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32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李明达正欲问苏氏所言另一桩大事为何事, 寝殿的门突然被踹开了。

    李承乾风风火火地进门, 瞪一眼李明达,转头拉住苏氏的胳膊, 问她说什么没有。

    苏氏冷笑:“倒是你来得巧,快说了,还没来得及说。”

    李承乾一把把苏氏推到床上, 狠咬着牙维持语气镇定, 叫人照顾好苏氏。转而他冲到李明达跟前,对其喝令道:“跟我出来。”

    随即便背着手, 大迈步出门。

    李明达看一眼苏氏。

    苏氏便对李明达苦苦地温柔一笑, “去吧,你大哥的脾气你清楚。你们兄妹之间不是一向亲厚么, 你有什么话去问你大哥正好就清楚了, 我这里便没什么可说,要杀要剐随你决断。”

    “那你腹中刚刚打掉的胎儿呢?不是大哥又是谁的?”李明达问。

    苏氏嗤笑,“自然是你大哥的,不然这深宫之中,我还能和谁生去?休要再提此事, 想着我便觉得恶心。这孩子是孽种,要不得, 滑掉了一点都不可惜。”

    李明达欲再问,便有太子跟前的太监过来催促。

    李明达只好离开。

    李承乾正满身怒气地负手站在院中央。

    李明达单单看他的背影,就知道李承乾此刻正在盛怒之下,不好招惹。

    “你怎会突然来我东宫, 却不知会一声。兕子,你仗着又阿耶的宠爱,越发骄纵不可一世,连我东宫都已不被你看在眼里了。”

    “大哥是真心想骂我骄纵,还是恼恨自己做的坏事被我发现,才气急败坏?”李明达反问。

    李承乾怔了下,眯着眼看李明达。他这个十九妹,真是越发地‘善解人意’了。

    “你而今就给我个准话,这件事你能不能不插手?”

    李明达从腰间取出令牌,抬高手举到李承乾眼前。意再告诉李承乾,这件事已经抵达天听,下了令牌,覆水难收了。

    李承乾的目光顿然凝结成冰,寒冷异常。

    “兕子,你这是要把大哥往死路上逼。”李承乾默了许久之后,带着怒火缓缓地叹气,“这段日子,本来……算了,你还是回去吧。你嫂子的事,你爱怎么说怎么说,总归是她错了。”

    李明达看着李承乾颓然转身的背影,有些萧索,心情更是复杂难说。

    “嫂子说大哥有更大的一桩事。”李明达盯着李承乾的背影,忙道。

    在面对自己的大哥时,她还是希望能当场把事情说清楚。

    “听她胡说,你爱信就信。”李承乾头也不回,摔下这句话便迈着大步匆匆回殿。

    李明达反倒是有些担心苏氏的安全,当即传了两名太医,令其片刻后前去给苏氏诊脉。至少有外人在,苏氏应该还算安全。

    苏氏已然坦白,她要查的都快查到了,此事该就可以了了,可李明达的心偏偏悬得更厉害。她不知道这些事情告知李世民的结果会如何,那是她的大哥大嫂,所有情况都是经过她的手调查,要说她只论对错,一点亲情都不顾,又怎么可能。

    李明达回房,一个人坐在窗边发呆。

    这时候常山公主突然在窗户那边冒头,冲李明达吐了下舌头。

    李明达吓了一跳,定睛见是她,有点懵,“你什么时候来这?”

    常山公主李玉敏笑嘻嘻地理了理自己的鬓角,然后打个哈欠道,“早来了,听说你去了东宫,我就在附近转悠,然后转一转发现这太阳好,坐了会儿,谁知睡着了。”

    怪不得刚刚没有听到脚步声,只感觉忽然似有东西动,本还以为是窗外树枝摇曳,没想到竟是一人在自己窗下。李明达探头往窗外左右看,没见再有别人,便笑骂李玉敏,“疯丫头,你又不带侍女,快进屋来。”

    李玉敏随即撸起袖子,然后手撑着窗台,就跳了上来,转而就踩着临窗的桌子,继续跳下地。

    李明达偏身躲了一下,然后无奈地去点李玉敏的脑袋,“叫你进来是从正门,你又跳窗。得幸在我这,被阿耶瞧见了,你又要被骂。”

    李玉敏也不辩驳,就对李明达嘿嘿笑。

    “十九姐怎么了?看你发呆失神的样儿,一定是有事儿愁。不如跟妹妹说说,我帮你排忧解难。一拳上去,把欺负你的那些人打个乌眼青,那才叫解气呢。”李玉敏说着,就不客气的坐了下来,抓一把桌上的瓜子磕起来。

    玉敏平常没长辈的时候,就爱这样随便,提醒她几次也不改,李明达也便懒得说她。总归她懂些分寸,故对外倒没有如此。便就当是姊妹间都是随意相处,李明达遂也不拘着她了。

    “欺负我的人你可得罪不起,好好吃你的东西。”李明达又抓了一把花生送到玉敏跟前。

    玉敏乐了,扒着边吃边说她这里的果子味道就是好,吃起来特别香。

    “今儿怎么没找惠安玩,跑这来了?”李明达问。

    “二十一妹要学写字,不爱搭理我,我才找十九姐。你有事?那就忙去,我在这闹一闹就走。”玉敏大气地笑道。

    李明达点头,随李玉敏自己其玩。她则如刚才那般,继续坐在窗边,看似在安静地发呆,实则脑子里正在一遍遍捋着这段日子所发生的一切。

    田邯缮凑过来小声跟李明达道:“于奉一个字都不说。”

    “料到了,你去尚食局找个小宫女过来,名唤小绿的,一会儿你就带着她这般做……”

    这宫女小绿,乃是前些日子她偶然在尚食局附近路过,远远地瞧了一眼,发现其长相与太子妃竟有几分神似,若是换了身打扮,只怕更为相像。当时有宫女喊她,李明达就顺便记住了她的名了。

    李明达对田邯缮吩咐完,转而又去瞧李玉敏,问她玩闹够了没有,让她玩够了就先回去。

    “噢,对,我今天来是有正事要和十九姐说的,差点忘了。”李玉敏快速咀嚼,消平了她鼓起的两腮,忙道。

    “若不急就回头说,我当下有要紧的事。”

    李玉敏怔了下,红着脸点了点头,这就笑着跟李明达告辞,然后拉小声音跟李明达撒娇道:“那妹妹就过两天再来找姐姐。”

    李明达送走李玉敏之后,便要亲自去瞧于奉那边的情况。程处弼正在殿外守卫,见到李明达后,眼睛一滞。

    程处弼随即改变心意,垂首决计不说了。不想晋阳公主三两步走到她面前来,让他有话便言。

    程处弼心里打个寒颤,心料这晋阳公主倒真是厉害,竟会读心一般,立刻就看破了他的心思。

    “此处说话倒有些不合适。”程处弼小声道。

    李明达让程处弼随她一同走,到了内侍省的小牢房,李明达便带着程处弼和田邯缮先进,在监审室没人之处,李明达方让程处弼回话。

    程处弼踌躇不知该不该开口,面色有点为难。

    “程侍卫什么时候这般优柔寡断了?”

    “公主如若保证不会追究,属下方敢言。”

    “好,我给你这个保证。”李明达干脆道。

    程处弼:“有人让我带话给公主,这案子不能再查下去了,此刻得了起初所要,便刚刚好,深了难以收拾,只怕会令公主悔不当初。”

    “什么人?”李明达目光凌厉地看着程处弼,立刻质问。

    程处弼闷声垂头,不语一言。

    李明达瞪他一眼,意欲再发威。便见程处弼跪地,任由李明达惩罚。于友他不能不义,于上级他又不能不忠。遂在这样的关头,他唯有选择自己受罚方能两全。

    “你倒是刚烈,比你父亲更甚。”李明达无奈地笑了,让他起身。这样的人才,她怎可能忍心去罚他。

    “你这个朋友的忠告我收到了,但未必会听。”李明达随口叹一句,便背着手在案后坐了下来,随即便有侍卫将于奉带了归来,令其跪在地上受审。

    于奉显然受了很大的刺激,身体不停地哆嗦。他看到李明达后,便苦苦哀求,求她不要伤害太子妃,放了太子妃一码。

    程处弼不解地皱眉,狐疑地打量于奉的反应,心下纳闷至极。之前他陪同田邯缮去内侍省抓人的时候,这于奉可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打死我也不说’的样子,怎么而今忽然就放松戒备,怕成这副样子?

    程处弼随即看向李明达,见她摆出一副威势赫赫十分自信的模样,心下便估量这可能是晋阳公主耍了什么巧妙地法子,在逼于奉招供。

    李明达只冷眼看着,漠然不语一言。

    她此般情状倒更加让于奉觉得事情不可扭转,急忙表示是自己推了公主下崖,跟太子妃没关系。

    “你喊着我来,就为了撒这种无聊的谎给我?苏氏早已经认下是她了,你而今这话倒真可笑。她罪孽深重,从我的事,到祁常侍,衡山公主,还有故意将嫌疑引向高阳公主的种种,都不可饶恕。”

    “奴请罪,不该乱言,但请贵主再给奴一次解释的机会。太子妃当日并非有意推贵主下去,确是争吵之中无意的甩手。至于见死不救,她能怎么办,她是个可怜人,一直在东宫遭受百般折磨。当时争执时。贵主咄咄逼人,她也是吓怕了,为了保护自己才会有了一念之恶。但除了这件事,剩下的事真都是奴所为,太子妃并不知情!

    奴与太子妃早年便已经相识,那时还是在安州苏府。太子妃宅心仁厚,见奴命苦,便对奴极好,甚至好心帮奴恢复了良籍。只可惜奴命不好,被家人算计,最终被送进宫里做了太监。奴初在宫的那段日子百般受辱,便心灰意冷生了死意,是太子妃几番救奴的性命。奴也便是从那时起,发誓至死效忠太子妃,报其恩情。”

    于奉生怕李明达不信他,才连忙把他和苏氏结识地过往都讲清楚,便是希望李明达能明白,他是真肯为太子妃做尽恶事,而不顾性命之人。

    “你的意思,祁常侍杀人案,由你从中挑唆?”李明达问。

    于奉应承,“当时听闻贵主苏醒,且对当初坠崖一事想不起来,奴便料想贵主一定会对此事追究真相。于是就想闹出一件事,转移贵主的注意,让贵主怀疑到别人身上去。

    当年祁常侍落难,奴见他可怜,便想起曾经的自己,顺手搭救了他一下。而今时机到了,他正好得用,遂几次递了消息给他,暗示他这次正是他复仇的好机会。

    却没想此事最后被贵主查个水落石出,并没能引向高阳公主,反倒把祁常侍搭了进去。至于祁常侍衣柜里的那方兰花手帕,是奴所放。奴当时知道贵主缉拿了祁常侍之后,便担心事情败露,遂塞了二十一公主帕子,扰乱贵主的视线。”

    于奉接着还解释,他当日目击太子妃推李明达下崖后,便送走了太子妃,随即折回来及时捡走了残留在悬崖上碎手帕,目的就是让人以为晋阳公主是意外坠崖。结果却刚巧碰到李惠安来了,于奉便躲了起来,随即看到李惠安趴在悬崖处哭喊,并把手里的帕子弄掉了山崖。那时候于奉便注意到,李惠安的帕子与自己所捡的碎帕一模一样。

    本是一闪而过的念头,但后来到祁常侍出事后,于奉因为担心太子妃和自己暴露,自然就想到了利用这一点。而刚好太子妃那里有一方二十一公主以前落下的帕子,于奉便趁此时机塞把帕子随便塞进了到祁常侍衣柜里的一件衣服中。于奉做这些举动,正如他所言,就是为了混乱李明达的调查视线,想把这件事糊弄过去。但万没有想到,晋阳公主是个异常聪颖厉害之人,如此复杂的涉及,她却能层层剥茧,最终还是查到了他身上。

    李明达还要知道更多的真相,遂有意引导于奉。

    “但你坦白这些,却不能减轻苏氏身上的罪孽,就算她失手令我坠崖一事可以体谅,她害死皇嗣,私会情郎,每一件都足够她死一次,皆不可饶恕。”

    “吴王并非是她的情郎,她那日去见他,不过是心烦为了赌气,为了做些什么以平衡太子对她犯下的恶。与其说私会,倒不如说她更像是故意在气太子。

    至于那个流产掉的孩子,她如何能忍得下?那是太子殿下前两月喝酒喝醉了,把太子妃误认了别人,强迫她……任哪个女人会忍得了自己男人叫一宿别人的名字,对自己发泄,结果还因此怀了孩子?”于奉越说,唇斗得越厉害。

    “太子殿下便是高贵出身,也不该这般不把女人当人看!再说太子妃也是出身名门,当配得上他。当年在安州,她是当地所有贵族子弟最向往的佳人良配,个个待她若菩萨一般瞻仰。但到了这太极宫内,却要日日年年受到这样的摧残,何其不公。谁不是人,谁不想好好活着,可这偌大的深宫可曾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

    于奉说罢,泪如雨下,便对李明达不住地磕头。他虽不了解晋阳公主,但早有耳闻公主品德端方,为人正直且内心仁善。他相信公主只要有一点点的悲悯之心,在这件事情上,就一定不会把太子妃置于那般残忍的下场。

    于奉依旧连连磕头,恳求李明达帮忙求情,减轻对太子妃的刑罚。

    “我知你在包庇他,有些事非你一人可为,必该是你二人合谋所致。然有些事实我也听清楚了,错的就是错的,他该受到惩罚,同样你们也要承担你们恶行所犯下的恶果。”李明达说罢,便摆摆手,打发人将于奉带下去。

    于奉不肯走,趴在地上恳求李明达帮忙求情,“请贵主一定要帮忙陈清太子妃的苦楚,她便是做了坏事,也非大恶之人,实不该受到剐刑!便是死,求您也给她一个留全尸,给她一个安详的死法,她这辈子已经够苦了,真不该受此罪啊!”

    于奉哭得鼻涕横流,悲愤至极,最终还是被侍卫使了大力硬拖了下去。

    李明达端坐在案后,听着于奉凄惨的求情声,面冷至极。

    半晌之后,程处弼见晋阳公主还是如此,遂看向了其身边的大太监田邯缮。

    田邯缮挤眼睛示意给程处弼,表示他也不敢出声招惹。她家公主很少有这般酷冷难以相处的模样,可见是被于奉先前所言的那些话给惊到了。而且田邯缮也清楚,此刻他们公主心里在想什么。同是女人,必定有些感同身上。太子身上的这种事,于女人来说确实是个折磨。而太子毕竟是太子,身份尊贵,这种事就算送到圣人跟前,所受最大的惩罚却不过是几声训斥,几通收拾,再不能过了。反倒是太子妃的作为,只怕会地位不保,且必定会受到很严厉的惩处。

    程处弼看着犯难的晋阳公主,也理解,遂决定保持默不作声,只等着贵主吩咐便是。

    “程侍卫,都记下来,由你回禀圣人。”李明达深吸口气,便缓缓地起身,转即又告诉田邯缮,把先前调查整理出来的东西都一并给程处弼。随后,李明达便摆驾回立政殿。

    李明达刚回,就看见了李恪。

    李恪刚跟李世民请罪出来,瞧见李明达,微微颔首,算是招呼了一声,便打算走。

    李明达轻浅回礼之后,也没有再多言语,目送李恪离开。

    过了会儿,李明达便听到李恪再和程处弼说话。

    当听到程处弼说案子要结了的时候,李恪默了会儿,才道:“其实太子妃那日不止哭了,临离别时我劝她想开,以后切勿如此冲动,她和我说了一句话,但我之前没对十九妹说。”

    程处弼:“说了什么?”

    “火炎昆冈;玉石俱焚。”

    作者有话要说:  唐十大酷刑:杖杀、腰斩、弃市、枷刑、戮刑、车裂、灭族、剐刑、地狱刑、无罪刑

    剐刑(可以说基本就是凌迟的意思):《旧唐书 桓彦范传》记载桓彦范被处死的一种刑罚,“乃令左右执缚,曳于竹槎之上,肉尽至骨,然后杖杀。”

    ---------

    感谢莉莉和折叶成诗二位小仙女的地雷,么么哒(*  ̄3)(e ̄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