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61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福运宝珠[清]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     李世民立刻从大怒转为大惊, 接着就大悲起来。且不论这收受地方官钱财,进行买卖官的交易是否属实,就是属实了, 这件事与他的女儿逝世相比, 根本不值一提。

    李明达赶路的疲乏还没有缓过来, 消息传来的时候,刚好是午饭后不久,她更衣上床,准备睡下。因她耳朵敏锐, 屋内的喘息声有时候都听得见,所以她真正休息的时候,喜欢把人都打发走。

    而今李明达一听到立政殿那边传来的噩耗,吓得惊起,立刻从床上跳下,冲到门口, 预备推门时,就听到那厢从立政殿传来的脚步声。

    必然是阿耶派人来通知她了。

    “公主可还在休息?”

    门外的田邯缮点头应承,正要说刚刚睡下,李明达就先截了话, “还没睡。”

    田邯缮忙推开门, 就见自家公主面容惨淡, 眼中含泪。

    田邯缮垂眸一瞧,不解为何,慌张道:“贵主, 这——”

    “是不是五姐出事了?”李明达红眼去问那传话的太监。

    太监点了头。

    李明达这就要迈步离开,被田邯缮拉了回来。

    “贵主,您鞋还没穿呢!”

    李明达愣了下,这才发现自己因为走得急,光着脚站在地上。她忙回身坐下,由着田邯缮给她穿了鞋后,就急冲冲去见李世民,请求立刻出宫,看长乐公主最后一面。

    李世民刚刚垂泪完毕,听闻女儿此言,又是落泪,立刻点头应允,带着她一起去了长乐公主府。

    两柱香后,父女二人到了长乐公主府。

    府中已经挂起了白绫,起了丧幡。

    长孙无忌得知圣人驾临,特带着儿子长孙冲、长孙涣等人前来接驾,个个面容有哀。

    李世民根本不及去管这些人的跪拜,径直冲入长乐公主李丽质的寝房。他一眼瞧见床上躺着的女儿面容惨白,毫无生气,泪水哗地一下又落了下来。李明达跟在李世民之后,本是也同样垂泪,但是当她站稳脚,看向李丽质的时候,李明达目光微微停滞,眼泪就有些下不来了。

    李世民要去拉女儿的手,一碰只觉得冰凉入骨,明晃晃地在向他昭告着他的五女已经去世,没有了生气。

    长孙冲在一旁劝慰他,请他不要在此多留,免得触景再伤情。

    “她喘疾发作有几日了,臣早就想告知圣人,她却不让,不愿叨扰圣人为他担心。今晨许是她已然察觉身体不对,跟我嘱咐说她将来若走来,让我一定要好生劝慰圣人,切莫因此伤感,是她没福气一直做圣人的女儿。”

    李世民听此言愈发悲恸,被长孙无忌多番劝慰之后,点了点头,就遂了这懂事孩子的最后遗言,由着长孙无忌搀扶自己出去。李世民嗓子沙哑地和长孙无忌讲丧女之痛,忆起李丽质当初种种乖巧懂事的过往,便越发的悲伤不能自已。

    长孙无忌也很哀痛,附和点头,对李丽质也是赞不绝口。随后他搀扶着李世民出去,长孙涣等兄弟也跟了去。

    李明达却没走,她静静地看着榻上闭目的李丽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是深思,似是发愣。

    长孙冲陪着圣人和父亲走了几步之后,注意到李明达没有跟过来,又瞧那头圣人还在伤心,和父亲一直聊得很多。长孙冲就使个眼色给长孙涣,让他去陪同。

    长孙涣应承,也知道晋阳没出来,料到她十分哀伤,不肯离开姐姐。大哥是她的五姐夫,也是长乐公主最亲近之人,这种时候自然是他大哥去劝最好。

    长孙涣随即去了,不作多想。

    长孙冲走到门口,看着李明达还愣在原地,便使了个眼色给田邯缮,令其通报一声,让她出来,他们可以好好聊聊。

    田邯缮依言去说。

    但长孙冲等了会儿,还是没有见李明达有出门的意思,反而直直地朝李丽质的方向去。

    长孙冲紧张不已,忙冲进门,喊了一声李明达。

    李明达皱眉,眼睛微微睁大地看着长孙冲。长孙冲在与李明达对视的瞬间,就移开目光,瞧向了别处。

    李明达闻到了心虚的味道。

    她眼角的泪痕尚未褪去,眼底泛着红。随即她就转头继续直直地朝李丽质走去,短短十多步的距离,伴随着一声一声越来越清晰地跳动。

    李明达看着李丽质那张纹丝不动的脸,在床边坐了下来,抓起她的手腕。

    长孙冲目光紧张起来。

    “人死了,身体会这么凉么?”李明达像感慨一句,又像是在问长孙冲。

    “人走了,身子确会发凉。”长孙冲微微松一口气,但看着李明达打量李丽质的样子,心越来越往上提。

    田邯缮连连点头附和,告知李明达确实如此,又劝慰她早些离开,以免伤情过甚。

    长孙冲连忙附和,“你姐姐若活着,也不会忍心见你如此。”

    李明达缓缓放下李丽质的胳膊,但她的手却并没有抽离,反而摸了下床上的褥子。

    李明达又去看李丽质的脸,盯得很仔细。

    长孙冲越发慌张,连连温言劝慰李明达切莫伤感,“你可不能太伤心,你伤心过度,身子再难受,圣人的伤心只怕又添一些。再说他刚刚如何模样,你也瞧见了,只怕别人哄不住他,唯有你亲自去才行。”

    李明达转头看长孙冲,“那你呢,为何不伤心如我们一般,这样淡然?”

    长孙冲一听此话,忙行礼道不敢,解释自己其实十分难过,不过因要迎接圣人和贵主,必须控制自己的情绪罢了。

    说完此话之后,长孙冲心里却是不解李明达为何会出此言。她向来善解人意,不会这样刻意用话刁难,给人难堪。但今天,她从看到李丽质开始就反常,莫非……

    长孙冲眉头狠皱。

    伪装很可能在一开始完美,但对弈时间越长,心虚的那一方就会露出越多的破绽。

    李明达而今就看到了很多破绽,来自于长孙冲,来自于李丽质。

    她倒是很想嘴一张,痛快问清楚,然而眼下这光景,事关之重大,由不得她一时口快,不考虑后果。

    李明达垂着眸子思虑了会儿,才说去找圣人。

    长孙冲暗暗地松了口气,立刻又命人将李丽质床榻的帐幔放下。随后二人一前一后出来,刚巧有公主府的下人端着几盆冰过来。

    李明达伸手在盆里抓了一把,冰块凉凉的,随即就化成水在手里,“这是?”

    “天热,以防……”回话的小厮不知说‘尸体腐烂’或是‘公主腐烂’合不合适,遂嘴巴卡住了,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李明达立刻明白了,转而看向长孙冲,“没想到你们准备得还挺充分。”

    长孙冲愣了下。

    随后公主府的管家凑上前来,忙道:“这些事都是奴们准备,该想到的都想到了,请贵主放心,奴们一定会尽全力办好后事。”

    “你说话倒诚挚。”李明达叹了一嘴,然后就快步朝李世民所在的地方去。

    但其话在长孙冲听来,却觉得她话外有音。长孙冲瞧着李明达的目光越来越复杂,以前他自以为很了解这小丫头的性情,而今却是一点点都不懂了,不过是半年未见,竟比圣人的心思还要诡谲难测。

    李明达去哄了李世民之后,果然有些效用,李世民哀伤减半,长嘘几口气,便要带李明达回宫。李明达不应,求李世民让她在公主府呆一夜。

    “我想再送一送她。”李明达道。

    李世民怔了下,然后就红了眼,转头跟长孙无忌直叹兕子懂事,念重情义。

    长孙无忌点点头,自然不吝啬于对李明达的夸奖。圣人的女儿之中,长孙无忌最看好的就只有俩人,一位是长乐公主,已经做了他的儿媳,另一位就是眼前的晋阳公主。俩孩子面上看着都是稳重温婉的性子,但兕子在性子上动静相宜,比李丽质更为活泼。只可惜她年小了些,若不然当年真可以选择,他一定会让自己的儿子尚这位公主。

    不过而今长孙府走了一位公主,凭他长孙家的荣耀,再尚一位公主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儿子们之中,却未有令他觉得可与李明达相配的。长孙涣太过淘气,平日没有个正经稳重的样子。三子长孙濬虽然稳重,在才学上也算还好。拿出来说不丢人,却也未有一处出挑。处处不显,反倒就是平庸。没有将相之才,又如何能与晋阳公主相配,拼得过其他子弟。

    长孙无忌看着眼前这么好的外甥女,一想到自己捞不着,便惆怅地叹口气。

    李世民听闻,拍拍长孙无忌的肩膀,“你也不必太过自责伤心,丽质她命便如此吧。去了之后,在地下也可好好陪着她母亲说说话了。”

    提及长孙氏,李世民又是一顿伤感。这世间女子,便没有一位能如长孙氏的贤德,善解人意,可以真正走近他的心里。女儿李丽质也是个极为善解人意的温婉佳人,以前他来火气的时候,这丫头就随她母亲的性子,劝得他心里舒坦。偏偏两个解语花,都因为同一个病,先后离开了他。

    李世民因此就更为慌张起来,看向另一个他爱重的女儿,忽然有些担心兕子回头也会如她姐姐母亲那般,也会犯严重的喘疾。

    “还是随我回宫去,你年纪小,身子也不好,不可再此久留伤心过度。”李世民变脸道。

    李明达有点懵,不知道父亲怎么忽然转了态度,忙去拉他的胳膊,和他保证自己不会有事。

    “我就是有些心里话,以前还没机会和五姐说呢,而今她人走了,我要是再不说,就会憋在心里难受。若时间长了,越发觉得遗憾无从可诉,女儿就更会伤心了。”李明达几句话就抓住了李世民的软肋。

    李世民遂叹口气,终究是允了。

    “父亲可留程侍卫看着我。我一定会乖乖的。”李明达防备地用余光扫一眼长孙冲,然后对李世民补了一句话。

    李世民想都没想就应下,然后就去了。

    李明达送走父亲之后,又支走了长孙无忌,让他不必管自己。

    长孙无忌还不放心,嘱咐长孙冲和长孙涣好生照料李明达,至此方去。

    长孙无忌一走,李明达直接扬头对长孙涣使了个眼色,让他该走也走。

    长孙涣乐得如此,忙拱手道:“多谢表妹。”

    然后也退下了。

    当下,又剩下长孙冲和李明达。

    长孙冲从听到李明达坚持不走的时候开始,心里几乎已经有七八成确认,李明达发现了端倪。所以他而今面对李明达,是有些紧张的,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李明达身体朝着李丽质停尸的方向,走了几步,这几步令他身后的长孙冲心跳极快。

    李明达顿住脚,转而去了公主府的园子,随便择了一处凉亭,令程处弼、田邯缮等人在十丈开外的地方守候。

    李明达靠在朱漆柱边,态度严肃地审视长孙冲。

    长孙冲已然感觉氛围不对,半垂着眸子,准备以静制动。

    他们表兄妹自小就相处,感情自不必说。所以此刻对于李明达,他畏惧感一点都没有,看起来不过是不卑不亢之态,但紧张感却已经几乎把他逼得想立刻转身逃开。

    然而事情非逃能解决,更可况这件事,也非他一个人的主意。

    李明达冷静了半晌,却还是扛不住自己心里的怒气,歪着脖子很愤怒地瞪长孙冲:“你们在闹什么?”

    长孙冲又怔,不解地看李明达,“谅我愚钝,不知公主所指何意。”

    “表哥,这时候了,就你我两个人,你没必要和我装。我看得出你知情。我也知道你和大姐长了十多岁,见识多了,懂的事也多。但是为什么偏偏要这么干?她图什么?你图什么?”

    长孙冲仍然是半低着头,似是听不明白一般。

    李明达气笑了,“好,你不懂是吧。”

    说罢,她二话不说就大迈步朝着李丽质的房间。程处弼和田邯缮忙跟上。长孙冲见状,随后去追。

    李明达边走边对程处弼嘱咐,“一会儿你们都等在屋外,还有今夜,看紧了我。”

    程处弼虽不懂为何,但瞧公主反应,深知这件事不简单,遂谨记于心,立刻应承。

    到了李丽质躺尸的屋门前,长孙冲快步冲了过去,拦住李明达的去路,眼里微微带着警告:“你要做什么?”

    “那你拦着我做什么,心虚么?我想再看看自己的五姐,有什么不可以,长孙驸马有必要这么紧张么?”

    长孙冲从来没有见李明达这样威严厉害过,他缓缓放手。

    李明达独自一人进屋。

    长孙冲看着在外候命的程处弼和田邯缮等人,愣了又愣,然后无奈地闭眼一下,深知事情肯定是瞒不住了。

    屋内有长乐公主的四名大侍女守着,她们见李明达进门,都垂头行礼,面容微微有些异样,而且是随着李明达越靠近李丽质,越发紧张。

    李明达站在李丽质床边,盯着她的脸,“父亲走了,舅舅走了,该走的都走了,是我一个人进来的。长孙驸马而今人在门外,踌躇不敢进,也不知是怕我还是怕你。”

    床上的李丽质,仍旧是闭着眼,一动不动。

    李明达伸手欲去抓李丽质的手,其身边的大丫鬟柏庐忙道:“贵主这又是何苦,人已经去了,几次三番再看,不过是给自己徒增伤感。”

    “我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就去了。”李明达手在半空中停了一下,最终没有去碰李丽质,而收了回去。

    “病早就有了,今春就发作急,不曾见好过,时候久了,自然就越来越严重。其实公主的身子早就不大好了,府中人都知道公主的情况,却也不算突然。只不过圣人那里嘱咐要瞒着,免得他担心,才一直没有传进宫。”柏庐道。

    李明达笑了下,“是——么?”

    柏庐愣住,晋阳公主的笑显然另有含义,她看得出来。

    “原来早有计划。”李明达叹一声。

    柏庐再愣,“不知贵主此言何意?”

    “你们主仆要在我跟前演到什么时候?”李明达猛地站起来,盯着李丽质,“这等假死的事情你都敢去装,连自己亲生父亲,血脉相亲的兄弟姊妹都要瞒,你到底为什么?”

    柏庐微微张嘴,惊诧不已,转而慌张地看向李丽质的方向。

    李丽质表情如故,但小拇指随后抽动了下。

    柏庐现状,无奈地闭了下眼,只觉得这个天大的秘密是真瞒不住了。

    “五姐还不想醒?是打算我把这件事告诉了阿耶,您再睁眼?”李明达冷声问。

    柏庐防备地看眼李明达,然后走到自家公主身边,抓着她的胳膊,意味深长地喊了一声“贵主”。

    李丽质眼皮动了动,然后她终于慢慢地睁开了眼,眸光循声扫向李明达。

    李明达见李丽质‘活了’,心中火燃烧到了嘴角,“五姐可知自己在做什么?你可是你瞒着所有人,玩诈死的后果为何?”

    李丽质在柏庐的搀扶下,定了定神,然后就苦笑起来,眼泪一颗颗落下。

    “当然知道,你五姐不是傻子。”李丽质哑着嗓子道。

    李明达:“……”

    她没说话,默然看着她,等待她的进一步解释。

    “这件事就你一人发现?还是你已经告诉阿耶了?”

    “若告诉他,此刻在你面前站着的就不止我一人了。”李明达有些不满地看着李丽质,问她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做出这样无情的事,“你可知阿耶得知你人不在的消息,有多伤心,留了多少泪。你怎么能这样骗大家,却为什么要这样骗大家?”

    李明达很少怨人,但今天她对李丽质却是怨透了。为什么要拿自己的生死开玩笑,在她至亲至爱的人跟前玩诈死?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让李明达怎能不气。

    李丽质还是头一次见李明达这样撒火,愣了下,才缓缓开口,“不是玩笑,从今天起,我就不是什么长乐公主李丽质了,也不是你姐姐。”

    “是么?”李明达听她还这样跟自己说话,更为生气,。

    “是。”

    “好,那既然你不是长乐公主李丽质,就不是我的五姐。此刻你见到我,为何不跪拜,便好生地跟我这位御封的晋阳公主行礼!”李明达质问道。

    “你——”李丽质变了脸色,被噎得哑口无言。

    “瞧你,明明放不下自己的身份,却要干这种无理取闹的事。你真瞧大家都为你伤心,被你耍得团团转才开心?”

    “兕子,你不必说这么狠的话刺激我,这件事是我做错了没错。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说那些又有什么用。我诈死的事,你必须要替我保密。”

    “倒是可以编个过得去的理由,解释你复活了。比如是丫鬟误判,服药之后一时间突然出现晕厥,令人误以为你去了。不管什么借口,总归解释过去就行,我会帮你在阿耶跟前说话。”李明达赶紧想主意解决,向李丽质提议道。

    “不,我不想回到过去。”李丽质镇定道。

    李明达也冷静下来,皱眉不语。其实她从之前陪李世民进屋,到发现了李丽质的心跳声开始,李明达就知道李丽质此举如此骇然,定然是早就有所预谋,而且她势必几经考虑过了。但不管什么理由,在李明达看来,李丽质不该丢下所有人,一走了之。

    她毕竟是大唐公主,很多事情她只要张口就能解决,哪里会有多大的委屈,让她逃避到一定去死?

    李明达真的不明白,或许是她见识少了。

    “所以说你还是个孩子,年小什么都不懂。”李丽质叹气,伸手让李明达到她身边来。李明达防备地看李丽质一眼,原地矗立,并不想去。

    “五姐明知道这事情的严重,还要这么做,那我也没必要多言了。”李明达随即就和李丽质告辞。

    李丽质见状慌了,喊她不许走。因见李明达不停,她急得赶紧下地拉她,那厢柏庐等人也急急忙忙堵住了房门,不敢让李明达走出去。

    李明达看着李丽质,姐妹俩就此对视,彼此无言。

    柏庐发现自家贵主连鞋子都不曾穿,惊呼一声,就忙去取来鞋子。

    李明达叹道:“先前听到你身亡的噩耗,我也如你这般,光着脚下地,呆呆愣愣半晌,止不住流泪,有一瞬间甚至恨不得随你去了。”

    李丽质垂泪,忙拉住李明达的手,求她听自己的解释。

    李明达之所以没有大肆宣扬,也就是为了听这个解释,遂由着李丽质拉自己在窗边坐下。

    “兕子,这大半年你也经历了不少事。该知道,这做公主却非世人所想那般平和顺遂。什么享受荣华富贵,日日闲乐度日?身边充斥着真真假假,诸多阴谋,许多时候你还要个和不喜欢的人虚与委蛇,共度一生。”

    李明达怔了下,十分惊诧地看着李丽质,而后她望了一眼门口的方向,“五姐,你这话是何意,你难道是想说你和大表哥他对你——”

    “我为他们长孙家尽了延续后代的责任,已经是我所为最大的让步了。”李丽质道。

    李明达:“我不懂,五姐是和他过不下去?那就和离,何必诈死。”

    “他什么过错都没有,而且我们的身份都如此显赫,和离势必会引来多方的反对,就算是闹得筋疲力尽,我们真的成功分开了,只怕闹得天下皆知,以后的日子也没法再好好过下去。”

    李明达不得不承认,李丽质此言有些道理,“那你们之前在一起那么多年了,孩子都生了两个,都是怎么过得?以前一直好好地,怎么就忽然就……”

    “以前就不好,一直不好……不过彼此隐忍,出于身份和责任,不得不按部就班地生子。不要怪你五姐夫,他没有错,他一向对我温和,礼貌有加。”李丽质提起那些日子,面容的苦意就泛滥成海。

    “五姐,你是不是骗我,听你话里的意思,你们是两看相厌。可我瞧过你看他的眼神,也听你话家常时,提及他的口气如何喜悦……现在你跟我说你不中意他,我怎么会信。真不喜欢,当初阿耶为你定这门亲事的时候,你又怎会连个‘不’都不说?”李明达的连连质问,令李丽质脸上的泪水越发泛滥。

    李明达又问李丽质:“你诈死的事有多少人知情?长孙驸马肯定是知道的,对么?”

    “没有多少人,除了他,就是她们四个,再就是你了。”李丽质回道,“我本打算熬过今日,便是阿耶见我这最后一面,我就可以就此不用再出现在长孙府了,之后的事他答应为我遮掩料理。偏偏你的出现……”

    “你打算去哪儿?隐居?”

    “去江南东道,找个靠海的地方住下,天天看日升日落,心境平和的老去,再不用理会世间的烦恼。”

    “延儿,顼儿呢?你忍心扔下他们,再不管了么?”李明达问。

    李丽质面露哀伤,“就是对不起他们,但长孙冲已经答应我了,会好生照顾这两个孩子。我走后,他此生也不会再娶妻,委屈了那两个孩子。”

    李明达越听越糊涂了,她觉得李丽质的话里有掩藏,偏不和她说清楚。

    李丽质也察觉出李明达心有疑窦,她紧抓着李明达的手,再次解释道:“你一定很奇怪,我们既然一个逃走,一个不娶妻,为什么不能凑在一起过日子,非要这样折腾分开,甚至我要以放弃尊贵的公主身份,以诈死为代价。但兕子,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彼此在一起,两厢都难受,分开了,反而不用像在一起那样互看介怀,都能放得下了。他不必再温润有礼地来每天应付我这位刁蛮公主,而我也不会再为看得到却得不到,而心中负气难受。”

    李明达:“看得到却得不到?”

    李丽质知道自己失言了,苦笑道:“五姐其实不想和你承认,是当初自己选择害了我自己。长孙冲从娶我那一天起,一直是‘尽职尽责’在做一名驸马,对的,很尽职尽责。每日请礼问安,逢过节和我同聚,甚至愿意在我想要孩子的时候,陪着我一路怀孕,照顾我,和我一同养育孩子,与孩子们玩耍。

    我挑不出他的错来,他每一步都走得如此恰到好处,但唯独他看我的眼睛里没有情感,他的问候从来都是止乎于礼,而非出自真心。起初与他的两年,我以为他瞧不上我,是为了和我怄气,我忍一忍,等日子久一些,他自然就会忘记前愁旧恨。

    却没有,他的记性比谁都好,他的心比谁都狠都无情,便是我竭尽心力为他生了两个儿子,他也只是真心待儿子们好,对我唯有‘恰到好处’。”

    李明达怔了又怔,确实没有想到长孙冲与李丽质之间的夫妻关系是这样。不过李丽质所谓的‘前仇旧恨’只怕是关键了。

    “他是个好人,若没有我,日子本该过得舒心畅快。却因为我在,这些年他一直拘谨,压抑自己。而今我这事被你抓个正着,就不怕现丑告诉你,你大表哥他从娶了我之后,就不曾真心笑过,真的开心过。”李丽质很不想承认这些,因为她一旦说出来,就相当于变相承认了自己这些年来的失败。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可能容易些,但对于一名公主来讲,却是丢进面子的大事。

    “你过得这么委屈,就该和我们说,和阿耶说。阿耶那般心疼你,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这样委屈过日子。便是他为长孙家嫡子,可到底抵不过我们皇家。姐姐一直活得明白,怎么在这件事上竟糊涂了。”李明达紧抓着李丽质的手,让她好好想想,不要冲动做决定。

    “我一个公主,这十几年来,活得就像个笑话。再继续下去也不过是两败俱伤,何不自己退一步,海阔天空。我谁都不想麻烦,兕子,你就当看不见,放我走好不好,就当五姐求你了!五姐不怕告诉你,这件事若你真的透露出去,告诉了阿耶,我倒宁愿自己真死了,也不会继续留在这个满是牢笼的地方,禁锢自己。”

    李明达默默看着李丽质,还想再说什么。却在她刚张嘴的时候,李丽质忽然起身,一咬牙就要跟她下跪。

    李明达万不敢如此,忙拉着她,跟她解释自己之前不过是因她诈死,听她不想认公主身份的话,才说了那样的气话。而今既然知道她是受了委屈想逃跑,李明达哪有再为难她的道理。

    她本欲再问李丽质‘前仇旧恨’细节,但见李丽质情绪激动,哭得伤心欲绝,加之她身边的柏庐也在一旁哀求,李明达怕她真做出傻事,也就不好多问了。

    但王长史传信一事,李明达还是顺嘴问了她何故。

    李丽质摇了摇头,“我却不清楚,今日诈死,是我早就和你大表哥商量好的事,和那件事无关。而今我也不好出面帮你问了,你自己随便调查,我府里人对你必然不敢造次。”

    李丽质随即又恳求李明达,一定要帮她保密。随即见李明达犹豫,李丽质就垂泪道:“而今就只有这一条活路了,好妹妹,你要是不成全,姐姐就真的只有死这一条路可走了。”

    “万不要如此!”李明达忙阻拦,转即对李丽质道,“却不要今夜就离开,公主府已经受牵涉被调查,出入人员自然有人把手。你要是现在出去,势必会穿帮。”

    李丽质愣了下,忙谢过李明达,表示自己会暂且在公主府留几日,等风声过了再走。

    李明达见李丽质躺回榻上,再无心和自己继续聊天,知道她不想多说,就嘱咐她,“别用太多冰去冰你的胳膊,便是夏日,寒入体内,却也容易害病。”

    李丽质惊讶不已,没想到自己用冰来让胳膊变凉的事儿,竟然被李明达一眼就拆穿了。

    李丽质随后捂着头,喊着难受。李明达明白她的意思,她是不想在听自己质问下去。遂也就随了她的心意,反正眼下这几日,她也出不了公主府。

    李丽质听李明达说要离开,表情放松了很多,还再三嘱咐李明达,一定要为自己保密。

    李明达从屋内出来后,柏庐就赶忙把房门关上,生怕有人再进去发现了什么一般。

    长孙冲还在门外,看到李明达有些怒气地看自己,他无奈地扯起嘴角,问李明达如何了。

    李明达冷冷瞪他,“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长孙冲随即问何故,听了李明达转述李丽质的话之后,他便嗤笑一声,也不多言。

    “你这是什么态度?”

    “没什么,早习惯她避重就轻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谁写的,一个个都像是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