足有二十几个。所有人都弯腰在淤泥里掏什么东西,东边的池塘里地处高些,水大部分都已经放走,越靠近东岸水越少,几乎都是淤泥,而这些人就在那片淤泥地里到处挖寻。

    很快李世民就看见有人从淤泥里掏出一块长条状的东西,挂着淤泥,然后身边的人忙都跟着在此处掏,一块块条状的挖了不少,随后就捡进了篮子里。李世民正要问李明达这是在挖什么宝贝,就见一名侍卫从水里掏出了一块大的,圆圆的,淤泥一块块掉下去,剩下的额部分状如骷髅。

    李世民眯着眼,确定看,肯定是骷髅了。

    “这是?”李世民看向李明达。

    “是崔家的家仆,本想从池塘里挖淤泥种花用,却不想挖着挖着,挖到了几块骨头,开始还不以为意,以为是什么野狗之类的死在这里头,时间久了,就埋在了泥里,后来他们就在淤泥里找到了独属于人的头骨。”李明达解释道。

    李世民点点头,明白那场景该就跟刚刚他所见的情景差不多。

    “这宅子,有些年头了,前朝的时候也在,会不会是早年就留下的骨头?”李世民问。

    崔清寂忙道:“本来我们也以为是这样,但未免有其它情况,还是让人再打捞一番,不想立刻就有了收获,发现了一具还未完全腐烂的尸体。”

    李世民看眼崔清寂,便不想再瞧第二眼,就只看向李明达。见李明达点了点头,李世民才皱眉表示这案子要彻查。

    “再之后,就陆续挖了不少尸骨。”

    李明达说罢,指了指。李世民这才瞧见东岸岸上已经铺了草席,一块草席上已经堆了一些洗掉淤泥的白骨,而另一个草席上则放着一具还腐烂大半的尸体,细看那尸身的模样,倒是真令人反胃。不过李世民也是从打打杀杀过来的人,什么刀光血影没见过,所以反应还好。

    左青梅随即来回禀:“头骨已经有十一个了。”

    “加上腐烂的那具,便至少是十二人。”李明达说罢,就看向李世民,“阿耶当初把明镜司选在此处,只怕也非巧合,必是阿耶的真龙之气感受到了这些冤魂的哀鸣。”

    李世民本来对于死亡人数有些震惊,但一听李明达拍马屁的话,忍不住笑起来。他家兕子说话就是夸张了些,也很受听。

    崔清寂忙附和,也跟着说了几句巧话。

    李世民拉下脸来,转而看那边挖尸体的,对崔清寂道:“这得到什么时候,你好生去催催,再加派些人手,赶在天黑之前赶紧把骨头都捞干净。”

    崔清寂领命,这就去办事。

    李明达目送崔清寂往东岸那边走,眼睛都不眨一下。

    李世民斜眸见状,脸色更加不好,随即咳嗽了一声,结果发现自己竟然还没有引起李明达的注意。他皱眉直接问李明达:“你看什么呢?”

    李明达回神,对李世民笑了一下,“没看什么,对了,阿耶怎么忽然想起来明镜司?”

    “我出主意建的地方,来看看还不行?怎么,打扰你们的破案了?”李世民追问。

    李明达笑着摇头,“当然行,兕子恨不得阿耶天天来,就怕阿耶不愿意呢。这案子才发现,什么线索都没有,哪有什么打不打扰的。只是奇怪阿耶日理万机,怎么忽然想到到兕子这小地方来了,兕子还以为是阿耶想兕子了呢。”

    “就是想你了。”李世民笑了笑,让李明达带他四处走走,好好和他介绍一下明镜司的各处地方。李明达领命,这就搀着李世民的胳膊,给他介绍。不过走了几步,李世民忽然想起什么,问李明达要不要换一处地方。

    “在这好好地,为何要换?”

    李世民扫眼那边的崔清寂,对李明达道:“好好的一处地方,突然挖出这么尸体里,不吉利。反正长安城的空宅子也有,若换一处离太极宫近一些的府邸也好。”

    “如此便又要花钱耗费人力改建,再说这是府衙,有官家正气顶着,不会有什么事,再不济就请几个道士做做法,超度一下亡灵就是了。哪儿没死过人呢,不计较这些。”李明达又叹若是随便挪了地方再花钱,只怕御史台的人又要参她了,“上次在刑部司,他们已经参了兕子一回了,兕子可不想有第二次。回头满朝文武就因为我这点事,再跟阿耶闹不愉快,兕子就真愧疚地不知如何自处了。”

    李明达说罢,就晃了晃李世民的胳膊,可怜地眨巴两下眼睛。

    李世民倒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想着趁机让李明达里崔清寂家里远点,而今一听李明达的分析,倒也觉得麻烦。那些御史弹劾,他也嫌烦。李世民就点点头,也不改主意了。

    “也罢了,回头阿耶给你找两个厉害点的道士,帮你去一去这里的晦气。”

    李世民随即去了李明达当值的房间,进屋之后发现屋里的布置竟然跟她宫中的书房无二。

    墙上所挂的画也是当世名家,李世民也喜欢这人的画,所以他很清楚宫中并没有这幅《绘兰》。

    “这屋子布置得倒是精巧,是田邯缮做的?”李世民问道。

    李明达笑道:“不是他,这一切都是崔六郎的安排。他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跟大概说了说我宫中书房的布置,他就真的照着我说的布置好了,而且布置得好像更雅致。还有这些杂书,我都没有看过,也是崔六郎准备的。午憩的时候,闲着无聊,看着正好打发时间。倒奇了,这些每本都对我的胃口,都是我爱看的内容。”

    李明达说话的时候神采飞扬,连连和李世民夸赞崔清寂的能耐,说他才华横溢,不应该只屈就于主簿一职。

    前面的话李世民已经听得够心里泛酸了,在听李明达的后话,李世民整个人都警惕不已。

    “怎么,他觉得主簿一职屈就他了?”

    “父亲别误会,他并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只是我觉得他才华横溢,可成大事。”李明达对于李世民笑嘻嘻道。

    李世民面上不做表,嘴角只是挂着淡淡的笑容,但心里面已经把崔清寂狠狠的记上了一笔。

    “你说你今天会晚些回来,便是因为在池塘里发现了这些白骨的缘故?”

    李明达点头,和李世民说道:“打算等人数确定,还有仵作验尸结果出来之后再回宫。”

    “有了结果,把消息送到宫里也一样。”李世民道。

    李明达愣了下,点头表示这样也行。

    “那我现在就和阿耶一起回去。”

    “我来明镜司看看罢了,又不是要催你回去。你只管等着放值的时候回宫就可。不过正好来了,就干脆和你说一声。你这明镜司刚刚成立,人手不足,将来也是要办大案子的,便给你找了几个帮手。方便你行事,阿耶还特意考虑给你找的熟人。今年明经科第一的尉迟宝琪,郑国公世子魏书玉也该弄个实职历练,便正好也放到你这里。

    但而今我看你这里出了这么大的案子,至少十几具尸体,只你们几个只怕还不行。房遗直前几次和你一起破案,一直很有成效,就叫他过来也一起帮忙。对了,萧锴而今也随他父亲回京了,他也是个头脑聪明的,多个人总是好办事,就勉强把他也算上吧。”

    李明达数了数李世民给他安排的这几个人,好像有点似曾相识,又回到了当初阿耶为他选驸马那种状态。不过这已经是个好兆头了,至少没有只安排崔清寂,看来魏叔玉提议的这个办法真的有效果了。

    李明达觉得自己不能表现得太明显,转变太快,不然这样的话一定会被李世民看出破绽。

    李世民安排完这些之后,看到李明达微微垂首,思量良久。

    “会不会人手安排得太多?”李明达弱弱问。

    李世民:“那你这案子有头绪没有。”

    “没有。”

    “既是如此,你理该嫌人手不够才对。”李世民审视李明达,“还是说你觉得这个案子不需要其他人,就你和崔清寂两人便保证能把案子破了?”

    李明达摇头,“保证不了。”

    李世民目光肃穆地看着李明达,心里有点凉。他觉得自己这个女儿从跟崔清寂在一起之后,脑袋似乎就不灵光了。以前破案一马当先,满脑子里都是想着怎么惩奸除恶,替人伸冤,而今满脑子想的只有崔清寂如何好。

    李世民伸手点了下李明达的额头,警告她好生破案,“想保住你的明镜司,站稳脚跟,你就要做些成果来给大家看,好好把案子破了,令百官服气你。不然你什么都没做出来,阿耶便是宠着你,想向着你,又拿什么凭据帮你说话?”

    李明达点点头,表示明白。

    “你最好明白,脑子清明些,别犯糊涂。”李世民又警告一句,才离开明镜司。

    李明达亲自送李世民上马,看着他骑马消失在街头,哀戚肃穆的脸上才起了笑容,随后她就甩着袖子要转身进门。听街尾处传来马蹄声,李明达驻足,好奇的伸脖子去瞧,就见一抹她熟悉的清影来了。

    李明达拉起嘴角,琢磨着自己是在门口等他,还是进屋等他。

    想了又想,李明达还是迈着明快地步伐进去了。

    “泡一壶好茶,再准备些樱桃汁,估计他们过不了多久就会都来了。”李明达道。

    田邯缮应承,这就去安排。随即端茶进门,就听见那厢来人报说房遗直和狄仁杰来了。

    李明达想了想,打发人让他们在偏堂等着。李明达嘱咐完田邯缮,就起身自己去了后院。

    田邯缮乖乖地带着茶和樱桃汁去了偏堂,立刻把房遗直等人请进门,这时候魏叔玉和尉迟宝琪也到了,四人就在正屋之内边喝边聊。

    萧锴最后来了,一门见到大家,就高兴地哈哈笑,直叹:“上次一别,我还以为十年八载也不会见到你们了,没想到连五个月都没过,我们又见面了。”

    “你父亲官复原职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还这么大惊小怪。”魏叔玉不客气的接话道。

    萧锴挠挠头,“可每次他被贬,我都真的觉得自己以后要过着庶民的生活了,我甚至想好了要娶个什么样的农家女。谁知每次这苦滋味才要体会的时候,他老人家就又得了圣人的重用。人生大起大落也不过就如此了,我这些年跟着我阿耶的起起落落,心都比同龄人老上十岁。”

    其余四人闻言,皆笑起来。

    尉迟宝琪起身拍拍萧锴的肩膀,然后就拉他在自己的身边坐下来,“我可怜的锴儿,一会儿完事,我请你吃酒,给你接风,顺便压压惊。”

    “那也算我一个。”魏叔玉道。

    狄仁杰忙表示自己也去。

    然后大家就同时看向房遗直,正喝茶的房遗直见状,便点了下头。其余四人就跟忽然挖到宝贝似得,都开心的笑了,又叹萧锴好福气,难得碰到房世子给面子的时候。

    萧锴也很高兴,忙行礼谢过房遗直。思及之前离京的时候,就是房遗直建议他们不要远走,在定州的宅子住下,而今看真是明智之举。他家中祖母年岁大了,真经不起折腾,这要是按照他们本来的计划回老家的话,转头刚到地方只怕就又要折腾回来。他们还好些,老人家哪里能经受得住。萧锴随即又对房遗直和再次行礼谢过。

    “好在你的话我学给阿耶听后,他真听了,这才免了麻烦。”萧锴故意乐哈哈地拿稀奇的眼光打量房遗直,然后对尉迟宝琪、魏叔玉和狄仁杰道,“你们说怪不怪,我阿耶也不知道喝了他什么**汤,就是信他说的话,自己个儿亲生子说什么都是不中听,只有挨骂的份。”

    “就我所知,不止你一个,我也是。”尉迟宝琪指了指自己,“我父亲一年好容易给我来一回信,心里却是提了数次遗直兄,叫我好生跟人家学习,别一天就知道贪玩。至此我考试成果还算不错,去了信报喜,但回信如何我都已经能猜到八成了,必然是叫我不要骄傲,叫我继续和遗直兄好生学习,叫我收敛一下怪诞脾气,学学遗直兄的君子风度……唉,别说了,一提这些,我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他老人家亲生的。”

    魏叔玉摸了摸鼻子,“还好我阿耶没有如此。”

    狄仁杰想了想,尴尬道:“听你二人这么说,我现在怎么感觉我阿耶好像也渐渐有点……”

    “赶紧打住,趁着能挽回的时候,多多在信里和你阿耶说遗直兄的坏话才好,这样你以后还能是你阿耶亲生的。”尉迟宝琪以过来人的姿态‘友善’地传达自己的经验。

    萧锴忙附和点头。

    魏叔玉见这俩人如此夸张,真有些为房遗直抱不平,转头瞧他,却见他毫不介怀地继续饮茶,似乎只有手里的茶才是真正吸引他兴趣所在。魏叔玉想想自己,单单就稳重这一点,他就远不及房遗直。

    “都别劝我了,我清楚得很,遗直兄是真心对我好。阿耶那么嘱咐我,也是希望我能学好。”狄仁杰一本正经道。

    俩人见他不上当,也就不逗他了。

    “唉,这都是小事,我盼着我阿耶别再起起落落就好。”萧锴感慨道。

    “你父亲的事,你还要习惯,好在陛下是个念旧的人。”房遗直这时候插了一嘴。

    萧锴一愣,其余三人又笑起来。他们都明白,房遗直这话里的意思是在告诉萧锴,以后八成还是会有被贬黜的事发生,但是照旧还是会有官复原职的情况再现。

    萧锴反应过来后,就苦笑起来,随即挠挠头道,“看来以后我得认命了。”

    几个人又干说了一会儿,发现公主还没传话来,都有些奇怪,就问田邯缮公主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田邯缮应承,“后院出了案子,此刻正和崔主簿在那边勘探案情。”

    “哟,这事儿公公怎么不早说,我们正可以去帮忙啊,却在这坐着。”

    “诸位莫急,公主特意吩咐,让诸位多歇歇脚再去。”田邯缮笑眯眯道。

    “我们都歇够了。”尉迟宝琪着急道,一听到崔清寂这个名字,他就忍不了。考试也完了,功名官位也得了,剩下的就是掳袖子好好和崔清寂对着干了。他可绝不能被崔清寂比下去,不到最后一刻他绝不能放弃公主。

    魏叔玉猜出个七八,倒不着急,笑着劝大家也再坐会儿。

    “不坐,我得了圣命,是来此做四品明镜司主簿的,自然要谨遵圣命好生干活。”尉迟宝琪铿锵说罢,就正经拱手,肯定田邯缮领他过去。

    房遗直也起身,表示和尉迟宝琪一起。萧锴和狄仁杰见状,赶紧也跟上。魏叔玉喝干了手里的樱桃汁,慢悠悠地起身,这才跟着大家去了。

    五人到的时候,就见晋阳公主和崔清寂站在一具已经烂到惨不忍睹程度的尸体身边,谈论什么。二人一听到他们来了,同时回头。打眼一瞧,叫人只觉得郎才女貌也不过如此了。

    萧锴忍不住嘀咕一声,“皆是不俗啊,难不得我听说圣人有意撮合他二人的婚事。”

    狄仁杰忙拽一下萧锴,示意他不要再说。萧锴不解看他。狄仁杰使眼色,往尉迟宝琪那边看一眼。萧锴恍然明白,这时候尉迟宝琪已经黑了脸,脚下的步伐更快。

    他三两步走到二人跟前,就对李明达行礼,阐明了来意。

    “圣人刚已经和我说过了,你们都是来明镜司一同协助破案。”李明达随即为大家引荐了崔清寂,介绍他是明镜司主簿的身份。

    房遗直看眼那边笑容自信的崔清寂,又瞧了眼站在他身边不远的李明达。本不觉得如何,但转眸再瞧,崔清寂和众人说话的时候李明达的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嘴角还含着笑,房遗直蹙紧眉头,随即目光在二人身上快速徘徊,而后方落在俩人后头的尸身上。

    尉迟宝琪这次看到尸体,反应没以前那么大,他用帕子掩嘴,靠近尸体的时候,目光里透着认真。众人都瞧见他的改变,都觉得奇怪,忍不住开起他的玩笑。

    尉迟宝琪也不理会,上下左右看完之后,他就站起身,板着脸仍旧是一脸认真肃穆的模样。

    李明达好奇地看他:“可有什么发现?”

    尉迟宝琪摇了摇头。

    李明达称赞尉迟宝琪不怕鬼已经是很大的进步,尉迟宝琪忙行礼谢过李明达的赞美。看狄仁杰的建议果然有用,至少贵主而今对她真的有点‘另眼相看’了。

    “仵作推断,死亡时间最晚大概是在两个月前。”李明达对众人道。

    “也便是三月初。”狄仁杰道。

    “致死原因,在这里。”李明达指了指尸身的胸口处,大家早前也注意到了,尸体胸口处有个拳头大小的窟洞。

    “这是什么凶器?”魏叔玉问。

    “暂时不知。”

    “那这些白骨呢?”尉迟宝琪问完,看到那边池塘里拿着篮子捡骨头的衙差们,一个个手拿着的篮子也都快满了,忍不住皱眉,惊骇道,“这池塘里得死多少人啊。”

    “光看头骨,就已经有十三个了。”狄仁杰随即数了下,“难道这些人都是被同一个凶手杀死?那这也太可怕了。”

    “既然已经化作白骨了,搞不好已经有些年头了。我记得这座府邸一年半以前,还住着人,谁家来着?”萧锴挠头,忽然想不起来了。

    “上任工部侍郎齐鸣。”房遗直道。

    “对,齐鸣,是他家。”萧锴应和,“这人很慈祥,说话也和气,有八个儿子,一大家子都住在这宅子里,家仆也多。这园子那会儿必然来来往往都是人,些尸身不大可能在那时候就被投入河里。而过去这短短一年半,任谁也不可能杀了这么多人扔进塘子里,我看这未腐烂的尸身很可能跟其它白骨并无干系,白骨极有可能是前朝所留。”

    “是不是有干系,要等仵作勘验了这些白骨之后才清楚。”李明达道,“这一步有些费工夫,大家要多等一会儿了。”

    李明达随即让大家都回去喝茶,不必都在此干等着。

    尉迟宝琪见李明达没有要走的意思,立刻陪笑道:“贵主都在这呢,我们几人哪好跑去歇息享受,自该也在这里四处查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其它线索。虽说这尸身是在两个月前投放,但保不齐运尸来这里的人会不小心在什么地方留了东西。贵主以前查案的时候,便是很仔细的排查这些细节,而今我们也该如此。”

    “这个倒不必了,上个月这里改建为明镜司,里外都翻修过,园子也都打扫修理过,应该是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李明达道。

    崔清寂随即附和李明达的话。

    尉迟宝琪不满看一眼崔清寂,才赔笑应承李明达。。

    李明达看向房遗直,问他有什么更好的主意没有。

    房遗直摇头,“除了尸体,眼下没有任何破案线索,还是先等这些白骨的验尸结果。”

    李明达想想也是,便干脆叫大家散了,等明日有消息的时候再来。众人依言,请礼告辞。

    尉迟宝琪踌躇不想走。

    李明达看出他的犹豫,就先开口问他可有什么事。

    尉迟宝琪便把卢夫人想要为他筹办庆祝宴的事告知了李明达,然后有些嗑巴道:“这两天一直犹豫想着,能否邀请公主也去。”

    “去,你高中这么大的喜事,我还没恭喜你呢,到时候一定为你准备一份厚礼。”李明达干脆道。

    尉迟宝琪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开心不已地谢过李明达,然后整个人就兴奋起来,乐颠颠地走到房遗直身边,然后招呼大家一起走。

    房遗直看眼李明达和崔清寂所在的方向,见崔清寂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眉宇间的疑惑更重。随后,他与尉迟宝琪等人一同离开,在路上更是一言不发。因尉迟宝琪高兴张扬,其余三人都把目光关注在尉迟宝琪身上,也都并没有主意一贯爱沉默的房遗直有什么不同。

    “再接再厉。”狄仁杰鼓励道。

    萧锴笑意绵绵,“真没想到,宝琪对贵主竟是认真的。”

    “自然认真,比谁都认真!”尉迟宝琪自夸道。

    魏叔玉笑道:“那就祝你早日心想事成。”

    “多谢多谢。”尉迟宝琪高兴道。

    魏叔玉随即敛住笑,“不过我瞧崔清寂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人,加之人家有圣人的中意,你真想扭转局势,可得多费心了。”

    尉迟宝琪也知道自己陷入了危机,反正他喜欢贵主的事大家都知道,所以也不扭捏了,拱手请大家多帮帮忙,给他想个好主意。

    房遗直目光发沉地看着尉迟宝琪,“你忘了之前的赌棋?”

    尉迟宝琪尴尬了下,忙给房遗直赔罪,表示自己放弃不了,“你就容我违背承诺一次。”

    房遗直冷漠看了眼尉迟宝琪,对四人斯文地拱手,“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房遗直狠狠地挥鞭,策马而去,不及任何人反应过来。

    “诶?”尉迟宝琪气道,“他这是怎么了?怎么还感觉又着急又生气似得,是不是因为我不信守承诺的缘故?”

    大家忙说不会。

    “大理寺最近出了个案子,有个工部主事在家自尽了,却是疑点重重,所以这两日他都忙着这案子。可能是一直没有进展,还一直被大理寺卿找茬,所以心情不大好。”狄仁杰解释道。

    “找茬?还有人敢得罪遗直兄?”

    “我说的找茬不是真的找茬,是对方想……结亲。”狄仁杰尴尬道。

    萧锴和尉迟宝琪明白地点点头,也就理解房遗直了。摊上这样的上级,他也不容易。不过换做他们,遇见房遗直这样的下级,他们也想肥水不流外人田,用女儿把人套起来。

    魏叔玉此刻却不关心这些,专心致志的给尉迟宝琪出主意道:“当下要紧的还是先把崔清寂给打发了,让他没法子呆在贵主身边,如此你才有胜算。”

    “可我怎么打发他,人家也是正经御赐的官职,我和他平级,能把他怎么样。其实就算我高他一品,无缘无故的,那也不好随便把人给打发走。”尉迟宝琪为难道,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能驱走崔清寂。

    “没关系,还有我、萧兄和怀英帮你。咱们四个脑袋凑在一起,还比不过他崔清寂一个?但这事儿急不得,不能直接打发人,我们要循序渐进。就从明日开始,我们就各自分工,一步步把崔清寂逼出明镜司。”

    作者有话要说:  崔清寂:喂,妖妖灵么,我得罪了个小团体,快来救命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