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91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活色生枭     鉴于白天机关箱子的事, 李明达这一次离箱子远了些。先叫懂机关的匠人检查后, 才命人开箱。

    铁箱子不大, 六尺见方,里面装了一些杂碎东西。有花瓶, 玉酒杯, 金画轴的一角, 几颗散乱珍珠等等。珍珠因为在水中久泡, 表面朦胧像雾,倒是很可惜。这藏宝贝的人该是并不清楚,珍珠的保存方法。

    两铁箱子里装得东西都是如此,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稍值钱东西。有一些宫里不起眼的小摆件,也有碎玉断钗之类的物件。

    铁锈相对少那个箱子里,还没有装满, 半空。

    左青梅跟着看过箱子里的东西之后,就抓着箱子里的那几颗大珍珠, 对李明达道:“这东西不常见,宫中只有韦贵妃, 四位妃位的妃子和几位公主才可用这样规格的珍珠。”

    李明达打量那箱装得比较满的, “此箱子上的锈比另一个多很多,这箱子侧面的铁都快泡烂了,一瞧就有些年头。如果再往前推三四年, 宫中可拿到这种珍珠的人数就会多一些,不太好排查。”

    左青梅点点头,“也可查, 但若这珍珠是私下被处置的,就会麻烦一些。”

    “嗯。”李明达应承,目光继续搜打量两个铁箱,“箱子有些沉重,女子下水去搬应该有些麻烦。所以这箱子很有可能是太监攒下的,看着箱子里东西的新旧贵重程度,该是他一步步升迁路的写照,而今身份不会太低。”

    左青梅闻言再去观察,才意识到这点,东西果然由旧到新,一点点变得贵重了。但那几颗大珍珠却除外,很可能当初他获得这几颗珍珠是出于意外。

    “还是贵主慧眼,观察仔细。”

    李明达嘱咐众人,箱子打捞上来的消息不可外泄。一旦被查实消息外泄,那所有人同罪,她一个不留。

    侍卫们连忙应承,不敢有二言。

    李明达让人悄悄地把两箱东西运走后,同左青梅一起离开。

    “此事查起来很麻烦,且一旦调查就会惊动各殿,容易打草惊蛇。我看咱们倒是可以引蛇出洞,传个假消息出去,然后再派些人手在这里守株待兔。”

    左青梅叹这个方法好,主动请命负责此事。

    李明达也放心把事情交给左青梅,随即他就连忙赶回了立政殿。

    今晨离开的时候,李明达刚好听到李世民对方启瑞的吩咐,他让韩王李元嘉在申正的时候去见他。这会儿时间快到了,李明达就急急忙忙赶了回来。打听人韩王还没到之后,李明达就放心地换了身端庄的衣服,跑到李世民身边等着。

    李世民正在殿内和长孙无忌、房玄龄等人议事,期间还提起了魏征。

    “今日怎么不见他?”李世民问。

    “生病告假,已经报了中书省。”房玄龄言外之意,请假的折子已经程给李世民了。

    李世民看眼那边叠着的一摞不加急的奏折,眼底闪过一丝倦怠。他转即见到门口有个娇俏身影进来了,顺着墙根慢慢地往他这边走,生怕打扰到他们议事。

    李世民嘴角的弧度上扬,这才愉悦起来。

    房玄龄还在说魏征的病情,“忽然犯了头晕,咳喘,周身无力。请了大夫给他诊脉,说是旧疾复发,有些严重。”

    “怎么会突然这样?昨天还瞧他生龙活虎。”李世民见女儿到自己身边来,笑了下,才接了房玄龄的话继续问。

    房玄龄:“这个就不知道了,折子里没写。”

    李世民想起他家刚惹出来的事,琢磨着魏征刚巧在这时候称病不来,只怕是因为他外甥女犯下的错误觉得丢脸害臊。可谁没丢过脸,他一个臣子脸是脸,那帝王的脸就不是脸了么!

    李世民哪能错过给魏征挑毛病的机会,当即就表示了关怀,“既然这么严重,让高太医去看看吧。”先验一下他生病的真假,假的正好戳穿,真的也刚好可以让太医看看。

    方启瑞应承,这就吩咐下去。随后长孙无忌和房玄龄人就退下。

    李世民看着站在他身边的李明达,“今天什么日子,你回来这么早,案子查完了?”

    李明达摇头,然后抱着李世民的胳膊,“出去走走?”

    李世民疲惫地看眼那摞没有批阅完的奏折,点点头。正好他现在累了,没什么兴致继续看下去,出去换一换心情也好。

    李世民就随着李明达的安排,和她一同去赏花园里的菊花。秋风清爽,刮得树林里的树叶哗哗作响,有很多枯黄的叶被风吹地飘落下来,像黄叶雨,纷纷从天而降。李明达欢快地跑去树下站着,伸手去接,叶子不仅落在他的手上,还叠落在她的头上和肩膀上。

    李世民看她调皮的样子,觉得十分好笑。

    “多大了,还这般不稳重,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李明达戴着头上叶子,跑到李世民跟前,“人家都跟我说,想尚我的人可以从长安城排到安州城。怎么到阿耶这里,就成了我嫁不出去了?”

    “想尚你的是人多,哪个平头百姓不想娶个公主?你能嫁么?我说的是你能看上眼的人物。”李世民道。

    “那也不怕,有阿耶帮忙,赐婚旨意一下,他没得选,只能乖乖从命。”李明达一脸认真道。

    “强扭的瓜不甜,你五姐就是个例子,阿耶不希望你将来也像她那样。”李世民操心地叹口气,抬手拿下李明达头上的树叶,“你是阿耶心肝上的肉,阿耶决不能让你受苦。”

    但是对于到底怎样才能让兕子真正快乐,李世民心里也不把准。他不确定到底给兕子什么样的,才算是最好的。

    李世民看着李明达又去采花,眼睛笑眯眯地,觉得女儿活泼时最能给他带来快乐。李世民顺便在心里又把几个世家子的名字捋了一遍。

    “萧锴今天陪你查案没?他人怎么样?能帮上忙么?”李世民问。

    “还……行吧。”李明达应承。

    李世民听出李明达话里的牵强,转即想想,这萧锴身上也有不少缺点,要他一样要改掉,只怕不太可能,如此必然委屈了兕子。

    李世民立刻想替代萧锴的人选。魏家虽然出了个周小荷不规矩,但这丫头也不算魏家人,就是个过来走门子的亲戚。魏叔玉此人模样第一,才学也了得,魏征这人虽然意见多了些,但心数正,德行也高,他教育下的长子品质该不会坏到哪里去。不过这孩子也有毛病,李世民早就看出来了,太傲气,比房遗直还要自傲。房遗直那样的,他都觉得有些过分了,何况是魏叔玉。

    不过人都有缺点,这魏叔玉如果可以□□,让他把这个毛病改了,倒也没什么其他大问题可以挑,堪称完美。

    李世民心下豁然开朗,琢磨着回头再去调查一下萧锴的表现,不行的话,就赶紧再把魏叔玉替换上去。

    这时候宫人来报,韩王求见。李世民才想起韩王的事来,干脆让他直接在此处来见。

    等韩王过来的时候,李世民就打发李明达去一边玩去。

    李明达应承,就把刚采的花塞到李世民手里,去更远的地方。

    李世民看了看手里的这束花,碎碎小小的,,也不知道她怎么采出来的。方启瑞这时上前,笑着将花接了过来。

    “贵主又调皮了。”方启瑞叹道。

    李世民看眼那边在花丛中穿梭的李明达,笑了笑,嘱咐方启瑞一会儿回了立政殿把花插进瓶子里。

    方启瑞笑着应承,随即就把手里的花攥得更紧,生怕不小心手松,给弄丢在了地上。

    李元嘉已然到了,恭谨上前给李世民行礼。

    李世民朝西边的凉亭看去,然后对李元嘉道:“我们去那边说。”

    两厢坐下来之后,李世民就问起了韩王妃怀孕的情况,瞧李元嘉提起妻子就满脸幸福。李世民禁不住也笑了笑,但面色有些严肃。

    李世民提了娜州刺史贪污一案,“前些日子竟有百姓运尸到府衙前叫屈。如定州一般,刺史贪污闹得民怨沸腾。而今只马周一人在那边,已然控制不了。需得一位有皇族身份的人出马,才可安抚。娜州不能再出意外,我必须派最信任的人过去。人选斟酌来斟酌去,还是觉得在长安城的皇族之中,非你莫属。”

    李元嘉当即领命,“请陛下放心,臣定会竭尽所能。”

    “只是苦了韩王妃,怀着身孕就要与你分隔两地。”

    李元嘉忙立刻表示为朝廷效力是身为臣子的本分,王妃必然会理解支持他。

    李世民点头,“我自然不怀疑她的心胸。不过怀了孕的女人么,到底还是需要人特别关心,你便先让她回娘家住几天。”

    “可民间讲究,这女人回门儿不能留在娘家过夜。”李元嘉担心道。

    “你也是学富五车之人,竟还计较这些。”李世民笑了下,“那要是女婿女儿自远方而来,去探望岳丈一家,登了门还没坐热乎,就要走不成?千万别讲究什么胡扯忌讳,此事便当是我下旨命令你们。”

    李元嘉忙赔罪称是,“其实本是不计较这些的,偏偏有人说了,还说这些不好,就难免要计较避讳一下。而今已经陛下提点,臣也明白了。还是臣走后有个能让她心安的人在她身边照顾,她才安稳,臣也能放心。”

    “这就是了。”李世民拍拍李元嘉的肩膀,“你呀,还是不会心疼女人,以后要多学学。”

    李元嘉点头应承。

    二人这厢刚说完话,就见李明达又采了一束花回来。

    李明达忙见过李元嘉,然后就把手里的花递给他。

    李元嘉怔了下,伸手接过花。

    “给婶子,听父亲刚刚说唐叔不会哄女人,兕子就可以教你一条。女人都喜欢花。”李明达笑嘻嘻道。

    “花?可你这花也太丑了,你叫你堂叔怎么拿得出手?”李世民逗她。

    “是没牡丹什么之类的那么好看。可只要堂叔拿着回去,跟婶子说:‘我在觐见后,看到花园里有一些好看的花,就想起你来,忍不住随手采来送你。’只要堂叔肯这么说,我保证婶子一定会高兴。重要的不在于花丑,而是送花人的心意。”李明达道。

    李世民和李元嘉对看一眼,哈哈笑起来。

    “堂叔不服么,打个赌。”李明达道。

    李世民点点头,然后看向李元嘉,“你赌不赌?”

    “这……”李元嘉转眸见小丫头一脸兴奋讽看着自己,圣人也有此兴致,只好配合地笑言,“赌。”

    李明达随即给李世民请礼告辞。

    李世民怔住,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问她:“你去哪儿?”

    “跟着堂叔回府呀。”李明达道,“不然怎么知道这个赌,我是不是赢了堂叔。”

    李世民双眸含着深意地打量李明达,“所以你要跟着你堂叔回府?”

    “对。”李明达笑道,然后用她明亮的眸子给李世民眨了下眼。

    李世民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行,那就去吧,反正你也没有去过你堂叔府上。不过既然去叨扰,总要带些宫里的好东西过去,顺便看看你婶子。”

    “好,阿耶赏赐,我去送礼。”李明达道。

    李元嘉有些惶恐,忙行礼道:“倒不用如此麻烦让公主去折腾一遭,待我回去了,依照公主之言和王妃去说,有了结果后就打发人进宫回禀即可。”

    “那怎么行,不是亲眼所见,兕子难免会怀疑堂叔耍赖。”李明达半开玩笑道。

    李世民故作无奈摇了摇头,叹气道:“这孩子真是调皮,你大可不必理她。”

    李元嘉忙称赞公主可人,活泼得招人喜欢,当下便答带着李明达回府。

    李元嘉告辞之前,又确认地问李世民具体离开的时间。

    李世民:“拾掇好了便可启程,倒也不必太急,四五天内皆可。”

    李元嘉应承,再次谢过李世民之后,就同李明达一起离开。

    李明达走了几步之后就回头看李世民,对他吐了下舌头。

    李世民无奈地笑了笑,转头跟方启瑞抱怨道:“今晚是没办法和她一同用饭了。”

    方启瑞见李世民一副了然的表情,有些疑惑地问:“贵主这是?”

    “在查案。”李世民微微眯起眼睛,语气幽幽地回答。

    “韩王有问题?”方启瑞惊讶道,“若他真不干净,娜州那边……”

    “先看兕子能查出什么。”李世民冷下脸来,转而负手离开,奔向杨妃的寝殿。

    李明达先回了立政殿换身好骑马的衣服,然后就和李元嘉一起走。

    李元嘉乘车,李明达却在外骑马,这样弄得李元嘉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公主到底小他一辈,本人也不计较此等小事的人,李元嘉渐渐也就放下心来。他和王妃房氏现住在长安城外的别院里,也是为了能让房氏安心养胎,才躲开了长安城贵妇之间的应酬杂事。

    李明达本以为李元嘉出了宫之后,会立即回到别苑,不想马车却朝郑国公府去了。

    李元嘉这才想起来此事忘记和公主交代,隔着马车的车窗对李明达道明因由。

    “原来你是早打算去探望郑公的病情。”李明达点点头,没有意见。

    一行人到了郑国公府后,看门的家仆欲立刻就去回禀。转头瞧那边有个衣着不俗的人下马,定睛一看竟然是晋阳公主。看门的仆人立刻就傻眼,腿软跪了。

    李明达背着手,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大门口,打发跪地的仆人们快去通报,都别傻愣着。

    仆人们脸白地起身,一面有人连忙进去通报,一面有人态度恭谨地引两位皇族贵客进府。

    裴氏正在魏征床前照料他吃药。

    魏征喝了一半吐了一半,他被裴氏擦了嘴之后,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裴氏忙给他捶背,嘴里却禁不住抱怨:“任谁能想到你这么一位在朝堂上叱咤,连圣人的毛病都敢挑的肱骨大臣,却怕喝这苦汤药,说出去多让人笑话。药量喝得不够,病就不易好。你下次再这般,我就要人熬两碗给你。”

    魏征听裴氏此言,病容上又多了一丝苦涩。这时便有家仆来报,韩王和晋阳公主来了。

    魏征一听到晋阳公主四个字,瞪一眼裴氏,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裴氏听说晋阳公主来了,脸色也不大好。毕竟周小荷的事情才发生,昨晚还因为追究这事,她被郎君好一顿臭骂训斥。郎君最后气得旧病复发,至而今卧床在榻的地步。

    裴氏想起被公主当场揭穿谎言的尴尬场面,就羞愧的无地自容。任哪个要脸面的人,短时间内都不想再重提此事。但晋阳公主偏偏就在这时候主动登门,出现在她们眼前,是故意嘲讽?特来羞辱?

    裴氏被魏征瞪得越发没脸,心里因此便有了怨气。当然,她最恨最怨的还是罪魁祸首周小荷。

    魏婉淑端着一盘蜜饯进门,她本是想弄点甜的东西给喝了药的父亲吃,但一进门就听到了晋阳公主来府中的消息。她匆忙把蜜饯放下,就跑去抓裴氏的胳膊,表情有些紧张。

    裴氏自己心里也没底,但她还是拍了拍女儿的手安慰她。

    魏征咳嗽完了,喝了一口水,这功夫魏叔玉在得消息后也匆匆赶过来。他看眼无助地母亲妹妹,又看向病榻中的父亲,忙去搀扶魏征,转而对裴氏和魏婉淑道:“不就是表妹的事么,怕什么,她又不是咱们家人。晋阳公主也不是个睚眦必较的人,她今日跟韩王一同来,必然是有别的原因,绝不会是因为这件事来找茬。真要找茬的话,当初她在宫里就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们了。”

    魏征狠狠皱眉,虽然恨自己的妻子没给自己长脸,但他毕竟是和自己相濡以沫多年的妻子,他当然要护着她。

    “叔玉说得不错,公主的性子端方大度,不至于特意来找你们的麻烦。”

    裴氏和魏婉淑听到他们父子之言,表情终于放松了些。

    魏叔玉自小和公主是玩伴,而魏征也经常出入立政殿面圣。他二人都与公主接触比较多,自然令裴氏和魏婉淑信服。

    一家子互相安慰之后,就这样等来了韩王和晋阳公主。

    魏征因病被免了礼,待其余人见礼后,李元嘉就连忙走到魏征的榻前,询问他病情如何。

    魏征忙恭谨地笑着回答:“老毛病了,近两年总是容易犯。让大王为我担心,实在过意不去。”

    “说这话就见外了,你我是多年好友。你生病了,我来探望你是应该的。上次我生病的时候,你不也去看我了么。你再跟我这么客气,小心我不认你这个朋友。”李元嘉故作生气道,随后他劝慰魏征好生养病,他还等着魏征病好,再喝他酿地好酒。

    魏征笑着应是。

    二人说话间,在床边拘谨站着的裴氏和魏婉淑还是有些紧张,时不时地偷瞄一眼那边的李明达。

    李明达面色端正地关注魏征和韩王,并没有去看裴氏和魏婉淑,这反倒更让她们母女二人心虚。

    李明达随后感受到了裴氏和魏婉淑偷盯着自己看。心中也料知她二人为何会有如此举动,正应了那句俗语‘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她们二人就是心态亏了,才会这么怕她。

    李明达偏不去看她们,仍旧保持原来的动作,看着魏征那边一声不吭。

    待韩王说完话了,魏征就看向李明达,想要开口道歉。但不及他张嘴,公主就先发话了。

    “魏公好生养病,切勿思虑过重。不懂静心这养病的大忌,人要开心些才会好得快。”李明达说到后面一句的时候,言语很温柔,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一般。

    魏征怔了下,颇感惶恐,连连谢过公主。

    “把病养好,圣人今年还惦记你呢!”

    李明达一提到圣人,魏征顿时又来了精神,连忙应下,你对其感谢不已。

    裴氏和魏婉淑听到公主只是关心魏征的病情,而不提其它,心中稍有些宽慰。待公主要随韩王离开,母女二人这才真正的放下心来。随即面上带笑,诚心相送李明达。

    李元嘉走出去几步后想了想,还有话交代魏征,就赶紧回去了。李明达就在外等他。魏叔玉、裴氏和魏婉淑三人此时也跟李明达一样,一同在外站着。

    魏叔玉看着安静无话的晋阳公主,竟忽然有些不适应。

    也不知道因为何故,他鬼使神差地对李明达道:“我妹妹一直有话想对贵主说。”

    魏婉淑怔了下,十分疑惑不解地看向她兄长。

    魏叔玉就挑眉给魏婉淑使了下眼色。

    魏婉淑随即受到了公主的注视,她忙行礼,请问李明达可否借一步说话。

    李明达点头,和魏婉淑一同走远了几步。

    魏婉淑随即就给李明达跪下赔罪。

    李明达微微眯眼看她,“如果是周小荷那件事,已经过了,不必再提。”

    “不是周小荷的事,是我自己该跟公主道歉,好好忏悔。”魏婉淑双手伏地,诚挚地对李明达磕了一个头。

    那边裴氏见状,有些着急,意欲过来,却被魏叔玉阻止了。

    李明达安静地看着魏婉淑,等待她的下话。

    魏婉淑:“其实表妹会在宫里做那种事情,也有我的责任。我不该在听了表妹心意之后,心疼她,怜悯她,禁不住想要帮她。”

    “帮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明达问。

    “是我鼓励表妹去追求房世子,也是我告诉她庆丰宴上,房世子也会出现。我真以为我说这些不会造成什么结果,我以为她是个小女儿家,最多不过是冲在前头,离近一点去仰慕房世子。谁料到她竟然有那般胆大包天的算计,”魏婉淑接着又磕头,“后来是事发到一半,我见她被公主质问的时候,心里多少猜出她可能做了什么可怕冲动的事,但却选择避开了去思虑她是否有罪的想法,选择去维护她。”

    李明达听魏婉淑说完之后,默了会儿,才问道:“庆丰宴那日,你没有和周小荷一起做什么谋划,去帮她么?”

    “帮了,”魏婉淑认道,“我教她弹琴,还把自己作的一首诗给了她,让她若得机会在房世子跟前表现的时候,能表现的更好些,也好令两房世子印象深刻。而今想来,这作诗明明是假的,我却纵容她欺骗。”

    魏婉淑随即又磕了头,诚挚认错。

    李明达听她所言的“计划”是这般,又是主动认错,觉得也没必要计较什么。小女儿家难免在在后宅之中议论么追求喜欢的人,总会滴滴咕咕琢磨出一些办法。难得是她肯坦诚,再说这种事情就算她追究,也追究不出什么来。她眼下还有案子要查,没心思放在这种小事上头,遂让魏婉淑起身。

    不过魏婉淑倒是提醒她一件事,李明达打发魏婉淑后,转身借口去找韩王。进屋后,她就问魏征近来朝中缺人,他可有什么人想举荐。

    魏征和李元嘉听此话都愣了下。

    李元嘉不解地问李明达:“怎么会忽然问这个问题?”

    “有时候我陪圣人批奏折,会听他感慨这个问题,几次答不上来,就想下次再有机会,表现一把。可我又不知朝中的官员谁有能力谁更好,自然是来魏公这里讨个省心的答案,占占便宜。”李明达半开玩笑地解释道。

    魏征也笑,对李明达说道:“倒是刚好有个人选,叫褚明义,在吏部做员外郎。此人的品行我查过还不错。”

    “褚明义?可真巧了!”李明达惊讶道。

    “莫非贵主认识他?”魏征问。

    “不认识,不过宫里倒有一些关于他的传言。”

    褚明义区区吏部员外郎,名字竟然能传到后宫去,这对于一个外臣来说可并不是什么好事情。魏征连忙请问公主,这到底是何故。

    “听说他是武才人的义父,这眼看就要到吏部考绩的时候,武才人为义父升官一事很是着忙。”李明达解释道,转而见魏征一脸诧异,她接着补充一句,“当然,我这也是听身边的宫女胡乱八卦的,却未必可信。谣言么,总是有真有假。今忽然听你说褚明义,我就想起来了。”

    魏征心下有了合计,他与韩王和晋阳公主做了道别之后,就立刻命人再重新查一下褚明义与武才人之间的关系。不久之后,他果然得知褚明义的确为武才人的义父。魏征立刻叫来而先前他派去调查褚明义人品的随从,质问其为何没有将这件事告知自己。

    随后在魏征的几番质问之下,奴仆终于承认,是魏婉淑用钱贿赂他们替褚明义说好话。

    魏征大怒,万万没有想到女儿竟作出欺骗自己的事情来。她当下将魏婉淑叫来质问,魏婉淑吓得哭起来,却因为人证俱在不得不承认。

    魏叔玉也同样十分不解,她为何会有此举。

    魏婉淑解释武才人和她曾经亦师亦友。她是感恩于武才人当初提点教诲她的恩情,“所以当她有求于我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想报答她。”

    “糊涂!”魏叔玉立刻斥她道。

    裴氏也道,“你这次是真糊涂了,她已经进宫了,便是以前跟你有再多的恩情,我们也不能和他有联系。一旦这种事情被别人发现,说我们勾结后妃……”

    “执家法,禁足半年。”魏征铁青着脸道。

    “郎君,你难道要让人拿着木杖打我们的女儿不成?儿子也就罢了,皮糙肉厚的,可婉淑是女儿身,经不起打,一旦把身子打坏了可怎么办。”裴氏哭道,“婉淑她错就错在心思太纯善,总是为亲戚朋友竭尽所能,掏心掏肺,殊不知这些人都心存了恶念。根本都不值当她如此对待她们。我可怜的女儿啊,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如此!”

    裴氏抱住魏婉淑,哭得厉害,魏叔玉也在旁求情,魏征无奈之下,把板着撤了,让她禁足。

    魏婉淑给魏征磕头,“女儿知错,但父亲若听从母亲和大哥的话,对婉淑的处罚就太轻了。婉淑恳请父亲,让婉淑去城外的梅花庵清修祈福半年,好生反思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犯下的愚蠢错误。”

    魏征见女儿乖巧主动请罪,如此诚心,不禁心酸。对她态度温和了起来,随即点点头应允。魏婉淑当下就命人收拾东西,要今天就走。

    “这么急?今天已经这么晚了,要不还是等明天吧,我亲自送你过去。”裴氏心疼道。

    “既然说了,就要立刻做到,方不愧为魏家的女儿。”魏婉淑说罢,就与魏征和裴氏、魏叔玉道别。

    ……

    再说李明达随着李元嘉的马车一道出城之后,就瞧见一拨侍卫骑着马过来。

    李明达一眼认出领头的那位,正是东宫侍卫。

    那侍卫也认出李明达和韩王的马车,忙下马行礼。

    “打从哪儿来,做什么去?”

    “殿下预备要在梅花庵为长孙皇后设祭。”

    “祭日已经过了,怎么才准备?”李明达问。

    “殿下说这是为来年皇后的诞辰和清明一同提前预备的。”

    李明达点点头,大哥一向孝顺思母,她是知道的,遂挥手打发那些侍卫好生认真办事。

    随后李明达就跟着韩王到了他城郊的别苑。

    韩王的别苑依山傍水而建,触偏僻了些,但地方可以大点,而且十分幽静。

    二人不及到,门口就有侍卫喊着通报,等他们下马和下车之后,大门开启,就见里面走出来一清俊风雅的男子来。

    李明达好奇地看房遗直:“你怎么会在这儿?”

    房遗直:“这是我大姐和姐夫的家,自然是来此处串门。贵主呢,怎么会来?”

    “这是我堂叔和婶子的家,我自然也可以来串门。”李明达背着手,边打量身材修长的房遗直边对其说道。

    房遗直笑了。

    李元嘉忙请他们进府,因他辈分最大,所以他走在前头引路。

    李明达就趁机质问房遗直,为什么笑。

    “公主不觉得可乐吗?”

    “可乐什么?”

    “从我长姐这论辈分。”

    “什么辈分……”李明达随口嘟囔一句,忽然反应过来房遗直所说的‘辈分’。房遗直的长姐是她婶子,那要是从这论的话,房遗直可以算是她叔辈的了。

    “大胆房遗直,你竟想占本公主的便宜。”李明达停住脚,对他道,“跪下行礼,好生拜见本公主。”

    “贵主说过,您穿男装的时候是十九郎,可不必当您是公主,用不着客气。”房遗直‘有理有据’道。

    “你……”李明达抿了下嘴,顿时就来了主意,“不过你可记得,当初骑马比试,你和尉迟宝琪等人都输了,每人欠我一个‘要求’。我现在就要求你,跪下给我赔罪。”

    李明达很‘理直气壮’。

    “公主确定要用这个要求?我刚得知石红玉的藏匿之所。”房遗直道。

    “在哪儿?”李明达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