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101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活色生枭盛世医香近身特工     高阳公主怔了下, 不解地看向李明达,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今天叫房驸马来,只为问话记录证词。一切照章办事, 做该做的,我能有什么意思。”李明达转即让文书把证供收好, “回头还要呈给圣人瞧, 别弄坏了。”

    高阳公主一听李明达要把她刚刚的话记录下来, 脸色瞬间大变。她转眸回忆刚刚自己所言, 句句挑衅,傲慢无礼, 而李明达几乎一句话都没有跟自己说。这东西如果被人写下来, 送到她父亲跟前, 那她在圣人跟前必然成了个欺负妹妹和欺辱夫君的刁钻泼辣妇人。

    她刚以抄写了十几天的孝经为代价,换来了自由。被禁足这半年, 她已经在府中憋得要发疯了。她可不想刚出来,又被抓了错, 再受惩罚。她已经犯错一次了,如果这次再出事,父亲对她的惩罚只会更重,而且再不会对她心软。

    李明达微微侧首,闲淡地喝了口茶,等着她的后话。

    高阳公主立刻明白李明达的意思,十九妹这是要自己对她道歉。高阳公主抿着嘴,很恼恨地看着地面, 然后咬了咬牙,对李明达行了致歉礼。

    “因忽然听说有人怀疑房驸马勾结凶犯,我心生不满,便怀着怨气来和妹妹评说,确实有些犯糊涂了,请妹妹见谅。”

    当众行道歉礼,且还是对比自己年岁小的人,实在是丢人至极。但没办法,人总要屈从于现实。与被禁足一年半载,还要被圣人继续鄙弃,高阳公主更愿意选择短暂丢脸。

    随后沉默很久,高阳公主没有听到李明达的回应,有些恼地看她。

    “也请妹妹好好想想,若是你突然被家里至亲的姐妹怀疑干了坏事,说是杀人凶手,你会开心?我恼也是人之常情。再说我能没心没肺地和妹妹交底,也是因为跟妹妹关系无间,信任你,才敢如此说开。总比那些什么事都暗藏在心里,琢磨着日后报复的人要好吧。”高阳公主嘴巴愈发灵巧。

    “这边没说过姐夫是凶手,也没人说他勾结凶手,只想就他和齐飞见面那几次,问个缘故而已。”李明达审视高阳公主,“倒是十七姐,忽然这么激动做什么?”

    高阳公主扯起嘴角,皮笑肉不笑,“好好好,就当我想多了,把妹妹想坏了,我也给妹妹赔罪了,你也就不要计较。我们姊妹吵吵闹闹是难免的事,就不必让父亲操心了,我听说他近来身子不大好。”

    “嗯。”李明达随即吩咐文书,把证词烧了就是,不必上报了。

    文书应承,象征性地抓着一卷纸下去。

    “既然误会解除了,还请十七姐移步偏堂暂且歇息,我问姐夫几句话,用不了多久的工夫。”

    高阳公主本欲张嘴说想留下,不过因刚刚她的行为不占理,这会儿再提要求也不好,只好应下去,给李明达一个面子。

    房遗爱见高阳公主下去之后,连连给李明达赔错,请她不要计较。

    “被禁足久了,她心里怨气重,她想来是个冲动性子,还请贵主不要介怀。”房遗爱再次行礼赔罪。

    “没什么,几句闲话而已,我还听得。其实刚刚文书只是在重新整理供词,没写什么,我不过是吓唬十七姐罢了。”李明达对房遗爱笑了下,请他继续坐,又叫人上了他最爱喝的甜葡萄汁。

    “嗯,这味道特别好喝,很甜,还不像是放了糖。”房遗爱吃到好吃的东西后,立刻就开心起来,问李明达,“这是什么葡萄做的?”

    “就是普通的葡萄,味道浓郁一些,是因它被烘得半干,才榨汁,所以会更甜些,其实里面一点糖都没放。”李明达浅笑着解释道。

    “嗯,这法子好,回头我也叫人学学。”

    房遗爱和李明达就此闲聊几句之后,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对李明达也没了戒备。

    “姐夫能否跟我说实话,你和齐飞见面,是否和互相帮有关?”李明达问。

    房遗爱怔了下,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我这些日子有些爱酒,就常去肆意楼。有次喝醉了差点从楼梯上滑倒,便被齐飞偶遇搀扶住了。因此感谢他,请他吃酒,彼此就聊了不少。我倒没想到,他一个账房,竟也是胸中有丘壑之人,能谈天说地和我畅聊一番。我觉得他颇有志向,很是觉得做账房委屈了他,就要帮忙举荐他做官。他这才跟我交底,和我说其实他也有些别的爱好,然后就讲到了互相帮。我一听这帮派里的人都是彼此好心,互相帮助,是个好事啊,当时也因为醉酒,没有深想,就喊着加入了。”

    “加入多久?”李明达问。

    “也就是从高阳公主被禁足后一个月开始的,大概也有四五个月了。我因为身份好些,常‘出力’,都是些举手之劳。齐飞每隔几天就会告诉我,帮了不多少人解决□□烦,他们如何感恩戴德,我忽然觉得自己还能有用的,也挺高兴。”

    “那你求过‘帮助’么?”李明达问。

    房遗爱有些亏心地看一眼李明达,然后摇了摇头,小声说没有。

    李明达完全不信地反观房遗爱,令房遗爱立刻明白公主已经看穿他了。

    “十七姐夫喝了我的葡萄汁,就要说实话。不是有句俗语么,叫‘吃人家的嘴短’。”李明达的玩笑立刻缓和了尴尬。

    房遗爱跟着笑笑,在李明达的注视下窘迫了会儿,想了想,就不得不说了,“我请他帮忙查了一个人来历,这个人是我们公主府上的,我保证和互相帮这件事没关系。”

    李明达审视房遗爱,“那还有没有别的事?比如齐飞后来和姐夫更熟之后,有没有提及东宫和地图?”

    “地图我不知道,东宫他提过。他跟我说其实这互相帮其实是源于东宫,有太子的授意。我惊讶了好久,之后就不太想去肆意楼了,觉得那齐飞说话越发不可靠,在吹牛皮。”房遗爱如实交代道。

    “还有呢?”李明达觉得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如果真如房遗爱所言这般,那高阳公主根本没必要为了这事,替房遗爱出头,闹刚刚那么一出。

    “再没有什么了。”房遗爱眼睛看向别处。

    “也好,”李明达命文书把真正写下来的证词拿给了房遗爱,让他签字画押。

    房遗爱提笔就要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

    “姐夫想清楚了再下笔。这桩案子涉及到了东宫,圣人时刻过问。证供必然是要呈交给他过目。若姐夫所言句句属实,没有隐瞒,也不怕查,就没什么大事。但若其中有什么遗漏,被圣人瞧出端倪,再引出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和怀疑,到那时候只怕怎么解释都没用了。”李明达说罢,就见房遗爱的脸色不好,放软语气道,“我并非不信任姐夫,我说这些惯例提醒一下,对太子我也是这话。别的不怕,就怕等事态严重了,我想帮忙却再说什么都没用。”

    房遗爱点点头,忙谢过李明达的关心。他皱眉犹豫了会儿,心里还是犯嘀咕,不知道该不该说。

    “姐夫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李明达循循善诱,又见房遗爱还是为难,李明达就把屋内衙门的人都打发走,只留下田邯缮陪同。

    房遗爱连连叹气,为难地摇头表示自己不能说。

    “真说了,你十七姐只怕会恨得此生再不见我。”

    “那就不说,我问你,你点头摇头。”李明达笑问。

    房遗爱苦笑道:“贵主莫要为难我了。我和你十七姐是夫妻,总要患难与共,便真是将来受了罚,我也甘愿如此。”

    “好。”李明达理解地点点头,表示她不为难房遗爱,可以这就离开。

    房遗爱意外道:“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难不成姐夫会以为我会对你严刑逼供?”李明发反问的同时,目光又在房遗爱的袍角处徘徊了数次,确认那块儿蹭脏的地方是铁锈。

    房遗爱对李明达行了谢礼,一边尽量保持优雅,一边急忙忙跟逃命似得快步离开。

    李明达等房遗爱出去了,就使眼色给田邯缮,要他准备马车。

    田邯缮点头,赶紧从后窗逃出去,悄悄地快速办理。

    在房遗爱与高阳公主乘车离开后,李明达也钻进了马车,令车夫远远地跟着就可。

    高阳公主刚刚在刑部未敢细问房遗爱,上了车后,眼见着离刑部远了,她便气骂了房遗爱几声,又质问房遗爱经过。房遗爱虽然不大情愿,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将经过一一讲述给了高阳公主。

    高阳公主狐疑地质问房遗爱:“你真没把我供出去?”

    “当然没有,我深知和公主是夫妻,同福同难,我还不至于傻到还自己的地步。”房遗爱叹道。

    高阳公主笑一声,瞥眼房遗爱,“这还差不多,不然我真会瞧不起你,这辈子都瞧不起你。”

    房遗爱哼笑一声,并不稀罕高阳公主的这种‘赞美’。

    “记住,不管她给你耍什么招数,怎么威胁,你都死咬着不能说。”高阳公主指着房遗爱的鼻尖,再三叮咛她。

    房遗爱:“我不懂,公主府又不缺钱。公主要那些金子做什么,留着也花不出去。还是听我的,赶紧运回去,哪儿来的哪儿去。”

    “你懂什么,人家说我五行缺金,我就得补金。你瞧我而今听她的话,补金之后,奉了孝经给圣人,这禁足令便提前解开了。”高阳公主的口气坚定不移,“再说他已经问完你的话了,事情都糊弄过去了,还怕什么。”

    房遗爱嗤笑不已,虽心中有诸多不服,但也不敢再有二言。

    马车随即拐进了高阳公主府。

    田邯缮忙问李明达,“贵主,咱们还跟么?”

    “不跟了。”

    李明达感觉到有一阵大风吹过,挑起窗纱,侧仰首往天上看了看,天空东边不知何时竟然有了一些黑云。

    “瞧这天,明天要下雨。”田邯缮跟着看去,随即感慨,然后揶揄公主道,“还真被房世子给说中了,贵主这下又要欠世子一个‘要求’了。”

    “审齐飞最紧要,欠一个要求不算什么。”李明达说罢,就让车夫从平康坊走,去肆意楼买些酒菜,正好带回去给大家用。

    “贵主真好,体恤下属。碰见贵主这样的好主事,刑部司那些小吏们都要偷着乐呢!”田邯缮高兴拍手,“奴正好也想着吃点肉呢。”

    “你想吃什么肉?”李明达笑问。

    “羊肚肉,肥瘦相间,炙烤片刻,最好吃不过。”田邯缮知道他家贵主不介意,大方的说着,顺便悄悄咽了咽口水。

    李明达点点头,让田邯缮多要点吃,吃完了晚上也好攒足力气干活。

    “多谢贵主疼爱!是不是还要备些点心?”田邯缮得了李明达的允准以后,随即算了算人数,打发人去肆意楼点了菜饭后,又叫人要了八十份的点心。

    肆意楼的店掌柜一眼就认出了田邯缮,起初还不敢接钱,后来见田邯缮诚心给,他才收了钱,随后去给坐在大堂窗边的李明达行礼谢过。店掌柜不知李明达的公主身份,就一口一个‘主事’叫着。

    李明达笑看他,“倒不必管我们,你尽管忙去。”

    店掌柜见这位刑部司主事不拿架子,而且在他们肆意楼抓了人之后,又不嫌弃地主动来照顾生意,出手还极为大方,对其感激不尽。行礼再行礼,才告退。

    没多久饭菜就装了食盒备好,放满了整辆车。但这次出来就备了一辆车,其它人都骑马。东西放在车上,那公主自然没有地方坐了。田邯缮发愁起来。

    “让匹马给我就行了,让他们运菜先走。”李明达说罢,就放下手里的果汁,起身要走。

    店掌柜在那边招呼完客人,又来行礼相送,他看着李明达,几番想了想,欲言又止。

    李明达继续微笑看他,目光极为亲和。

    店掌柜这才有了勇气,“有个事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说草民还觉有点心里难安,说了草民又觉得可能会白白叨扰到李主事。”

    “你说。”李明达道。

    店掌柜这才壮着胆子对李明达说:“上次衙门的人走后,我楼里有个博士忽然想起一桩事来,说是有次看见齐飞和一个外族人在肆意楼的后街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外族人?从打扮能看出?”

    “对,打眼瞧着像是吐蕃人。”店掌柜说罢,就把人叫来了,让其跟李明达再说一遍。

    其所言果然与店掌柜复述无异。

    李明达应承后,就让他带着自己到肆意楼的后街瞧了瞧。路不算宽,刚好可容纳马车出行。平常如果没有肆意楼的客人的车马入内,在这条街上几乎不见有人来。街边排排柳树倒是长得粗壮,枝繁叶茂,有些年头了。

    “就在六七丈远那棵柳树下,我那天是因为想爬到房顶取鱼干,刚好就瞧见了。俩人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嘀咕什么,看着嘴动是在说话,但我因为离得远,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李明达又问这博士可记得那天是什么天气。

    “阴天,要下雨。也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会挤满爬上房顶去收鱼干。”博士道。

    李明达应承,这才骑着马往回走。

    骑马穿过平康坊的大街时,就见个吐蕃人从对面走来,一阵风过,李明达就闻到了之前在叶屹身上闻到的那种香味。李明达立刻让田邯缮去打听。好在能来长安的吐蕃人多数都会几句汉语,田邯缮边比划边问,倒也问出来了。随即在这吐蕃人的好心指引下,李明达和田邯缮在一个叫‘四季如春’的吐蕃香料店内,买到了和同样的香草。

    店老板是个汉人,笑着和李明达解释这种吐蕃香草不光好闻,还有安神的功效。

    “若是晚上睡眠不好,切碎了,放在本店这个特制的细布袋里,系在腰间,不出两日,保证晚上睡得‘雷打不动’。”

    “这么神奇,就给我装一些。”李明达边说边打量这店老板,穿着素净的白衣,就是平常百姓的衣着,人胖乎乎的,二十五六岁上下,说话和气,笑起来也很随和。

    店老板装完香草和布腰带之后,就双手将东西奉上。

    “这店为何叫四季如春?”李明达顺嘴问。

    “图个吉利罢了,希望自己的生意能跟春天似得有勃勃生机。俗气了点,客人莫要见怪。”店老板随和地笑道。

    “好名字。”李明达叹了声,就迈出门外,田邯缮忙跟上。

    回了刑部之后,房遗直和狄仁杰二人还正在整理涉案者所有家人朋友的证词。

    二人见李明达进门,都放下手里的东西。

    李明达直接让他们不必拘礼,而后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喝了两口差,歇歇脚。

    房遗直这时抬首问李明达,审问他二弟的效果如果。

    “他是什么都表现在脸上,可该不说的东西他还是不说,嘴巴硬得很。”

    房遗直凝眸微笑,“但贵主必然有办法对付他。”

    “我说你怎么非让我来审,原来你早料到了。”李明达瞄他一眼,暂且不说房遗爱的事,毕竟这事是她偷听而来,当着狄仁杰的面不好解释。李明达就先把她去肆意楼得到的新消息,告知了他二人。

    狄仁杰:“吐蕃人?但仅凭这一点的话,可就难说了。长安城的吐蕃人不少,很可能是个巧合,偶尔问路什么的。除非能再找到真么证据,佐证一下。”

    李明达又让田邯缮拿出香草给二人看。

    “这个我知道,吐蕃的一种香草,安神用,这东西最近在世家子之中十分受欢迎。”狄仁杰接过来,笑着解释用法,跟‘四季如春’的店老板说法一样。

    “你知道么?”李明达问房遗直。

    房遗直拿起一根完整的干香草看,很快就认了出来,“在书上见过,叫安宁草。”

    李明达点了点,琢磨这东西既然在长安城内广受欢迎,那叶屹身上有这种香草味,也不算太奇怪。

    “很多夜里读书的年轻人都爱用这个。这常常背书背到深夜的时候,反而脑子更清醒,不容易睡着。把这种香草包,放在枕边,用不了多一会儿,就会睡得很熟,而且睡得特别好,不会被一些小声音吵醒。”狄仁杰解说道。

    “我看你知道的这么清楚,怎么自己没用?”李明达问。

    狄仁杰挠头笑了笑,“我这个人躺下就能睡,没有他们那些苦恼。不过之前听他们讲这个东西好,我也就顺便听了听。”

    李明达应承,对他们二人道:“天色也不早了,先吃饭吧。”

    田邯缮等人随即把刚买来的饭菜放在桌子上,又将余下的饭菜分给了刑部司其他人。

    肆意楼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贵族消遣吃喝的地方,里面的饭菜对于他们来说自然也是十分昂贵。今天刑部司的众衙差小吏们得幸能吃到这样的赐饭,都觉得这一天没白忙活,值了!最少上面把他们付出的辛苦都看在眼里。

    一顿饭下来,大家都更有干劲。

    夜幕降临后,今晚的夜色特别黑,因乌云遮月的缘故,天比初一还黑。

    “瞧这天气,明日必然有雨了。”狄仁杰望着天叹道。

    听他此话,房遗直禁不住望向李明达。发现她此刻正一脸纠结地坐在案后,用毛笔在纸上戳戳画画。

    房遗直看她深吸口气,随即把娥眉下那张粉扑扑的小脸吹鼓了起来。

    房遗直忍不住笑了。

    李明达仍然托着下巴,又看着纸上那些她所写的人物,只觉得一个比一个复杂。

    “在愁什么?”

    低沉好听的嗓音,一下就唤回了李明达的理智。

    李明达循声望过去,见自己身边附近没有人,而那厢距离她两丈远的地方,房遗直正和狄仁杰相邻而坐,看着证词。狄仁杰正垂首完全沉浸在证供所述的内容之中,一脸十分认真的样子。

    房遗直也没有看她,似乎也忙着看手头上的证供。

    李明达以为自己幻听了,垂首继续琢磨的时候,又听到到了同样的声音。

    “贵主若想不明白,可以暂时休息一下。”

    李明达立刻辨出声音看向房遗直,发现他嘴唇微微动了动。

    房遗直没有看他,垂着眸,似很认真地在翻阅案卷。

    忽然他踱步到了东窗边更僻静的地方,用卷宗半遮着脸,扔在看着。

    李明达觉得他这人太有意思了,刚要笑,就听到他有一次说话了。

    “其实我并不会观天象,那样作赌,以为可以公主提一个要求,却没想到天不遂人愿。”

    赢了的人,竟然在感慨‘天不遂人愿’。

    李明达瞟一眼房遗直,觉得他这是在炫耀,有必要警告他一下。做人太猖狂,是容易吃亏的。

    “贵主今天很美。”

    啪地一声,笔掉了。

    田邯缮忙去把笔捡起来,放在笔洗里洗了洗。

    李明达看了眼房遗直,才重新接过毛笔。

    她脑子里对房遗直刚刚说的话还没有回过味来。那厢房遗直又说话了。

    “齐飞和吐蕃人说悄悄话,叶屹身上有吐蕃独有的香草味。两件事碰到一起,我倒是和怀英的想法不同,觉得这不可能是一桩巧合。他们确实和吐蕃人有关系。”

    “就凭这些,不足以构成怀疑。”李明达立刻反驳道。

    她此言一出,当即就吸引了屋内所有人的侧目。李明达才反应过来,大家都没有听到房遗直的话,她突然用正常语调说这么一句,显得很突兀。

    李明达皱紧眉头,责怪地瞥向房遗直,觉得这都是他给自己惹的麻烦。

    房遗直这时候也不看手里的什么卷宗了,而是人半靠在窗边,微微倾斜他颀长身子,似笑非笑的凝望着李明达。

    狄仁杰慌忙起身,弄得怀里的一卷证供都哗哗地掉在了地上。他忙拱手对李明达道:“贵主有何吩咐?怀英这就去办!”

    田邯缮也忙疑惑地看向自家贵主。

    “没什么事,是我脑中有两个小人在打架,我不小心就失口把话说了出来。”李明达解释道。

    “两个小人?”房遗直言语散淡地笑问,烛光侧影映照着的面颊,深显他萧疏俊朗的五官

    狄仁杰忽然两眼发亮,“可巧了,我也有过。有时候对于特别纠结的事情,我心里就会冒出两个截然不同的人,互相打架,看谁能说服谁,我最后就用谁的决定。”

    狄仁杰看着李明达,很高兴他终于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怀英的小人我知道,不分男女,那贵主的呢?”房遗直盯着她,等她开口,一副淡漠的模样,但到底掩藏不住眸底自然迸发出的灼热。

    狄仁杰听到这话十分好奇,笑问李明达:“难到公主的小人儿分男女?那可了不得。这男子与女子想法又有所长,男子偏统揽全局一些,女子更为容易关注到细节。两厢这样斗起来,必然比怀英那两个更精彩。贵主就是贵主,果然非同凡响,怀英比不了。”

    狄仁杰又高兴又诚心佩服地赞叹一遍李明达,倒把李明达听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又不能否认房遗直的说法,不然狄仁杰好奇的性子,一定会追究房遗直为何要说公主心里的两个人分男女,那就没完没了了。

    李明达只好谦虚的笑了笑,“其实没你说的那么好,我只是想尽量不遗落什么。”

    狄仁杰赶忙又心悦诚服地佩服,“这就很厉害了,常人做不到。”

    “是么。”

    李明达心虚笑了一下,然后横目扫了下房遗直。但房遗直并没有因为他责怪的目光而自我反省,他反而更加嚣张地对自己微笑。

    “在查阅叶屹祖籍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处可疑,”房遗直一句话,立刻令李明达转移注意。李明达忙询问的看向房遗直,让他好生说说。

    房遗直就把卷宗送到李明达跟前,他把卷宗平铺在李明达案前,然后一手撑着桌案,弓腰侧身,为李明达指了指问题所在,正是叶屹的出身地,“剑南道,松州大柳树村人。”

    “有什么问题么?”李明达抬首看房遗直时,才发现俩人竟然距离这么近。李明达赶紧垂下眼眸,继续看着房遗直所指,还是没看出什么特别来。

    “根据当时松州所上报的大事记录来看,大柳树村在叶屹大概十七八岁的时候,也就是贞观二年,曾遭遇蛮匪,被洗劫一空,村子里本来就是有十几户人家都被屠杀,唯有叶屹和另三名少年因贪玩晚归而逃过一劫。”

    “听起来,还是没什么问题。”李明达又去翻阅松州往年上报的大事记录确认,以及刑部相对应的存档。这些都是房遗直已经整理好的,所以她现在随手一拿就能看到。

    “大柳树村地处偏僻,从松州的官道要走小路花费两天翻六座山才能到这个村子。据传这村子里住着的是前朝某在逃官员的家眷,所以户数不多,且鲜少与外面来往。当然,这一点并没有得到证实,总之这村子偏僻,很少有外人来往。事发后,当地府衙之所以知道这件事,还是因为这三名逃出来的少年跑去报官后才晓得。”

    狄仁杰疑惑的挠挠头,“还是没听出问题。”

    李明达微微蹙眉,感觉到了什么,大概问题可能就出在这大柳树村不常与外人来往这点上。

    接下来房遗直的话,果然证实了她的猜想。

    “问题就在于这三名少年,没有任何外人知道他们的身份。不过他们的名字,的确是大柳树村村民在府衙户籍登记上的相符。但可以说当时可以真正证实这三名少年身份的人,都已经死了。”

    “假冒身份?”狄仁杰恍然大悟,“可这件事遗直兄怎么会这么清楚,一旦他们真的就是大柳树村的村民的孩子呢?”

    “看贞观四年,松州往刑部上报的无名死尸的记载。”

    狄仁杰立刻在桌案上搜寻。李明达就把她刚看过的卷宗递给了狄仁杰。狄仁杰一瞅,倒真是巧了,就在大柳树村附近的山边,有三具男性遗骨被发现。据仵作描述,还是三名年轻男子的。

    狄仁杰恍然,“竟如此,这也太巧了,莫非那叶屹三人就是土匪?”

    “只怕没这么简单。”李明达想到他身上所带的吐蕃国的香草味,心里有了更深一步的怀疑。

    “是吐蕃国的人?”狄仁杰眯起眼睛,“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时大柳树村逃出来的三名少年,而今都科举入仕了。余下的两名,一名在门下省做城门郎,另一名在兵部做库部员外郎。虽然都是六七品官,但同叶屹一样,都在长安城内位居要职。 ”房遗直总结道。

    李明达疑惑不解,“吐蕃国赞普与我大唐诚心联姻求好,费尽心机杀了那么多人,只派三个人来大唐做官,有些说不过去。”

    “十多年前的事,那时的赞普尚还年少,恐怕还不可能有安插探子到大唐的思虑。”房遗直分析道。

    李明达点点头,“那就是别人了,要再审叶屹。”

    “先让宝琪在牢中对他用刑审问试试,若那般用刑还不承认,升堂审问只怕也不会有效果。”房遗直道。“逼急了,适得其反。”

    “这剩下的那两名,门下省城门郎赵锐阵,兵部库部员外郎冷曾琪,一并缉拿审问。”李明达道。

    房遗直应承。

    “你大理寺少卿的事,我只是建议。”李明达笑道,审查可疑官员是大理寺的事。毕竟这两名官员是否为吐蕃探子,还有待证实,目前他们仅凭卷宗和户籍上的记录,都不过是些合理的猜测罢了,并不能算实证。

    房遗直便起身对李明达等人道别,这件事他要亲自出马,和大理寺卿商议之后,才能去抓人。

    “去吧。”李明达道。

    不一会,就见魏叔玉脸又余怒地回来,向李明达禀告,“那叶屹已然受了非人的折磨,还是死不招供。只喊着冤枉不知,只认互相帮的事。”

    “不行就算了。”李明达叹道。

    狄仁杰忙建议,“之前贵主拿他妻儿的事作为威胁,他才乖乖招供。这回再用一次?若嘴说不好用,倒是可以让他的妻儿亲自来一趟,吓一吓他。”

    “好主意!”魏叔玉附和道。

    李明达犹豫了下,“同样的招数再用一次,只怕就没效用了。”

    魏叔玉:“这叶屹对自己的妻儿感情很深,先前宝琪审问他的时候,还在他身上搜到孩子戴得长命锁,新的,还没来得及送到他孩子手上。”

    “他之所以不认他是吐蕃的探子,也很可能是因为他怕认下了,贵主之前保他妻儿的话不能作数了。也有可能这层身份他就是到死都不能认,就跟那些死士一样,心有执念,至死效忠,绝不背叛。”狄仁杰猜测道。

    魏叔玉皱眉,不禁叹道,“若是像你说的这种就太难了,但要试一试才知道。”

    “确如你们所言,这叶屹不能逼迫太过。”李明达话音刚落。

    “禀公主,叶屹咬舌自尽了。”衙差跪地,匆匆告知。

    “人已经死了?”李明达惊讶问。

    “属下走的时候还没有死,满嘴吐血,已经请了大夫去看。尉迟郎君在那边正为此张罗着。”

    魏叔玉皱眉,“没什么用,救不回来。便是真能救活了,他没了舌头不能说话,如何认罪?”

    狄仁杰惊讶后,缓了缓情绪后,又怕公主为这事闹心,忙宽慰她,“这样的人连自己的舌头都能下狠心咬下去,命都不要了,还有什么可畏?这人就算是活着,只怕也没什么可以招供了。”

    “确实如此,留着也问不出来什么了。”魏叔玉附和道。

    “去告诉尉迟二郎一声,让他不必为此慌乱。”李明达默然看着桌案上的卷宗,再许久后,没有说话。

    就在魏叔玉和狄仁杰双双为公主担心的时候,李明达忽然张口道:“罢了,天色不早了。都早些歇息。明日还要赶早审问过了齐飞,都养好精神。”

    魏叔玉和狄仁杰互看一眼,便忙拱手应承。

    李明达离开后,就吩咐程处弼详查叶屹住处和常去之地。“互相帮人数众多,必然还有一本名册记录帮派所有成员。”

    程处弼应后承立刻去安排。

    半个时辰后,房遗直回到刑部。

    魏叔玉和狄仁杰二人还等着他,他们见状,忙迎过来问情况。二人见房遗直没有把人带过来,便问他是不是把那二人留在了大理寺。

    “拒捕,死了。”房遗直简短回了后,听说以公主已经休息,叶屹竟也自尽而亡。房遗直眉头紧蹙,嘱咐他们二人早些休息,也转身去了。

    ……

    次日。

    天灰蒙蒙,乌云盖顶。

    李明达在堂上坐定,房遗直、狄仁杰、魏叔玉和尉迟宝琪四人在旁坐定。

    齐飞被带了上来。

    程处弼也呈上他在叶屹住处的鱼池里搜查到的名册。

    作者有话要说:  零点。

    房遗直发了个朋友圈,只对晋阳一人可见。

    “”

    魏叔玉:?有内容?我啥也没看到……

    狄仁杰:楼上,只对公主可见,你怎么来了。

    魏叔玉:我是直粉,黑进来的,你呢?

    狄仁杰:大概你黑的时候出现漏洞,所以我也看见了。

    尉迟宝琪:这啥意思?为啥只对公主可见?为啥还什么内容都没有?这到底啥意思?我好捉急……

    李明达:>_<,懂。

    魏叔玉:?

    狄仁杰:?

    尉迟宝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