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107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山村名医近身特工     田邯缮正唠叨常山公主昨天开始不知怎么, 忽然身子不大好。话说完了,见公主面色出神一动不动, 他就顺着公主的目光看去, 没瞧见什么, 转而纳闷地顺着公主的目光方向看去,也没什么可看的。田邯缮转即再观察公主的神色, 这才发现她并非是凝神看什么,而是在全神贯注听什么。

    可巧了, 公主耳朵所对的方向正是立政殿的所在。田邯缮随即想到, 以前很多时候公主似乎也有这样的动作。田邯缮打个激灵,恍然明白了, 难道说公主可以听到立政殿的谈话?

    田邯缮随即有些吃惊地看着李明达。

    李明达回了神, 眼盯着田邯缮。

    田邯缮偷瞄一眼李明达,赶紧缩了脖子, 低下头, 脑海里回荡起贵主之前对他的嘱咐,更加安静老实起来。

    李明达还在看田邯缮。

    田邯缮觉得后脊梁发冷,哆嗦地跟李明达解释:“奴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出来, 真的什么都没看出来。”

    默了会儿, 田邯缮还是没听到贵主的声音,缓缓抬头看她。

    李明达好笑看他:“你看出什么来了?”

    “没没没,奴什么都没看出来,什么都不知道。”田邯缮说着就哆哆嗦嗦跪下, 打自己一嘴巴。

    “别胡闹了,起来。”李明达见田邯缮这样,就知道他心里有数,叹一声,让田邯缮接着说常山公主的事,“什么病?”

    田邯缮这才反应过来,公主起初看自己的表情似乎是疑惑之色,但因为自己心虚,就什么都给坦白了。

    “该是风寒,身子发热的厉害,一点饭都吃不下。”田邯缮道。

    李明达听这话变了脸色,立刻去看常山公主李玉敏。李明达还未及到,就听到李玉敏的咳嗽声。

    李明达快步进屋去查看卧在床前的李玉敏,她一脸病容,肤色惨白,但两颊却因为发热有些潮红,咳嗽的次数很频繁,刚见她来她不过勉强一笑,转即就又一次剧烈地咳嗽起来,像是要把心肝肺都给狠狠地咳出来一般。

    李明达忙去搀扶她,拍了拍她的后背,又叫人端了水来,亲自喂她。

    “前两日你还好好地,怎么忽然就病成这幅样子?”李明达一边为李玉敏抚背,一边叹,“姊妹几个数你最活泼,你平时背着阿耶可没少翻墙爬树,照道理你身子骨该都比我们几个好才对。”

    李玉敏用帕子擦了擦嘴,继续躺在榻上,“这不刚好应了那句话,病来如山倒?”

    “还有精神玩笑,倒叫我放心一些。”李明达问李玉敏身边的宫人,请了哪一位太医看得,都开了什么药,随即嘱咐她们道,“既然咳嗽的厉害又止不住,水也不要喝了,熬些枇杷汁。”

    宫人们随即应承。

    “该让高太医每日来诊脉,药喝了一天了,热还没退,是不是没用,该换药?”李明达说罢,就打发田邯缮去请人来。

    “快别如此,昨晚因不舒服,已经折腾了两遍太医。不过是偶感伤寒罢了,秋冬更替,很多人都得这个。睡一觉,发一发汗就好了 。再折腾太医来,好说我这个公主位份不大,却娇惯至极。”

    “这叫什么话,公主的位份不大,什么大?难不成他们太医院的位份大?是谁说这样的话,倒要叫来好生理论才行。”李明达生气问。

    李玉敏忙拉着李明达,有些着急道:“可不是太医院的人说的,十九姐别冤枉错了人。其实也是这个理,十九姐是皇后所出,怎么样都是应该的。我却不同,虽是公主,到底还是出身低了些,没被人瞧得上,便是那些人嘴上不说,心里怎么想的我再清楚不过。”李玉敏垂下眼帘,蔫蔫地说道。

    “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以前瞧你大大咧咧,也没想过这些。怎么而今……”

    “那是十九姐被我假装的样子给骗了,我其实计较的,心里比谁都计较,却怕这性子讨人嫌,便装成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李玉敏苦笑,抓着李明达的手,“十九姐会不会因我这般,便不喜与我相处了?”

    “当然不会,你不要多想,好生养病。我不知道你从哪听说的闲话,但我只知道一点,说你闲话的人,出身必定没有你高,这天下间的女儿,单论出身的话,有谁能比得过帝王之女?你理会那些心胸狭隘,嘴酸浅薄之人做什么。若不然谁欺负,你和我说,我帮你去。”

    李明达听李玉敏这样讲,真有些窝火,不过瞧李玉敏没有透露消息来源的意思,李明达也不好逼她,就怕逼急了她,她会因心焦病得更重。

    李玉敏点了头,最终没有说什么,但也算是听李明达的劝了,不再去提。随即不久,李明达瞧她头冒虚汗,脸颊更加潮红。李明达到底担心她的情况,喊了高太医来。

    高太医一诊脉,便说李玉敏风寒病的情况严重,需得尽快退热。当下就开了新药方,又嘱咐宫人若是一直高热不退,需得用冷水敷头。高太医随即又嘱咐宫人要时刻观察常山公主的情况,也劝常山公主要好生休息,尽量进食,如此病才会好得快些。

    常山公主和宫人们一一应承,高太医这才退下。

    李明达见李玉敏面有倦态之色,眼皮下沉,就劝她好生歇息。待常山公主闭目睡下了,李明达方悄悄地起身离开。

    当下就见衡山公主李惠安也匆匆来了,瞧见李明达后,李惠安急忙跑到李明达跟前,牵住李明达的手。

    李惠安眨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睛,“二十姐她可好?”

    “风寒病,这会儿歇下了,你就不要去了,随我回去。”李明达抓着李惠安的手就往回走,李惠安又往李玉敏的寝殿方向看了看,眼睛里闪烁出担忧之色。

    “怎么了?”李明达察觉出李惠安的面色不对。

    李惠安踌躇了下,然后仰头问李明达:“二十姐刚刚没和十九姐说什么?”

    “说什么?”李明达不解地问李惠安。

    李惠安抿了下嘴,“我也不是道什么事,但总觉得二十姐最近不开心,上次我去花园玩,刚巧碰见她,就见她蹲坐在树后偷偷抹泪,凭宫女们怎么劝她都不好。我本是想着要去劝劝,但又怕她抹不开面子,所以就没敢去。后拉我再去试探问她心情好不好,她又跟以前一样,嘻嘻哈哈对我笑,没心没肺的,我就当没什么事。但前天我又去找她,我调皮了,未等通报结束就快步冲进屋去,就见她用手抹了眼睛一下,眼睛也是红的,像是刚哭过。”

    “那这次你还是没问?”

    李惠安点头,又摇了摇头。她微微撅着嘴,有些委屈地看着李明达。

    “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事,就是风迷了眼睛。我瞧她强颜欢笑的样子,就不忍心再问了!”

    李惠安说罢,就认错地向李明达低头。

    李明达知道李惠安是什么性子,心软软的,最容易被游说,而且她特别在乎那些她敬重喜欢的人的感受。

    李明达用手戳了下李惠安的额头,训她下次不许这样。

    “不必赔罪,你心善并没有错。”李明达摸了摸李惠安的笑脸,笑着继续牵着她的手往回走。

    俩人一起回了立政殿后,得知李世民不在,俩姐妹就先用了晚饭,然后就坐在床上玩斗草。

    俩人身边都放着个竹编的小框,筐内包了一层布,里面放着一把采净的草茎。俩人从各自的篮子里取出一根,比试草茎的韧性。一人手里拿一根,草茎相交结,各持己端向后拉扯,以断者为负,输的人要给赢方一个金叶子。这游戏于李明达来说,已经过了年纪,但难得李惠安喜欢,李明达也乐得陪她玩。

    李惠安还是什么情绪都表现在脸上的年纪。赢了一回,就高兴地手舞足蹈,拿着金叶子跟李明达炫耀,好像下一刻她就会成为大唐第一财主一样。输了的时候,就噘着嘴,嘟着一张脸,十分不高兴的样子,然后意气奋发很不服输地早就继续比试。

    李明达倒是羡慕李惠安为一点小事就能高兴的样子,很快就被她情绪所感染,也跟着开开心心笑起来。

    李世民从两仪殿回来之后,就觉得乏累,本打算直接回立政殿歇息,转即李明达的房间灯火通明,里头还隐约传来女孩子的笑声。

    在旁的宫人也告知,今天衡山公主来了,晚上也会在这里宿下。李世民嘴角扬起一抹笑,就朝李明达的屋子去。当下宫人又继续回禀,说常山公主身体有恙,两位公主先前都前去探望了。

    李世民冷下脸来,忙问:“如何?”

    “风寒病,还发热,不见好。晋阳公主已经请了高太医去看,也换了药,该能有效用了。”

    李世民“嗯”了一声,转即方启瑞明天提醒自己一下,得空去看看常山公主。

    方启瑞谦卑躬身应承。

    李世民便含笑大迈步去了李明达那里,俩孩子早已经规矩的站在屋中央对自己行礼。

    “玩什么呢,这么可乐。”李世民随即斜眼看到床上有两篮子草,当下了然她们玩什么。

    “秋天的草半青半黄的最结实,斗起来可有劲了,阿耶要不要和惠安比试比试?”李明达问。

    李世民饶有兴致道:“好,就陪你玩一玩。”

    李世民当即用手在篮子里拨弄了两下,选了个纤细且颜色发黑的草茎。

    “输赢可有什么说法?”李惠安眼睛亮晶晶地望着李世民。

    李世民好笑道:“你赢了,想要什么给你什么。可若阿耶赢了呢?”

    “那阿耶想要什么,惠安就给什么,只要惠安有。”李惠安道。

    李世民不需多想,立刻对李惠安道:“你字写得差,就每天练三百个字,一直到年末,可行?”

    “这个啊,”李惠安犹豫了下,转即好生拨弄了下自己篮子里的草茎,找了个最粗壮满意的,总算有了信心,一鼓作气答应了李世民。

    结果,不过眨眼的工夫,李惠安就输了,她不高兴地用两手分别捏着断掉的草茎,噘嘴。

    “输了就要输得起,打明日开始,千字练习,一个字都不能少了,我会让先生督促你。”李世民哈哈笑道,反而因为李惠安这副生小气的模样而心情大好。

    李惠安哇哇的叫两声,冲进李明达的怀里,抱着求安慰,喊着:“阿耶欺负我,欺负我,十九姐帮我赢阿耶过去。”

    “兕子要玩么?”李世民侧眸,略有些挑衅地问李明达?

    “不玩,输不起。”李明达道。

    李世民怔了下,挑眉笑看李明达:“哦?你像是知道我想和你提什么要求似得?”

    “十九姐必然自然也怕阿耶罚她写字,一天写三百字,手都会累断了。阿耶,不如打个商量,给减一点,一百个行不行?”李惠安深处一根手指头,十分喜庆地望着李世民,眼睛里充满了希冀。

    “美得你,君王说话一言九鼎,不能改。”李世民拒绝道,转而他不放过李明达,又问她为什么不敢和自己赌。

    “父女连心,不知为何,隐隐约约觉得,阿耶一定会提一个让兕子为难的要求,兕子输了风险太大,所以不赌。”李明达道。

    李世民怔了下,有些好奇道:“你倒是感觉得准,阿耶是有一事要和你说。不过这赌不赌你也逃不过,还不如赌一下,和阿耶讨一个你想自己做主的要求。”

    “这么说阿耶真有事要难为兕子?”李明达故作惊讶道。

    李世民神秘地笑了下,点点头,“对你来说,却也未必是坏事,还是看你心思的。”

    “那兕子还是赌一下,一旦能做主自己的事,倒也爽快了。”李明达探罢,就拿起李惠安的那个篮子,从里面搜寻草茎,很认真地寻找。

    李世民很有兴致,还没玩够,所以很耐着心思等待李明达。对方越是有备而来,认真‘备战’,斗起来才越有意思。

    片刻之后,李明达终于找好了,是一根很绿的草茎,直直地,看着就不柔软。

    李世民一瞧她挑这个,哈哈笑,没想到李明达长这么大,还没有领悟到斗草里挑草茎的经验。李世民立刻有种感觉,自己赢定了。

    “你可想好。”

    “求阿耶快给个痛快吧。”李明达两只手分别抓着草茎两端,不动了。

    李世民拿着自己的草茎与李明达的相交结,然后用力一拉,俩人身子都随之微微动了下。李世民低头看自己的,竟然断了。再看李明达的那个,也断了,却也不能算全断,还有一点点草皮连着。

    李惠安怔了怔,伸脖子看看李世民的,又看向李明达的。李惠安大喜,拍手道:“十九姐赢了!赢了阿耶!”

    “险胜!”李明达只揪着草茎的一端,另一端就悬空晃个不停。李明达一抖手,草皮就断了,另一端掉在地上。

    “兕子这次运气好。”李明达随即歪头,对李世民撒娇一笑。

    李世民哈哈笑道:“不管怎么样,赢了就是厉害。今儿个晚了,明日再和你说。你们姊妹别玩太晚,早些睡。”

    李世民说吧,就起身去了。

    李明达和李惠安恭送,随即姐妹俩又玩了会儿,还下了两盘棋,直到李惠安精神耗尽,开始打哈欠了,李明达才叫停,打发人备水,沐浴安寝。

    李明达先把李惠安哄睡着了,就兀自靠在床边,听着立政殿那边的动静。这次倒没有听到李世民再谈那个请求赐婚的奏折,李明达当下也困了,眼皮发沉,打了几个哈欠之后,实在忍不住,随即她也躺下睡了。

    次日,李明达送李惠安去上课后,就回房静心练字。今天是上朝日,李世民和李治父子一早就走了,所以当下立政殿内十分安静,连宫人的窃窃私语声也比往日少了些。

    虽是深秋,天气已然凉了,李明达还是叫人开了临近的窗户,不时地仰头看一看窗外的天,似乎在等待时间过去。

    在近晌午时,门外终于传来宫人的匆匆脚步声。李明达住了笔,忙看向进门的人,一听说是李大亮觐见,立刻允了。

    李大亮请礼之后,就高兴地将两本名册呈了上来。“依着那副画上的线索,下官和程侍卫带人进山取了这两本书册。”

    李明达翻了翻书册,在上面看到了很多熟悉的名字,杜荷、房遗爱、李景恒等这些在长安城涉案的人员俱全。

    名册有两本,每本都有些厚度,自然不能立刻翻阅完毕。

    李明达知道这名册随后李大亮还要收回在刑部备用,遂命人准确无误地誊抄一份,就把原来的那本还给了李大亮,嘱咐他好生处理后续的事宜,不要以为事情晚了,就办事潦草。

    李大亮连连应承,诚挚行礼,请李明达放心。

    李明达便打发他可以走了。

    李大亮迟疑了下,有几分踌躇。

    “还有话说?”李明达问。

    “也不知当不当说,算不算事。其实昨天下官去取画,回来的时候,擅自做主去瞧了瞧房世子的情况,本想既然贵主担忧他,想让他说两句话令贵主放心,我正好顺便就帮传一句。可……可房世子说他没话可说。”

    李大亮说罢,不见公主回应,忙跪地给公主磕头赔罪,表示自己不该多此一举。

    “你是多管闲事了。”

    李大亮连再磕头解释,当时他并没有多想,而且与房遗直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外人在。他本来是出于好心,却没有想到遭到拒绝。

    “却也没什么紧要,你下去吧。”李明达道。

    李大亮应承,这就去了。

    李明达手攥着那本名册,本应该立刻翻开来看,但脑子里知为何有些乱,就暂时松开手里的名册,手托着下巴看着前方发呆了片刻。

    这几日她确实担心房遗直的身体,又中毒又受伤的,自己还欠了他一条命,多关心一些本是应该。至于对方有什么回应,她不该计较,这便垂眸打算翻阅名册。

    忽听稳健步伐,是李世民就下朝回来了。

    李明达干脆不看了名册,去对着铜镜理了理发髻。这时候外头奉命传话的人就来了,李明达就起身去见李世民。

    “有事没有?”李世民问。

    李明达愣了,不解道:“阿耶叫兕子来,怎么反倒问起兕子有没有事?”

    “听说互相帮的名册找到了,李大亮和你复命了。那名册你看了没有,我是问这里面有没有事。”李世民道。

    “原来是这桩事,兕子还没来得及看便被父亲叫来了。”李明达笑了笑,“有厚厚的两本,得慢慢看。我已经让李大亮捡一些重要的总结,回头尽快呈给阿耶。”

    李世民点点头,然后扫眼那边桌案上堆积如山的奏折,“还是我的兕子深知我心,总结最紧要的给我再好不过了。”

    李世民笑了几声就坐下来,也让兕子坐,就和她提起昨日斗草输赢一事。

    “阿耶是要和我说那桩会让我闹心的事了么?”李明达问。

    “什么闹心,是好事,阿耶寻思着这姻缘要是真来了,谁都挡不住,那咱们就好好顺着。”李世民饶有兴致地看李明达。

    李明达怔了下,倒没想到李世民的态度这样好。她明明记得之前听父亲提及那求婚折子的时候,带着点怒气,怎么才一天的工夫,整个人态度就大转变了?

    “姻缘?”李明达还要装作对这件事不清楚的样子,“阿耶,您该不会是又在琢磨着怎么把我尽早赶出太极宫?”

    “话可不能说的这么难听,女儿家总要嫁人,阿耶这是尽早为你筹谋,给你找个最好的先备着,将来等你岁数到了,或是你自己想嫁人的时候,你再出宫。”李世民高高兴兴游说道,显然他对眼下这桩‘姻缘’很满意。

    李明达之前倒是对这事不怎么挂心,觉得以她父亲的性子,不会轻易看上什么人给她做驸马。但而今瞧李世民一脸高兴的样子,李明达竟心下有些发慌了,真怕李世民一高兴过头,就冲动给她定下。

    当下李世民正在最高兴之时,她自然不能一嘴反驳。李明达忙端了杯茶给李世民,等他喝茶后,高兴的情绪消散一些之后,李明达就循循渐进,先问经过。

    从李世民零碎的话语里,李明达达概总结了当时的经过。

    天下未定之时,李世民和崔叔重就有些交情。打天下时,崔叔重就帮李世民出过力。也不知当时是怎么话赶话,李世民就承诺出‘将来成大业后必要和他们崔家结亲’的话来。贞观十年的时候,李世民与他再见,赐宴饮酒,崔叔重复提此事,崔叔重说到他孙子辈只有七男,遗憾未有一女。李世民当是喝得正高兴,就看着年幼的晋阳公主,把婚事允诺了出去。

    “我记得崔叔重当时也一直夸赞你乖巧可爱,喜欢得紧。”李世民回忆道,接着就跟李明达仔细介绍了崔六郎,也正是而今中书郎崔干的第六子,名唤清寂,而今在博陵一带十分有名。

    崔清寂按道理说,本应该和崔干的其他儿子一样,留在长安城。但因省得俊俏,惹人怜爱,被崔叔重看上了,就带回博陵老家亲自教养。

    博陵崔家在士族之中最为势力庞大,便是遇乱世,经历数朝,仍可屹立不倒。他们有钱有权有人脉重教育,家族累世为官,根基十分深厚,也正是因为如此,其子弟很容易就能被荐官和迅速擢升。如此往复良性循环,家族势力渐渐强大,甚至有可睥睨天下的实力。

    如此形容崔氏一族,丝毫没有夸张。这也是当初高士廉、岑文本等人编纂《氏族志》时,起初把博陵崔氏排在第一的缘故。不过因此却惹怒了圣人,最后到底因李世民的干涉,把皇族李家,还有长孙家排在了第一第二,将博陵崔氏放在第三,才算平息了李世民的不满。

    但由此也可以侧面说明,崔氏一族已经强大到已经令李世民要嫉妒的地步,可见其实力如何。

    李明达不知道是什么让李世民忽然改变了态度,但她有种感觉,他父亲不过是一时冲动。遂她也不恼,只是好脾气的笑着劝慰李世民,“再想想,父亲也说了,先选着看看,人还没见呢。再说兕子还小,也不急这一时半刻。”

    李世民想想也是,也记得斗草时自己输给了李明达,就依她,不提前话。

    两日后,李大亮将名册上所有的人按照重要等级划分,呈交给了李世民。李世民再次看到杜荷、房遗爱等人的名字,颇觉得恼火丢人,也不愿再多看一眼了,只打发房玄龄和长孙无忌酌情惩处就是。

    “尽快让这件事了结,我以后不想再听互相帮这三个字。”李世民恼火道。

    房玄龄和长孙无忌忙领命,随即就和李大亮退下,三人随即就会名单上的一些涉案的人员进行惩处。相较于长安城内涉案的权贵大臣,城外的相对都比较好处理,都是一些小官和平头百姓,一句话的事。

    ……

    这一日,忽来一场秋雨,暴雨淋漓而下,带着一阵狂风,屋子里湿气极重。只听窗外风声虎啸,恍然还以为是身在冬日。

    常山公主本就发病得厉害,因这种天气,身子越发养不好,便是屋内放了炭火升温,终究是不太舒坦。她因发热反复,三日竟不吃一口饭。李世民和李明达等人几番来看她,起初她还可勉强笑着,打起精神应付。后来渐渐就人躺在榻上,身子不大能动了。李世民也不允她动,只是一味地温言劝慰,让她早些康复,也好和姊妹们一同出去玩,还能像以前那样上蹿下跳乐哈哈。

    “别以为阿耶不知道你背后调皮,爬树翻墙……都知道的,就是不想束着你。”李世民心痛地抓着李玉敏热烫的手,红了眼睛,“便是出于对阿耶孝敬,你也该好起来。阿耶不准你走在阿耶前头,听到没?”

    李玉敏流着眼泪,微微点了点头,真的只是微微,而且十分吃力。她这种动法,只有李明达一个人能察觉到。李世民并没有看出来,但只看到李玉敏哭了,他已然更心痛,落泪不止。

    李明达哭到泪眼婆娑,请高太医等人一定要想办法治好常山公主。

    高太医紧锁着眉头,虽然领命,但从他表情可见,李玉敏的病怕是不好治了。

    回了立正殿是,高太医又被李世民召见。李明达就进屋后,就靠在门边,听到了那边说了“侵入五脏六腑,熬不到冬日”的话,她整个人瞬间就浑身哆嗦起来,接着只觉得腿软,蹲在地上,满脑子浮现的都是李玉敏的笑容,那些没心没肺的笑。

    李明达怎么都忍不住,她抽了抽鼻子,就转身冲出立政殿,要去一直陪着李玉敏。李明达的举动惊了宫人们,转即就惊动了李世民。李世民便也出来,要陪着李明达一起,就见那厢李玉敏的大宫女跌跌撞撞跑来满脸泪痕的下跪,报了丧。

    常山公主薨了。

    直到丧事办完,李明达都浑浑噩噩,脑子嗡嗡,觉得自己不是自己。

    李世民悲伤之余,生怕他另一个女儿劳伤过度,赶紧叫人好生把李明达保护起来,还吩咐了太医每日给李明达诊脉报平安,这才算安心。

    李世民则不知为何,自李玉敏死后,连日梦到长孙皇后,因此思及被圈禁的太子,李世民更是心痛不已。李世民随即再审李承乾,几番折腾下来,因见太子悔过之心十分诚挚,也思虑到李承乾在事发之前就自省改过,断了和达赞干部的联系,李世民到底给了他一次改过的机会。这除是因长孙皇后托梦的缘故,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承受丧女之痛的李世民,再不想接连受到失去儿子的打击。

    但李承乾仍要禁足东宫,需得每日诚心思过,过年之前便不会再有露面的机会。

    转眼到了年关,各地官员接连不断地往宫中供奉贺新春的礼物。宫内开始热闹起来,张灯挂彩,为除夕之夜准备。

    李明达则静心在屋内写字,未曾受到外面喜庆喧嚣的半点熏染。

    字却写歪了,不够尽心。

    这时李明达就听到立政殿那边传来李大亮的说话声。

    庆州闹了民怨,李大亮主动请缨去庆州处理此事。

    李世民见他竟在年关请缨离开长安,不与家人共度佳节,十分欣赏其勤政为民之心,立刻应允,并御封给李大亮许多权力。

    李大亮告退之后,一路出了虔化门。忽然发下天下雪了,他仰头看一眼天,低头转眸间就看见东宫墙边站着一抹倩影,穿着红狐领子的白斗篷,仿若是从天上飞下来的仙女。此刻,‘仙女’正扬首用乌漆漆的眼珠看着他。

    李大亮赶忙上前,给晋阳公主请安。

    “年关了,此来作何?”

    李大亮忙把他打算明日启程去庆州的事情,如实告诉了李明达。

    李明达默了会儿,转而问李大亮,“你说长安城年轻男女最适合私会的地方在哪里?”

    “这……”李大亮尴尬笑道,“说实话,该是在道观。男女去那里都名正言顺,给道士使了钱,找个安静的地方见一面,说几句话,再安全不过。”

    李明达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然后看看四周,招手让李大亮再近一步,然后小声对其道:“还记得你上次想要为房世子传话,最后被拒了,你还有些心生不满。”

    “不敢不敢。”李大亮不好意思笑道。

    “今你替我去给他传句话,正好平了你这份不满。”

    李大亮怔了下,有些惊讶地看李明达,转即忙行礼,表示只要是公主所需他一定会传达到。

    “和他说,梅花庵见,必须见,别辜负了传话人的好意。”李明达说罢,就看一眼李大亮,嘱咐他保密,问他可否能做到。

    李大亮激动地连连点头,应承称是,然后忍不住高兴道:“以前就觉得贵主和房世子相配,臣真心祝福您二位。”

    “行了,去吧。”

    李明达说罢,就转身走了。

    次日,房遗直天刚亮就骑马带人离开梁国公府。

    一个时辰后,晋阳公主乘豪华马车也前往梅花庵上香。

    马车在走到前往梅花庵必经路的一片小林子里,突然中了埋伏,公主的马车连车带马整个陷进了路中央的深坑之内。倒也奇了,随行侍卫们骑马在前走,还没有事,偏偏这马车一过,陷阱才塌陷。

    与此同时,刚刚受命去定州上任的李大亮,也从府中乘车走了出来,但他的马车刚从府邸驶出一步远,就被侍卫拦截。

    李大亮不解地从马车内探头问那些拦车的侍卫此举为何故。

    “自然是想请李侍郎去大理寺走一趟。”房遗直英姿凛凛地骑着马,从侍卫们的身后现身。

    李大亮看到房遗直,惊讶了下,正要问他怎么会在这,转即又看到另一个人骑着马也出现了,一身玄衣,略显英俊,此刻却巧笑嫣然。

    晋阳公主。

    李大亮的眼睛睁得更大,“贵主和世子,你们不是……”

    李明达:“本来是打算去梅花庵的,但忽然有个问题一直疑惑着我。”

    李大亮望向李明达,好奇她所言的疑惑为何。

    “想知道你的吐蕃名字叫什么,也叫李大亮么,还是叫‘真正的互相帮帮主’,或者达赞干布的儿子?”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超级没动力,卡文至极,憋到现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