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78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盛世医香重生军嫂有空间     房遗直知道自己见到的这些, 公主必然也看到了。しw。他看向李明达,瞧她微笑着不说话,便知道知道心里早已经有了主意, 也就跟着静观其变。

    尉迟宝琪见状则忙喊她不该如此,他本欲上前,但立刻忍住了,打发自己的随从多福去搀扶。

    女子被多福扶起之后, 就单腿站立,微微躬身颔首对李明达等人行礼。

    “想必大家都是尉迟郎君的朋友,妾身石红玉,见过诸位。”

    “你叫石红玉?”李明达明知故问。

    石红玉颔首点点头, 她未敢直视李明达的眼睛,身体绷紧, 整个人看起来比之前更加拘谨小心了。

    李明达把她的表现尽收眼底, 猜测这女子极有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份。然后她看向尉迟宝琪,勾勾手指把人叫了过来。李明达小声问他:“你看上人家了?”

    尉迟宝琪正背对着石红玉,忙瞪圆眼看着李明达,动了动眼珠子。

    李明达立刻明白其意, 点点头,和尉迟宝琪道:“明白了,你是看上她了。”

    说罢,她就看向房遗直,对他使了个眼色。

    房遗直又看那女子一眼,点了点头, 然后拍拍尉迟宝琪,赞叹:“人倒是漂亮,既然喜欢,你就痛快领回府里。”

    石红玉闻得此言,目色有些紧张地看向尉迟宝琪。

    尉迟宝琪怔了下,忙摇头对房遗直道:“不不不,这我可不敢,我心中已有意中人,发誓以后不结交什么红颜知己。刚我真的只是瞧那位小娘子可怜,需要人帮助,这才出手。可我心里没忘,我们还有正事要处理。”

    “也好,那我们就走吧。”

    “尉迟郎君!再次谢过!”石红玉对尉迟宝琪再三行礼道。

    李明达没管这些,斜眸看了看房子边上的菜园,土很湿,有不少菜叶上粘着泥,约手指肚那么大。落苏的茎本来带一些自然生长的小绒毛,可见每棵茎上的绒毛有一小节被压损。

    这菜园子里的菜一看就是刚刚被移栽到这里不久,在瞧那间木屋,还隐隐透着一股松木的味道,都是假的,保不齐还是一夜之间造起,不然怎会那样巧,刚刚好在尉迟宝琪取地图回来的必经之路上。看来尉迟宝琪的府里确有奸细。

    李明达问尉迟宝琪:“东西呢?”

    尉迟宝琪摸了摸胸口,将一包羊皮递给李明达。

    在场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此景,包括那名叫石红玉的女子。

    李明达把羊皮接到手里,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松木味,也在羊皮上发现了跟少的松脂,她立刻又看向石红玉。

    石红玉此刻正垂着头,楚楚可怜地落泪。李明达快走几步到石红玉跟前,边说话边趁机观察她的手指。

    “你个女子在山里住未免太危险,不如跟着房世子回去,他家比尉迟府大多了,也有很多下人可伺候你。最要紧的是,他不会像尉迟郎君那样嫌弃你,怕你住进他的府邸。”

    尉迟宝琪尴尬了下,抿着嘴,由着公主‘诬陷’他。

    房遗直则面带微笑配合着公主,看似很随和。

    石红玉怔了下,顺势看向房遗直那边,刚好与房遗直的目光撞了个正着。石红玉立刻红了脸,她低下头去,很不舍得地摇头道不敢。

    “红玉在乡野生活惯了,粗人一个,那么大的府邸必然有诸多规矩,去了只怕给人添麻烦、笑话。但还是多谢这位小郎君的提议,红玉感激不尽。”石红玉忙要去给李明达行礼,却因为一条腿瘸,身体失衡,险些头朝下摔倒,得幸多福在旁搀扶着她,这才稳住了。

    “可你这般,如何孤身度日?”李明达问。

    “没关系,养两日就能下地了,家里有些吃的,我还能单腿跳,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事。我自己照料好自己。”石红玉笑道。

    “你倒是个有脾气的,令人欣赏。只是你一个貌美女子,独身一人住在山内,却未必安全。”李明达叹一声。

    “一般人不会闯进这里来,此处十分隐蔽,除了郎君刚刚来的那条路,却没有别的地方可通这里。再说这片地方,有很多阿耶生前布下的陷阱,足以保护我。一会儿诸位走的时候,还要麻烦你们帮忙把洞口堵好。”

    “好。”李明达随后和她作别,转身二话不说上山去了。

    尉迟宝琪忙跟在房遗直身后,边走还边对石红玉挥了挥手。

    行至到山洞处,李明达就使眼色给身边的几名侍卫,令其看紧这个叫石红玉的女子。

    随后一行人下山,骑马往回去,至平坦之地,四下无人处,李明达才招呼侍卫们在后远远跟着,留房遗直、长孙兄弟一起质问尉迟宝琪。

    “你在闹什么?别告诉我,你看不出那女子非山野之人。”

    “看出来了,但却不如公主慧眼,一瞧就知有端倪。我起初是真觉得她可怜,想打发多福背着她回去,我继续赶路。但当我凑近那女子,仔细端详她的模样,手白白嫩嫩,脸也是,哪是生活在山野中被风吹日晒的人物。我就想这其中必有门道,又瞧她极力楚楚可人地引我去,我便想看看她什么目的。”尉迟宝琪解释道。

    房遗直:“既然你已经意料到他不是好人,你怎敢随她去那种地方,就不怕是个陷阱,有人杀你?太鲁莽了。”

    “不是后头有侍卫保护我么,我自然不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瞧女子那样,其背后肯定有人,我们只抓个喽啰有什么意思,对不对?”尉迟宝琪道。

    “可你去的地方那般隐蔽,侍卫并没有找到。”长孙涣道。

    “没找到?你们是说我在那边呆了那么久,没人保护我?”尉迟宝琪恍然大悟,“我说刚刚你们见到我的时候,怎么戏演得那么像,原来是真在找我。可我在路口留了东西了,我悄悄把玉佩挂在那了。”

    尉迟宝琪挺直身子,给他家看他的腰,玉带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就。

    “糊涂,”房遗直瞥一眼尉迟宝琪,十分无奈,“你身上的玉佩那般名贵,期间若有什么人路过,准被捡走。”

    “啊——”

    “可能是赶羊人。”李明达猜测道。

    “算时间,你在那木屋里陪她呆了很长时间,至少也有两个多时辰了,都在聊什么?”李明达问。

    “有两个时辰这么久么?”尉迟宝琪挠挠头,“我发当时现这山里似乎也没什么别人,自己也算安全,就没着急,想从她嘴里套些话出来,看看她幕后主使是谁。谈天说地一番后,我发现这女子虽然不会吟诗作赋,但却懂很多世间的大道理,似乎把世事看得很透彻,让人不得不心生佩服。”

    “啧,还是被她那副长相迷住了。”长孙涣无奈地叹,然后问,“你们知道这世上最厉害的一种女人是什么样么?”

    尉迟宝琪忙问什么样。

    长孙涣:“让你明知道她另有所图,目的不纯,还是忍不住心甘情愿的被她利用,这样的女才是真厉害。不巧我觉得你刚刚碰到的那个,就是如此。瞧那女子眼睛里,满满透着邪气。宝琪,奉劝你一句,稳住心思,别被勾了魂儿去。”

    “我才不会被勾了魂儿去,我早说了,我有意中人,没人比她更好,从此不会再对其她女人感兴趣。”尉迟宝琪铿锵道。

    长孙涣愣了下,然后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对,你总说你有了意中人,是谁说来听听,也叫我见识见识,能征服我们风流才子宝琪兄弟的女子,到底是拥有何等的风采?”

    尉迟宝琪被这么一问,尴尬了下,脸热的别过头去,不让大家看自己,“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们休想知道。”

    房遗直特意观察了下尉迟宝琪,瞧他并没有往公主那边看,倒忽然有点摸不透尉迟宝琪的心思。

    李明达眯起眼睛看尉迟宝琪,“那这么长时间,你就没有让那女子近身?”

    “没有。”尉迟宝琪道。

    “你身上的羊皮图被动过。”李明达直白道。

    “啊?”尉迟宝琪一怔,愣了愣神儿,直叹这根本不可能。

    房遗直冷眼看他:“公主说是,那必然就是了。”

    尉迟宝琪惊讶又疑惑地问李明达,为何这样说。

    “你这羊皮图当时是我们偷偷叫人伪造的,除了皮子味儿,上面没什么其它味道。但刚刚你给我的时候,我在上面闻到了松木味。刚刚我注意看那女子的手指,指甲缝里沾了一些松脂。该是在她房子里面弄的。”李明达解释道。

    尉迟宝琪震惊不已,忙拱手佩服李明达:“公主观察的好仔细,但我想不明白,她是怎么从我怀里拿走羊皮地图。”

    “你想清楚,你真没被她近身?”李明达问。

    尉迟宝琪仔细想了想摇头,又把多福缓过来,多福也摇头。

    房遗直遂问多福这两个时辰内,他家主人都和石红玉说了什么。多福想了想道:“也没什么特别之处,石娘子因为腿受伤,衣服脏了,只求我们帮忙打水烧水。她在屋内自己处理伤口,弄完之后,就邀请我和二郎进去。然后二郎就和石娘子聊了聊她的身世境况,奴就帮忙端水出去倒了,顺便帮她从泉眼里打水,把水缸填满。泉眼里的比较远,奴来来回回走了几次,但每次回来都听二郎和石娘子在说话。”

    “听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长孙涣道。

    李明达让尉迟宝琪复述一遍他们聊天的具体内容,“谈什么天,什么地,都说清楚。”

    尉迟宝琪就从石红玉的身世讲起,然后他们就聊起了春秋乱世,讲到了而今的盛世,庄稼的收成。

    “这些两柱香时间就能说完了,还有么?”李明达问。

    尉迟宝琪皱眉仔细想,却想不出。

    “还讲了魏公和房公。”多福提醒道,“二郎想起来没?”

    尉迟宝琪怔了下,然后满脸疑惑地反问多福,“我说过这些?”

    多福点点头,表示自己打水回来的时候,听到屋里他们传出的说话声,却是这些。

    “你不会真不记得了吧?”长孙涣笑哈哈道,“瞧瞧,我就说你被那石娘子的美色迷惑了,你还不服气,而今你连自己说过什么话都不记得了。”

    房遗直让尉迟宝琪再好好想想,与那位石娘子接触的时候,是否有什么异常之处,“哪怕是细微的地方,也不要放过。”

    “我好像有一阵犯困走神了,石娘子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问我是不是觉得不舒服。”尉迟宝琪想到之后,猛然转头对房遗直道。

    李明达骑着马在尉迟宝琪的另一边,一眼瞟见尉迟宝琪的后颈有一处针孔。

    “回去再说。”李明达催促大家骑快马往回去。

    一行人刚到长安城,李明达就让人把高太医请来,请他查看一下尉迟宝琪后颈被扎针的地方,是不是有什么解释。

    “贵主请看,”高太医指着尉迟宝琪颈后的风池穴边上稍微凹陷的地方,“此乃是致命之处。手法不好刺深一点点,就可要人命。刺浅些,就可导致人瞬间晕厥。”

    “那被刺的人可有知觉?”李明达问。

    高太医想了想,“分人,若是分神关心别的事物,粗心大意之人,倒是很可能没知觉就过去了。若是谨慎之人,就可以感觉到。”

    长孙涣听这话乐了,打量尉迟宝琪,“显然你是前者。”

    尉迟宝琪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脖颈,还有些不敢相信,“我真被她刺中了?”

    长孙涣凑过去,帮尉迟宝琪仔细辨认了一下,然后确定道,“确有针扎过得痕迹。”

    尉迟宝琪后怕不已,然后委屈地看向房遗直,检讨道:“果然你说得对,我就不该发什么善心,要以大局为重。更不该在发现她有问题的时候,还自作聪明,想深入虎穴立功。我死不足惜,就怕我死了还没查明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这么有才华的人,如果白死了,多可惜。”

    李明达闻言忍不住笑起来,“事情都过去了,倒不用如此。”

    “看来这女子会口技。”房遗直推敲道。

    “为何?”长孙涣问。李明达和长孙冲、狄仁杰等人也都看向房遗直,等待他的解释。

    房遗直道:“高太医已经说了,这处穴位可致人立刻晕厥。她要想在宝琪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取出羊皮地图,重新绘制一份,需要花费一些时间。那最佳的时机,就是趁着多福在外打水之时动手,如此才能保证她绘图的时候,不被他们主仆二人打扰。而多福所听到宝琪讲得魏公、房公的话,宝琪却不记得,也刚好证明这一点。”

    “当时宝琪晕厥,女子边绘图,边学了宝琪的口音说话?”李明达问。

    “只能如此解释。”房遗直随即告知李明达,民间却是有口技这门技艺,技法精湛高超者,“别说学人口音,马叫声、风声、水声,任何你能见识到的声音,他们都可学得惟妙惟肖。”

    “竟有如此能人,改日我倒要见识一下。”李明达随即叹民间果然能人辈出,让人想象不道。

    尉迟宝琪望着和房遗直说话的李明达,心里忽然觉得庆幸,也觉得幸福。得亏他没事,当时劫后余生了,还可以睁开眼看到他心目中最喜欢的人。

    长孙涣一直好奇尉迟宝琪中意的女子是谁,暗暗琢磨该怎么套话,这会儿观察尉迟宝琪,发现他总是时不时地看向公主。长孙涣也跟着看向公主,此时他的表妹正一脸认真的和房遗直讨论案情,样子十分灵动可爱。长孙涣心里顿然咯噔一下,恍若被雷劈了一般,震惊地看着尉迟宝琪。

    尉迟宝琪正盯着李明达那张粉红的樱唇入神,忽被什么人拉扯一下,有些不愿意,一把甩开阻碍,结果又被剧烈拉扯一下,害得他身体向后狠狠地趔趄,险些倒栽在地。尉迟宝琪喊着怒气回头,见长孙涣冷着脸挑眉瞪他,又打眼色瞧了公主所在的方向。尉迟宝琪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长孙涣抓住尉迟宝琪的胳膊,拉他去外头说话。

    “怎么地?”尉迟宝琪问他。

    长孙涣:“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是不是喜欢晋阳工公主?”

    尉迟宝琪挑了下眉,然后依旧扬着下巴,对长孙涣道:“是啊,怎么地?”

    长孙涣见被他这副理直气壮臭不要脸的样,气笑了,“你还有理了是么?”

    “我喜欢谁是我的道理,当然有理了。”尉迟宝琪道。

    长孙涣:“算了吧。”

    “啊,说什么,听不到。”

    “我劝你算了吧,别的公主你可以考虑,比如常山公主,她你就算了,不合适。”

    “为什么不合适?”尉迟宝琪不服问。

    “我是为你好,兕子那边我不担心,依照她的性子,她肯定比你看得开,反倒是你。虽然你平时看得风流倜傥,但其实你这种人真要用情了,会伤的比水都深。我是怕你泥足深陷,拔不出腿。”

    “不去走,怎知道自己走的一定是泥潭。再说陷进去又如何,总比有些人一辈子潇洒,不知情为何物强要好。”尉迟宝琪坚定道。

    长孙涣见说不动他,无奈地摇摇头,“行行行,你随意,我也就是提醒你一下,你爱听不听。”

    “不听。”尉迟宝琪干脆道,然后掸了掸身上的衣袍,挺直腰板大大方方走回屋里去,继续看他的公主去。

    长孙涣差点呕出血来,无奈地叹口气,也跟着去。

    “不管这女子目的为何,她必定非一人在筹谋此事。得了地图之后,必要和人交接,且等消息,看看我们离开之后,她会和谁来往。”李明达道。

    天至黄昏时,李明达正准备回宫,忽听侍卫急冲冲骑马回来,这侍卫正是李明达之前留在山里监视石红玉的人。

    “贵主,石红玉动了,她的腿竟然没事,如常走路,一路下山到官道后,就有一辆马车迎她,她坐着车来了长安城。”

    此言立刻引得众人关注,等待下文。

    “去了风月楼。”侍卫道。

    “风月楼?”尉迟宝琪惊叹,那地方他以前常去,他熟悉了,如此听其一说,自然惊讶。

    “风月楼,哈哈哈……”长孙涣笑起来,“难不得我瞧那女子妖。”

    “风月楼客人颇多,属下们立刻进楼寻找,却被贾母等人缠住,眼见着她往后院去,没了踪影。而今有三个人在风月楼里找她,属下走的时候还不见其踪影。风月楼的前后门也有人看守,但那里时常有富人的马车出入,属下们怕回头不能挨车搜查,让那女子混出去,遂特来请示公主。”侍卫因不知接下来如何处置,遂急忙来回禀,请问处理办法。

    “你这是跟丢了?”尉迟宝琪叹,感觉自己以差点牺牲性命为代价,就换来的这点情报,有些亏。

    “查抄风月楼,搜。”房遗直道。

    李明达点头,表示可以,房遗直是大理寺少卿,这点权力还是有的。

    尉迟宝琪惊讶看向他,“你可知道这风月楼是谁开的?”

    房遗直不经意扫看他一眼,显然对于尉迟宝琪的这句问话他丝毫不感兴趣。

    “韩王,你姐夫。”尉迟宝琪叹道。

    “韩王?”李明达笑了下,“这不可能,叔父修身洁己,内外如一,绝无可能开设妓院。”

    “是么,我可听亲的,说的。这也是为何风月楼的排场,比别家大,也没官府敢招惹他们。”尉迟宝琪道。

    “韩王开得如何,抄了,他也不敢认。”房遗直说罢,就打发人立刻将风月楼查抄,所有客全都须得接受一遍检查。

    尉迟宝琪对房遗直拱手,佩服得五体投地。敢对他皇族姐夫,这么下手的,也就只有他了。

    “抄吧,我始终觉得不可能是他。”李明达肯定道,她对这位叔父的品行还是很相信的。

    “天快黑了,我需得回宫跟圣人保平安,你们有消息记得通知我。”李明达和众人作别,随即和房遗直道,“王长史的案子若有消息,也通知我。”

    房遗直点头。

    一行人目送走公主之后,就骑马到了风月楼。

    风月楼的假母带领楼内众多的姑娘和下人,站在一楼大堂里等待。假母虽然不喜自己的生意就这么被衙门搅和了,却也是个八面玲珑之人,此刻就一直笑意绵绵地和这些围他场子的周旋,左右逢源的刺探打听何故。

    侍卫们自然不理她,木着一张脸双臂抱着刀,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假母要是闹他们烦了,就呵斥一声,让她老实站好。

    假母见自己不好用了,就让她们妓院第一厉害的都知苗绯绯上。苗绯绯很礼貌的上前几步,给侍卫们行礼,声音轻轻柔柔,却一点不矫揉造作,“假母自打开风雨楼一样来,一直奉公守法,我们小姐们都可作证,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不知二位郎君可否透露何故,妾们或许还能提供些线索,帮帮忙。”

    侍卫眨了下眼,没知声。

    后面就人念着:“连都知姐姐都不好用了,看来这次是大事。”

    随后房遗直和尉迟宝琪等人就到了风雨楼,立即命人全楼搜查。

    假母一见尉迟宝琪和长孙涣,都是熟人,忙赔笑迎过来,问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转即又招呼苗绯绯过来伺候尉迟宝琪。

    苗绯绯一见到尉迟宝琪,眼睛就就不曾从他身上移开了。她听假母的话后,就要上前,却瞧尉迟宝琪转头和房世子拱手,说他了解妓院,可以带热亲自搜查。

    房遗直点了头,转即冷眸瞟了眼苗绯绯。苗绯绯吓得心一缩,忙低头,退了几步站到队伍里躲着。房遗直的目光就滑到了假母身上。

    “有一名农妇打扮的清丽女子,进了你的风月楼,你可清楚?”

    “却是什么时候的事?”假母糊涂问。

    房遗直目光更冷地看假母,很显然,他不吃假母这套没用的敷衍。

    假母尴尬地看地面,手绞着帕子,“这一天客人很多,我忙着张罗完东,就要应付西。若说来个女子钻进我这里,我一时没看见,是极有可能的。”

    房遗直目光扫向那些□□。

    楼里的小娘子们,本来初见房遗直的俊朗雍容的气派,心都噗噗地乱跳,喜欢得紧,只恨不得一头钻进他怀里,可劲儿地抚摸其绝好的身材。但此时此刻,她们都发觉了这位房世子的厉害,浑身萧肃,半点不近人情,一双冷眼根要把她们一个个生吞活剥了似得。

    “不用解释,”房遗直一双眼像利箭一般再次射向假母,“藏没藏,我不管,我只要人,没人你们都跟着陪葬。”

    “这,这怎么可能。”假母尴尬地赔笑,解释自己真跟那个什么犯人没关系,朝廷也是讲究律法的,她们有没有罪。

    “偷盗军国机密,罪同谋反,窝藏者连坐。你说你没藏,证据呢?”房遗直用不高不低的声音问她。

    男声明明很好听,低沉有力,很有磁性。但其所言内容实在骇人,令人心抖,哪还敢有心思欣赏其容颜和声音。

    假母吓得跪地哭道:“世子饶命,妾身真不知道什么女子,更加没有窝藏她,还请世子明察,饶我们一遭。”

    “你们妓院护院诸多,而且你也是个慧眼如炬的,站在门口迎客。若说来个男人你太忙没注意还情有可原,女子贸然进你这里,你竟看不到?骗鬼呢。”房遗直冷笑一声,立刻喝令属下缉拿假母回去审问。

    假母大喊冤枉,却也没用,被硬拖了下去。

    苗绯绯见状,紧张地呼唤一声,然后有些愤怒的看房遗直,“世人都道房世子乃谦谦温润的公子,今天绯绯却见识了和传闻不一样的世子。”

    房遗直连看都不曾看苗绯绯,就径直走向后院。

    苗绯绯尴尬的脸青白不定,他料到很多种反应,但唯独没有想到房一直会无视他。随后竟有侍卫过来给她掌嘴,让她在众姐妹面前彻底丢了面子。

    尉迟宝琪正带着人仔细搜查,甚至脸耗子洞都没放过,但什么都每搜查到。随后其它院落,还有妓院二楼的搜查衙差们都来回禀,表示什么都没查到。

    “留两队人马在此看守,任何人不得出、入。”房遗直特意加重了后两字的音。

    衙差和侍卫们立刻领命,随即找到各自守卫的位置,将风月楼严密监视起来。

    房遗直拂袖而去,长孙涣等人跟着去了。尉迟宝琪紧随而走,却忽然听到身后苗绯绯在小声喊他。

    尉迟宝琪回首望了她一眼,却见苗绯绯满脸泪痕。她落泪不多不少,刚好楚楚可怜美得很,她抿着嘴角,乖巧地给宝琪跪下了,磕头欲求他帮忙。然而当她再抬首,想和尉迟宝琪求情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尉迟宝琪几乎是跑出来的,骑上马之后,缓缓地松一口气。

    长孙涣见他此状,脸色认真了。随后大家各自分别的时候,长孙涣叫住了尉迟宝琪,让他跟自己回家。

    “我好好的有家住,为什么要跟你回家?”长孙涣不解道。

    “你还喜不喜欢十九郎?”长孙涣问。

    “喜欢啊。”尉迟宝琪坦率承认。

    “我可是她表哥,她的很多喜好,我比你清楚。”长孙涣高仰着头,得意道。

    “你是说,你帮我?”尉迟宝琪惊喜地看长孙涣。

    “那你还跟不跟我回府?”长孙涣问。

    “回回回,”尉迟宝琪高兴道,“走吧,表哥。”

    长孙涣怔了下,然后好笑的看尉迟宝琪,“看来你是真心急了。”

    “急,十九郎何等绝佳的人物,你也清楚,我想尽早些,少些争抢的对手更好。”尉迟宝琪开心地坦白道。

    “聪明,那咱们走吧,我教你一个和他表明心迹的好办法。咱们可以明天就趁机和她说,试探一下她的心意如何。”

    尉迟宝琪闻言,连连道好。

    ……

    李明达累了一天回宫,沐浴更衣之后,就舒爽地躺在榻上,颈下垫了个软枕,让碧云给她梳头,梳着梳着因为抬舒服,李明达就枕着碧云的腿睡着了。

    碧云含笑看着公主白嫩可人的脸蛋,心里分外开心,忙招手示意让宫女拿了薄被给公主盖上。

    没多久,就听公主的呼吸声沉了。那厢方启瑞打发了小太监来问公主要不要去同圣人一起用我晚饭,得知公主已经熟睡了,田邯缮特意让人嘱咐碧云,不必吵醒公主。他则去回圣人,圣人知道了也必然心疼,不会弄醒他。

    李世民听田邯缮的话,果然嘱咐不必吵她,想了想自己有段时间没有去杨妃那里,她小产之后,身子一直在调理之中,而今该是好了。李世民遂就起驾,离开了立政殿,而后在杨妃殿内宿下。

    次日。

    李明达才爬起来,就被常山公主李玉敏和衡山公主李惠安闹上了。李明达陪她们玩了小半日,方得了房遗直的传信,杀害王长史的凶手拿到了,就是随着杜氏一起从慈州来得两名男仆,而且据这两名男仆交代,他们原本是河间王的仆从,后来被转手送给了杜氏。也就是说,杜氏不仅和江夏王李道宗有染,还和河间王不清不楚。

    其实后者在慈州的时候,李明达已经从杜氏与李崇义之间的对话中发现出了端倪。

    李明达觉得既然李道宗不干净,贪了钱,那李崇义也未必干净,遂禀明李世民,请他派人偷偷查一下李崇义,若是没罪,排除一下嫌疑也好,叫人踏实放心。

    李世民点点头,觉得李明达的提议极好,立即应允。

    “对了,我昨日听到一些消息,说事尉迟宝琪把他父亲以前留下的金矿图泄露了,被个女子瞧见偷走,并躲在了一家妓院呢。然人确定没走,却在妓院上上下下搜寻,愣是没找到人。”

    李明达点头。

    “会不会有地道或是暗室?”

    “仔细严查过这些,没发现。也有可能这暗室藏在隐蔽之处,让人无从发现。房世子来消息说,屋子的墙面地面他们都检查过,没有任何机关和暗室打的痕迹,今晨又请了工匠重新勘察了一次屋内的情况还是没找到。”

    “奇怪了。”李世民叹一声,却也不挂心,让李明达好生查一查,查好了给她官做。

    “父亲,您上次就说过这句了。”李明达道,

    李世民翻阅长孙无忌给他的空缺官员名录,“瞧瞧他,真敢写,刑部尚书都写了。”

    “父亲下旨的意思,不就是让他写下所有的空缺官职吗。”

    “啊,对对对,瞧我这记性,”李世民瞄一眼李明达,“听你舅舅说,你想做大理寺少卿以上的?”

    “对,我是父亲的女儿,官太小了也给父亲丢人不是。”

    “哈哈哈……”李世民尴尬笑,“这倒不耽误什么,毕竟你是女子。”

    李明达:“阿耶瞧不上就算了,兕子也不强求。”

    李世民岂是出尔反尔之人,忙哄她道:“大理寺少卿之上,那就是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了,如此要职岂能儿戏,你可没有做官经验。不然这样,你现在别处历练历练,等成事了,父亲在提拔你,这样百官才能福气。不然……你去做刑部司主事?”

    李世民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很小心翼翼。

    “好!”李明达干脆应,其实他根本没想一下子做那么大的官儿。之所以喊的大,就是为了避免父亲拿没用的小官糊弄她。而今李明达得偿所愿,就和李世民告辞,领着圣旨去刑部司报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