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63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渣受洗白攻略[快穿]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红楼之长房大爷传     城阳公主李静蓉见李明达脸色不好, 忙拉着她问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话心烦了。m. 乐文移动网

    “我却没想那么多, 昨日她突然来了, 你姐夫说她可怜。我仔细一想, 我还真不记得杜家有这么个女儿, 所以就觉得她还真是可怜,你说是不是?”李静蓉拉着李明达的小手,用很诚挚地眼神问他。

    李明达有些忍俊不禁,“十六姐说她可怜在哪儿, 就因她没被你记住?”

    “对啊, 怪可怜的。但凡有点身份的人, 你十六姐我还是能挂记在心的。就是连眼跟前几个办事利索的下人,那我也都能爽快的喊出名讳。唯独她,我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李明达恍然反应过来, 发现自己刚刚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慈州的杜氏是你的妹妹, 不是姐姐?”

    “对啊, 她才十几岁, 瞧不出来?”李静蓉叹道。

    李明达怔住,“我还以为她该是三十上下, 显着年轻。”

    李静蓉掩嘴, 而今她在奔丧, 不宜笑,遂强忍着对李明达道:“什么显年轻,是显老。其实仔细计较的话, 她这人也不能说是显老,就是天生的有媚劲儿,身段好,看着成熟些。其实她这样的女人,就是十年后还是这模样,不怎么变的。”

    李明达点点头,“但王长史的年纪可绝不会是十几岁。”

    “继室,”李静蓉解释道,“其实我也才知道,昨儿个你姐夫才告诉我。”

    李明达了然点点头。

    “一个庶女罢了,谁会有心思了解这些。我也不过是看在你姐夫的面子,又瞧她是个讨巧嘴甜的,还算不错,就帮一下忙。你若不喜欢,那咱就给她打发走,没什么紧要。”李静蓉叹道。

    “那打发她走吧,今日没心情,不想见。”李明达道。

    “没心情倒是真的,不过她说她也仰慕长乐公主的德芳,我才允了,顺便带着她一起来。”李静蓉说罢,望着四周挂着的白绫,心中憾然,连连叹气,“我想着她人走了,多个人送送她,也没什么不好。”

    “那她到底是来看我,还是想吊唁五姐?”

    “自然是更着急她丈夫的事。”李静蓉拉着李明达,小声让她给自己交个底,王长史的事情她到底清不清楚,“是不是他真惹了什么麻烦?”

    “你赶紧把人打发走就是,别让她在府前头碍眼,不过人还是要留在你们府里,日后有用。今天事太多,不宜对此事深究,回头我再说与你。”李明达道。

    李静蓉应承,挥手示意了下随从,然后看着这府内到处挂着的白绫,眼色异常沉重。

    “五姐这一去,也不知算不算解脱。”李静蓉叹道。

    李明达讶异地看她,觉得城阳公主必定是知道些什么。

    李静蓉眼色复杂地看一眼李明达,叹口气,“你还没成婚,很多事你五姐自然是不能和你说。我倒是知道一些她心里的委屈,这些委屈也就只能是我们这些做公主的人心里才懂。她是最可怜的,最可悲,却也最可恨。”

    说到可恨,李静蓉咬了咬牙。

    李明达也大概明白李静蓉所谓‘可恨’是什么了,看来这件事李静蓉也知情。

    正欲再问,她就被李静蓉一眼看穿心思。李静蓉拉着她的手,小声跟她说稍后再谈,先去拜一拜死者。

    李明达点头,随着李静蓉走。当下就有长乐公主李丽质的大侍女柏庐来迎,请李静蓉去灵堂祭拜。

    “这么快已经装棺了?”李静蓉惊讶不已,“我还没见她最后一面。”

    柏庐忙道:“贵主生前说过,不愿将自己死后的容颜留给众人瞧,她说人死了没了生气,必然丑陋无比,想姊妹们都能念着她生前的容貌,也不想有人因她的死伤心太过。贵主说死不过是到了另一个世界继续活着,她走了是她的命数,或许也是她登往极乐的幸事。遂请众人都不要为此哀伤,只把她忘了就好。”

    “这是她死前说的话?”李静蓉一脸不可思议地问柏庐。

    柏庐点了点头。

    李静蓉眼泪哗的一下又流下来,转而就抱着李明达痛哭,“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今儿我见识了,还真是如此。”

    李明达感受到李静蓉的身体哭地抽搐,不停地拍着她的后背,劝她不要如此伤心。心想以李静蓉的火爆性子,若是知道她们的五姐是诈死,估计会立刻把公主府掀翻了。

    李静蓉哭够了,用帕子擦了擦肿成桃的眼睛,然后看着李明达,瞧这丫头却是冷静异常,不禁在心下佩服她沉着镇定的气度。

    “难不得百官都说你非凡,喜怒不形于色。阿姐就是不如你。”李静蓉抽了抽鼻子,服气道。

    而后城阳公主就随着柏庐的引领,去了灵堂祭拜长乐公主,李静蓉看到棺材,就又痛哭了一通,在李明达的搀扶下,才颤颤巍巍的从蒲垫上起身,一步一步缓慢地走出灵堂。

    李明达见状,心里异常地沉闷。

    长孙冲和杜荷这时候也到了。

    李静蓉见了长孙冲,就叹他要节哀,长孙冲则礼貌回礼。两厢问候两句之后,便也不再说什么。

    杜荷看眼李静蓉身后,问她怎么没带上庶妹杜氏。

    李静蓉自然不能说是李明达不喜欢,遂跟他道:“到底觉得她上不得台面,就没让她进来,这可是我嫡长姐的丧事。”

    杜荷一听这话,觉得李静蓉在当场抹自己的面子,脸色沉得十分不痛快。

    李明达碰了下李静蓉,忙和杜荷解释,“是我不准的,你不必在心里怪我十六姐。这杜氏我在慈州见过。今日她来,想必也是冲着我的。我不想见,不可以么?”

    杜荷怔了下,一听李明达说得这么直白,脸色更不大好。

    “瞧瞧你,说什么大实话,这下你姐夫定然记你的仇了。”李静蓉说罢,就瞪一眼杜荷,“却不是我们不好,是你这个庶妹不讨喜。”

    杜荷一听李静蓉说他记仇,哪还敢再有脾气,转即笑道:“既然讨了两位公主的嫌,那必然是她不好,我叫人把她打发走就是,以后再不相见。”

    “不必了,已经处理过了,就是今天不合适而已,以后再说。”李静蓉使眼色给杜荷。

    杜荷方意识到自己有些欠考虑,忙给李明达致歉。

    “杜驸马以前可不这样,今天倒是性急了。怎么,你们兄妹的感情很要好?”李明达问。

    杜荷怔了下,摇摇头,“没出嫁前,不知她何许人,近两年才有来往。不过到底是一家人,她来京投奔我,我哪有不帮忙的道理。”

    李明达:“懂了。”说白了不是因为什么情义,若是他觉得王长史的身份于他来说有些用罢了。

    李静蓉也察觉出杜荷话里的意思,又瞪一眼,觉得自己的丈夫今天一点都不机灵。然后她对李明达抱歉一声,就拉着杜荷到一边说悄悄话。

    “你都说了些什么,糊涂!”李静蓉恨恨道。

    杜荷:“好好好,我错了,你帮我好好劝一劝兕子。”

    “之前你让我办这事,我没心没肺不计较,是我信你,我也无所谓跑一趟腿,说几句话。但而今你惹我妹妹不高兴了,我就得仔细问问了。”

    “之前在慈州的时候,房遗直和晋阳公主曾对她说过,王长史此来京城似乎是受一位贵人邀请,商议提拔为慈州刺史的事。然而昨日她千里迢迢带些钱来,本想支援夫君,却发现根本找不到人,这才哭着求我。而我命人调查王长史在哪儿,却也是没有消息,因人失踪的蹊跷,遂觉得还是赶早问清楚更好。”杜荷老实交代道。

    “原来这样,那——”李静蓉顿了下,“还是要改天,今天绝对不行。”

    杜荷应承赔罪,“不怕告诉你,我以前就不喜她,而今她死了,我竟不觉得是大事,倒也是罪过。”

    “行了,快别说了。”城阳警告他场合不对。

    杜荷点了头,就去了。

    李静蓉随即跟李明达道:“你姐夫被我教育一顿之后,明白错了。他自己不好意思,让我跟你捎一句话,向你道个歉。”

    李明达点了点头,仿若真信了李静蓉的话,“他还和我道歉了,可真不容易。”

    “对啊,不容易。你姐夫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傲着呢。”李静蓉叹道,转而拉着李明达的胳膊,晃了一下,叫她不要杜氏的事和杜荷刚刚的态度计较。

    “好,这就忘了。”李明达和李静蓉随后出了公主府,二人同乘车。

    李明达听李静蓉讲了讲她和杜荷外放的事。李静蓉则在计较李明达坠崖摔头的事。刚刚在外人多,她不好亲自检查,这回在车里,李静蓉就好好地检查了下李明达的脑袋。

    “没什么疤痕,瞧你也活泼正常,我就放心了。你不知道我刚听到这消息有多害怕,转而听说你没事,这才落了心。想想我这还好,知道的时候事情都过去了。阿耶那般心疼你,陪着你经历这事儿,估计心得碎好多回。”

    李静蓉感慨没多久,马车就停了,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候。

    “等五姐的丧事过了,你就来我这里住几天。”李静蓉道。

    李明达点头,和李静蓉作别之后,就回了宫。

    她到立政殿的时候,听到李世民正在训斥李承乾,骂他不务正业,不知收敛,竟接连两天没有消息,声音里怒意很大。

    “滚!”

    李明达心跟着抖了下,然后就见李承乾阴着一张脸从殿内走了出来。

    李承乾看到李明达后,面容怔了一下,然后三两步走到她跟前来,问她长乐公主府的情况。对于自己没能见到五妹的最后一面,李承乾也很愧疚。

    “大哥这两天去了哪里?”李明达问。

    李承乾眼神一滞,叹了口气,“别问你不该问的。”

    “那你也别做你不该做的。”李明达压低声道。

    李承乾怔了下,目光莫测地看着李明达,“你什么意思。”

    “我累了。”李明达对李承乾行了个浅礼,就要转身走。

    李承乾一把抓住李明达,看了眼左右,然后把她拉回房间,眯着眼小声对李明达道:“很多事你根本就不懂,不管你有什么猜测,不要乱说,更不要对阿耶说。大哥而今已经很难了,你别再掺一脚添乱。”

    “大嫂难不难。”李明达问。

    李承乾一把松开李明达,转身背对着给她,“别提她。”

    “人死了就不提了么,就可以忘了么,大哥的心长得可真好。”李明达冷笑。

    李承乾回眸瞪一眼李明达,“你该记住了,我才是你大哥,将来……你不可能靠阿耶过一辈子,他已经日渐年纪大了,你想清楚。”

    李承乾说罢,就冷冷地拂袖而去。

    李明达看着他的背影。

    田邯缮慌忙从门外进来,打量自家贵主的情况,瞧着没啥大问题,才松口气。转即田邯缮忍不住劝慰自家贵主,倒没必要跟自家大哥针锋相对。

    “我瞧他刚刚从正殿出来的时候,脸黑的不像话,该是被圣人给骂了,心情必然不好,贵主还在这时候和他说难听的话,搁谁也不会开心了。”

    “给我弄一套衣裳。”李明达道。

    田邯缮愣住。

    李明达转头看他。

    田邯缮忙去翻找,特意拿了套没穿过的呈给李明达。

    “这个太扎眼了,我要半旧的。”李明达道。

    随后,李明达换好衣服,就坐在桌边,拿着桌上的点心啃。

    这时候方启瑞端着一盘果子来,田邯缮连忙把他给挡在了外头。

    “说好留宿公主府一晚,怎的突然回来了,圣人让我来问问缘故。”

    “那地方待不了了,呃——继续留下,只怕更难过,我就给硬劝了回来。”田邯缮道。

    方启瑞点头,赞田邯缮做得好,又忙问公主这会儿可好些没有,“圣人料到如此,让我端些番邦进贡的果子给公主尝尝,切莫太伤心了。”

    “拦不住,这会儿谁都不见,却又不想让圣人担心,还请方公公帮帮忙,别让圣人知道,又给搪塞过去。”

    方启瑞明了的点点头,“她就是这般善解人意的,你可要好生劝慰,圣人那头我自会说。”

    方启瑞把手里的东西递给田邯缮后,又嘱咐了几句,才叹一口气,转身迈着稳健的步子去了。

    李明达都听到耳里,见田邯缮端着水果进来,就伸手拿了一块塞进嘴里。

    田邯缮:“人总算糊弄过去了,贵主这身打扮,晚上是要去哪儿。”

    “北海西边,山池院附近,有一处没名字的地方。”

    田邯缮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处,往年死过不少人,听说那地方闹鬼。后来圣人请的道士说那地方阴气重,不宜起名,否则触犯龙气,遂废了原来的名字,现在大家暗地里都叫它无名殿。”

    “对,就是这处无名殿,一会儿各殿传饭的时候,路上人少,我们过去。”李明达道。

    “走过去?贵主那可是在北海西边,远着呢。”田邯缮道。

    “所以早点走,预备好灯笼,一盏就够。”李明达道。

    田邯缮点头,却不解贵主跑那个闹鬼的地方做什么。

    一个时辰后,刚好到了晚饭时候。田邯缮着急了院内的小太监,带着深低头的李明达,以去湖边摘新鲜莲子为由,把一群人带了出去。

    等过神龙殿,田邯缮就另找理由把其余的太监打发了。随即主仆二人就抄近路,去了无名殿。二人快到的时候,天已经大黑,腿也走得酸麻。李明达和田邯缮就近坐在一处凉亭内歇息片刻,便再次出发。

    主仆二人挑着一盏灯笼,直朝无名殿去。还差将近十丈远得意靠近的时候,忽然就听人喊:“什么人!”

    接着就见几名侍卫蹿到二人跟前,把他们包围住了。

    田邯缮慌了,忙伸手护住自家公主,反喊他们大胆。

    田邯缮瞧见了刀刃的反光,料知这些侍卫不是闹着玩的,立刻喊:“此处怎么会有人,我们不过路过而已”

    侍卫们一听这话,挑着灯笼果然认人,夜色昏暗,俩太监都害怕地垂着脑袋,一看就知是哪个殿里不当值的太监,跑出来瞎走。

    “此为禁地,任何人没有令牌不得进出。你们若想散步,还请选择别处,赶紧走!”

    “可那里面埋着奴们给贵妃窖藏的一坛酒,我们今日来,就是为了把这坛酒挖走。”李明达压低声音道。

    侍卫首领程木渊听此话,颇感奇怪,“为何要把酒藏在这里,这地方可是宫里出了名的阴气重。”

    “这位侍卫大哥有所不知,这酒就是祭奠死人用的,所以才会埋在这里。今儿有哪位尊贵人物去世了你们也清楚,贵妃不得机会出宫,亲自祭拜,才想起这坛酒让我们来搬。”

    田邯缮听这话在心里很是佩服自家贵主,这信口胡诌的话竟然还讲得很有道理,让人十分信服。

    “就在院子里东边的一棵树下,贵妃若是知道奴们空手回去,必然会骂奴们办事不力。”李明达转而使眼色给田邯缮。田邯缮连连附和,恳请侍卫们通融一下。

    众侍卫们真有些动摇,转而看向首领程木渊。

    程木渊皱眉,“不行——”

    看来是进不去了,自然也说明里面若关着人,必然是个身份不好透露出去的人物。

    李明达回来,和李承乾对峙的时候,隐约听立政殿那边圣人和方启瑞说什么‘人怎么样’,‘在山池院边’的话,刚巧当时李承乾刚刚面圣完毕。李明达心里就忽然有个大胆地猜想,会不会是太子妃没有死。

    “你们两个听到没有,不许乱闯,快滚,不然小心我刀剑无眼!”程木渊见这二人有点难缠,立刻发威。

    侍卫的喊声很大,自然传进了无名殿,引得里面的人所有疑惑。

    “外面出什么事了?”

    “婢子去瞧瞧。”

    李明达听到了熟悉的女音,心中一顿,了然是谁在里面了。她再不多言,拉着田邯缮就转身去了。

    此后不久,程木渊思量片刻,觉得事情不对。命人照着那俩太监所言,挖一下院西树下的藏酒。侍卫们花了小半个时辰,把所有树下都挖遍了,还是没有找到酒。

    程木渊心料不妙,立刻前往立正殿,意欲回禀圣人此异状。

    程木渊在到达虔化门时,被程处弼堵个正着。程木渊乃是程处弼的堂弟,俩人同在宫中当差,又是系出同宗,关系自然要好。

    程木渊见到程处弼后,就跟瞧见自己亲人一般,忙请他帮忙捎话,他要面圣。

    “出了什么事?”

    程木渊就将他刚刚经历的事情说了一遍,他自然没有说执行任务的地方,和保护什么人,只是告诉程处弼,他在守卫的过程中,碰到了两个说假话的太监,太过蹊跷,所以要来面圣回禀。

    “好在你们没有中计,却就不是什么大事了。不过我看这俩太监倒是阴险,很会使诈,你还是回去继续守卫最好,以免你们不在,这二人又想出什么别的办法闹腾。”

    “也对。”

    “这会儿圣人正因为长乐公主的死而伤心,你何必拿这点小事添乱,回头得空,我自会替你把这件事说明。”

    程木渊连连谢过程处弼,再三行礼后,就急急忙忙告辞,好似真的怕那二人再回去使出什么招数,把他的属下们给骗了。

    程处弼三言两语打发走了程木渊后,就去回禀李明达,并且问李明达之前到底做了什么事,闹得他堂弟如此慌张。

    “你也听到了我没进去,就是和田邯缮散步,不小心走到了那里。我心生好奇,就诈问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事儿过,过!”李明达道。

    程处弼不吃这套,“据臣所知,刚刚臣表弟所言的是两名小太监。贵主若是散步,为何要穿太监衣服,而且只带着和田公公一人出行。这明显是有意探究秘密。”

    “说好对我忠心耿耿呢,能不能不要多问。”李明达被程处弼看破心思,尴尬道。

    程处弼行礼,“那还要劳烦贵主下次任性之后,使唤臣去挡人前,说句实话。”

    “多谢你的建,我知道了。”李明达自知理亏,想了想,随即问程处弼想不想知道这件密事为何,程处弼表示不好奇。

    李明达倒是佩服他没有好奇心,摆摆手,谢过他一嘴,就让他下去了。

    李明达随即叹口气,仰头望着天。至夜深,安寝之时,李明达问田邯缮,他可知道圣人为何要秘密留下太子妃一条性命。

    “奴先前就奇怪,圣人既然已经决计私下里惩处太子妃,又为何在处决日完毕之后,迟迟没有宣告于天下,以至于外人还都以为太子妃是重病修养,不得见人。”

    “他必然是有自己的主意。”李明达托着下巴想一会儿,听立政殿那边还有说话声,就打发田邯缮弄了杯桃汁,亲自端给李世民。

    李世民还在垂首翻阅奏折,专心致志,并没有察觉李明达到来。因批阅久了,觉得脖颈有些酸,就晃了晃头。谁知片刻后,就有一双手落在他颈间处,轻轻按起来。

    “启瑞,瞧你就是没吃晚饭,手劲儿这么小。”话毕,李世民就感觉后头按力加重,刚刚好,他就干脆放了笔,闭着眼享受了会儿。

    方启瑞瞧着父慈女孝的场景,禁不住在一边笑着,这时候把桃汁端到李世民跟前。

    李世民听到落杯的声音,微微睁眼,看到方启瑞就在眼前,怔了下。转头去看自己肩头那双玉手,无奈地扯起嘴角,难不得刚才觉得那里不对。

    “你这丫头,大半夜不睡觉,跑这里来做什么。”

    李明达跪地,询问李世民是否留了太子妃的命。

    “哦,你怎知苏氏未死?”这不算是什么大秘密,李世民自然也不计较被李明达发现了,让她起来说话。

    李明达转转眼珠子,便道:“是兕子身边的宫人听到些传闻,有人瞧见了大嫂被押到那地方。”

    押送在深夜进行,但宫中人多眼杂,也难保会有人看到。

    李世民问具体是谁,便要处置。李明达忙道:“女儿帮您处置,保证密不透风。”

    李明达见李世民还不信,立刻举手要起誓。

    “好好好,你处置,总归你也大了,该学些事。”李世民忙打掉李明达举起的手,叫她别没事发誓,“你嫂子那里之所以延后,是阿耶觉得她死得太便宜,尚有内情没有交代。”

    “白天我见大哥黑着脸,父亲训他了?”

    李世民立刻拉下脸来,冷哼一声。虽然这段日子,他没有查出太子身上的证据,但李世民可以感觉得出来,李承乾在背着自己谋划什么。

    “大哥……他或许真的是出去玩了,放松一下。”李明达犹疑道。

    李世民看她:“你就不用心软了,他刚对你发火的事,我都知道。”

    提起这个,李世民就更加恼怒。

    李明达便闭嘴不说了,让李世民尝尝桃汁。

    “这有什么新鲜的,不过是你亲自送来,倒也该喝干净。”李世民本来不渴,饮了一口之后,竟觉得味道比之前喝的任何一种都好,遂又喝了两口,问李明达她这杯桃汁有什么玄机。

    “却不知为何,这东西出汁后,却没有直接吃酸甜可口。就叫人加了糖,又掺了点酸枣汁进去,味道正好,还补身。”李明达道。

    “好主意。”

    李世民随即将桃汁一口饮尽了,看着而眼前乖巧的女儿,心里终究欣慰不少。不禁又思及已逝的李丽质,心又痛起来。他深吸口气,又缓缓地叹了出去,仿佛很多沧桑都含在其中。丽质是他与长孙氏的第一个女儿,第一个总归是有所不同,那种初次得到嫡长女的心境,永远无法替代。然而这个让他一直宠爱的女儿,却在二十出头的年纪就走了。当初为父,教养李丽质的那些经历,犹若昨日刚刚发生,转头间却已经是白发人送了黑发人。

    李明达见李世民面容哀痛,知道他是又想起了李丽质的‘死’,心里便更为气恼她的诈死隐瞒。李明达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告诉李世民,说了李丽质那头又该怎么办。已经闹到而今这地步,惊动了满长安城的皇亲权贵陆续去奔丧。这时候对外宣告说死是假的,令皇权威信何存,令长乐公主今后又如何在人前立足。

    李明达倒是愿这世上还能有一种好办法,既能让他父亲不必伤心,也能令五姐那边的事顺利解决。

    “阿耶。”

    “嗯?”李世民抽回思绪,抬眼看向李明达。

    “何不跟我讲讲当年您是怎么给五姐选驸马的。”李明达试探道。

    李世民微微蹙眉,问李明达为何有此问,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李明达见李世民听到她这个问题后,立刻就质疑自己,心下也了然答案为何。当时五姐指婚前后必然发生了一些尴尬的情况,所以才会让阿耶至今提及都心有抵触,不愿意回忆。

    “难不得你提早从公主府回来,原是听说了这些事。”李世民蹙眉,“当年的事都过去了,瞧瞧你五姐和你大表哥,这些年过得多好。夫妻俩和如琴瑟,共挽鹿车,两个孩子也机灵聪慧,讨人喜欢。”

    提起两个外孙,李世民目光温柔,极尽慈祥。

    “所以当年的事是真的了?长孙驸马和四姐……”李明达没有说后话,而是停下了,观察李世民的神态。见父亲的眉头果然皱得更深了,李明达就不好再往深说下去。

    “人都去了,你翻过去的事做什么!”李世民第一次对李明达加重了口气。

    李明达垂头默默,不再言语。

    李世民冷静了会儿,复而狐疑地看一眼李明达,终究叹口气,语气温柔地劝慰她好生回去歇息,不要多想。随即又吩咐下去,令宫人好生伺候晋阳公主,不许令其哀伤过度。

    待李明达一走,方启瑞就看到李世民的脸上有些悔意,忙道:“公主善解人意,必然明白圣人是因长乐公主身亡一事心情不爽,她不会计较。”

    “她自然不会计较,她也不是个说话没分寸的孩子。”李世民双眸阴鸷,帝王的威仪瞬间爆发,震慑四下。

    方启瑞打个寒颤,忙问李世民:“陛下的意思是指……”

    “长乐公主府有问题。”李世民背着手,隔窗看向李明达的寝房,“对了,启瑞,你觉不觉得兕子从坠崖苏醒之后,人变得清明很多。”

    方启瑞愣,随后点点头,“许是经历了一次生死的缘故,贵主人竟比以前活泼了,很多事情还看得透,分外聪明。”

    “分外聪明,”李世民挑起嘴角,“这话说得好,她磕了脑袋,反而比以前更聪明,机敏,你说奇不奇怪。”

    “有陛下真龙之气护佑,才会有此造化,贵主是托了陛下的福。”方启瑞随即笑嘻嘻地拍了马匹。

    李世民好笑地看方启瑞一眼,眼睛里闪过一丝不赞同,但对于他拍马屁的话,还是中听的,李世民还是开心地笑了两声。

    方启瑞见李世民情绪好了不少,忙劝慰他吃些东西,晚饭一点都没用,倒是叫人担心。

    李世民:“兕子也没吃,叫她一同来。”

    李明达才回房,就听李世民又叫自己来,心里有些打鼓。刚刚他和方启瑞的话她都听到了,父亲对她坠崖后的性子改变有了质疑。父亲身为帝王,慧眼如炬,时间久了肯定会发现她身上的破绽,她也料到过。不过真被质疑的是会,还是令她心头一震,以后必然要更为小心谨慎才好。

    李明达再来时,就乖巧地陪着李世民,安静用饭。

    李世民吃完之后,见李明达就行礼告退,笑了,“怎么,还在生我刚刚的气?”

    “兕子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李世民面色平静地看着李明达,目光却十分难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阿耶?”

    “兕子当时真的只是想见一见嫂子如何了。”李明达解释无名殿的事。

    李世民凝视她:“明知我说的不是这件。”

    李明达把头低得更深,避开李世民的目光。李世民瞥她一眼,晓得从她嘴里问不出什么来,随即唤了田邯缮,厉声令他交代。

    田邯缮吓得跪地,哆哆嗦嗦,不知该说什么好。他不想背叛公主,却也惧怕圣人的帝王威严。

    “把你知道的都说了吧。”李明达不想为难田邯缮,随他说,反正他知道的东西也不算最重要。

    田邯缮遂把公主在长乐公主府的经过说了一遍,该少说的地方尽量简单,但有经不住调查的地方,他都实话交代了,包括房遗直和尉迟宝琪被叫到公主府的事。而可以细说的地方,比如城阳公主、杜驸马和慈州杜氏,田邯缮几乎把他们之间对话的每一句都交代了。

    李世民听了个大概,也自然看出田邯缮耍的小心思。转眼去瞧李明达,面容放松,显然田邯缮的表现令她颇为放心。小丫头身边能有个如此忠心于她的仆从,倒是难得。李世民倒是不责怪田邯缮护住的表现,只当是被他糊弄住了,“嗯”了一声,就打发他起身。

    “这个杜氏是什么人?”

    田邯缮便忙解释其为王长史之妻,杜如晦庶女的身份。

    李世民听李明达其形容此女柔媚入骨,嗤笑了下,“你也关注这个?”

    “啊——对,她张那样,我又不能闭着眼睛不看。”李明达故意有此话,是为调和气氛。

    李世民笑了笑,再不多问了,这次真打发李明达去。

    至三更天。

    李世民处理完手里的奏折,立政殿四下已经十分寂静了,唯有蛐蛐的叫声闹人。

    方启瑞劝慰李世民早些歇息。

    李世民用手捏了下发酸的脖颈,想到刚刚宝贝女儿给他捏肩的时候,心中甚为宽慰,转而再想刚刚失去的女儿李丽质,他的脸又被阴霾掩盖。

    李明达的反常,田邯缮对公主府的事描述上,避重就轻,更加说明长乐公主府里有事。考量到这孩子从公主府回来之后面容淡然,与去时表现的悲伤是两个样子,李世民觉得此事不能放过,一定要细查。

    遂招来身边的密卫,再三吩咐。

    “不管用什么手段,查清楚,查不出来,一律降职,滚出太极宫。”

    密卫应承而下。

    方启瑞在一边听得不解,他是没怎么瞧出来公主府有什么秘密,不过是晋阳公主之前就长乐公主以前的婚事好奇而已。

    “圣人,这——”

    “丽质这孩子平常温婉端庄,瞧着是个通情达理之人,但真遇到一些事上,她比谁都执拗,十分看不开。过激的事情她以前不是没做过,难保现在又做一次。”

    “上次的事可是瞒着长孙皇后,圣人偏了一次心。那这次若真有事,是否也要瞒着晋阳公主?”方启瑞若有所悟地问。

    “她还小。”李世民没有直接回答方启瑞,只感慨了这三个字。

    ……

    许是因为白天哭得眼睛乏累的关系,这一夜李明达入睡的很快,且是深眠,一觉就睡到了天亮。

    昨日,碧云被公主打发去跟宫里老人调查长乐公主过往,遂一早她就急忙赶来回报情况。

    “婢子和那些老宫女吃酒聊天,睡了一宿,倒是真有些用。那时候遂安公主和长孙驸马真是一对。中秋夜当日,宫中设宴,赏月观灯,各世家年轻男女都随父母进了宫,凑到一起热闹,在帝后跟前饮酒对诗,十分乐呵。后来宴席尽兴,大家人要散了的时候,有人发现遂安公主不见了,窦逵也不在。

    皇后便命人去找,却在挂着串串红灯的南海池水榭旁,看到醉酒相依而睡的二人。二人身边一个侍女都没有。当时皇后是自己带着人单独去的,不巧三位夫人刚好路过,也瞧见这景儿了。皇后随即就嘱咐她们守口如瓶,然后就此事请示了圣人。随后不久,赐婚就下去了。”

    碧云不忘李明达之前的交代,特意回禀告之她,当时遂安公主和窦逵都睡得很沉,是长孙皇后命人特意去叫,才把人叫醒了。醒了之后的遂安公主跟受了很大的惊吓一般,哭声不止,窦逵也喊无辜。

    “不过这种被抓了现行的事,喊无辜又有什么用呢。”碧云人禁不住感慨道。

    李明达听了这些细节之后,心中只有一个疑惑:俩人的心得有多大?能在那种宴会的情况下私会,然后没心没肺地抱在一起踏实地睡?

    这件事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会觉得蹊跷。李明达不信长孙皇后没有细查,遂想起了长孙皇后身边的另一个管事宫女,左青梅。

    李明达当即唤了左青梅来问。

    左青梅仔细回忆了下,“当时皇后是要细查,但圣人随后就下赐婚旨意,令所有人不许再提此事,遂就作罢了。”

    “长孙冲呢?”李明达问,“他与我五姐之间的婚事,是由谁先提出的?”

    “似乎俩人都没说,是圣人主张赐婚。”左青梅说罢,随即不解地问李明达,为何要追究这些过往事。

    李明达对着左青梅的眼,然后抓着她的手,请她帮自己一个忙。

    “什么忙。”

    李明达对左青梅耳朵嘀咕了几句。

    左青梅惊讶不已,然后确认问李明达:“贵主真要婢子这么做?”

    “嗯。”

    左青梅应承,当日就把李明达的吩咐照办了。

    当夜,立政殿内一片平静。李世民独自一人在甘露殿宿下。

    次日天才大亮,李世民骑着马风尘仆仆从承天门行至两仪门,方下了马。他鬓角有几根青丝垂落,面有倦色,怒意不减,似是很早就离宫了一趟。

    李明达醒来的时候,就立刻被唤到李世民跟前。

    李世民把属下呈报的奏折递给李明达,眼里还布着血丝,“王长史传信一案,你来查。”

    “这件事不该是大理寺或是刑部来过问么?”

    “会有大理寺的人协助你。”李世民道。

    李明达还是不解,她没有为官,为何要大理寺来协助她,“会不会有些不合适。”

    “要你来,便是因为你最合适。这种涉及宗族权贵后院的事,普通官员自然没法插手,内外兼治,才是最快破案之法。”李世民解释道。

    李明达略微懂得点了点头,又问大理寺谁来和她同查。

    李世民看一眼她,“你的老朋友。”

    至下午,李明达得知房遗直来拜见自己,方知道父亲已经给了房遗直一个大理寺少卿的职位,就为让他方便助自己查察此案。

    “负责接王长史信的侍卫,名唤魏芫。接了王长史的信后,就送往长乐公主府。公主府的守门侍卫因有四班轮替,这信也不常送,所以并不识他,只当是普通的信收了,然后递给公主。至于长乐公主到底看没看这封信,却要问她的贴身侍女才知。”房遗直说到这里,就询问地看向李明达,这之后的调查就只能靠她了。

    李明达托着下巴看房遗直,想得却是另一件事,“圣人为何非要你来配合我查案,就不会换个人?”

    “看腻了?”房遗直反问。

    李明达听这话,特意注意了下房遗直的面容,笑了起来。

    “若真不好看,就要怪我母亲没把我生得好。”房遗直垂下眸子,睫毛遮掩下的眸底有些暗色。

    他似乎很认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

    李明达忙道:“你生得很好了,容貌清隽,气度更是谦谦斐然,还要怎么好?却不要为难卢夫人了,她能把你养成这样多不容易。”

    “真的么?”房遗直看了她一眼,眼睛中闪过一丝笑意。

    李明达很肯定地点了点头,“我是想父亲为什么总找你,就没考虑过别人。”

    房遗直摇头,“圣人英明神武,高出前古,其决断必有缘由,只是我们尚没参透罢了。”

    李明达点点头,倒是如此。“那我这就去提审五姐身边的大侍女柏庐。”

    房遗直应,随后就跟着李明达到了长乐公主府。

    公主府乌头门前,停了诸多马车,都是前来吊唁的贵族,其中绝大数还都是李明达和房遗直认识的人。

    李明达忙用袖子挡住脸,然后和身侧的房遗直相视一眼,二人就彼此会意,直接朝公主府的后门去。田邯缮和程处弼等人紧随其后。

    从后门进了公主府后,李明达下了马,立刻喊来柏庐。

    柏庐得知晋阳公主又来了,也知会给了李丽质。李丽质自然也就派她来查看情况。

    李明达当即就问她关于公主府收信之事。

    “平日都是由我来收,然后呈送给公主,出了什么是么?”柏庐问。

    李明达紧盯着她,“那前日收到的信,你送给谁了?可给了你家公主瞧?”

    柏庐愣了下,然后有些犹疑地点了点头。

    李明达自然观察出柏庐的不对,立刻让她带自己去见李丽质,她要就这事亲自问清。

    柏庐忙道:“公主见谅,我们贵主早前有嘱咐过,她说她不想……再见公主。”

    “那你就把前日公主收到的所有信都拿给我。”

    柏庐应承,去了会儿,就捧了和匣子回来,告知李明达信都在匣子里。

    李明达翻了翻,眯眼看柏庐:“魏芫送来的那封信呢?”

    柏庐皱了下眉,随即把头低得更深,表示不明白李明达所言,

    “承天门的侍卫,魏芫,他昨日拿了封信,里面可有十万贯钱财的存放地点。”

    柏庐震惊了下,然后手紧紧地抓着帕子,仍旧摇头表示不知,“可能是门口的侍卫弄丢了,也可能是昨日整理信的时候,婢子把一些贵主不愿看的信,都拿去烧了,遂带了那一封。”

    “这倒是简单,烧了也没关系。你们家贵主看没看过,一问就知。不过你该不会是这信你没呈上问她,你就直接把信给毁了?”

    柏庐垂首不作答,随即在李明达的厉声质问下,才应道:“也有这个可能,婢子最近有些粗心大意。公主也清楚,我们贵主的那个决定,实在是骇人,我便为此分了心。”

    柏庐是有一定位份的侍女,且是跟着李丽质从宫里出来的人。她若是守规矩,绝不可能处事如此粗心大意。

    这柏庐表现的嫌疑太过,李明达也不多问了,直接命人拿了柏庐,搜身,然后检查她的住处。

    李丽质在房中等候许久之后,不见柏庐回来,担心李明达为难柏庐,质问关于她诈死的原因,遂又打发人去查问情况,转即得知李明达果然把人拿了。

    李丽质立刻命人把李明达请来,却是两次派人,还是请不来。

    李丽质气得咬牙,只得无奈之下,但她已经死了,而今府中吊唁人太多,她不能冒险亲自出门去找李明达,遂只能叫人去找长孙冲,告知他这是最后的恳求。

    长孙冲随后来见李明达,瞧见跪地痛哭的柏庐,长孙冲也误会了,以为李明达就李丽质诈死一事的缘故还揪着不放。

    “你这是做什么,非要把你五姐逼死了才开心?”

    “逼‘死’五姐的人,不是我,是她自己要死。”在他们夫妻的事上,李明达没觉得谁更好些。遂此刻长孙冲的面子,她也不给。李明达只冷笑一声,让长孙冲该走就走,不要耽误她查案。

    “你还要查什么,快别闹了,把你五姐的侍女还给她。”

    “怕是还不了了,她已经认罪了。”

    “认什么?”长孙冲不解问。

    “李明达,你太过分了。”李丽质穿着一件黑帽披风进了屋,随即侍女关上门,她才把披风扯了下来,满眼愤怒地瞪向她。

    “那般哀求你念着姐妹情,你却不念,跑到我府上来撒泼闹事,就是非要弄得阿耶知道我活着,逼着我去死,你就开心了是不是?难道这些年阿耶对你的宠爱还不够?我死了,他念着我多一些,你就不开心,觉得失宠了?”

    长孙冲听这话有些惊讶的看向李丽质,蹙眉道:“却不该这样说她,她不会存这样的心思。”

    “好,她不存心思,所以就我一个人坏是么?长孙冲,在你眼里是不是所有女人都比我好?那你娶我干什么!”李丽质气道。

    长孙冲见她如此,眯着眼便不说话了。

    “真是死也不安生,死了,自己的亲妹妹也不放过自己。”李丽质咬牙道。

    李明达一直忍着,听李丽质这话,立刻脱口而出:“那是你活该。”

    作者有话要说:  唐朝嫡庶分别很大的,其实没啥必要讨论庶子庶女和嫡女嫡子谁更受宠的问题,没得比的。

    ps┭┮﹏┭┮写到吐,渣还才开始虐,以后flag不要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