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33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此事你不必跟兕子说, 免得她受怕。我也不想再掺进东宫的事里, 明日便启程回安州。”李恪道。

    程处弼:“人呢,你不再找了?”

    “旧事未完, 新事添乱。再言,他本不愿理会我,一时半刻只怕劝不动, 圣人刚又狠骂了我一顿, 叫我尽早回去,哪还有空。”李恪无奈地叹一声, 便和程处弼作别。

    程处弼恭送走吴王后, 停滞了半晌,才悠长地叹了一口气, 似有很多愁绪无从发泄。

    “火炎昆冈;玉石俱焚。”

    李明达在脑子里过了两遍这句话, 再想苏氏先前对她欲言又止的那桩大事,可能是大哥的要害。李明达能感觉出来,当时苏氏并非是真想说,她只是开口露一下,或许是早知道他大哥就在门外。

    一个女人能掌握一个男人多大的把柄, 会令对方对她如此屈从。更何况对方是太子,身份高贵, 大权在握,与其斗谈何容易。还有大哥,为何一定要保她?

    “程处弼把于奉的证供交上去了么?”李明达问。

    田邯缮忙告退去问询,随后他躬身进门, 对李明达道:“是。”

    李明达虽然早有准备,但忽听田邯缮的应承,仿若一锤子敲在心上,咚的一下很难受。想到一贯宠爱自己的大哥,想到曾经一直感情要好的大嫂,再想到而今所查的真相,李明达忽然觉得自己这一摔,眼耳鼻虽然更好用了,但却看到了太多的丑恶。不过真相从不会因为她的知晓与不知晓而改变,所以她倒并不后悔老天爷赋予她的这个特别的能耐。

    李明达微微缩肩,绷着身子,想着今天该会有阿耶的传唤,然而她等到天黑,也不曾听到正殿那边有任何脚步声过来。

    李明达还一夜辗转反侧,至次日清晨。她方半躺着,靠在隐嚢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随后不久,李明达便听到了独属于李世民的稳健的脚步声,立刻惊坐起身。

    门外头有方启瑞正询问守门的宫人,公主是否起身,得知没有后,李世民便就要率人离开。

    “来人。”李明达立刻开口。

    李世民离开的脚步声这才停了,转而大迈步越来越靠近自己的屋子。

    见礼之后,李明达便被李世民拉着手坐了下来。李世民仔细观察李明达的神色,瞧她眼底乌青,便不悦地蹙眉。

    “你一夜未睡?”

    李明达笑着摇头,她刚才睡了一会儿,所以不算撒谎。

    李世民无奈地瞪她一眼,便笑了,“好,就当你睡了。但你一会儿要谨遵圣命,再睡一觉,不到晌午不许醒。阿耶知道你心里惦记什么,放心,你大哥大嫂的事绝非是因你的调查阿耶才知道。早前就对他们夫妻关系不和的事就略有耳闻,不过一直因国事繁忙,并未细查。但此刻就算没有你查,阿耶早晚也会查。与其让外人知道咱们皇族的丑闻,阿耶倒要感谢你提早把这件事挖出来,省得咱们李氏皇族对外丢人了。你嫂子害你,罪不可恕,理当处置。你大哥包庇,同不可恕,我自会好生训他。”

    李世民随即拍拍李明达的脑袋,要眼看着她躺下闭眼了,方离开。

    出了门,李世民脸色便阴沉下来,着命人缉拿苏氏,将其囚禁于东海殿,令方启瑞监督,左青梅主审,详细查实苏氏过往所有不轨行止,而后上报给他。至于李承乾,李世民提起他便先叹口气,他回头看了一眼兕子的屋子,然后下意识的更加压低声音,让人即刻宣李承乾于甘露殿觐见。

    李世民随后带人匆匆去了。

    李明达起初闭着眼躺在榻上,随即翻了个身,背对着屋内侍候的宫人,未让任何人看得到她的脸。

    是夜。

    李世民并未归立政殿,李治在天大黑的时候回来; 。李明达听到脚步声,就停顿了手中的笔。听闻李治仔细询问宫人自己的情况,又不想打扰自己,李明达莫名觉着心暖。

    左青梅是在三日后,才来立政殿和李世民回禀审问苏氏的情况。

    “与公主所查并无分别,再问其它,一概不知。”

    “可知太子因何包庇她?那桩大事又为何?”李世民问。

    “她不说,逼急了,就冷笑说可能是太子念旧情。”左青梅道。

    李世民眯起眼睛,想了想,便问左青梅可还问出什么其它可疑的事情没有。

    左青梅摇头表示没有,“婢子用刑具吓她,却不敢逼急了,已然几番寻死,当下要人日夜看着才行。”

    “倒是个烈性子,但这样的女子又怎会……”李世民皱眉,有几分不解,心下又有些后悔当初听了李承乾的央求,将这苏氏配给他。

    李世民心里很清楚李承乾对于苏氏的包庇不合常理,但凡是个男人,都会十分愤怒于苏氏的所作所为。李承乾虽也恼了,但对外,他的态度还是太过温和,并没有太过责怪苏氏之意。而苏氏就更有意思了,话说半截,似在暗示李承乾有谋反之嫌,却又不挑明了,也像是在反过来在包庇李承乾。

    这些都太不合情理。

    “把苏亶叫来,让他见一见女儿。”李世民道。

    ……

    本以为让苏氏的父亲苏亶出马,苏氏总该有所动摇,便是拒不交代,也该露出一些破绽。

    然苏亶对自己这个女儿也没办法,劝了又劝,最后只能挺着一把老骨头跪在李世民跟前,把头磕破了赔罪。

    李世民至此恍然发现,他派人对苏氏的调查,其实是毫无进展的,所知的东西皆是兕子所调查的那些。看来想要有所突破,还得靠兕子才行。李世民越发觉得他的宝贝女儿颇有才干,犹若当年他年少有为,意气奋发之时。

    这倒是好事,只可惜让这孩子去调查自家的丑事,令她小小年纪就看透了这些人心丑恶,难免有些残忍。但他李世民的女儿,又岂能和普通人家的小女儿作比,自然该是巾帼英雄,挑十个绝佳男儿都比不得她。

    想到兕子,李世民的心情好了很多,随即征求左青梅的意见,便决定审问苏氏一事,还是交由李明达来处置。

    午后,李明达见了苏氏,便立刻询问她那一桩大事为何。

    苏氏却冷笑不应。半晌之后,见李明达仍耐着心思等他的答案,苏氏更觉得可笑,“傻丫头,你不会真以为我当初是真心想对你说?那一日不过是逗逗你。我都到而今这地步了,说与不说有何意思。你也不必白费心思。”

    “你身处如此境地,还有心情耍嘴逗我,倒厉害。”李明达见苏氏态度强硬,知道她这些天来早已经适应左青梅的审问。而在审问这方面,李明达远不如左青梅厉害。她都不行,自己也没必要过多尝试。该换个方法,戳她的软肋,她一旦情绪激动可能就容易脱口了。

    李明达思虑片刻,便去李世民跟前得了允准,令李承乾可以最后去探望一次苏氏。

    李承乾自然是想见苏氏,他心里终究是有一些话要交代。苏氏人之将死,也同样有很多话要和李承乾告别。两人相见之时,屋内所有的宫人皆退下,未留一人。甚至在屋子周围的人也都退下了,只留着太子的人负责看守。

    左青梅跟着李明达在东海殿的后墙处站着,十分不解贵主为何要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如此两个人说什么话她们都听不到,之后又该如何向圣人交代。

    “嘘。”李明达用食指抵住唇,示意左青梅不要出声,然后使眼色看了下房顶。

    左青梅愣了下,恍然间明白了,原来贵主还留了一手,在房顶安排人偷听。如此倒好,看起来四周无人,让太子和太子妃以为可以放心说话,又能听到这二人的言谈,知道的更多。

    左青梅当即对李明达拱手表示佩服,转即又有些担心。

    “东宫的侍卫们可都是高手,只怕我们的人蛰伏在梁上会被发现。”

    “放心,我找的这个人谁都发现不了她偷听。”李明达说罢,便让左青梅不必再言,静等消息。

    东海殿内。

    李承乾背着手,他转眸环顾殿内的萧索,不住冷笑几声,转而流露一脸厌恶的样子看向苏氏。

    “你作了这么多年,就为图这么个结果?”

    苏氏跪坐在已经有些残破的草席上,却身姿端庄,谨守仪态,“殿下今日此来若只为笑话我,倒是可以出门离开了。”

    “笑话你什么,我哪敢笑话你啊,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我咎由自取?殿下到这种时候了,还要脏水往别人身上泼?我现在已经是半个死人了,天不怕地不怕,殿下就不怕我把不该说的东西也说出去?”苏氏一脸桀骜不驯,偏头看李承乾。

    “你真以为你知道的那点东西,能吓到我?你之所以知道,不过是我想让你知道。”李承乾薄唇扯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他随即蹲下来,面对着苏氏,一手捏着她的下巴,“瞧瞧我的太子妃,舍不得我,要我做她的陪葬。好啊,你就把你知道的都说出去,能陪你死,我倒是开心。”

    “呸,你不配!”苏氏一巴掌打掉李承乾的手,她偏过头去不看李承乾,眼睛却忍不住红了,“这么多年,我在你跟前守活寡,受的罪还不够么,我死了你还不放过我?求你滚远点,哪怕是让我尸身丢在乱葬岗,我也不要和你葬在一起。”

    李承乾收了手,脸色冷上加冷,鼻孔里哼出一抹轻嘲。

    抹了半晌,苏氏方忍住泪,接着说道:“这么多年了,我始终不明白,你当初既然钟情我,跟圣人主动求取于我,为何待我进门之后,却又那般对我。你既然不喜欢我,又何必招惹我。我若不进宫,哪有而今这样的罪受,哪会……”

    “哪会什么?哪会和三弟私通不成,未享男女欢愉?”李承乾冷言反问。

    苏氏瞪他:“你还有脸说!”

    “你有脸做,我怎么没脸说。你说我负你,你又何曾没有负我。新婚之夜,你一人在洞房喝多了酒,半醉在我怀里,本是粉面樱唇,惹人怜爱,勾得我欲与你欢好,可你张嘴喊了谁的名字,你可记得?”

    苏氏怔住,看着李承乾。

    李承乾冷笑,“堂堂大唐朝的太子,大婚之日,正□□焚身之时,怀中心爱的女子却叫着自己兄弟的名字,会作何感受?查察之下,我方知你大婚前和李恪那点事。好,是我霸道求婚于你,未曾了解你心里早有了人,我可以等你把这个人忘了的时候,再重新接纳你。为了不伤及你的感情,为了让你回心转意。我假装不举喝药,忍着不与你同房,待你一心一意,就为等你的心主动回来的那天。可你呢,这么的多年,至始至终都没忘了他,从没有。”

    苏氏双唇抖得厉害,整个人呆滞了,她呆呆地睁大眼,穿线的泪珠不停地奔涌而下。

    “你在说什么……”

    “说什么你听不见,耳朵聋了?我至今仍记得三弟出番那日的情境。你随我去送他,你的眼睛依依不舍得,几乎就没从他身上离开过。那时都过去六年了,你嫁给我六年了,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儿子,你还是对他如故,你可知道你看他的每一眼,都像一把刀割在我心上。苏柠樱,我对你失望之极。”李承乾说这些话的时候,几乎把每个字都咬碎了才吐出来,“本以为有了孩子,我心下欢喜,以为你的心会安分一些。但我错了,错到骨头里。每次期望带来的失望,会令我忍不住想报复你。我不喜欢你了,苏柠樱,但我的心止不住的痛,唯有看着你和我一样痛,我的痛才能减轻一些,有种踏实感。”

    苏氏白着脸,颤巍巍地抖着嘴唇:“那、那你和那个贱奴之间……”

    “东宫侍卫宫人众多,我若真做苟且之事不想让你看见,你以为你会看得到?”

    轰地一下,苏氏只觉得有一道巨雷从自己的脑子劈下来,让满耳都是嗡嗡声。

    苏氏半张着嘴,眼睛睁到最大。她此刻心中百感交集,已然不知自己该哭还是该笑,她该是笑不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太子殿下竟然一直喜欢她?

    苏氏自嘲地轻呵一声,身体已然酸软到快无力支撑,双手撑着地面。她扯起嘴角,似笑非笑,眼泪哗哗不停地往地上掉落。

    “那那前段日子你喝了酒,喊着别人的名字,也是对我的报复?”她哽噎地问。

    “嗯。”

    “李承乾,你有病!”苏氏忽然大吼道,然后几近疯狂地爬起来,扑倒李承乾怀里狠劲儿地捶打她,“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我心里有你,早就有你!”

    “但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你了,”李承乾无情地离开苏氏,把她推回了草席上,他弯着腰,居高临下,冷漠一张脸,垂眸看了她许久,才用黯哑的声音道,“便带着我一起死,就用我给你的那个把柄。”

    苏氏顿然崩溃,“哇”地一声不顾形象地嚎啕大哭。她心里有无尽的后悔,嘴里也不停地内疚喊着,是她害死了自己和太子之间的第二个孩子。

    “是啊,我也没想到就那一次,我们会有第二个孩子,也没想到在我知道这孩子存在的时候,他已经死了。那天的事我是有些冲动,喊着别人的名字刺激你,只为图自己报复爽快。但你可记得,前一日你是怎么在于奉跟前,回忆你与三弟之间的旧情!我真是疯魔了,才会对你这样恶毒的女人心动。诚如你所言,若当年没有那一瞥,你我从不相见,也不曾发生过后来这些事该多好。”

    “不,我现在不后悔了。”苏氏拼命地摇头。

    “呵,这话若早些说,何至于到今天这地步。苏柠樱,你便是觉得我负你,也不该把过错加在我妹妹和无辜的孩子身上。事过了,妹妹安好,孩子已然没了,我仍第一想到的是保你。说你作孽的时候,我自己就在作孽!罢了,这就是孽缘。事已至此,过去的事不提也罢。”李承乾话毕,等了许久,见苏氏还在哭,偏头隐忍半晌,方从袖子里掏出一方帕子,丢给了苏氏。

    苏氏看见帕子上所绣的漂亮的蝠纹,怔了下,“这是兕子绣给你的帕子?”

    “她是个好孩子,奈何她却有个混账大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苏氏颔首道歉,已然泣不成声。

    李承乾背对着苏氏,沉默许久之后,扭头漠然看她:“而今该说的都说了,便再无可言。你可还有话要留?”

    作者有话要说:  柳慎独扔了1个地雷、折叶成诗扔了1个地雷。感谢柳柳和叶子小仙女投喂的地雷,么么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