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51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渣受洗白攻略[快穿]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     明庭香本是房遗直所用,后来他不用了, 李明达又在魏叔玉的身上闻到了这种香。而今这不被人常用的熏香突然从墙后飘了过来, 倒是耐人寻味。

    “十九郎, 我们上路?”尉迟宝琪骑马在前走了几步, 转头见李明达还没有动, 笑着喊了一声。

    李明达应一声。她又回头朝味道飘来的地方望一眼, 动了动眼珠子,好笑地骑着马跟了上去。

    程处弼带着侍卫们默默殿后,为护公主安全,他眼睛几乎是每时每刻都盯在李明达的身上。

    然而程处弼骑马刚走几步, 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打自己胳膊一下。他皱眉一瞧,看到一颗小石子落了地。

    程处弼停了马,回头看一眼, 就见不远处的石墙后露出半块翠绿的圆形玉佩。色泽莹透, 十分光亮。

    随行的侍卫们察觉不对, 忙问程处弼是不是有事。

    “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到。”

    程处弼眼见着侍卫们离开, 便调转马头,走向了玉佩的方向。

    魏叔玉这时冒半个头瞧,看到就程处弼自己过来了,忙对他招招手,笑了下。

    程处弼冷眼看他,“你怎么在此,竟还敢来, 若被公主等人发现,我看你的脸往哪儿搁。”

    “我此来冒险就是为了你,你还说我。”魏叔玉难得低姿态地赔笑了下,然后正经地对程处弼行礼赔罪,“我借口不与你们同行,还折返贪玩,确是我的不对。但我的苦衷你也该懂,我立志将来要闻名于天下,欲青出于蓝,赛过父亲。既然想靠自身能出头,我又岂能瓜田李下,去掺和什么选驸马的事。我也就是为了避免这个,不然我真愿意和你们一起走。”

    “就为这个你跑来?这和你那天的说辞有何区别?”程处弼眼神冷冷地,有几分不耐烦,“魏世子要是没什么事,随便你到处去哪儿玩玩,没人干涉。处弼此刻尚有公务在身,就不奉陪了。”

    “你干什么,非要这么跟我生气?我几番解释,你怎么就不过心?”魏叔玉不相让,伸手就拉住程处弼的马,不许他走,“我再给你道歉!”

    “你至今还没弄明白,事错在哪儿你都没看清楚,只来跟我道歉有什么用,我稀罕你道歉?”

    程处弼恨魏叔玉至今未能醒悟,更恨自己以前看做了人,他让魏叔玉放手。

    魏叔玉偏还以为程处弼是之前那个总照顾他的好兄弟,赌气偏不放。

    程处弼抬脚就踢了一下魏叔玉拉着马缰绳的手,魏叔玉本能地缩回。程处弼便趁此时机,立刻疾驰而去。

    魏叔玉惊呆了一张脸,他何曾被这样闹得没脸过。看到偶然路过的百姓拿嘲笑的眼神看他,魏叔玉更觉得丢人。他面色发白地看着程处弼离去的背影,气得无以复加。

    “程处弼,你记得,我再不认你这个朋友!”魏叔玉恨恨说罢,便转身叫上随从,骑马朝另一方向去。

    李明达从驿站出发后,就闲淡地骑马,晃悠悠地慢走,倒是令尉迟宝琪有些着急。而今这天热,赶路都选在早晚,若是再耽搁一会儿,就怕酷暑难耐,尉迟宝琪很怕公主会受不住。但他又有点不好意思再催公主,就跟房遗直小声商量,让他来说。反正房遗直早就打算不娶公主,也就不怕说两句话得罪她。

    房遗直:“不用说。”

    “怎么不用说?公主出来的机会少,可能不了解这赶路的讲究,和她讲一下,她自然就明白。再说公主聪慧温婉,为人又豁达大度,你就是去和她说了,她也不会计较你的提议。”尉迟宝琪继续低声游说房遗直。

    “她知道。”房遗直的清目里闪出了许多柔和。

    “啊?知道?你怎么知道她知道?”尉迟宝琪问。

    房遗直移目于尉迟宝琪身上。

    尉迟宝琪和他一对眼就怂了,一边扭头一边不服气地抱怨房遗直乱讲。

    “不信你问。”房遗直诱导道,“以一万钱作赌,我若赢了,钱和公主对半分。”

    “诶?”尉迟宝琪不解房遗直为何特别强调了下他分钱的路数,“我俩作赌,为何要你要分公主一半?”

    “借了她的福气,自然要谢。”

    房遗直回答地自然,以至于尉迟宝琪觉得自己要是赢了,也该分公主一半似得。

    尉迟宝琪打个激灵,警告自己不能被房遗直带偏了,“输了呢?”

    “输了我给你两万贯。”

    “两万——贯?你确定?你有那么多钱?”尉迟宝琪质疑。

    “家父爱子。”

    尉迟宝琪:“……”

    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不是亲生的。

    为了两万贯钱,为了有多余的钱去进一步愉悦他诸多的红颜知己,尉迟宝琪觉得自己真有必要拼一次。

    于是,尉迟宝琪一鼓作气地来到李明达面前。

    看本来不是回头看什么的公主,忽然转过头来竟对自己微笑,尉迟宝琪本来有点紧张的心情,顿然受到了安抚。

    这是个好的开始。

    尉迟宝琪拱手,对李明达礼貌道:“十九郎,今天——”

    “天有点热。”李明达截话道。

    尉迟宝琪怔了下,点点头,忽然袭来的紧张感比之前更甚。

    “是啊,再晚天就更热了,越发不好走。”李明达眨着一双眸亮晶晶地,问尉迟宝琪,“你是来催我?”

    “不不不,宝琪不敢。”尉迟宝琪的脸有点涨红。

    “那你找我何事?”

    声音婉若林中泉韵,又有一丝丝难以描述的俏皮之感,不知怎的就化成了道道涟漪荡在尉迟宝琪的心中。

    尉迟宝琪怔住了,呆呆地看着李明达。眸若点漆,清秀绝俗。公主之姿容,果然与他所见那些世俗美女截然不同。

    后听到田邯缮的咳嗽声,尉迟宝琪恍然意识到自己失礼,忙行礼磕磕巴巴地对李明达解释。

    “宝琪此来是想……是想谢过十九郎,昨天十九郎赏给我的点心,质嫩爽口,令人意犹未尽。”

    “刚好我还有些,你拿两包去吃。”

    “不可不可,宝琪哪好意思。”

    “没事,我心情好,愿意给你。”

    刚赚来的五千钱,够她买几百车这样的点心了。

    李明达转头示意田邯缮。

    田邯缮立刻将两包点心递给了尉迟宝琪。

    尉迟宝琪讪讪笑着答应,惶恐地捧着两包点心回去。一见房遗直,他刚刚维持地端庄的表情顿时就垮了下来。

    “一万钱啊,给了你,我这一年都揭不开锅了。”

    “该愿赌服输,限你三天。”房遗直心情大好道。

    “我没带那么多钱,再宽限我一段日子,等我回长安的时候,成不成?”尉迟宝琪用渴望的眼神儿看着房遗直,欲哭无泪。

    “罢了,就等你到那时候。”房遗直说罢,就继续骑马往前走。

    尉迟宝琪怏怏跟在房遗直后面,也没精神去管队伍行进的速度如何了,全神贯注去心疼自己刚刚失去的钱财。

    李明达听到程处弼和魏叔玉的话说完了,才挥鞭加速,骑马奔到了尉迟宝琪的前头,出了城,她便一路飞驰,令众人紧随其行进。尉迟宝琪还没什么精神,就被落在了后头,结果几次都有公主的人派来催他快走,告诉他一会太阳大了,便不好赶路了。

    尉迟宝琪苦笑不已,感觉自己真是‘恶有恶报’,他狠狠地挥鞭往上追。

    这时候天真若下火了一般,土路上十分焦干,被日头晒得像土夯的烤炉一样,一脚踏上去,飞着尘土,飘着白烟,随之刮来的风也如热浪一般,灼烫人脸。

    赶路不过一个时辰,就是浑身大汗,像刚洗过澡似得。

    快到晌午时,刚好碰到路边有村民设了草棚卖葡萄。一行人便就此歇息,要了水喝,也买了不少葡萄。

    老农见赶路的少年们个个都挥汗如雨,最要紧的是不仅模样长得招人稀罕,还说话还彬彬有礼,特别招人喜欢。老农就特意让两个儿子跑远点,去山边的井里打最凉的水,又让他们把本来留着自家吃的凉井水泡的葡萄都贡献了出来。

    李明达让人加了钱,谢过老农,又怕折腾老农俩儿子太累,特命几名侍卫牵着马去载水。

    头一个筐凉葡萄抬过来后,田邯缮就端去给李明达。李明达未吃一粒,只让田邯缮先给程处弼等侍卫们分了。侍卫们十分惶恐,却不敢要。这大热天跑了一上午,任谁都觉得口干嫌热,公主不先紧着自己,还这般让着他们,他们已经满心感激了。

    田邯缮自然明白自家公主是诚心送,遂再三言说命令侍卫们接受,他们才敢接下,心情激动地吃起来。

    公主在娇宠之下,能有这般谦逊礼让的品格,实属不易。

    “圣人如何宠爱公主,文武众臣皆知,公主却又如此心性,可见公主其笃学不倦,更愿反躬自省。”狄仁杰见状,不禁小声跟房遗直赞叹了两句,“多当世自称谦谦君子之人,却多倨傲,自视甚高,不及公主半分。”

    房遗直应承赞同,随即就看向那边的李明达。狄仁杰的高赞必然入了她的耳。她竟有些不好意思,脸偏到另一头去,颈颊处微微有些泛红,故意避开了他们这边。

    房遗直定睛看着手里的葡萄,摘下一粒放入口中。带凉意的酸甜汁在唇齿间流淌,润着喉咙,令人顿觉得全身清爽。

    尉迟宝琪连吃了两块之后,擦擦嘴,才跟房遗直小声感慨道:“你我幸运,跟对了人。听说有不好伺候的,挨过打呢。”

    狄仁杰不知,忙问尉迟宝琪这里面有何故事。

    房遗直立刻就知尉迟宝琪说的哪一次,“各有不同,或事出有因,不许比较。”

    尉迟宝琪忙噤声,用手捂住嘴,转头偷偷看了一眼那边正和田邯缮说笑的公主,对房遗直小声道:“我就和你私下里说说,别人我哪敢,没那个胆子。”

    “和我也不要说。”房遗直看眼李明达那边,眼底发冷,警告尉迟宝琪祸从口出。

    尉迟宝琪不解,“可我是——”

    “不管和谁,管住嘴。”

    尉迟宝琪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转即瞧房遗直打开了公主之前给自己的那两包点心,一样吃了一块。

    尉迟宝琪乐了,也忘了前话,笑嘻嘻对房遗直道,“你吃我点心,要算钱的。”

    逗乐完毕,他就眉眼笑着,端一碗水往自己嘴里灌。

    “还钱。”

    尉迟宝琪立即咳嗽起来,“你……咳咳……你当我刚才没说。”

    房遗直自然不理他,又继续吃了两块,午饭便就此算罢了。

    其余众人也没吃几口干粮,天热叫人下不去饭,大家又咬了咬两口肉干,便都去吃葡萄了。

    光吃些水进肚,哪里会有力气赶路。

    李明达早料到如此,便在昨日逛街之时,让备了些酸枣糕,遂去吩咐田邯缮。

    田邯缮立刻领会自家公主的意思,“都拿着呢,奴这就分下去。”

    酸枣糕清爽开胃,又不腻人,颇受大家喜欢,很快就都分着吃完了。太阳此事还正大着,侍卫们都就近找树荫乘凉,之前还挺精神互相聊天的侍卫们,转眼就合着眼皮三三俩俩睡着了。

    田邯缮问老农借了草席,想给公主现搭个凉棚作为休息之处。李明达不用,“我趴桌上睡一会儿就行了。”

    李明达说罢就打了个哈欠,趴在桌上闭眼了。

    梦里四处飘着明庭香,随后一声“给我来三斤葡萄”弄醒了李明达。

    李明达眨眨眼,缓了神儿,看向棚新来的客人。三十多岁,素白衣裳,一头乌发束起,没有一根杂乱的头发。这人身上有熟悉的香甜味儿,看侧影也觉得有点眼熟,好似在哪里见过。

    待那男人转头,李明达看见他的脸,立刻认出来,此人正是之前在泰芜县开了万事顺点心铺的老板。

    老板看棚内都坐着人小憩,没了位置,就朝李明达那里走,随即就认出李明达是先前买他点心的那位,有些惊讶。

    “倒是缘分,没想到会在这碰见。”点心铺子老板坐下之后,便抓起一串老农送上来的葡萄,一顿啃,连葡萄皮都不曾吐出。而后用了白帕子擦嘴,方‘斯文’地看向李明达,“这位郎君赶路去哪里?”

    “菜州,你呢?”李明达问。

    老板笑道:“可巧了,我也去那里。”

    说罢,他就用希冀地眼神看李明达,好似在等着李明达说‘比如同行’的下话。

    李明达没说话,转头瞧了瞧其他人,都在打盹。田邯缮人靠在瓜棚的木头桩上站着睡着了。那厢尉迟宝琪、狄仁杰等人则是趴在桌上,其余的侍卫要么靠着树,要么躺在地上,倒是不见房遗直。程处弼却是清醒着,本来侍卫们休息都是要轮班守卫,而今就他一人直直地矗立在树荫下,静观这边,可见他该是体恤下属,自己一人把活儿都代劳了。

    程处弼了解公主的性子,他不好什么事儿都大惊小怪。此刻觉得尚没有什么危险,所以没有动,不过他的眼神却很凌厉,有点防备地瞧着点心铺老板。

    “对了,我还没告诉你我叫什么,我叫张顺心,顺心如意的顺心,小郎君介怀的话,以后直呼我的名字就可。”张顺心笑道。

    李明达挑了下眉,“以后?”

    张顺心怔了下,有些尴尬地笑道:“若是有缘的话。”

    李明达扯起嘴角对他礼貌地笑一下,再没接话。因她早就感觉出这个叫张顺心的人,似乎有意要和他们同行。李明达不了解此人为人如何,也不知他这般‘巧’地出现,是否另有所图,到底是不愿给自己和随行之人添麻烦,所以她并不会热情地张口邀请他。

    再说这位张顺心骑的毛驴,速度上肯定没有马快,李明达等人此去汴州,就为尽早和长孙冲汇合,也不想因为一个外人拖延行程,在路上耽搁了。

    “不知小郎君怎么称呼?”张顺心又搭讪道。

    李明达:“都叫我十九郎。”

    张顺心忙就此叫一声,然后假意不知道一般,转头特意去看看那边树荫下的马和侍卫们,“一看郎君便是官家的贵人,骑得起快马,还有这般多的侍从护卫,叫人艳羡。”

    “你随性做点心的能耐,也不一般。”李明达的目光在张顺心身上睃巡一圈后,便叫醒了田邯缮,令其去给自己打水。

    田邯缮人还没来得及睁眼,就先应了一声,然后扯开眼皮定了定神儿,忽然发现贵主对面竟然坐着个陌生男人,顿时就精神了。

    “你是谁,来此作甚,干什么坐在这里!”田邯缮一连串质问道。

    张顺心忙笑着作答,请田邯缮不必激动。

    但田邯缮的话还是立刻激起周遭侍卫的苏醒,大家都紧张担心公主会出事,立刻站起身,本能的抓着腰间的刀,防备地盯着张顺心。

    尉迟宝琪也醒了过来,见此状,急忙赶来问怎么了。

    “没事。”李明达一声吩咐,方让侍卫的紧张感松懈下来。田邯缮至此方认出来张顺心的身份。

    “你是泰芜县那个点心铺子的?”尉迟宝琪惊讶问。

    张顺心笑着点点头,然后道:“不过偶然碰见,你们不必如此紧张。看来小郎君必然十分与众不同,不然也不会闹得这么多人紧张你。”

    李明达见这个张顺心越发怀疑自己的身份,对其顾虑更深。只淡淡地笑着敷衍过去,再没说其它。

    张顺心也感觉到李明达的防备,讪笑着低头喝水,再不言语。

    片刻后,房遗直骑马回来,马背上绑了一串水囊。李明达这才意识到他竟去打水了。

    房遗直拎着一个水囊过来,看见张顺心后,略显疑惑。

    田邯缮便解释其身份。

    房遗直点头,便把李明达面前的碗拿了过来,把囊里的水倒了出来,水竟然不是透明的,粉红色,倒出来的时候,有一些半个指甲大的红红的浆果随之流淌出来。

    “听人说这附近山上有一种红果,泡水喝解暑,味道清香。我问了地方,去采来看看,发现这东西泡在山泉水里果然味道好。十九郎尝尝看看。”房遗直垂眸看着李明达的额头。

    李明达点了头,端碗品尝了一口,有种淡淡地酸味,凉凉的山泉水滑入喉咙之后,还有种形容不出来的果香味儿留下,沁得人觉得通体畅爽。

    “好东西。”李明达随便看眼房遗直,发现自己的目光立刻就被对方抓住,便忽然想起那晚闻尉迟宝琪说的话,耳根有点发热。她瞟向别处,觉得很口渴,就把碗里的水都饮尽了。

    “这果子叫山上红,泡水的话味道是不错,现在正是季节,山上有很多。你们倒是可以采一些,趁着而今太阳正大,铺在地上晒一晒,估计过了晌午天凉下来,就能被晒个半干。如此拿着就很方便了,回头得空再晒上一两个晌午,等它彻底干了,便可随身携带。想起来要喝,就取出一些来泡在水里,味道跟新鲜的几乎无二。”张顺心解释道。

    “不愧是厨子,很懂这些,谢过。”房遗直道,随即就打发随从去他所指的山上采一些,用凉席就地晾晒,他们则在那里就地休息。过了会儿天凉了,大家要赶路,自然就朝山那边走,和他们会合。

    侍从们应承,这就去了。

    张顺心瞧房遗直衣着普通,但气度斐然,且言谈不俗,便猜测他更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张顺心忙和他见过,接着解释道:“说来惭愧,我本来不是个厨子,做点心不过是爱好,所以每月才会只挑三天做做东西,过把瘾。谁知竟有不少人认我这口点心,乃我之幸事。”

    “不是厨子?”房遗直深邃的冷眸闪过一抹怀疑。

    张顺心忙和房遗直道:“我家就是汴州当地的乡绅,我年少时也曾考了个举人的功名,不过后来厌倦了官场的尔虞我诈,又喜欢做点心,就辞官归家。又因家里人对此闹意见,便借着游历之名逃了出来,在泰芜县开了个家小点心铺子,平日懒怠在家,看书作诗,日子过得闲散。只逢每月八,十八和二十八三日做才点心出售,却也不为图钱,要些欣赏和几声赞美罢了。”

    “功名利禄加身,纵然富贵,该得的烦恼却未必会少。你这样的日子不知让多少人羡慕,悠然自得,可随性而为,倒不必去看他人脸色。”各或许未曾体验过的缘故,李明达对张顺心的生活倒有些向往,便随性感慨一句。

    张顺心忙行礼道谢,叹道:“哪里哪里,倒还是小郎君这般富贵的生活才叫人艳羡。”

    李明达淡笑一声,再不主动挑起话头。她再三观察,眼瞧这张顺心的态度,跟那日自己买点心之时所表现的大有不同。那时候她身边就带了两个随从,也没有骑马,走路而去,自然是显不出什么身份。而今这张顺心瞧见她随从众多,还个个又马,自然猜测出她的身份必定与官家有关。如果是因发现她身份特别,他的态度才突然转变,便真让人越发怀疑他的目的了。

    房遗直也持同样的态度,再不理会那个张顺心,问李明达是否还要吃葡萄。

    李明达知道房遗直是故意转移话题,便应承吃一口。房遗直见老农拿筐要去地里择最新鲜的,便起了兴致也要来,转而还问李明达是否有兴趣。

    “只择八串,看看谁择的最好吃。”

    “好啊。”李明达头顶上草帽,叫田邯缮拿着草筐,起身就跑去地里的葡萄架,四处寻找,不一会儿就摘了一筐葡萄回来。

    房遗直这时也摘了一筐,紧随李明达之后出来了。

    老农见状笑个不停,“同样种下去,同一块地,真有好吃甜的和难吃酸涩的。”

    众人起哄,出了几人来品鉴两位贵人的葡萄。

    李明达和房遗直择地都是颜色深紫,看起来熟透了的葡萄。房遗直择的八串,四甜四酸。李明达的全甜,味道最好。

    胜负显然。

    尉迟宝琪凑热闹地哈哈笑,幸灾乐祸道:“托十九郎的福,我还是头一次见遗直兄输。”

    狄仁杰也笑,感兴趣地把十六串都唱了个遍,然后抓着李明达这边的一串吃。

    “嗯,真不一样。”狄仁杰转而瞧眼老农,“只怕你也比不过。”

    老农忙称是,叹李明达倒是块种地的料子。此言一出,倒叫在场的众人都愣了,这老农可真敢说,公主是种地的料子?

    转即听李明达谢过老农,大家顿然哄笑不已。

    张顺心见大家都兴致很高,却没有人理会他。张顺心在心中有些难以忍受了,苦挨了一会儿,见还是没有人理他。张顺心便低声和李明达等人告辞,默默上戴上草帽,骑着毛驴,继续赶路。

    李明达祝他一路平安顺遂之后,便目送他去了。

    “我总觉得此人有些不对,派个人跟着看看,然后令其在前面的顺和县等候,和咱们汇合。”

    程处弼应承,这就打发了人。

    至太阳再西斜了一些,李明达等人就出发继续赶路。先与在山林里晒着红果的侍卫们汇合,然后一行人就到达了顺和县。

    两名跟踪张顺心的侍卫立刻前来回禀,和李明达回报说那个张顺心看起来没什么异常,才刚在县内买了点干粮之后,而今人又上路了。

    李明达点头,便让大家趁着这会儿天稍凉爽的时候,加快速度赶路。

    也不知是行进速度过快,忽略了注意,还是张顺心之后又在哪儿歇了脚。虽然该是走同一条路,但李明达等人之后的赶路,却并没有碰见张顺心。

    三日后,李明达一行人便到了汴州。

    汴州乃是从淮南道前往河东道的必经之路,州大人多,十分繁荣。长孙冲早已经在三天前从鄂州赶过来,等在汴州驿站。

    终于盼到李明达等人来找他,他欢喜不已。

    长孙冲仔细打量她多日不见的表妹,然后眼神儿讶异道:“晒黑了,本来白白净净,胜雪一般的肌肤,而今竟晒成了跟稻皮一样的颜色。可见你这丫头又骑马了,不晓得坐马车享受。”

    “坐马车的话,你还得再等我半个月,可高兴?”李明达问。

    长孙冲忙告饶,然后致谢李明达,“这个真要谢谢十九郎体谅,不然我在此地逗留久了,真的会发疯。”

    “汴州如此繁荣,如何会拘着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长孙冲虽然贪玩,但却是喜欢和朋友们一起玩,就自己干玩也没跟人说话闲聊,有什么意思?”

    连日赶路必要稍作歇息。

    大家在驿站留了一日后,傍晚时,就商议明日是否启程出发,还是再玩一天。

    李明达随意长孙冲和房遗直去定夺,自己上楼,懒在榻上休息。

    没多久,一阵风从窗外送进,带着一丝丝甜香味。

    李明达当即坐起身,走到窗边往楼下看,果然见穿着一身素白衣裳的张顺心,牵着一头毛驴踌躇地站在驿站门口。他茫然地往驿站门口看了会儿,就抬头望二楼看,目光也扫向了李明达所在的地方。

    李明达回身站在墙后,躲过了他的目光。

    这之后不久,就有驿站的人发现了张顺心,将其打发走了。

    李明达立即打发人去跟踪张顺心。既然他说他家是在汴州,那他此番回来必然要回家去住。李明达倒想看看他家的府邸到底是什么样。

    次日清晨,天还未亮。李明达就听到匆匆上路的脚步声,接着就听到这声音直冲自己的房间来。她起身更衣完毕,就见田邯缮进来告知:“贵主昨日让人跟踪了张顺心?”

    李明达点头。

    “贵主怎知他来了汴州?”

    “人昨日都到驿站门口了,刚巧被我瞧见。”李明达说道,又问可知道了张顺心的府邸在哪儿,到底是汴州哪一户姓张的乡绅。

    田邯缮摇头,“回话的说并没瞧见其去什么府邸,人住在城西的福来客栈,今天一早,也便是刚刚,就骑着毛驴离开汴州了。侍卫跟他到了城外,瞧他也没有往福县方向回。而是朝北,似乎是朝晋州的方向去了。”

    “晋州?那不是我们去的地方?”李明达攒眉叹道。

    “却也未必是晋州,只是那个方向。或许他说他家在汴州,却不在汴州城内,在城外呢?”

    “倒有这个可能,但我觉得可能不大。却也罢了,没必要深究。”李明达说罢,就立刻做了决定,命田邯缮通知长孙冲。他们即刻出发,尽快赶往晋州。

    七日后,长安城。

    李世民批阅完奏折,见宫人端了碗冰镇甜豆花上来,便不禁想起了李明达。

    李世民用汤匙舀了下,若有所思地感慨道:“兕子最爱吃这个,一到夏日,这么大小的碗,她自己吃七八碗不在话下。”

    “陛下又想公主了。”方启瑞感叹道。

    “是啊,本以为她这几日就快回来了。但刚来了传信,说她打算去晋阳瞧瞧。这酷暑炎热,她一个小丫头跑那么远去,多折腾,我也舍不得,十分担忧。”李世民打个激灵,转而有些不解地问方启瑞,“你说当初我怎么会想到让她去那么远的地方?就是散心,就让她在京畿道附近走走就是了,想的时候,我一喊她就能回来,说见就能见到。”

    李世民说罢,眼睛里就没了神采,然后摩挲着桌上的一方明黄的绢帕,帕子四角上绣着栩栩如生的龙形图案。龙的个头虽小,仍可分辨一片片龙鳞在其上头,可见绣者用心之至。

    方启瑞简单回忆了下,圣人当初要公主散心的经过。他倒是知道缘故,很是叹服那房遗直的口才好,不过三言两语,什么都没点破,倒叫圣人闻言之后,生生地冒出了一个让公主外出散心的大胆念头。

    圣人身在其中并不知,可方启瑞冷眼旁观,却是看得一清二楚。这事情的起因就在房遗直身上。不过人家房遗直确实没说什么特别挑唆的话,此时方启瑞也不好讲明其中的缘故。再者,房玄龄于他有恩,这等小事他也不该多嘴去掺和。保不齐这晋阳公主的好姻缘,真就从她这次出行中得来,那也算是大喜了。

    李世民抓着手帕,又叹一声,转即还对着手帕跟长孙皇后聊天,“瞧瞧你的宝贝女儿,也不念着我这个孤身一人在家的可怜父亲,而今在外头玩疯了,竟不想我了。”

    方启瑞抿紧嘴角。

    李世民此刻就是思念女儿的普通父亲,断然没有什么帝王的架子,一会儿唉声感慨,一会儿唏嘘后悔,念着兕子一遍又一遍。以至于李治来回话,他都要怪上几句,怪他当初没在李明达离开的时候,多嘱咐几句让她早回的话。

    李治有点懵,不过受了方启瑞的几个眼神儿提醒,也就明白父亲是思念妹妹所致,便配合地点头认错,“确是儿臣的不是。儿臣这就命人八百里加急传话至晋阳,让妹妹一到那里就尽快回长安。”

    “胡闹,你妹妹好容易去了晋阳,便该让她好生瞧瞧咱们李家起兵兴旺之地。做人岂能忘本,你这孩子,说话太不可靠。”李世民又训李治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亲亲宝贝们投喂的地雷,举高高,(づ ̄ 3 ̄)づ么么

    恰照中庭梨花雪扔了1个地雷

    陆jackie扔了1个手榴弹

    抠脚大仙扔了1个地雷

    赵可爱扔了1个地雷

    赵可爱扔了1个地雷

    气派浓汤扔了1个地雷

    恰照中庭梨花雪扔了1个地雷

    jastmine扔了1个地雷

    抠脚大仙扔了1个地雷

    陆jackie扔了1个手榴弹

    抠脚大仙扔了1个地雷

    恰照中庭梨花雪扔了1个地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