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41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重生军嫂有空间     “这是公主府, 不可造次。”房遗直说罢, 便让落歌带人看紧裴驸马,他嫌疑最大, 愿能从其身上找到可突破的线索。

    落歌应承, 立刻去办。

    房遗直则又派人催问了李恪那边的消息。没多久,立刻那边就来了回复,请房遗直去吴王府走一趟。

    负责接管灵安寺闹乱一事的官员,乃是辖管灵安寺地域的县令付允之。当时被李明达命令缉拿的八名挑事者,也便是在付允之管辖的福县大牢内自尽。

    昨日房遗直为确认这八人的死因没有其它, 以吴王的名义传话令其其复检尸身。而今付允之本人亲自来了安州城,回禀情况。

    待房遗直一到,付允之心下万般惊叹房遗直的气度不似常人,之后他便忙惶恐地跟李恪和房遗直再次行礼, 然后用非常肯定地语气道:“从灵安寺缉拿的八名挑事百姓,确系为中毒所致。但这些人的真实身份到底为何, 依旧没有查清。”

    李恪点点头, 他听着倒是没什么意见, 转而询问地看向房遗直。

    “你可真的确认, 这些人的死因确系服毒自尽?什么毒, 藏在哪儿,怎么服用, 可都查清楚了?”

    “呃……什么毒倒是还未查清,只知这八人死状相同,死前都强烈惊厥, 终因呼吸阻滞而亡。而今有诸多毒物发作,皆是这般死状,所以不大好确定到底是哪一种毒。至于自行服毒一事,下官可以万般确定。因当时这八人刚至县衙大牢不久,尚没有给他们提供饭水等物,遂不存在别人下毒的情况。”

    付允之非常肯定,这八名从灵安寺带过来的百姓,就是在他们县衙大牢内自行吞毒自尽。

    听他这样肯定的口气,且描述的条理清楚,李恪也不自觉的相信,点了点头,觉得付允之做得还不错。他刚要开口夸赞付允之,便听那边的房遗直发话。

    “都留着,尸身不许乱动。我今夜便带人去你们府衙一趟。”房遗直说罢,便匆忙与李恪告辞,骑马快行回了公主府,随即叫人捎话给李明达,看看她是否有兴趣跟自己一起去一趟福县。公主感官异常,她若肯相助自己一下,房遗直相信这件案子定然很快就会查到关键线索,破之不难。

    李明达担心此事跟息王案有关,也希望早点解决,心里倒是愿意应允。但她不解房遗直因何这般急,“可是这付允之所述之处有什么破绽?”

    “没有。”房遗直道。

    “那为何你不信他?”李明达又问。

    房遗直:“他口气太肯定了,说‘万般确定’,没有亲眼看到经过的人,怎么敢‘万般确定‘。”

    “这倒也算个理由。”

    “再有这位付县令,在百姓之中的风评并不好。”房遗直接着补充一句。

    “如何不好?”李明达问。

    “据传他是个极为好色之人,非常喜欢女人。”房遗直故意加重了‘非常’二字的音。

    李明达立刻干脆地点头,对房遗直道:“好,我们这就动身。”

    房遗直怔了下,不解李明达为何听到“好色”这二字,就这么干脆。不过既然她肯答应去,不论因何缘故,都颇为荣幸。

    李明达让房遗直稍等,换回男装后,便立刻启程。一行人骑快马,花了一个半时辰的工夫夜行至福县大牢。

    他们到后不久,李明达就听到县东边传来马蹄声。李明达便没有立刻随房遗直进县衙,而是站在原地略等了等,扭头望着东方。房遗直见状,也驻了脚步,未多问一句,只跟着耐心在原地等候。

    因付允之去了安州,人还未归,而今府衙内的事便暂时由柳县丞来负责。

    柳县丞还记得付允之说过,前些日子有两名从长安城来的贵族子弟奉命查案,一位乃是一人之下的梁公房玄龄的长子,另一位则是鄂国公尉迟恭的次子。这二位的家世皆尊贵显赫至极,好不夸张地说,人家随便在长安城叹口气,都能把他们福县这小地方震得地动山摇。

    遂而今柳县丞忽听人报说房遗直来了,自然就以为跟在他身后的贵族少年是尉迟宝琪。

    柳县丞如此已经惶恐不已,连连作揖,怕得俩腿打颤,头上的虚汗都出来了。

    田邯缮见他此状,不禁觉得好笑。若是这柳县丞知道与房大郎同来的人,乃是鼎鼎大名的晋阳公主,只怕这会子会尿裤子了。

    李明达听马蹄声渐渐近了,还有了两句对话,心中了然来者是谁,转头对房遗直等人道:“我们走吧。”

    一旁的柳县丞听到这位“尉迟二郎”的说话声音竟然如此秀净清朗,还有几分似女音,心下震惊不已。他倒是没想到传说中威猛勇武的尉迟恭,竟然会生出这般文静好看到略微有点发娘的儿子。不过这种事倒也不算稀奇,他老家有一位堂兄弟长得又矮又丑,娶妻也没好看到哪里去,偏偏人家俩人就生出个高挑俊美的孩子来,真是没道理可讲。

    柳县丞因为紧张,倒是没注意东边传来的隐约马蹄声,此刻在他眼里没有什么比伺候这二位贵公子更紧要的事,遂忙请他们进门。

    到了尸房,房遗直便打发随行的仵作进去查验,他和李明达则就站在门外等着。

    没多久,李明达就听到县衙外传来一名男子急急地叱问:“房大郎他们是不是没到?”

    男子随后听说人已经早他一步到了,且还已经被柳县丞带进府去了尸房,便气得咒骂连连叹自己倒霉,转即又把怒火牵连到柳县丞身上,说他办事竟不过大脑,没个思量。

    这之后,李明达就听到付允之迈着急急地步伐,朝他们这边的方向来。

    李明达看着尸房,迟疑了下,觉得既然付允之既然如此心虚,这八人的死肯定有问题,遂迈步进去。

    房遗直没想到李明达直接奔进尸房,怔了下,忙道:“十九郎,那里面——”

    “没事。”李明达让人挑亮了灯笼,用帕子掩住口鼻,便在屋内草席包裹的八具尸体中梭巡,刨除尸房内一些应有的杂味之外,李明达闻到了一股青青的味道。像是草叶之类的东西,碾压成汁的味道。但这味道与草汁还有些不同,有一种点淡淡地特别香味。这香味有点熟悉,李明达却因为骑马有些劳累,脑子一时混沌,怎么都想不起来。

    房遗直来到李明达身边,小声问她怎么样,转而又告诉他县令付允之回来了。

    “我知道。”

    李明达话音刚落,尸房外便传来付允之的叱骂声,责怪柳县丞竟让两位贵客踏入那般腌臜之地,“你这没脑子的田舍汉,见死人是会身染晦气,接连几日倒霉的,你怎么能如此蠢得让两位郎君随便去了那等污秽地。干什么,你摆臭脸给谁看?你还委屈上了?还不快去准备柚叶艾草等物,为二位郎君驱晦!”

    柳县丞连连道不敢,给付允之道歉之后,带着人急急忙忙去准备其交代的东西。

    付允之随后就一脸讪笑,弓着身子进尸房,连连给房遗直和李明达赔罪,请他们切勿继续停留在此等晦气之地。

    “死了人就晦气了?”

    “这是自然,这人谁不想好好活着,忌讳死呢。”付允之笑得越发和善。

    “身为一县之令,面对百姓之死,竟口谈什么尸身忌讳。且不说这县衙大牢有过死人,便是你所住之所,那也是死人的故居。这四处可染你一身晦气,除不去,你又何必留在此处,何不爽快辞官?”房遗直面容温和,言语却泠泠,给人以无法喘息的逼仄。

    付允之怔了下,心下惶然,亦惊叹不已。他真没想到,这位房大郎博议多闻竟到了如此地步。连他小小的福县县衙发生过的事,房大郎竟然都能通晓。这县衙死人的事,那还是他上上任,名唤林平,因弄权贪污,被人揭发,便自尽于寝房之中,其妻女也同他一起去了,一家五口都吊在了房梁上。

    李明达因不知此事,遂问房遗直所言出处为何。

    付允之先行对房遗直道歉,接着讨好般地对李明达讲了当年林平一家自尽经过,随即他又评判道:“下官倒是没有亲眼见过,不过听说当时尸身被发现的时候,把几个衙差都吓得尿了裤子,可知当时境况多渗人了。终归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却也是真凄惨,真可怜。”

    付允之感慨完,然后继续对房遗直和李明达道歉,“二位郎君说的不错,下官身为一县之令,竟因对死忌讳而道些缪言,错之太甚。允之知错,向二位郎君致歉。”

    因夜色深,付允之道歉的表情李明达倒是无法看得太细致。总之乍给人的感觉,这付允之的道歉倒是挺诚恳。李明达随之多打量他两眼,三十多岁,相貌中等,身材胖得发圆,言谈中时而表现出机灵,时而又给人以厚道的印象。而背地里,李明达所听闻的付允之的言谈,则是话脏脾气暴。

    这位付县令,至少是一位双面人。

    付允之骑马急急赶回县衙,本打算赶在房遗直到之前,他能抄近便小路先赶回县衙,把事情处理干净。不过因付允之本人体胖,加之他所骑的马匹并不如房遗直和李明达的好。所以便是他选择抄了小路从安州城赶回,但还是晚了李明达和房遗直一步,令付允之紧张害怕不已。

    经过观察付允之后,李明达不得不怀疑,尸房内八名挑唆者的死因,并非是付允之先前呈报的所谓“自尽”。

    倘若这八人不是自尽,便就没有什么死士之说,那她和房遗直之前推敲的一些情况便就要重新推翻再来。

    付允之笑请房遗直和李明达到了府衙正堂上座,备了羊奶果汁等物上来,又问二位郎君的行程,今夜是否该是要宿在府衙。

    房遗直点点头。

    李明达道:“便就把你所言那位县令的亡故之所腾出来,与我住,便叫你瞧瞧你那些所谓的忌讳有多没用。”

    付允之大骇,忙敬佩地和李明达鞠躬表示他都明白了,以后改正,但若让贵客住在死过人的房子,到底是有些不好。付允之转而看向房遗直,希望他能说句话劝一劝他朋友。

    房遗直也被李明达的话惊到了,不过他并未表现在脸上,只温言问李明达:“你可想好真要如此?”

    李明达点头。

    房遗直虽弄不清她为何会有如此要求,但公主的聪慧厉害之处他早见识过。房遗直自然相信公主的每个决断都有其必要的原因,遂打发付允之就如此安排,不必犹豫。

    “但那屋子因一直封着,许久没人住,必有很多积灰。下官这就命人立刻打扫,可能会需要些时候,还请尉迟郎君稍等片刻。”

    李明达道:“只怕你们人手不够,我打发几人帮忙。”李明达随即将田邯缮碧云等人派了去,还特意给田邯缮打了个眼神。

    田邯缮点头,随即便去了。

    因再没什么话可问,留着付允之也是碍眼,房遗直便把付允之打发付下去,转而就忍不住去问李明达此举何故。房遗直自认好奇心不重,但从和晋阳公主接触之后,他真的是一天比一天问题多,已经快和爱问为什么的五六岁孩童一样。

    “经付允之一提,我想想起来,今天在酒楼我好想听人提起过林平,说他一家死的惨,死的冤,那会不知道他是谁,遂过耳就算了。今就顺便看看他们自尽之处,是否有疑点。”

    李明达每天能听到很多谈论,很多人名。特别是当她身处在闹市之时,所吸纳的声音就更多了,她并不能把所有听到的声音都整理收纳入脑。有的不重要的,常听了就忘,直到有人提及,她才可能会想起来。

    “林平,回头我叫人细查。”

    不及李明达说,房遗直已经想到她所想。

    这跟班不错。

    “不过,今夜十九郎真要住凶宅?”房遗直又问,眼底闪过一丝关心。

    李明达点头,“自然。”

    “遗直佩服。”

    ……

    至亥正,房间才打扫好。

    李明达进了房间,扫眼屋内的布置,家具虽然有些老旧,但东西都还算看得过眼,瓷器摆件等物也很费心,可见这间屋的先主人活得虽简朴却也懂生活。

    田邯缮在一边道:“奴特意在一遍叮嘱他们,不许动任何东西,只是打扫干净。屋子原来什么样就什么样。”

    “很好。”

    人退下后,四下静谧,只可听到屋外的蝉鸣声和蛐蛐叫声。

    李明达忍不住抬首朝房梁上看一眼,梁上倒是没有什么痕迹。就是有些高,挂在那上头自尽,要摆桌子踩凳子才可。当年是挂了五个人,只怕没有那么长的桌子摆五个凳子。但也不排除是林平先杀妻女,然后自己再自尽。

    田邯缮见状,也跟着自家公主一样,抬头望梁上看了下,想像了而下当时一名白衣女子晃悠悠的悬挂于梁上,披头散发……田邯缮顿时浑身哆嗦,怕得嘴白了。

    田邯缮两只手互相交叠,紧紧握着,然后挪着犹豫的步子往自家公主身边凑。临近了,田邯缮哆嗦的喊了声:“十九郎,奴、奴……”

    李明达转眸看他一眼。

    田邯缮自觉没出息,他这么大的男人,不,半个男人,还比公主长了数岁,竟然胆子比公主还小,实不该,实不该!

    李明达随即搜寻了房间每一个角落,这屋子虽说是凶宅,但人死后应该被收拾过,没瞧见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在妆奁那里地缝处,找到了一颗挤满灰尘的珠子,擦净了灰尘,才瞧见这是一颗红色的珊瑚珠。

    田邯缮真佩服自家公主的眼力,这房间之前打扫的时候,他上上下下检查了不下三遍,却是什么东西都没查到,可换成公主这么一瞧,却瞧见了。

    珊瑚珠上不知为何,有划痕,像是被针尖之类的东西来回刮擦过。

    李明达把珠子交给田邯缮,令其收好,随后又巡视一圈,耳边再次听到五六个方向传来的悉悉嗦嗦的声音。李明达才从榻上拿起缎被,抱着出屋。在院东边的一处小凉亭内,李明达坐下,然后用被围住身子。

    田邯缮赶忙跟过来,问贵主这是何故,莫非公主也怕凶宅?

    李明达斜眸看田邯缮,然后口气不自然道:“赏景。”

    “这夜里黑漆漆的,哪有什么景可——”田邯缮话没说完,就被自家公主狠狠剜了一眼,忙改口道,“呀,奴才发现,这院子的景致是真好,若人间仙境一般,瞧瞧这树长得真粗壮,还有地上那些树叶,黄了掉下来了,不错不错。”

    “住嘴,怎么养了你这么个嘴巴没用的。”李明达不满看一眼田邯缮,静了会儿,然后尴尬解释道,“我见死人不怕,凶宅倒也不怕,但那个那间房里有东西。”

    老鼠忒多了。

    “东西?”

    田邯缮浑身打颤,莫非是鬼?有传言说,孩子的眼纯净能看到鬼,他家贵主眼睛最清澈好看,可能真看到了。

    怪不得他之前在屋子里忽然想了到一些恐怖的场面,田邯缮吓得浑身冷汗,忙不迭地理解点头。

    李明达对田邯缮一笑,让他给自己讲讲故事,把这夜混过去。

    田邯缮绞尽脑汁,就把自己知道的宫里的一些小事说给李明达,什么宫女之间的姐妹情深,小太监乐于助人之类,不过说了不到一个时辰,他的嘴就停了。

    “继续。”李明达道。

    田邯缮哭丧一张脸,“奴的故事没了。”

    “也没书。”李明达无聊到遗憾。

    碧云这时过来了,笑着捧着手里一摞书送到李明达跟前。

    李明达打眼一瞧,还都是自己没看过的,便高兴拿起一本来,赞叹果然还是碧云贴心。

    碧云笑道:“十九郎夸错人了,这书是刚刚房大郎派人送来的,说是怕十九郎睡不着时无聊,可随便看看。”

    “他倒有心。”李明达叹一句,心里同时在想,这房遗直八成是预料到她会失眠才特意弄了书送来。

    没多一会儿,便有又有人来送东西。李明达一瞧,竟是一株昙花。花株长得极好,挂着如玉白的花骨朵,散着淡淡芳的香。她放下手里的书,歪头看着烛光映照下的这株“月下美人”,倒是极美。

    田邯缮十分高兴,夸赞房遗直思虑周全。这下好了,本来因怕凶宅不得睡的衰事,变成了一件秉烛夜读赏花的美事。

    李明达未理会田邯缮的多言,垂首继续看了大半本书,忽然听到花苞微微打开的声音,便放下书,侧着身子,托着下巴懒懒地仔细盯着那株昙花。渐渐地就见花苞慢慢展开,惊现娇容,美不胜收……

    次日清晨,李明达面带倦色打个哈欠,被碧云伺候梳洗完毕之后,整个人才精神了很多。

    等再见房遗直时,李明达已无倦态。

    付允之这时候也赶来,他先行见过房遗直后,便问候起李明达。

    “我瞧尉迟郎君精神不错,看来昨夜休息得很好。这忌讳一事,倒真是允之自己胆小了。以后那屋子,允之就安排住人,不空着。”

    李明达懒得听他废话,打发付允之下去,对房遗直严肃道,“昨夜你帮了我忙,眼下我就帮你。”

    “还请十九郎明示。”房遗直略有期待地看向李明达。

    李明达拿起那本房遗直昨夜给她的农政书,“就是因看了它,我想起来了,在尸房闻到的那个类似草汁的味道像是青芹。”

    “青芹?”房遗直沉吟了下,便道,“却有种芹草长在河边,有毒,其叶茎味道与芹相似,但若被牛羊等物误食便可致死,名为斑毒芹,当地人喜叫它为白头翁。”

    李明达点点头,有些叹服房遗直的博学,竟连这类东西他都知道。

    “多谢十九郎,这是个重要的线索,”房遗直对李明达继续道,“若真是斑毒芹的汁液致这些人死亡,那这种毒他们该是没办法随身携带在身边。”

    李明达点头,“若非是贵族养的死士,那鸩毒之类的毒物普通人在这种地方是不可随意弄到。这八人若死于此毒,倒是贵族少了些瓜葛。”

    “十九郎之前是不是以为裴驸马为裴寂之子,当年裴寂为相时,又是支持辅佐息王之人,所以……”

    李明达点头,“倒有可能我把这件事想大了。”

    “遗直亦事,毕竟有人接连不断的打着息王后人之名。而今看来,倒不排除他们此举有声东击西的可能。”房遗直转而悄然吩咐下去,对县令柳允之进行监视,至于衙门内的其他人也有嫌疑,都需监查。更要查明当日那八人死时,牢内的来往人员如何。

    早饭后,房遗直因忙着调查县衙,有诸多事还要安排。李明达没事,这会儿又因为案子有眉目,没什么困意,便去外头走了走。不想一出门,刚好碰见狄仁杰带着两名的随从,与衙差们交谈。

    狄仁杰看见李明达时,怔了下,脸色惊讶之色许久才退下,随即意识到自己直视公主有些不对,红了脸低头,正要行礼,就听那厢田邯缮称呼公主为“十九郎”。

    狄仁杰忙把准备跪下的双腿绷直了,然后拱手笑着行浅礼见过“十九郎”。

    “你怎么在此?”李明达问。

    狄仁杰忙小声道:“遗直兄走后不久,我受了召见,便也奉命来了。昨夜刚到安州城,听说遗直兄在福县,我就赶早过来。”

    “原来如此。”李明达点了点头,打发狄仁杰进府衙去找房遗直去,不必管她。

    人一走,李明达就在嘴里小声念叨:“倒是奇怪。”

    阿耶派了房遗直来,又让狄仁杰来。明知道安州有事,还把她也打发来。李明达越发怀疑当初阿耶的用意,倒不像是真心让她来此散心。

    而后李明达就在街上走了走,选了家干净的铺子,吃了一碗馎饦,顺便跟店家打听这县城哪里热闹人多,是大家喜欢谈论事儿的地方。

    “白兆湖边有一家,独一处,很好找,好多人喜欢去那里喝酒闲谈,还可顺便泛舟。”店内的博士见李明达骑马且衣着不俗,就笑嘻嘻地推荐,有些眉飞色舞。

    李明达便骑马去了那博士推荐的地方,未及到,她便听到了莺歌笑声,也有一些混乱的轻吟声。待走近一些,远远瞧那大门紧闭的宅院,以及更清楚的对话声,李明达在心中越加确认了这是什么地方。

    李明达迟疑片刻,便下了马。这工夫已经有三两名男子从宅子里出来,院内女子的笑声也随着开门声隐约传出。田邯缮见状,此时也明白是什么地方。他忙跟着下马,提醒公主那地方腌臜不可进。

    李明达看一眼田邯缮,只牵着马走向湖边给马饮水,然后顺手理了理马鬃。

    田邯缮方知道自己误会了公主,忙请罪道歉,转即望着那座该在河边的大宅院叹道:“这地方,倒好。”

    “有些能耐。”李明达放眼白兆湖,可见湖上有两艘画舫,看着不比长安城贵族们所用的差。

    田邯缮还要说话,被李明达用手指示意制止了。东风来,李明达借着风,耳朵微微偏向宅院的方向,然后就地要坐了下来。

    田邯缮见状,忙从马背上取了垫子铺上。

    李明达再三仔细听,可以确认有裴驸马的声音。

    “……那我们紧俏的驸马爷觉得是我的功夫好,还是公主的好?”

    “自然是你的好,你这团细肉软弹,刚好够握,让人想了又想。她的,呵,扫兴二字足以。”

    “子同太坏了,竟这般说那高贵的公主呢。”

    “她就是不如你,我就说。”

    “这话我听着开心,不过你回去的时候,可不许这么说,要好好哄着公主,人家毕竟是皇家女,驸马可不要得罪,自找苦吃。”

    “果然是我的心肝,如此善解人意,为我着想。你越是如此,我便越是舍不得你,只恨不能每天和你融为一体,永不分离。”

    “清儿也愿如此。”

    二人该是刚刚颠鸾倒凤完,女子的声音微微有些娇喘,带着撒娇之态。而裴驸马的气息就更喘不匀净了。

    但是李明达还是可以听出,裴驸马对那女子所言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宠溺和欢喜,此刻他该是十分欢愉。就是不知,这份欢愉是来自于男女之间的泄欲,还是真的带了一份情意在。

    李明达招手,叫来程处弼,命他派人监视这宅院,又叫人去府衙通知房遗直。

    去传话的侍卫走了没多久,李明达就听到有人跟裴驸马说福县府衙出事了。裴驸马问了经过之后,慌忙准备要走,离别时,还不忘最后亲一口那名叫清儿的女子。

    这之后李明达就在河边,远远见裴驸马带着俩随从,骑马朝西去了。

    李明达眼见自己的人跟上,便也准备就此离开,她刚上了大路,就见房遗直和狄仁杰迎面过来。

    狄仁杰看到李明达很又再次惊讶,下马行礼后,又不解道:“这是刚得的消息,十九郎怎会知道这里?”

    “闲逛来得。”李明达道。

    狄仁杰还是觉得巧,转头瞧房遗直。房遗直猜得出缘故,自然面容平静,没有质疑。狄仁杰瞧他这般淡定,便自省可能是自己大惊小怪了,遂不再多想。

    “你们为何要来这?”李明达问。

    “跟着付允之打发来的一个家奴过来的。”

    原来她所听给裴驸马报信的人,是付允之。

    “斑毒芹。”房遗直目向东,忽然道。

    李明达和狄仁杰都顺着房遗直的目光看去,就见湖东边有一出地方开满了白色的花,花若株顶开,若伞形,成片连在一起随风摇曳,竟成了一景。

    “此妓院不止在福县,在安州成也很有名气,百姓都称其为清娘家,地处湖边,安静景色又好,湖上还可泛舟游戏,可玩些不同的花样。而且院内女子是个个样貌勾人,比得过天仙,以清娘为最,遂有不少贵族慕名光顾这里。”落歌将打听来的消息如实转述道。

    “妓院的假母便叫清娘?”李明达问。

    “一名唤作清儿的女子,具体姓什么没人知道,所以大家才都叫她清娘。”

    “那事情快清楚了,你们查,我先回去。”李明达这会儿困意上来了,就骑马去了。

    狄仁杰望着公主的背影,若有所思好半晌,最后见房遗直走远了,他忙追上去。

    狄仁杰:“我们做什么?”

    “端了这宅子,回安州审那个清娘。”

    “裴驸马那边岂非打草惊蛇?”

    “让蛇动一动也好。”房遗直说罢,便下令随行的兵马将宅子包围,禁止任何人外出,“回头你们都藏在宅内守卫,再有什么人来,一律缉拿,问清身份上报。”

    房遗直又吩咐落歌将别忘了付允之,也把他和清娘一起押到安州城。

    这之后,房遗直就和狄仁杰骑快马回到安州城,借着吴王府的地方审案,由此某位驸马爷便是得了消息也不敢随便造次。

    房遗直先审了付允之,问他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把那八名挑唆者毒死。

    付允之不认。

    随后一捆斑毒芹就被丢在了付允之跟前。

    付允之看后,震惊了下,还是不认。

    “我们已经从其中两名死者的喉咙中,找到了未完全碾碎的斑毒芹的茎叶。三株所榨青汁才可致一人死。他们八个总不会是被你们缉拿时,个个身上背了几株斑毒芹!”

    付允之身子抖了抖。

    “看牢的衙差已经承认,八人身死的当日,你曾打发柳县丞去犒劳他们吃饭。回来后,他们发现八人中毒身亡在牢内。随后因你追责,柳县丞等人怕了,遂都同意你暗示的说法,认定这八人是自己服毒自尽而死。可是如此?”房遗直问。

    付允之越听越浑身哆嗦,吓得趴在地上,磕头跟房遗直坦白认了此罪。

    “下官有罪,也不知怎么就鬼迷了心窍,听信了那妇人之言,竟失手错杀了八人。”付允之承认完这句话后,就哭得眼泪哗哗,悔不当初。

    随后付允之就讲述了经过。

    说自己这段日子一直很仰慕清娘,那清娘每见自己,都可激发了他的□□,却偏偏点到为止,令他抓心挠腮,想要却越发得不到她。前两日就有了机会,清娘请了付允之吃酒,说衙门被送来的那八个人是她宅院里养的没用的畜牲,让付允之帮忙开条路,让她的人去教训他们一下。付允之自然是不肯,但见清娘身披薄纱,身姿丰腴百般诱人,心中痒痒,很想软香入怀好生□□。随后就在清娘百般献媚下,付允之尝了鲜,却越发觉得隔靴搔痒,欲罢不能。

    付允之心知这八人参与灵安寺闹乱,虽事情该是不大,但毕竟是有公主打发的人来关注情况,他处置该要小心些。遂就应允清娘放她的人进牢房,但只许其打骂教训一会儿。

    “下官万没想到,不久后那八人都死了。下官这才知道自己被清娘骗了,后悔不已。但人虽是清娘所杀,可犯下这样的滔天罪行,下官也脱不了干系。人都死了,事情也做了,也想后悔却不成。这时清娘又为我引荐了裴驸马,我想多了个靠山倒也不错,遂也就此罢了。”

    隔壁房,李明达正剥瓜子,听付允之的供述,不禁嗤笑一声。这事真是怪了。她倒有些好奇这位清娘何许人,杀八人动机为何,与息王后人“行侠”事件到底有没有关。

    作者有话要说:  另外来个正经公告:【跪求帮忙捉虫的可怜鱼】:大鱼有的时候写文,虫子自己读了一遍也捉不到,编辑跟大鱼说前面章节错字太多,大鱼实在看顾过来,跪求亲们帮忙,所有章节首次捉到虫的亲们会有小红包一枚,多捉送大包。感谢大家帮助,非常感谢!鞠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