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113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近身特工     李世民抖了下眉毛, “越来越胆大了, 你竟连阿耶也敢算计?”

    随即李世民就慎重一张脸, 让李明达且说说看。

    “上元节,兕子想在梅花庵过。”李明达对李世民嘻嘻笑。

    李明达生怕他开口就拒绝, 立刻先扯了李世民的衣袖,分散一下他的注意, 让他别立刻回答自己, 可以先思考一下。

    李世民垂眸看一眼李明达扯着自己衣袖的手,转即精明地抬眼打量她, 自然是把李明达小心思都看透了。

    “好,就听你说说理由。”

    李明达准备了一肚子说辞, 但在李世民的审视目光下,千言万语就化成一句简单的说辞。

    “想祭拜一下阿娘。”

    “祭拜你阿娘,什么时候不可, 非要在上元节那天?”李世民立刻怀疑地打量李明达,“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每年上元节都在宫里过,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地乐呵,可九泉之下的母亲却是一个人冷冷清清的过节。兕子忽想起这个, 心里内疚,觉得心酸。阿耶要忙于国事,要为天下苍生操心,也要在年节犒劳众臣,必然抽不开身,兕子便想着今年替阿耶去安慰一下母亲。”李明达眨眨眼。对于她父亲来说, 当下只有长孙皇后这一个理由可以说服他。

    李明达在心里小小愧疚了一下,她发誓她回头等上元节到了梅花庵,一定会好生念经,给母亲赔罪。

    “你想好了?”李世民凝视李明达。

    李明达抿着小嘴,点点头。

    李世民垂眸思量了下,竟然也没有再质问啰嗦什么,随即点头就应承了。

    事情意外的顺利,李明达高兴地谢过李世民,然后诚挚地向李世民表达谢意。

    “阿耶,兕子以后天天给您熬汤喝。”

    “可不用,仔细你的小手。”

    李明达兴奋道:“没事,非得把手养得白白嫩嫩做什么,兕子不在乎这个。”

    “我在乎啊,天天吃吃一样东西会腻。”李世民实话实说地感慨。

    “阿耶,我伤心了。”李明达扭过头去,不想理李世民。

    “你的要求我都答应你了,你还伤心,不然的话我收回前话?”李世民逗她道。

    “别别别,兕子跟阿耶开玩笑呢,以后阿耶想喝,兕子再给阿耶做。”李明达笑嘻嘻说罢,就陪着李世民又呆了一会儿。等有大臣赶着来为过去的一年总结和歌功颂德,李明达就赶紧告辞,回了自己的住处。

    李世民抬手示意臣子们先不必说话,他望了一眼李明达离开的背影,招手示意方启瑞过来。

    “我瞧着这丫头有点别的心思,派人跟着,查查端倪。”李世民吩咐道。

    殿外的李明达听到此话之后,立刻停了脚步,赶紧吩咐田邯缮打发亲信去传话给房遗直,告知他自己已经信守承诺了,言出必行。

    田邯缮前脚刚走没多久,方启瑞就出来了。

    李明达假意慢走,转头偶然瞟见方启瑞。方启瑞自然要来给李明达行礼。

    “正好要给你样东西,你随我来。”李明达不容分说,就转身走在前面。

    方启瑞迟疑,“可奴——”

    “是有急事么?”李明达问。

    方启瑞见晋阳公主就在眼前,也不算什么耽搁,笑着说没事,随后就跟着李明达进了屋。

    李明达就把一封信递给了方启瑞。

    “这是?”方启瑞怔了下。

    “你老家可有母亲弟弟?”李明达问。

    方启瑞震惊,忙接过信打开看。

    李明达则继续解释:“也不知真假,前两日有人在宫门附近的大街上转悠,被守城禁军拿了。程侍卫刚好路过,听那人提起你的名字,就卖了个人情,把人留下了。仔细去问,听这男子说是你幼弟,家中老母去世前托人代笔留了一名封信给你。而今人去了,留着这唯一的遗愿,他怎么也想完成,就巴巴的赶到长安城来想送信。程侍卫做不了主,就问了我。昨儿个守岁都是人,我也没办法给你。”

    方启瑞抖着手抓信,眼泪哗哗直流。方启瑞看完信之后,直点头,从信上所述的内容来看,确实是他的母亲。方启瑞立刻就冲着南方跪地磕头,向已故的母亲赔罪。

    之后他起身,就对李明达说道:“奴自打三十年前自愿入宫做了太监之后,便不得机会知道家里的情况。奴当年进宫换来的钱,是给生病的老父治病的,却没想到还是没救得了他,而今连娘亲也没了。”

    方启瑞叹毕,就再三谢过李明达,恳请求问他的弟弟的情况,而今日子过得好不好。得知他已经娶妻生子了,不仅有十几亩地,还养了两头牛。方启瑞颇感欣慰,恳请李明达能帮自己给弟弟传个话。

    “奴现在在宫里一切安好,让他也好生度日,为我们方家延续子孙就是。”

    方启瑞说罢,就将一块玉佩拿了出来,恳请李明达帮忙送出去。“我也没什么东西,这是以前得的赏赐,给我刚出世的小侄子当个见面礼。”

    “放心吧,会带到。”李明达随即笑道,“也别耽误了方公公的大事,你快去办事吧。”

    方启瑞想到李世民的吩咐,愧疚地对李明达点点头。虽说贵主对他有恩,但是圣人的吩咐他更加不能违背。方启瑞对李明达又行礼之后,就乖乖退下了。

    方启瑞走后不久,田邯缮就回来了。

    田邯缮纳闷地对李明达道:“方公公今儿个倒有趣,边走路边出神。我叫了他一声,他就吓了一大跳。”

    “以后往宫外传话的事谨慎些,没有圣人的允准就不要做了,以后咱们主仆都要谨言慎行。”李明达道。

    田邯缮怔了下,“是出了什么事了?”

    “对,有人盯上我了。”李明达吓唬田邯缮。

    田邯缮打个激灵,立刻正经应允下来。随即他看看屋内的人,跑到屋外看看外面的人,然后谨慎的关门,对李明达道:“太子殿下回来了,刚见东宫的太监过来传话,奴顺耳听得。”

    李明达见田邯缮听完他的吩咐后,就立刻一副谨慎又谨慎的样子,禁不住笑起来。

    “行,我知道了。对了,梅花庵在山里,我又怕冷,临行钱多备些碳就是,别的倒不用格外准备,就住一晚,用不着太麻烦。”李明达道。

    田邯缮应承,谨记于心。

    至次日,李明达听到李承乾觐见李世民的消息。父子俩独自在立政殿对话,一个发火训斥,一个连连忏悔。最后李世民在几番叹息中,原谅了李承乾,嘱咐他错误不可再犯,又再三向他叮咛,只要他好生做事,此后知错就改,行事端正,太之位便依旧是他的,没人能抢。

    李承乾流泪应承,闷声连连给李世民磕头属下,一再保证,自己一定会痛改前非。“儿臣保证半年之内一定脱筋换骨,变成完全不一样的人给阿耶瞧!”

    李世民见他意气奋发,作誓时说话铿锵有力,欣慰不已,又御封了两名学识好的大臣入东宫教授太子,好生端正他的德行。

    李承乾又是谢过,哐哐把头磕得十分响亮,随即方退下。

    随后不久,李明达就得到消息。李世民将会在上元节时带领李承乾一同宴请众位大臣。

    看来父亲是真的打算原谅他大哥,只希望大哥这次能争气,不会辜负父亲对他的期望。

    逢大朝日,李世民又当朝和众臣宣布,太子李承乾身为嫡长子,为大唐名正言顺的储君,不容异议。

    此前因为李承乾的德行不佳,加之太子有腿疾,众大臣对于未来储君的人选一直存疑,摇摆不定。又因魏王李泰才华了得,深受李世民的宠爱,已经有不少大臣心存支持魏王李泰的想法。

    今天李世民如此公布,倒是立刻灭了朝中大臣们的其它心思。众大臣们也深知,太子李承乾到底是陛下第一子,深受宠爱,即便是有脚疾,只要圣人不介意,坚持让太子继任皇位,那他们这些做臣子的也无话可说。

    一时间大臣们齐心所向,对东宫太子呼声最高。

    李承乾储君之位得以巩固,但却并没有表现出自傲,每日勤勤恳恳处理政务之后,就在闲暇时间埋头苦读。早晚时则会去给李世民请礼问安,讲一讲他一天读书处事的感悟。令李世民真的见到了一个知错能改,浪子回头的好儿子。

    李世民为此深感欣慰,以至于这几日心情也跟着十分好,令立政殿的一众随从们也都跟着放松下来。

    转眼到了上元节。

    李明达一早跟李世民请礼,便乘车出宫,前往长安城外的梅花庵。

    天阴沉沉地往下压,像是要下雪,却没有前几日那么冷。

    李明达此行亦是低调行事,并没有对外公布,但随行的侍卫倒是很多,人数上可以说比以前多了两倍。皆因为前段时间她接连出事,且都有性命危险。尽管互相帮的贼人都已经斩首处置干净,李世民仍担心李明达的人身安全,所以加派了一倍的护卫。

    赶在上元节去梅花庵上香的百姓有很多。李明达赶早走,除了想赶着上第一柱香外,也是为了避免自己去梅花庵时,还要给诸多上香的百姓增添规避的麻烦。

    李明达的马车到的时候,已有十几名百姓赶得更早,已经到达了梅花庵,却进不得,被拦在庵外规避。

    在外被迫等待的百姓们,看到有一大队衣着不俗的侍卫护着一辆豪华马车进了梅花庵。百姓们就纷纷议论,猜测这到底是谁家的马车,谁能摆如此大的排场。

    “瞧见前头那个穿紫衣的侍卫没有?正经的三品,任谁家也没有这样大的排场,除非是皇家。”

    “你是说公主或者是皇子?”

    “这阵仗,这么多人,搞不好是太子,前段时间他不是在这儿做祭坛么!”

    “那八成就是太子了!”

    “哎呀,我还没有见过太子什么样,一会儿能不能看到?”

    “我也想看。”

    ……

    李明达得了永安师太的欢迎之后,就在大雄宝殿上了第一炷香。再三拜过之后,李明达就在禅房听师太讲经,随后就在安置好的院落歇息。

    院内有梅,花开正好。

    一阵寒风送过,就灌了满鼻子的梅香。

    梅花庵所处之处是长安城地界有名的福地,又因为满山的梅花景致好,就惹来诸多贵族以上香为由前来赏景。百姓们也以贵族的喜好跟风,久而久之,这里的香火就特别的旺盛。

    也因长孙皇后喜梅,梅花庵西南处有块地方的风水又特别好,李承乾前段日子才选址在此处设建祭坛。

    李明达所住的院子就离祭坛不远。稍作休息片刻之后,李明达准备去祭坛上香祭拜长孙皇后,顺便想和长孙皇后好好说说话。

    但李明达到的时候,发现本应该是空空的香炉里面放了两把正燃烧的香,一把长,一把短。短的那把已经快燃尽了。又见香炉底下已经沉了不少香灰了,看来早就有人来此上香。

    如果当下不是有正燃烧的香,李明达大概会以为之前的香灰是她大哥所留。但而今她大哥已经回宫,梅花庵里已经没有他大哥的人。祭坛已经建完,又还没有到长孙皇后的忌日,而且祭坛所在之处,对外来香客明令禁止。照道理来讲,这一大早该是不会有人跑到这里上香。再估算那短香燃尽的长度,上香人该是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已经来此处焚香了。

    李明达觉得奇怪,打发人去问永安师太,琢磨着倒也有可能是庙里的人安排上的香。

    不一会儿,永安师太那头就回来告知李明达。

    “师太说着祭坛建好之后,就是梅花庵的禁地,不管是庵里的人还是香客,都不允许进入。”

    “看来是有人逃过了看守,擅闯禁地来此处上香。”田邯缮琢磨完,随即向李明达道,“奴这就叫人好生查查。”

    “若只为了祭奠长孙皇后,有此心思之倒也不算有过。罢了,就不追究了。”李明达道。

    李明达跪在蒲团之上,举香对着长孙皇后的雕像,久久不能回神。她儿时对长孙皇后并没有任何印象,所见的只是画像中的她。而今他大哥命人照着长孙皇后的画像雕琢出一尊石像,瞧起来倒比画像中的她更逼真,更像个栩栩如生的人。

    田邯缮见公主思母如此,忍不住感动得红了眼眶,眨眨眼,垂下眸子,满心的都是对贵主的怜爱和心疼。

    李明达随即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为长孙皇后上香。田邯缮见状,赶忙就要扶起李明达。李明达摇头,示意田邯缮暂且先离开,她要一个人好好地和母亲说一说话。

    田邯缮应承,“那奴和程侍卫就在门口等着贵主。”

    李明达的点了点头。随后她就对着长孙皇后的石像,一件件说起自己近来的种种经历。从她坠崖之后破案开始,结交了多少朋友,解决了多少问题,她都一一仔细地和长孙皇后说明白。

    至后来提到房遗直,李明达停了嘴,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是个才学又很聪明的人,但有时候他的心思叫人最琢磨不透,跟阿耶有点像。”

    李明达说着说着就不自觉地上扬嘴角,转而又有些哀伤,感叹自己这些种种经历,都不能令长孙皇后得见。她这辈子也注定没有机会在皇后怀里撒娇,好好地孝敬皇后了。这是一种遗憾,注定求而不得的遗憾。

    李明达擦了擦眼角的泪,又笑了,急忙跟长孙皇后磕头,感慨自己不应该在她面前伤心。

    “兕子一切都好,请九泉之下的阿娘放心。”李明达又磕头。

    至此她方站起身来,转身出门,但走了没几步她忽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转头看看长孙皇后的石像,又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

    李明达皱着眉,觉得可能是自己有点过于警惕了,就迈着步子出了祭坛的正殿。

    门外的田邯缮和程处弼连忙对李明达行礼。

    “回吧。”李明达说道。

    回到住处不久,侍女碧云告知李明达,“而今打算在庵内过上元节的贵族还不少,他们听说贵主来了,都想拜见。婢子便自作主张都给回绝了,想着贵主要是想见她们,回头再召见就是了,都在这小院里候着太闹人了。”

    李明达点头,夸赞碧云处置得好。又问都有谁家的人在此,听碧云一一报来,李明达都不觉得新鲜,唯独到魏婉淑这里,李明达顿了一下。

    “她怎么也在这?”

    “婢子也觉得奇怪,还担心是她听到了什么风声,冲着贵主而来,所以就多问了几句。方知这魏家小娘子早在三四个月前就住在梅花庵了,整天的读书念佛,修身养性,一直住到今日也没有走。”碧云回禀道。

    “缘由呢?”李明达问。

    碧云摇了摇头,“问了,她尴尬的笑了笑,就说是来此处静心,估计是没有对婢子说实话。”

    “罢了,不管她了,我就在这里待一天,也不想过问太多。也乏了,吃了斋饭,便休息一会。”李明达吩咐道。

    李明达午睡片刻之后,在榻上赖了一会,才起身伸了伸懒腰。听说外面下雪了,她来了兴致,要去庵内转一转,看一看这满庵的红梅。

    雪中赏梅,漫步其中,最是美好。庵中的尼姑们为了庆贺上元节,都正忙着挂起灯笼。香客们也都在晌午之后,散得干净了。李明达散步的时候还听见尼姑议论,说最后有几个香客还赖着不肯走,打听着太子什么时候出现,想要一睹太子的风采。

    小尼姑们说到此都乐得不行,感慨道:“那几个香客也太好笑了,这哪有什么太子,想看也该早来!”

    “不过而今庵内只有一位公主,却是比女子多一分英俊,比男儿多一抹艳丽。好看得叫我艳羡不已!”

    “皇家女儿自然非比寻常,你确实只有艳羡的份。不过说到太子,不知道你前些日子瞧没瞧见?他好像跟……”

    “嘘,不要乱言。反正这种事跟我们没关系,我们不要瞎掺和。快点干活吧,还有那么多灯笼没挂完,别等天黑了就不好挂了。”

    小尼姑应承,就再不提其它,两人欢欢笑笑的一起干活。

    李明达听出不对,打发田邯缮去打听一下,她想知道太子在建祭坛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还有太子前段时间也在此思过,特别是过年的时候,都有什么人来过庵里。

    “再要一份在这段时间庵里留宿的香客名单。”

    田邯缮和程处弼应承,二人这就立刻照办。

    李明达继续在往梅花庵的后山去,那里的梅花树长得茂密,开得更盛。她先前坐车来,在山下远远地就见了这里一片红,当时便很想仔细靠近了看看。

    而今整个庵内都忙活着准备上元节的事,这后山就更加安静。

    侍卫们先行开路,去搜查一遍后山有没有可疑人等。

    李明达在等消息的时候,还想了下房遗直他会不会来。

    李明达是不大相信当初房遗直让她在上元节时一个人在宫外过节的要求,真的是出于想要‘报复’她,仅仅是为了让她尝一一个人过节的滋味。他这人没有这么无聊。不过他人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倒是奇怪。

    但不管怎么样,她今日来此处字已经是‘不枉此行’了。它能对着母亲的石像说说心里话,也能欣赏梅花庵美不胜收的红梅之景,就挺好的。

    “回禀贵主,后山属下们都已经搜查过了,没有外人。”侍卫们前来回禀。

    李明达怔了下,点了点头,便往后山去。雪已经在地上盖了薄薄的一层,梅花仍然红的绚烂,雪仍然纷纷地下着,远远地望,像是一团云雾里开着星星点点的红,缕缕清香,沁人心脾。这景致已然少见,美得叫人不禁心生欢喜,忍不住雀跃。但却不知为何,李明达看着满眼开得正好的红梅,却忽然没了兴致。

    “回吧。”走了没几步,李明达就转身往回走。

    出了后山,过了两座宝殿,就快到她之前安顿的小院子,这时候忽远远地听人说着“房世子”,李明达顿了下脚,转眼望去,目光所及的远处,有一抹她久而不见的颀长身影。

    房宝珠也跟着房遗直来了,她一见李明达,就高兴地行礼。

    李明达见了他们兄妹也很高兴,却还故意问房遗直,“你怎么会来这里?”

    房遗直对李明达温温行礼笑道:“倒是巧了,我母亲喜欢这里的梅花,今日又恰逢上元节,就打算采几枝回去,放在她的房里。”

    房宝珠连忙点头,附和她大哥的话,直叹有缘。

    李明达明知道房遗直此来和他相见并不是巧合,但却很配合他的说法。

    “你们兄妹倒是孝顺!”

    “多谢贵主夸奖。”房遗直倒不客气,又问李明达觉得这梅花庵内哪里的梅花开得最好。

    李明达毫不犹豫地告诉他是后山。

    “后山?”房遗直指着身后的路,“就顺着这条路走?”

    李明达笑,“让我给你引路?”

    “多谢贵主。”

    房遗直不客气地致谢道。

    李明达愣,之前的反问本是暗示房遗直胆大,没料到他竟然厚脸皮的应下了。

    房宝珠感觉公主和自家大哥的氛围有点怪怪的,后退了几步,完全不想参与到他们二人的战火之中。

    “听说长孙皇后喜梅,遗直便斗胆猜测贵主必然也想看一看这梅花庵后山的梅景。”房遗直接着解释一句。

    “是如此,不过我看过了。但仍可以为你们引路,却不是为你引路,是为了卢夫人。我吃了很多次她做的佳肴,她教我做的汤也很讨了圣人的欢心,我该做点什么向她致谢一下。”

    李明达随即就伸手,要了落歌手里的蓝子和剪刀,表示要亲自采梅花给卢夫人。

    三人随后去了后山。

    房宝珠到了后山之后,就高兴地感慨梅花好看,她要多走走转转,言笑晏晏,就迈着轻快地步伐很快就在梅林里不见了踪影。

    李明达则拿着篮子指挥房遗直时如何减剪梅,眼下剪刀之所以从她的手里转到了房遗直那里,全然是因为她的身高不够,而好看的梅花枝偏偏就长在高处,所以无奈之下,就只能让身材高挑的房遗直来剪。

    “那里,还是这里吧,好像这枝更好……”李明达的手指一会儿往东划一下,一会儿往西划一下。

    房遗直却是没脾气,李明达说哪一枝,他就去剪哪一枝。若李明达改主意了,他就松手,依言换她所指的那枝。

    “没看出来你还挺有耐心。”李明达折腾了几次房遗直后,对房遗直也没有什么怨意了。

    “也分对谁。”房遗直咔嚓一下剪刀,将一只弯折形状很美的含苞待放的红梅剪了下来。

    他拿着梅枝在手里转了一下,“这枝最好看,留给贵主插在房里。”

    李明达也觉得这个最好看,“还是留给卢夫人,说好给她折梅的,你不能言而无信。”

    “还是请贵主留着,当是遗直送给公主的赔罪礼。让贵主一个人在这冷冷清清的梅花庵过节,确实是遗直的罪过。”房遗直行礼道歉道。

    “愿赌服输,如果只是为了这事,你不用赔罪。不过你要记住,以后就算是给我赔罪,也该送重礼,不能用一枝梅花糊弄我。”李明达半开玩笑道。

    房遗直却是认真地点点头,表示他明白了,“那就不是赔罪礼,算见面礼,总归贵主把这枝留着,好看的东西自然要配更好看的人。”

    “卢夫人若听到你这话,估计会把你打死。”李明达忍俊不禁的地笑了。

    房遗直转身继续剪梅花,咔咔两剪子之后,房遗直忽然说道:“民间有一句俗语,叫‘有妻之后就忘娘’,以前竟是不懂,而今却有些体会了。”

    剪梅的时候,只有房遗直和李明达两个人在前走着。房遗直的说话声音很低,那种低沉的嗓音中压着一丝丝宠溺,只令李明达一人可以听到。

    李明达红了脸,手下意识地抓紧了篮子。

    “过了年了,贵主又长一岁。”不及李明达再仔细反应,房遗直就将话转移到了别处,也是未免李明达尴尬。

    “你也长了。”李明达应和道。

    “过去的一年,可令贵主有什么新的感悟?”

    “新的感悟?”李明达想了下,反问房遗直,“你有么?”

    “跟着贵主破案这一年来,遗直收获颇丰。对比前头那几年,倒是白活了。”房遗直如实道。

    “白活?”李明达惊讶地笑看房遗直,“你这话说的好听,乍听是在说自己,实则是在隐晦的拍马屁,倒真叫我高兴了。”

    “谈不上隐晦了,遗直的这点小心思已然被贵主一眼看破。”

    “我能看破太多东西了,但还没看破你。”李明达别有深意地看着房遗直,和他四目相对时,忽然发现自己分外的紧张,忙指着房遗直你身后的那枝梅花道,“这个也好,剪了。”

    房遗直依言立刻去剪梅。

    “圣人猜测到我此来梅花庵另有目的,派人监视我了。”李明达道。

    “料到了,所以遗直才会假借母亲的名义正大光明地来此。”

    李明达总觉得房遗直这话说的有点怪,听着怎么好像如果没有李世民的监视,他就会选择‘偷偷来此’?

    房遗直伸手接了下天上飘落而下的雪花,“今晚的夜景必然好看。”

    夜景会好看,要是月朗星稀,要么是满天星辰。

    而今因为下雪,天阴沉得厉害,且已经快将近傍晚,怎么可能会有月亮和辰星。

    李明达纳闷地问房遗直:“你开玩笑呢?”

    “那贵主要不要再赌一下?”房遗直淡淡笑着,言语里有种说不出的引诱意味。

    李明达不服输道:“赌就赌,我就不信你这次还能运气好,天还会立刻转晴。”

    “就以子时为界,子时之前,若天还不变,那就是遗直输了。贵主可要亲眼查看,毕竟贵主的眼力不同于凡人。”

    “好,你也要看清楚,别到时候和我耍赖皮。”李明达应承道。

    房遗直点了点头,随即提着一篮子梅花和李明达作别。临走前,房遗直还是把那枝最好看的梅花,给了李明达。

    房宝珠被叫回来后,就抱怨不停,“我还没玩够呢,就不能多留会儿?”

    房宝珠虽然跟房遗直说话,但眼睛余光还是偷偷瞄了眼李明达。她觉得她自己责任重大,有义务为她大哥和未来的嫂子创造机会。

    “剪梅而已,要多久?赶紧随我走。”房遗直说罢,就带着房宝珠离开。

    房宝珠还不甘心,边走边和房遗直商量,要不就暂时住在梅花庵,反正她母亲也不会介意他们不回去。房宝珠还要碎碎念,最后因为房遗直瞪了一眼,才识趣地住嘴了,最后她一步三回头地对李明达挥手,这才依依不舍地去了。

    李明达目送走房遗直和房宝珠后,就直接回房。田邯缮将从永安师太那里弄来的梅花庵的名单递给了李明达。李明达伸手要接,才意识到自己的手里还握着一枝梅花。

    “这枝梅花可长得好看,正好这屋子里有空花瓶,奴去插上。”田邯缮高兴地从李明达手里接过梅花,就去插在瓶中。

    李明达看着那枝梅,不禁又想起房遗直那句‘有妻之后就忘娘’的话,脸颊很快就要赶上跟梅花一样红了。

    李明达定神后,扫了一眼永安师太给的名单,目光几番停留在“魏婉淑”这个名字上。最终觉得这件事还是无法视而不见,命田邯缮立刻派人暗中查问,太子在梅花庵的这段时日,与魏婉淑是否起了什么干系。

    李明达平常天黑后不久就会入睡。今日因为和房遗直的作赌,为了等时间,她就秉烛抄写孝经,安安静静一笔一划沉浸在其中。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明达忽听不是外出望天的田邯缮,喊着天亮了。

    天亮了?

    莫非是月亮出来了?

    李明达真不信房遗直会这么邪门,连这难测的天气都能跟房遗直预料到的一样。

    李明达放下笔,就急忙忙冲出去,一眼望着天依旧是阴沉的。转眸却见西方的天空亮了一片,如白昼一般。却不是月光,是孔明灯,无数个孔明灯。

    李明达眼力好,却也数不清天上有多少个,估算数量的话怎么也有两三千盏。这些孔明灯就在梅花庵山外的不远处放得,远近刚刚好,一盏盏闪亮亮,在夜风之下被吹得越高越远。这等盛况,便是身为公主的她也是第一次见。

    李明达发现有的灯上面有字,只有她能看的清。李明达把每个不同的字都记下来,便组成了一句话。

    李明达心头一震,便泪洒面颊。

    他竟然知道这事。

    李明达双手合十,闭上了眼。

    人间每寄千般愿,而她自小到大唯有一愿,便在今日达成。

    作者有话要说:  请叫我卡卡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