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57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福运宝珠[清]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娱乐之教师也疯狂     “夫妻俩死于相思子, 还是同榻而亡。季大郎也非凶手,那会不会是他们夫妻自尽?”狄仁杰猜测道。

    “不会。”房遗直立即否认,“据二人贴身丫鬟的证词,刺史妻刘氏当夜还曾吩咐下去,让厨娘从夜里就熬人参汤, 准备一早食用。而且她第二日还准备带着女儿去道观里上香。”

    “要死的人是不会准备明天的事,一定还是他杀。”尉迟宝琪有点兴奋,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很大的秘密一般。

    狄仁杰看一眼他, 忍不住笑。

    “你笑什么?我说得不对吗?值当你这样笑?”

    “值当, 想起你前两天的萎靡,一对比你现在的精神,是有些可笑。倒和我说说,你前两天是因为什么?”

    尉迟宝琪转着眼珠,不去看狄仁杰,“先前那是我有些事没琢磨明白, 现在我看透了,我还是那个我!”

    “哟,风流的尉迟兄弟也有迷惑人生的时候。”长孙涣正觉得案子琢磨不透,有些乏味, 这会儿逗弄尉迟宝琪倒是有些乐趣。

    尉迟宝琪红了脸, 一撇嘴冷哼两声,决计转头不理会他二人。

    李明达还在琢磨这案子还有谁可能是凶手,又去问房遗直。看看他从昨晚所看的这些刺史府下人的证词中,可找到什么蛛丝马迹。“比如夫妻二人近年来和谁不和, 闹过什么仇怨?”

    “倒没有,昨日我让落歌匿名打听了下他们夫妻为人,不论是当地百姓,还是慈州的一些官员,对张刺史和刘氏的印象都很好,说他们夫妻二人对外很是温和。也没人能道出他二人和谁结过仇怨,除了季知远。”

    房遗直说罢,大家就都不约而同地看向季知远。

    季知远本来闷头听着,见大家这样瞅自己,忙摆手苦笑:“真不是我,我连相思子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更别说用它杀人了。”

    竹溪在一边点头如捣蒜。

    “其实我也知道张刺史是个好官,所以闹这等误会的时候,我是有心讲清楚,跟他和好,可谁知越解释误会越大。我后来把地契给他,让他看清楚那些他所谓越矩的田宅真的都在我姑丈名下。他偏不信,怀疑我造假,收了我的地契,还说要上报朝廷仔细查实才行。”

    “原来是这么回事。”房遗直就建议李崇义吩咐一下慈州长史,把地契拿来瞧瞧。

    李崇义点了头,打发人去了,转而他眉头紧锁,有些略微苦恼地看着房遗直和李明达,“季知远无辜了,谁是凶手?而今可怎么办,我们连个怀疑的对象都没有。”

    “怎么没有,我看张凌云那孩子就不是个善茬。”尉迟宝琪道,“自古以来,父杀子有之,子杀父却也不少。”

    李明达:“这么多天,你总算说了句有用的话。”

    尉迟宝琪一听,嘿嘿笑起来。众人也跟着哄笑。

    “我保证我以后会聪明起来,不像以前那么糊涂。”尉迟宝琪得意扬首,展开扇子,风流地一扇。他已经想通透了,他还是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情场圣手。

    众人又被他逗笑一阵。场面的氛围也随之轻松下来。大家就张凌云是否为凶手一事,各抒己见。

    狄仁杰就此一语不发,直到听大家都觉得这件事的可能很大时,他才讪讪地补充一嘴,“张凌云与他兄长感情极为要好。”

    张凌云的兄长张凌峰,正是当初狄仁杰所述的那位因一首诗而丧命的可怜孩子。

    此言一出,屋内四下皆沉默了。

    大家都觉得张凌峰死得可怜,这件事荒唐就在于,张刺史非有意杀子,不过是和天下所有父母一样盼子成才,但最后的结果却与误杀无二。其实就算是张刺史有意杀子,以孝为大,却也不犯法,这点最是让人觉得无奈。

    “长子丧命,张刺史想必也会在心中后悔,这件事他也并非出于故意。若是张凌云因此责怪父母,为兄长报仇而手刃双亲,是否太过无情残暴了些?他只是个八岁的孩子,会无情到这种地步?”长孙涣持不同意见,“想想我八岁的时候,我还偷偷躲在假山后玩泥巴呢。”

    “你还干过这种没出息的事?我八岁的时候已经知道调戏小娘子了。”尉迟宝琪叹道。

    “胡闹。”房遗直警告二人两眼,随即道,“毒杀,可以以弱对强。而且毒杀这种事皆是早有预谋,并非冲动杀人。所以这杀人的动机,必定是累计已久的怨。正如倭国副使那桩案子。”

    长孙涣本来还笑意满满,一听房遗直说起他那桩案子,就气不打一出来,“此话我是服气的,我家那厨子还真是弱,光凭自己的能耐对付不了倭国副使,才蓄意下毒。却是白白坑害了我,让我在尉迟兄的府上好一顿受苦。”

    “你还受苦,好吃好喝供着,还不忘调戏我家丫鬟。”尉迟宝琪冷哼道。

    长孙涣忙笑着谢过他。

    李明达:“都别贫嘴了,眼下既然有个方向,你们就各显本领,查实一下张凌云是否真的杀害了张刺史。”

    众人领命,随即告退。

    李崇义起身也要走,周小荷就紧跟在他身后,眼睛却往少年们离开的方向瞟。

    李明达看眼周小荷,问李崇义,“你去哪?”

    “出……出去走走啊,既然案子有了新方向,我也该跟遗直他们一块查查。”

    “堂兄未忘身负之责,还念着当初在百姓们跟前的承诺,着实有些难得。”李明达虽面带笑意,明着赞扬李崇义,但话里的警告意味很深。

    李崇义尴尬地笑道:“公主若有什么吩咐,还请示下。”

    李明达看眼周小荷。

    周小荷立刻识趣地下去。

    “把她打发回你的别苑去,就算你帮大忙了。”

    李崇义一听此话,脸色微变,有些不高兴李明达竟然此般讽刺他。

    李明达走到李崇义身边,正色转头看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去了哪儿,你要是真心来此查案,也不会去平乐坊里快活一宿了。”

    昨天下午李明达出门去见季知远的时候,刚好路过一个叫平乐坊的地方。可巧就见一男子刚从平乐坊出来,虽说门缝开的不大,但李明达只消一眼,就看到门内的‘盛景’如何了。随风送来的脂粉味,她也闻了正着。本来不过是偶然一过,没什么紧要之处。但今晨当李明达再一次闻到这味道的时候,便就回想起来出处了。

    李崇义脸色大变,很惊诧于李明达竟然知道自己的去向。昨天下午他离开的时候,特意只挑拣了四名最为信任的贴身随从。他去平乐坊走得也是后门,当时街上前后没人,该是没人瞧见他才对,怎被他这位堂妹知道得一清二楚。

    来查案的第一天,就跑去花天酒地。李崇义再傻也知道这名声传出去不好听,特别是这查案一事,还是他当初主张,大义凛然地在众百姓跟前做了保证。

    李崇义自知理亏,心虚了。

    “嗯?”李明达看他。

    李崇义忙对其拱手赔笑道:“好好好,我把她打发了,其实这丫头是有些碍事。明明见不得尸体,骑马也不行,非要跟着。”

    “这些都可以迁就,但其它的,不行。”李明达说罢,就带着人去了。

    李崇义愣了下,满脑子疑惑。什么叫这些都可以迁就,其它的不行?还有其它什么?

    诶——

    李崇义想问缘故,见李明达只给自己留个背影。

    李崇义在屋子里徘徊转了个圈,立刻怀疑地看向那四名自己一贯信任的侍卫。

    “可是你们之中有谁嘴巴烂,把我昨夜的事透露给了公主?”

    四名侍卫立刻跪地,表明没有。“郡王,今晨属下们随您从平乐坊回来后,就一路跟随您去了张刺史的墓穴,而后至此处,也一直寸步不离您的身边。别说属下们没有这等心思,便是有,也没可能有机会和公主说什么。”

    李崇义一想也是这个道理,脑子更加回不过劲儿来。他搞不明白,李明达到底是怎么知道他的行踪,难不成她就派人跟踪自己?但是当时去平乐坊后街的时候,他确实看过前后,街上没有人。

    不对,别苑的事他又是怎么知道的?李崇义忽然想起来,刚公主还和自己说过,让他把周小荷打发去别苑呆着。这别苑的事除了他和周小荷以及随从们知晓,他也未曾告诉过其他人。

    “姑丈,我们走不走了,我瞧房大郎他们都已经走远了。”周小荷在外等了半天,见公主人已经走了,李崇义还不出来,遂小心地凑进门口询问。

    李崇义有些恼地看向周小荷:“别苑的事,是你跟公主说的?”

    周小荷反应了下,摇头,“没有,从昨天到现在,我和公主说的话不超过十句,根本没提过姑丈在此处有别苑,再说小荷这点分寸是懂的。姑丈若不信,在场有很多人都可作证,可以去问。”

    李崇义缓了态度,笑了笑,“这别苑的事不是不可以说,只是我不喜欢被人在暗地里嚼舌根子。我自然相信你,就怕是你身边养的人嘴巴不小心。”

    李崇义随即怀疑地扫向周小荷身边的随从,“这破案的事,我看你还是别插手了,你个柔弱的姑娘家,什么世面都没见过,见了尸体就吐,骑马也不够快。便休在这添乱,痛快去别苑里头等着。待我事情办完了,我们就一遭回去。”

    “可姑丈答应过小荷,要带着小荷见世面的。小荷就是没见过世面才要长见识,不然这一辈子就永远是没见过世面的弱女子了。”周小荷说着就红了眼,可怜巴巴的低头,有些伤感。

    李崇义见状不禁心生怜悯之意,连忙道:“却是这桩案子特殊,公主他们也要尽快解决回去。等以后吧,别说一桩,十桩二十桩都可以。姑父允诺你,决不食言。”

    周小荷知道自己央求过了,李崇义还坚持,那就是定死了不能改的事。再多做纠缠,只会惹人厌烦。

    “那姑父不要忘了。”周小荷乖巧嘟囔一声,就乖乖告辞。

    但周小荷却不想去别院了,她离开后就琢磨个新主意,写了一封信留给李崇义,便带着人马回了晋州城。因今日在的早,她现在出发赶回去,尚可在天黑之前到达晋州。

    李崇义随后得了周小荷的信,心里到底有些愧疚,觉得自己打发走这孩子,她必定是伤心了。本来人家要长见识学东西,是好意。

    李崇义叹口气,想想周小荷那张乖巧惹人怜爱的脸。李崇义就在心里记一笔,这亏欠他回头一定会还给周小荷。

    晌午时,房遗直和李明达等人先后到了刺史府。

    林管家欲准备饭菜与诸位客人,却被拒绝。众位查案人员的饭食,皆是由府外驿站而来,送至刺史府。

    等饭的时候,尉迟宝琪无聊,就和长孙涣打赌,猜一猜今天中午的菜都有什么,谁猜中得多算谁赢,输者要付赢者十匹绢帛。

    李明达听着感兴趣,“算我一个。”

    “那敢情好,赢的人奖励翻倍。”尉迟宝琪乐道。

    狄仁杰一听,也要参与。

    “三倍了。”尉迟宝琪高兴,又问房遗直来不来。

    “他肯定不来,”谁会参与明知道会输的游戏,李明达跟长孙涣等人道,“我们玩就行了。”

    尉迟宝琪和长孙涣、狄仁杰三人也觉得房遗直不会干这种无聊的事,正打算开始,就忽听他发话。

    “来。”

    尉迟宝琪和长孙涣、狄仁杰三人愣了下,然后哈哈笑。

    “难得我们的房大郎也有心情,那就都来猜猜。如果说得多,对得多,我们就不好分出胜负了。我们就每人说五样,然后再看谁对的最多。若是全对,就都算赢。”尉迟宝琪说罢,就先猜道,“一定有馎饦,糖蒸酥酪,炙鸭点椒盐,清蒸羊肉,兔肉羹。”

    尉迟宝琪特意挑了一下平时常吃的说出来,这样命中率就比较高。

    别人也不傻,也同尉迟宝琪一样,说了些常吃的东西。比如把馎饦换成切鲙。

    到房遗直这里,大家问他怎么猜。

    房遗直目光扫过李明达,含笑对众人道:“如何猜都是猜,和宝琪一样吧。”

    “你若是认可我,和我一样我没意见。可你这怎么像是破罐破摔了,才和我一样,那我可不干。”尉迟宝琪道。

    “这由不得你。”

    从尉迟宝琪的话对房遗直根本构不成威胁。

    尉迟宝琪哀叹一声,在心里骂房遗直是无赖,转而又巴结似得跟他笑嘻嘻道:“那一会儿我要是真赢了,你的那份都归我,反正你家也不缺这个。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在长安,不容易。”

    房遗直想都没想,就答应“好”。

    尉迟宝琪没想到房遗直答应的这么干脆,高兴不已,心里忏悔了下自己刚刚太小气不该和房遗直斤斤计较。瞧瞧人家房遗直的气量,够朋友!

    最后轮到李明达猜时,她脱口就道:“鱼子蒸卷,炙烤鹌鹑,水煮牛犊肉,乳酿鱼和炙烤羊腿。”

    大家一听,公主竟然具体到羊腿上,直叹她这么猜不划算。

    “我可闻到香味了。”李明达道。

    狄仁杰抽了抽鼻子,“是有香味来,却也知道是肉味,但能闻出是什么地方的肉味,贵主却是厉害。”

    “那是自然。听说年纪越小的孩子,鼻子越灵敏,我赢定你们了。此一趟出宫,给侍卫们的辛苦钱倒是赚够了。”李明达嘴角翘起,略显愉悦道。

    “不过是几匹绢帛,哪里够。”长孙涣笑哈哈道。

    尉迟宝琪看眼房遗直,想起自己之前打赌输了那一万,哀叹道:“足够了,公主还有别处来的钱呢。”

    众人疑惑着,忙让尉迟宝琪细说。尉迟宝琪肉痛地不想说,让大家自己去问房遗直。

    众人就看向房遗直。

    李明达也看向他。

    房遗直:“都是小事,不值一提。”

    众人欲再问时,刚好到了上菜的时候。大家都聚精会神看着送上来的每一道菜,但凡有被自己说中的,谁就会乐一下。

    最后一统计,狄仁杰和长孙涣猜对了三道,尉迟宝琪猜对四道。李明达是全对,而且其中数她说得最细致。

    本来大家刚刚听公主说那些话,还以为她在故意吹牛逗大家,而今算是见识了公主的厉害。

    “公主真分辨出这些菜的味道?莫非真是年岁小的人鼻子比我们好用?”尉迟宝琪觉得新鲜,惊叹不已。

    狄仁杰摸着下巴认真琢磨,想想自己和公主仅相差一岁。去年的时候,他似乎也没有公主这般灵的鼻子。

    狄仁杰正欲询问,却听公主刚好说了下话,堵住了他的心思。

    “却也分人,就好比有人天生聪明,记东西容易些。”李明达正经说了这么一句,令众人都惊讶了,她转即却笑起来,“瞧你们吓得,我不过是平常研究吃的多了,才一闻就能大概猜出什么菜来。”

    田邯缮在一边忙附和:“确实如此。”

    众人哈哈笑,原来公主是半闻半猜。随即大家用了饭,这事儿本就算是个乐呵过去了。长孙涣偏纠结了一下,追问李明达是如何分辨羊腿肉和羊身肉。

    “还是说这是碰运气猜?那却也太不公平了,大家也都是猜,偏偏你一个人猜对了。”

    大家一听,也疑惑,纷纷聚来目光。

    “我的猜有一点小技巧。不妨想想,我们这么多人,若不去炙烤羊腿,烤什么,羊身别的地方都带骨肉少,我们人多,不好分,剔起来也费力。”

    尉迟宝琪彻底拜服,冲李明达行一礼,“原来如此。”

    大家也纷纷服气了,人家是有理有据的猜测和推敲,就难不得会猜这么准。

    “哈哈哈,都聊什么呢,听你们这么和乐。”李崇义哈哈笑着进门,亲切地询问众人。

    尉迟宝琪就把作赌的事说给了李崇义,随即往他身后瞧,去没见到周小荷,遂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之前说好要和大家一起查案,怎么她人不来了?”

    “这孩子到底年纪轻,没见过世面,这又是一桩要案,我就叫她不要碍事了。”李崇义解释的时候,目光暗暗地扫向李明达一眼。

    李崇义说到周小荷的时候,他有心疼愧疚之意,但当他的目光落在李明达身上的时候,微微眯起的眼睛。就凭这一样,李明达就已经足够感受到他不满的情绪,他在为周小荷抱不平。

    这些转瞬即逝的表情,对一般人来说看不出来,但又怎么会逃过李明达的眼睛。

    李明达自然没给他好脸色,端着杯子抿了一口水,便冷言道:“尽快提审,别耽误时间,今日不管案子能不能办完,明日我们就启程。”

    “怎么这么急,先前不是说好三天么?”李崇义惊讶问。

    “是啊,三天,昨日到,今日留,明天就是第三天。”李明达解释道。

    李崇义怔了怔,没料到是这个说法。

    尉迟宝琪和长孙涣等人也都迷糊了,也都没想到公主的三天是这样解释的。大家都以为到达慈州和离开慈州这两日不算在内。

    “那你们走了,这案子破不了怎么办?”李崇义问。

    “君子思虑,当己分内,不得出己之外,而思他人事。我们自然不好一直在此喧宾夺主,抢了河间王的功劳,我们都相信您有此才能。”李明达随即催问人怎么还没到。

    大家也都听出来,公主这是和河间王闹了不愉快。至于原因为何,大家都不清楚。不过河间王刚来慈州查案,昨夜就一夜未归,此怠慢之举大家心里早就有数。而今公主和他发火,却也情有可原。

    李明达快步行至院外,命人将张顺心、张凌云和张飞雪都带来。另还有当日与张刺史夫妻所有有关系下人,也都被召集到正堂前待命。房遗直先行跟屋内满脸震惊的河间王告退,紧随李明达出来。

    李明达对他道:“你看过证词,刚好可以重新审问,对一下证供。既然已经知道毒物是磨碎的相思豆,这东西不能化在水里,那被下到水里的可能性不大。想来这东西该是混在了吃食之中,重点查晚饭,还有睡前吃的那碗糖蒸酥酪。”

    房遗直应承,见李明达要走,他轻声叫住了他。

    “怎么?”

    房遗直看眼那边等待的尉迟宝琪等人,近了一步,小声问李明达与河间王之间是否闹了不愉快。“公主若不想管这件案子,遗直会追随公主。”

    “没什么大事,说起来也可以算是因你而起呢。”李明达半开玩笑道。

    “哦?”房遗直眸中光亮更甚。

    “别跟我说,那个周小荷盯了你一早上,你没发现?”李明达道。

    房遗直了然,“原来如此,那遗直先行谢过公主。”

    “不用谢,我也是怕你分心耽搁了查案。我还想早点回长安。”

    “我以为公主不管案子查不查得清楚,明日都要走。”

    “没了她人打扰,案子分析到这地步,只可能是刺史府内人作案,剩下这一天时间,还不够房大郎抓到凶手?”李明达反问。

    房遗直闻得此言,刚刚敛下的眉目又稍稍抬起,看向李明达。

    笑了,又叹。

    “遗直定不会辜负公主的厚望。”

    房遗直斯文行礼之后,便目光淡淡目送李明达离开。

    长孙涣一众等在后头的人,才刚公主和房遗直说话,有几声稍微高点,他们隐约听得清楚跟案子有关。遂公主一走,大家都凑过来,问房遗直刚刚公主有什么吩咐。

    “我们在此审案。”

    尉迟宝琪:“那公主呢?”

    “公主带人去搜查刺史府。”

    “搜查府邸这种粗活儿,怎么能让公主跑来跑去做?该我们去才是。”尉迟宝琪叹道,转即就要去请命。

    长孙涣附和,也要跟着。

    二人随即被房遗直喊住,“连公主的吩咐都不听了?”

    尉迟宝琪和长孙涣互看一眼,才反应过来公主这样的决定必有其道理。二人都不约而同地摇头,表示不去了。

    “那河间王?”长孙涣凑到房遗直身边小声问。

    房遗直并不说其它,只撂下一句话:“他昨夜去了哪里,想必大家也清楚。”

    长孙涣、尉迟宝琪和狄仁杰三人反应了下,立刻都明白过来房遗直所指。王爷的案子,自己不操心查,反而去纵情享乐,反而留着他们在驿站受苦琢磨着枯燥的案子。其实他们倒还好说,房遗直最不容易,他昨夜看了半宿证词,都不曾认真睡过,就只是合衣打了个盹儿而已。

    三人都为房遗直抱不平,自然对于房遗直的话也更加挂记在心,遂都在心里对河间王不满了几分。

    李崇义这时候走出来,问他们公主去了哪儿,得了回复后,他想了片刻,就吩咐房遗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在此问审。”

    说罢,李崇义就请大家进屋。

    季知远此刻也站在院中,一会儿就要正经提审他了。他有些紧张,所以一直不断地在心里准备措辞,考量自己该用什么表情,能让他既能把事情陈述清楚,又能表现的没有那么攻击性。

    竹溪在一边为季知远指导,“郎君千万不要笑,也不要惊讶、生气、委屈,尽量面无表情,这样能好一点点。然后放慢语速,不要急,慢慢说,手不能乱动,不可晃身子,头如果能不动的话尽量也不动。最后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不要用眼睛去看张家的人,省得又被他们说您威胁他们。”

    季知远点点头,把竹溪的嘱咐都记下了。转即看到有衙差抬着一个男人进门,紧跟着张家的两个孩子张凌云和张飞雪都进屋了。

    今日天天晴,又是午后,酷热难耐,所以大家都换了轻薄的衣衫。张凌云和张飞雪也不例外。因在孝期,张凌云和张飞雪都穿白。张飞雪外套着白麻色半臂,内着白纱衣,遂可见露出的袖子隐约半透。

    张飞雪圆圆的脸,大大地眼睛,很讨喜可人,让人禁不住想去逗弄。

    季知远看见就忍不住心生怜爱知情,喊一声。张飞雪见他,原本探究的眼里,瞬间攒满了泪水,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

    竹溪忙拉走季知远。

    季知远丧气垂着脑袋。随后就听到正堂内有人喊他,季知远赶紧跟过去,走在张凌云和张飞雪兄妹俩后头。

    张凌云看到季知远,立刻就防备般的抱住妹妹,然后往一边退。

    张飞雪还在大哭。众人见状,忙劝慰这可怜的小女孩,最后见她受惊过度,还是不见好。处理办法就如上次一样,让人先把张飞雪带走了。

    李崇义遂坐在主位,但因为他对于案子的了解不如房遗直,遂不发一言,把一切都交由房遗直来审理,他在一旁旁观。

    屋内沉默了很久,大家久等不见房遗直吭声,就疑惑地看过去。

    房遗直凝神,几番打量态度漠然跪地的张凌云后,直接开口问:“毒杀你父亲的真正凶手,可是你?”

    众人一听,皆震惊了。

    大家倒不是因这个真相令人咋舌,才表现讶异,而是因房遗直的问话方式。正常情况下,该是先让季知远站出来,排除他的嫌疑,然后质问相关人等的证言,最后在道出这个推测结果后,再来提出疑问……

    房遗直却直接跳到了最后一步。

    张凌云还有些恍惚以为自己听错了。默了会儿,听衙差重复了一遍房世子的问话,他方知这话是真的。

    这时候跪地的张凌云不解地望向房遗直,又看向那边比自己还震惊的季知远,便随即继续如常地垂着脑袋,依旧不说话。

    “别以为你年纪小,我们便不能给你用刑。”衙差喊道。

    张凌云冷笑了一下,然后坦然问他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他毒杀了他父母。

    众人皆沉默。

    张凌云嘴角的冷笑就更厉害,以至于在场的人都有些难以相信,一个八岁的孩子,会在面临他人的指责时会有此态。

    但若他真的是凶手,其表现这般模样,倒是可以理解了。毕竟不是谁都能无情杀害自己的父母。

    “没有证据对不对,那你们凭什么指责我杀害了我的父母。你们可知这等冤枉,对我一个无辜的孩子来说,有多致命!”张凌云有些恼怒地吼道。

    “季知远并非杀害你父母的真凶,你父母是中了相思子之毒而死。我们已经推断出当日的杀人者必在你们刺史府之中,而今只要在你府中查到有相思子这种东西,你就难逃罪责!”狄仁杰忍不住站出来,叱责张凌云,他实在看不惯他这般嚣张的态度。

    “找吧,心中无愧,人不是我杀得,我怕什么。”张凌云无所畏惧地一笑,然后对李崇义和房遗直等人磕头,为自己之前的态度致歉,“想来诸位换成我,忽然被人冤枉了是杀人凶手,只怕也会第一反应愤怒。请见谅!”

    长孙涣感同身受,也觉得这张凌云表现的挺坦率。想起自己当初受冤枉是凶手的时候,心里有多难熬,而且张凌云还是比他小几岁的孩子,怎可能会受得住。

    “我看他不像是说谎,这件事还要以真凭实据说话。”长孙涣道。

    张凌云听此话,忙侧身对长孙涣磕头,谢过他理解自己。

    “那……我还要不要解释?”季知远慌张问。

    张顺心从刚才见房遗直质问冤枉自己的侄子,就很愤怒,而今侧目见识到季知远为何人,就更加愤怒。

    他涨红了整张脸,粗着脖子对李崇义吼道:“你们果然是官官相护,为了保护江夏王的侄子,竟反过来咬我这又乖又年纪小的侄子杀人。一个八岁的孩子杀自己的亲生父母?亏你们能想出来,这种事就是说出去都没人信。太可笑了,竟没想到而今这官场竟黑到这种地步。互相包庇还不算,还要冤枉个小孩子。我问你们,你们的良心呢,良心都哪里去了!我不惜舍命求来的彻查,就是这样的结果么,反而害了我的亲侄儿也把命搭送进去?”

    张顺心哭啼不止,因为太过激动,胸口起起伏伏,声音哽噎不顺气。张顺心就用拳头狠狠地打自己的胸口。

    “对了,公主呢?公主呢?草民肯求晋阳公主为草民的侄儿做主啊!”

    张顺心刚喊完,就听到身后有通报公主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长孙涣啊,是长孙涣陪公主出宫。大鱼犯了个**ug,熬夜码字果然脑子抽,都已经改正过来了,哭唧唧抱大腿求原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