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42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渣受洗白攻略[快穿]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     房遗直随后便命人将那位传说中的清娘带进来。

    李明达走到窗边, 把窗户微微开了个缝, 好生瞧了瞧这位唤作清娘的女子。

    女子身姿丰腴,瓜子脸, 樱桃口, 一双杏眼水波流转,自生一股子勾人的媚劲儿。她巧步生莲,凸凹有致,每一步皆可见盈盈腰肢魅惑扭动。风流劲儿倒是十足,但瞧其容颜, 却并非是那种倾国倾城貌,姿色只能算作是中上等。

    李明达感觉身边有个人呼吸急促了,转头看向田邯缮。

    田邯缮此时还没感觉到自家公主的动作,眼睛发直地往清娘身上看, 喉咙还动了下。

    李明达咳嗽一声。

    田邯缮回神,忙问自家公主是不是要喝茶。

    李明达凝看他。

    田邯缮这才明白过来公主咳嗽的意思, 尴尬地赔笑, 羞涩地垂下头去。

    “男人都喜欢这样的?”李明达眼中的疑惑加重。

    “呃……这个……贵主问我也没用, 奴而今已经不是男人了。”田邯缮不好意思道。

    “心和男人一样。”李明达一针见血。

    田邯缮被看穿心思, 认命地点头, “那女子是挺有风韵,奴不敢保证所有男人都跟奴一样, 但十个人里至少会有七人喜欢看这样的女子。”

    李明达意味不明地笑了笑,转头坐下来喝茶,不做评断。

    片刻后, 隔壁就传来房遗直的问话。

    清娘随即便跪地自报了家门,但只说自己是妓院假母的身份,别的并没说。

    房遗直再问她:“你姓什么叫什么,原本家住哪里?”

    清娘抬首惶恐地瞄一眼房遗直,然后半垂着眼帘,睫毛打颤,声音也带着微微地瑟抖,“妾姓吕,名清,乃是安州铜县人。”

    “付允之说你乃是主谋,诓他开了牢门,你带人毒死在灵安寺闹事的八名百姓,你可认?”房遗直问。

    清娘看眼跪在自己身边的付允之,眼里立刻起了泪花,“县令为何诬陷妾?”

    付允之扭头瞪她,“毒妇你以色勾引我,害我被迫与你同谋,害下八条人命,你还想抵赖不成!”

    清娘与付允之对视后,便面色难过的听着付允的谩骂,而后便眼泪哗地流下来,哭得梨花带雨。

    坐在一边旁听的李恪见此状,禁不住插嘴道:“可是其中另有内情,她一个弱女子,因何要无缘无故杀害那八人的性命。对了,那些百姓替之抱不平的三名乡绅,而今都如何了?”

    “病愈。”房遗直冷言说罢,就命人将三封信呈给李恪。

    李恪而今看见信封,心下便有不好的预感,接过来打开一看,果然真如他担心那般,信内有“天道所归”的话。

    这件事到底是跟息王后人有关了。

    李恪怀疑看眼付允之,又看向了眼那个风韵极好的弱女子吕清儿,心中万般头绪理不出来。他只好看向房遗直,再次求问经过。

    “这三名乡绅我已经请太医仔细诊脉过,腹泻不过是普通之症,之所以昏厥吐血,头痛发晕,是因为误服了一种名为雪红菜的毒物所致。养两日多喝水,吃两剂清热解毒丸便可恢复。灵安寺出事后,当夜就有神秘人并着这封信一起送了的三包药给他们,三包药便是放着清热解毒丸。” 房遗直道。

    李恪点点头,疑惑房遗直是在何时把这件事查清楚了。

    “早就派人问过话,一直不认,今再调查发现三人忽然就病愈了,遂用了硬法子震吓,才肯交代。这张、王、赵三家乡绅,得了信之后,依照其法服用,果然有了效用,便觉得该心怀感激,遂一直隐瞒秘不外泄。”负责此事的落歌仔细回禀道。

    李恪皱眉,转而立刻瞪向付允之,“息王后人?天道所归?为什么搞这些事,到底什么缘由,什么目的,从实招来!”

    李恪把手里的信狠狠地窝成一团,丢在付允之脸上。

    付允之满脸惶恐,不解为何。他慌忙打开信一瞧,吓得浑身打颤,连连磕头跟李恪哭喊道:“大王,下官不知道这事,跟下官没有关系,下官真不知道啊,这、这怎么会跟息王后人扯出干系。再说这息王哪还有后人了,下官要编也不能这么编,谁会信这上头的胡诌!”

    几番震吓后,付允之还是不认。当即喝令其住嘴,付允之便老实地跪在地上,依命不再说话。

    房遗直漠然转眸,扫视清娘,“你呢?”

    清娘怔了下,看着房遗直,眼泪又复如刚才那般,哗哗地往下流,“妾身更不知了。”

    “那八名身亡的死者,据说是负你之人,你也不认?”

    清娘直摇头,“不敢认,清娘不认识他们。”

    “见都没见过,便这般肯定,你必定是认识他们了。”房遗直说罢,便打发人立刻带清娘去认尸,而今他的人已然将八名死者的尸体从福县运送到了安州城的尸房。

    清娘满腹分辩,尚不及言说,便听到房遗直给自己下论断,有些震惊地望着房遗直。她杏眼瞪得很大,有些愤怒,又有些楚楚可怜之状,似有很多话要说。

    李恪见状便要出言,这时门外忽然传话,说是晋阳公主有急事请李恪走一趟。

    李恪看一眼房遗直,刚想回绝,便被劝去一趟。

    “公主若无事必不会找大王。”房遗直道。

    李恪叹口气,只好应承去了。

    房遗直随即就命人架走清娘,令其认尸。“若认不出,便让她在尸房内呆一个时辰,好生回忆。”

    清娘忙挣脱,给房遗直磕头,言语虽有些激动,但相较于先前那个惶恐慌张的付允之来说,清娘此状已经算是淡定了。

    “清娘不服,不知房世子可容清娘分辩一二?”

    房遗直冷淡看着她,点了头。

    “别说是去尸房内呆一个时辰,便是眨眼的一会儿,清娘都会因为害怕,什么都认下。但这认,却并非出自真心,乃是清娘害怕所致。清娘早听闻房世子的美名,乃是博议多闻,最为通达道理的英明君子。而今清娘便是严刑逼迫认下,做了虚假供状,只怕有违世子调查的初衷。清娘受罪,贱命一条,没了就没了,但世子出身权贵,拿清娘的贱命去毁您的名声就太不值了。其实如此是既耽搁世子的美名,也让清娘白丢了性命,两失!”

    房遗直此刻方拿正眼看着清娘,倒没想到一个妓院出身的女子竟有如此辩才,遂给她一个机会,“你还想说什么?”

    “世子英明,且看清娘一个弱女子,为何要去屠杀八名不相关的男子。听闻这八人就是之前在灵安寺不明的闹事者,这跟清娘会有什么利益牵扯?清娘有好好地妓院住着,管着院里二十几个姑娘,平时最多信一信道士,拿几张符求个吉利,从不去拜佛,又岂会去管灵安寺如何,更不会想什么闹事者了。

    再有,刚刚听闻大王所言,似乎那八人跟息王后人的事也有关,那更加不可能与清娘有关了。清娘出身悲苦,母亲就是个贫寒的厨娘,自小就在安州附近的村县长大,连安州城都没有出过,哪里会和什么息王扯上关系。”清娘说罢,就对房遗直磕头,再三强调她相信房遗直的英明决断,定然会还给她一个清白。

    “难不得你在安州小有名气,倒是个腹有才华,伶牙俐齿的女子。”房遗直叹道。

    李明达在隔壁刚把李恪打发走了,听闻此话,立刻起身直接奔正堂。

    进了门,因李明达穿着一身男装,尉迟宝琪刚好也不在,田邯缮传话就继续用尉迟宝琪的名义。

    清娘看眼刚进门的少年,便对她磕头口称拜见晋阳公主。

    李明达怔了下,看眼清娘,蓦地笑起来,“你倒有好眼力,或是消息厉害?”

    “回公主的话。清娘因经营妓院多年,看多了女子。所以只要是女儿身,不管衣着如何,清娘便可一眼辩出。公主美姿妙容,气派逼人,更是与普通女子不同,就更加好认了。”

    跪在一边的付允之听闻“晋阳公主”这四个字,顿然把惶恐后悔的情绪都暂且忘在脑后了。他起初本想在心里嘲笑清娘眼瞎认错人,转即听‘尉迟二郎’应了一声,整个人仿若被雷劈了一下,有些惊呆地看着李明达。

    这、这是晋阳公主?并非尉迟二郎?可她身上的才华胆识明明不像是个女子,都敢住凶屋,不过其声音确实娘了些……付允之越想越觉得自己太蠢了,认不出公主身份也罢了,而今竟连那个□□也斗不过。

    这清娘刚刚哭得梨花带雨,惹了吴王怜爱不说,转即就机灵地以辩才征服了房世子,而今又蓝慧眼引得晋阳公主叹服。

    这女子的胆量真比男儿还大,明明就是个下贱出身的,没见过什么世面。

    付允之很想不服气,但又不得不服。想想自己连个下贱出身的女子都不如,且眼看要被这女子害死了,又气得浑身打颤。

    清娘悉数收敛之前的娇媚之态,目光变得柔和,连说话的腔调也就如正常女子一般。她连连磕头给李明达,请公主明察。她转而又对房遗直磕头,表明自己的清白。

    “清娘最大的罪过,便是以色侍人,凭此生活。但除了这个,别的违心之事,清娘真的没有做过。诚请公主和房世子明察,还清娘清白。”清娘说罢,再此正正经经对二人磕头。

    “吕清儿,你出身贫寒,这满嘴的辩才又是从何学来?”李明达问。

    清娘忙回道:“清娘阿母是名寡妇,后在清娘六岁的时候改嫁给了一户乡绅,继父便请了先生教我读书识字。清娘腹中这点皮毛,便是那是学而所得。”

    “你既成了乡绅之女,如何又走到而今这步?”

    清娘:“母亲继父相继病故,清娘的继兄早就觊觎清娘的姿色,欲强纳清娘为妾,清娘不肯委身,便被兄长草草嫁给了一个得了痨病的农户。不久丈夫死了,清娘因屋子被大伯一家收走了房子,露宿街头,后被假母柳四娘所救,遂不得已走上了而今的不归路。假母死后,妓院便就由清娘接手,打理至今日已有三年。”

    “听着你倒是个命途多舛之人,有些可怜。”李明达叹道。

    清娘忙磕头谢过公主关心,接着便道,“虽是受苦,可能博了公主同情,但清娘心里清楚,清娘所干的卖色勾当,是为他人所不齿。清娘愧对生父母,愧对继父的养育之恩,给他们丢人了!”

    清娘说着就伏地痛哭起来。

    “挺可怜的,对吧?”李明达转头对房遗直感慨。

    房遗直不解地看眼李明达,即刻命人将清娘带下去。

    落歌:“那认尸的事?”

    清娘忙带着希冀看着房遗直,她可不想跟那八具尸体呆一个时辰。但清娘心里清楚,像房遗直这般的贵族男子,却是不好用一般的招数对付。哭可怜对他一准儿没用,遂这会儿她只能用“很相信你的判断”的眼神,巴巴地祈求般地看着房遗直,希望他能被自己之前的一番言论说动,稍微怜香惜玉一下。

    “去。”房遗直不假思索,很是干脆。

    清娘的脸瞬间白了,完没有想到自己花费那么多口舌做戏说的话,竟没有一点点动摇房遗直的决定。

    清娘被架走之前,又转而可怜巴巴的哀求李明达。

    却不容她说第二句,房遗直便让人堵住了她的嘴,直接把她丢尽了尸房去。

    片刻后,落歌来报,“吕清儿不认,被关尸房后便不时地惊叫,似乎很害怕。”

    房遗直没应声,转而端茶饮。

    狄仁杰全程在一边旁观,至此方问房遗直此举的用意。

    “这女子不简单,若不破其心房,只怕查问不出什么。”房遗直话毕,见李明达一直没有说话,忙侧首轻声问,“公主刚刚可怜她的话,莫非出自真心?”

    李明达回了神儿,立刻否定,“我岂会同情她。”

    “那公主刚刚为何说她挺可怜的?”狄仁杰问。

    “遭遇是可怜,但对其不同情。”李明达转而问房遗直可查清楚这吕清儿的身世。

    房遗直道:“已经让宝琪到地方去具体查实,另外吕家那边也要查,她说那位强逼她屈从的继兄长,名叫吕胜,而今在安州城可是小有名气的富户。”

    “公主府那边?”李明达问。

    “该是知道消息了,只是不知裴驸马会如何应对。”

    李明达点点头,表示她也该回去看看,顺便听听裴驸马身上有什么消息。房遗直和狄仁杰等人忙去相送,行至屋外,李明达忽然顿住脚,转头盯着狄仁杰。

    “圣人除了交代你来安州城协助房世子办事,可还有别的话?”

    狄仁杰怔了下,摇摇头。

    “再想想。”

    狄仁杰挠头,眼望着天仔细想了又想,忽然道:“还真有一句闲话,圣人让我办案完事,正好可趁机游历一番,长长见识。”

    房遗直也笑道:“圣人也是这般嘱咐我和宝琪。”

    狄仁杰“啊” 了一声,又道:“我临走的时候,听人说好像魏叔玉也被圣人叫了去,却不知他是不是也要来。”

    李明达听说还要来一名子弟,头都大了。父亲的用意她已经猜出来了,不然谁会破个案陆续从长安派人来。

    房遗直发现李明达表情有些不对,遂在送李明达上马之前,对狄仁杰道:“我瞧你对那个吕清儿最平淡,她在尸房那边的状况,还是要劳烦你帮忙探看一二。”

    狄仁杰应承,表示自己这次来就是为了跟着房遗直学习,随即就行礼先行高退,去监视吕清儿。

    房遗直这才转身,低声问李明达是否有什么想法,“刚我瞧贵主表情似有难色。”

    “是有‘男色’,却和案子无关。”李明达上了马,转头看一眼房遗直。一袭青衣,玉树长立,见其就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

    李明达头更疼了,有点后悔当初答应阿耶来安州,他老人家就不能好生让她在此散心?弄了这么多世家子弟过来,说是一起查案,鬼才信。

    李明达随即挥鞭,头也不回的骑马飞驰离开了房遗直的视线。

    落歌跟着自家郎君站在原地许久,随后见郎君动了步子,才敢开口道:“公主刚刚情绪确实似有不对,也不知是什么惹了她不大高兴。”

    房遗直转眸眼看李明达消失的街头,收回目光,便冷着一张脸直奔府内。

    ……

    临海公主府。

    李明达刚下了马,就被管家迎了上来。“公主念叨多时,早已经备好了酒菜,就等您回来。”

    “酒菜?这不早不晚的,喝什么酒。”李明达把手里的缰绳甩给碧云后,就跟着管家来见李玉琼。

    果然,裴驸马在。看来她这位姑母并非单纯请她喝酒了。

    李玉琼笑请李明达坐下,然后坐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感慨,“这两日我身体不济,也没能陪你好好逛一逛安州城。今天我身体大好了,咱们明日便出门游山玩水如何,姑母顺便带你去尝一尝这安州城几家特有的好吃食,保证是你以前在长安城见都没见过的东西。”

    “那敢情好,我最喜欢吃啊玩的东西,不用费心。”李明达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裴驸马。

    裴驸马果然脸色有变,随后一脸讪笑对李明达道:“正是如此,可惜我明日自怕会被一些杂事绊脚,没法子陪着你们一块,倒真想去一起乐呵一下。”

    李玉琼立刻偏头问裴驸马什么事,怎就不能放下等它日再说。

    裴驸马看一眼李明达,为难地对李玉琼道:“却不是我能掌握的事,是吴王那边,好像出了什么事,要问我的话。”

    “问你的话?这成何体统,也不看看他是什么身份。你是他的姑父,他便是有事理该特意来拜见你敬着你才是,因何要你去受质问。来人,捎话给吴王,叫他明日来见我。”李玉琼来脾气道。

    裴驸马忙劝慰李玉琼切勿动气,“你病刚好,可不许再动怒。这本是小事没什么的,听说是八个在灵安寺闹事的百姓死了,又牵扯到一名县令和一位名妓。虽然我也不知这事情怎么跟我有关系,不过既然特意派人来让我去一趟,我还是要去看看。”

    李明达暗暗看着裴驸马的脸,心里疑惑加剧。刚刚在吴王府,能听到的她都听了,案子还不到直接审问裴驸马的地步,房遗直也只是单纯的打草惊蛇,想惊一下裴驸马,并没有审问他的意思。从始至终,好像都没有人要他去王府走一趟,而今这裴驸马嘴里怎么就说出有人要他去的话。

    裴驸马在信口胡诌,便让李玉琼轻易相信,并为之出头。可见她这位姑母,对裴驸马的感情陷得有多深。

    看看这裴驸马,除了空长一副好皮囊,嘴巴虚伪会讨巧之外,还会什么。她姑母怎会就偏偏对这种人痴迷至如此地步。

    “兕子,你刚从吴王府回来,倒说说,你三哥此举是不是太过分!”李玉琼气道。

    裴驸马立刻看向李明达,因从其表情猜不透其心思,裴驸马便率先开口道:“兕子一个小丫头,哪会知道这些,就算有事他三哥也不会告诉她。是不是?”

    裴驸马说罢,就紧盯着李明达的眼眸,有些许威胁之意。

    李明达回视裴驸马的眼睛,“姑父似乎很生气,有些急。”

    裴驸马心头震了一下,立刻闪躲李明达的直视,要解释,却被李玉琼的笑声打断。

    李玉琼拉着李明达的手,对裴驸马道:“这会儿我们吃酒作乐,不谈那些恼人心的事了。吴王那边,我明天自会和他说,你不必担心。”

    裴驸马点点头,勉强应承了,随后端起手边的酒杯,闷气地灌到肚子里。

    李玉琼见他扫兴,便道:“你刚说不是有事要处理?”

    裴驸马怔了下,马上表情如临大赦,作恍然状点头应承,然后姑侄二人作别。

    出了门,裴驸马就气道:“小丫头竟然不好糊弄,为我说句话都不肯!”

    裴驸马身边的随侍忙安慰,然后告知裴驸马:“清娘被抓了,房遗直正在审她。驸马,咱们的那些事会不会就此暴露?”

    “休要说丧气话!清娘不是那种人,她嘴巴比我们都灵巧,最懂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倒不至于这么快就露底交代。但人还是尽早救出来,不然早晚会出事。”

    “该怎么救?”

    一阵沉默之后,裴驸马叹气道:“实在不行,便只能去求公主了。”

    “倒是苦了驸马爷,这事公主若是知道,少不得又会伤心难过一阵。”

    “又不是没有过,怕什么,哄哄便是。对了,我让你把那几样波斯国的首饰重新做样,可弄好没有,刚好可送给公主。”

    “兕子,愣什么呢!”李玉琼拔高的音量,令李明达无法再分心去听。

    李明达回神后笑着接过李玉琼递过来的酒,有些为难道:“兕子不擅饮酒,刚已经喝了一杯,这杯再下肚,只怕连走路都不行了。”

    “怕什么,走不动了,今晚就留宿在这里。姑母还从没有和你同榻而眠过,正好我们姑侄俩趁机好好亲近亲近。”李玉琼说罢,就示意李明达喝了。

    李明达举杯饮尽,当时敬李玉琼。

    李玉琼忙亲自斟酒给她,“既然是敬我,那必须连着三杯方显诚心。”

    李明达无奈地对李玉琼笑了笑,“如此倒真不能反驳了,好,我敬姑母。”李明达接连又喝了两杯。

    没多一会儿,李明达的脸就红扑扑,娇嫩好看地如牡丹花瓣一般。

    李玉琼瞧她开始嬉嬉笑笑起来,知道她喝多了,便叫人把她搀扶到榻上。李明达倒在榻上,便闭上了眼,睡了过去。

    李玉琼瞧着李明达清俏的容颜,不禁摸了自己的脸,叹息感慨:“年轻漂亮真好啊,我却是老了。”

    侍女们忙道李玉琼美貌若仙,丝毫不逊色于晋阳公主。

    李玉琼闻言,自嘲地笑起来,“可罢了,平常说这话哄哄我也算了,而今这对比,到底是不行。”李玉琼拿起李明达的手,再对比自己的手,一个柔嫩如玉,一个粗若麻布。

    “老了就是老了,这也罢了,偏偏驸马爷一点都不见老。”李玉琼说到此时,话语有些哀伤,带着一丝丝恐惧。

    “驸马爷一心对待公主,婢子等都看在眼中,当真羡煞旁人。再说这人到了年纪,终归是老,驸马爷这两年显不出来,再过几年却也未必了。奴婢家的大伯当初也是个耐老之人,四十好几的人,竟还有人瞧了觉着他不足三十。但过了五十后,到底是老了,也没以前的光彩。”

    “住嘴,不准你们这样咒驸马爷。我倒是宁愿他一直驻颜不老,不用如我这般活得忧心。”李玉琼叹一口气,转而命人备水,她要沐浴。

    话毕,就听榻上的李明达传来说话声,滚了一下。李玉琼忙去扶她,见她睁了眼,李玉琼便笑着捏了一下李明达的脸蛋,“你这丫头倒是真不耐喝酒,才喝了四杯就真醉了。快快起来,沐浴之后我们再睡。”

    李明达点了点头,随即起身,沐浴更衣之后,便趴到李玉琼的榻上,和李玉琼一起躺了下来。

    李玉琼正在看书,李明达就凑上来把瞧,“姑母看什么?”

    “佛经,只要头不疼,每天睡前必看一遍,静心用。”李玉琼把书放下,然后对看李明达,“倒和姑母说说,你这两日在外面跑,可是跟着房遗直查案了。”

    李明达:“我堂堂公主,岂会跟着一名世子身后查案。”就算查,那也是房遗直跟在她身后。

    “我们兕子就是有出息。”李玉琼伸手欢喜的摸了摸李明达的脸蛋,“想想当年我和驸马爷的第一个孩子若能留下了,也如你这般大。”

    “怎么没了?”李玉琼与裴驸马一直无子。李明达对于这类事,也不好多问,今听李玉琼主动提及,李明达也便就顺坡问了。

    “命不好呗,你姑母可能是罪孽太多,遭了报应。”

    “姑母切莫如此说,您和驸马爷大婚那会儿,有多大,且一直生在深宅之中,如何能什么罪孽。”

    李玉琼深吸口气,“兕子,你不懂的,当年姑母确实做了一件背叛他人之事。虽说那人而今已经不在了,但他在九泉之下也不肯放过我,日日在梦里头找我,说要我偿命给他。”

    “是谁这么大胆,敢这般对姑母,和兕子说说,兕子看看能不能在梦里帮您教训他一下。”李明达略带醉意的说着,还伸手握拳朝空中打了一下。

    李玉琼被李明达此举逗得笑起来,去拉兕子的手,欢喜道:“都不求儿子,我若能有个像你这样的女儿也好。可惜啊,天不遂我愿。只盼着今年换了法子求,能有个好结果。”

    李明达点点头,眼皮垂得厉害,然后呼吸渐渐沉重了。

    李玉琼见状,为李明达盖好被,自己也要睡去。忽听李明达开口喊着裴驸马,李玉琼觉得好笑,遂就竖着耳朵听李明达要说什么。

    “……为何要负了姑母,却叫我该怎么和姑母开口,怎么开口啊……姑母那般在乎你,你却反在姑母跟前告了吴王一状,就不心虚么,那个□□有什么好……”李明达说罢,就翻了个身,背对着李玉琼。

    李玉琼听了此话之后,已然没有任何睡意,她坐在那里,失神地盯着李明达的后脑。

    “裴子同!”李玉琼失声呢喃着,转即就下了床,也顾不得穿鞋,光脚就跑了出去。侍女们见状,忙追上前。

    李玉琼推开裴驸马所住的厢房,却屋子里除了他的一名随侍,根本没人。

    “他人呢?”

    “驸马爷他刚出门,是去——”

    “来人,把他给我抓回来!”李玉琼喊道。

    半个时辰后,裴驸马被追回。

    李明达躺在榻上,听了一夜东厢房传来的吵声。也因此,知道了更多关于裴驸马和李玉琼之间的事。

    到清晨的时候,声音才静了。李明达合眼,睡到日上三竿。再起身的时候,竟发现李玉琼就在床边坐着,她眼角虽堆叠着倦怠,但整个人却表现的很精神一般,笑问自己昨夜睡得好不好。

    李明达点点头,随即起身到了屏风后,由着丫鬟伺候她更衣。

    “兕子,姑母有一事求你帮忙。”李玉琼隔着屏风对李明达说道。

    “什么事?”

    李玉琼:“帮我劝劝你三哥和房遗直,别再查银矿一事了。也不瞒你,这件事有你姑父的份儿,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已经叫他把昧心得来的东西都放了回去。富贵荣华如此,他还要如何,真是不知足。这事儿是他的错,姑母承认,也求个情,希望能大而化小平息了。”

    “银矿?”李明达问。

    李玉琼愣了下,“怎么?你真的不知道,圣人让房遗直到安州来,难道不是为了查察银矿偷采一案?”

    “不知。”李明达摇头,心下奇怪昨夜李玉琼并未和裴驸马争吵这件事,早上怎么忽然说起什么银矿。

    李玉琼皱眉,“这倒是怪了,那你跟着你三哥和房遗直他们在查什么案子?”

    “息王后人。”

    李玉琼大惊,脸色泛白。

    李明达只说了这四个字,一般人若不知道,听了肯定会问什么意思。但是李玉琼的反应,令李明达一眼就能得出结论,这件事她必然知情。

    李明达趁此机会逼问李玉琼,“姑母怎的不问我那□□清娘的事。”

    李玉琼大惊,“昨夜你——”

    “既是一家人,我便不瞒姑母了。我昨天是故意醉酒,就是为了把这件难开口的事不那么尴尬的说出来告知姑母。这种事直接说,兕子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下口。此女在安州小有名气,唤作清娘。”

    “知道,我早知道她。”李玉琼表情僵硬了半天,最终叹一口气,和李明达坦白认了。

    作者有话要说:  求灌溉营养液!!营养液!营养液!多灌溉点我送你们萌哒哒小剧场,撒娇~喵~

    才发现抓尾号送红包不科学,章节下面的留言不按照帖子那种楼层排号来的。那我就每隔五人送一个。第二天中午12点统计。(大鱼的算法有点奇怪,亲们就拼运气吧)另外【首次抓到虫】的的亲们,也就是第一个提起这个虫子亲,也送红包~统一在明天中午十二点统计送。

    ----

    感谢众多小仙女们亲亲们投喂的地雷,好吃,么么哒~~~

    康爵扔了1个地雷

    恰照中庭梨花雪扔了1个地雷

    赵可爱扔了1个地雷

    雨眠扔了1个地雷

    予清晏扔了1个地雷

    予清晏扔了1个地雷

    抠脚大仙扔了1个地雷

    抠脚大仙扔了1个地雷

    24341681扔了1个地雷

    安之扔了1个地雷

    冷浅汵扔了1个地雷

    顾晚风扔了1个地雷

    顾晚风扔了1个地雷

    恰照中庭梨花雪扔了1个地雷

    抠脚大仙扔了1个地雷

    予清晏扔了1个地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综]好感度upup(快穿)富贵荣华最强萌宠万人迷[快穿]有女同车般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