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29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人有些时候, 就是会放不下执念。如果苏氏的执念就是李恪,这么多年她的心结也都在李恪身上, 那她冒险外出,欲趁机表述清楚, 倒也有些道理。尽管这件事在李明达看来, 有些蠢了,不过男女之间的感情,有时候据说就是没道理的东西,很容易让人犯蠢。

    李明达尚不懂男女感情, 也就不对这件事过多深究, 她只需要关注实实在在的证据便好。

    现在有两件事情必须要搞清楚, 第一苏氏腹中的孩子, 是否真的死于意外。第二, 苏氏是否就是和她坠崖有关的那个一闪而过的“人影”。

    解决第一个疑问,只需要从其身边的侍女着手,了解苏氏那日失足落水的情况。

    太子妃若游园, 便是轻简出行, 身边前前后后总要跟二十来人伺候。李明达避讳打草惊蛇, 虽讨不到太子妃身边人的证词, 但当时在场其它小宫女的证言, 却很容易问到。

    “婢子记得当时太子妃忽然惊呼一声,说是瞧见池塘内有一尾大红鲤,因想凑近看,却不小心脚一滑, 整个人跌进了池塘里。”

    这个经过李明达早就听说了,但今天她要知一些细节,“朝前跌,还是朝后跌?”

    宫女仔细想了想,很确认地告知李明达,“是朝前跌,整个身体是面朝下跌进池子里的。”

    李明达听到这陷入了思索,立刻觉得有古怪。她已然调查过,苏氏滑倒的地方,是个很缓地坡,且不说岸边被宫人打扫铺排的石子有些干涩,跌倒有些不容易。便是真跌倒了,正常人滑一脚,肯定本能地不想坠入河里,身体最为自然地反应是往后仰,尽量远离池水,苏氏却反常地前倾,往池里倒,这更像是主动跳入,又或者被人推入才会出现的情况。那没人推苏氏,就只剩下她自己跳入这一个可能了。

    但即便苏氏前摔入池,因为池子水浅,淤泥多,其身体也未必会有什么伤害。而且她摔进河内之后,立刻便有宫人赶来救她,并没有让她在水中逗留太久。当时参与救苏氏的几名宫女,都表示苏氏摔入河里到搀扶的过程,只用了不到六七句话的时间。但苏氏被搀起身后,就捂着肚子,脸色惨白,出了事情。

    李明达又确认地问了她们,当时苏氏跌倒起身之后,身上没有任何受伤之处。

    “出事前呢,便她没有坠河的时候,面色如何,可是红润有光,神采奕奕?”

    李明达的问题让宫女们再一次陷入回忆,随即大家互相看了看,用眼神互相交流确认,便有个胆子大些的宫女,率先对李明达摇头。

    “这事婢子很有印象,太子妃游园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好,没什么血色,婢子还发觉太子妃偶尔会皱几下眉毛,似乎、似乎……像是忍受了很大的痛苦。当时婢子还纳闷,太子妃既然身体不适,因何非要游园呢。”

    “这一说,婢子也想起来,当时婢子无意偷瞄一眼太子的下身,裙子一直在微微地抖,当时婢子还想是哪来的一阵邪风,这么吹得。这会儿才明白过来,她很可能是她的腿隐隐发抖,强撑着行走所致。”

    “是,婢子也看到了。”

    “婢子也是。”

    附和的人越来越多,总计有九人。

    李明达命人做了记录之后,随后便问询太子妃小产当日所留下的衣物是否处理了。有个小宫女听这话,忙表示已经焚烧。

    李明达身世这宫女一眼,目光愈发目光凌厉。小宫女立刻就被瞧得心虚了。

    “你撒谎。”

    小宫女忙跪下磕头,哆哆嗦嗦道:“。婢子知错,请公主饶命!本该当日就焚烧,除污秽。但婢子拿了衣服后,瞧着料子好,便有些舍不得,便一直偷偷留到现在。本想着等风声过了,就拿出来洗一洗,珍藏起来。”

    小宫女所谓的珍藏,其实是这些宫女私下里的爱好。把宫里贵人们一些不要的衣服偷偷留着,私下里穿着显摆一二。当然这种事是极为私密的,只有互相十分要好的宫女们之间才会这么玩。

    李明达命人立刻将衣物拿了上来,可见裙上的血渍,已经干涸发黑。除了闻到一些血腥腐的味道之外,李明达还发现裙子上干涸的血渍有两层,头一层血渍比较少,之后的比较多,掩盖在上头。两层血混在一起,普通人乍看之下,分不太轻,但李明达不同,她可以从裙子上的血渍浓厚,还可准确分辨出先干涸血渍的边缘。

    如果说苏氏坠河之后,导致了小产。她身上的衣物在血渍没干之前,必定会被除去,这样形成的血渍就只有一层。而现在苏氏衣物上的血渍却是干涸过一层,又被覆盖了一层,这便说明苏氏在坠河之前,裙子内里就已经染上血了。

    由此推敲,也便是说苏氏在坠河之前,已经有了小产的迹象,开始流血了。这也刚好如何那些宫女在苏氏落水之前,看到苏氏脸色惨白,腿似发抖的缘故。

    苏氏在明知道自己会小产的情况下,没有立刻宣见太医诊治,而是强忍着痛,一步步走到距离寝殿很远的池塘边,来了一场虚假的失足落水。

    为什么?

    李明达想来想去原因只有一个。

    这个孩子是苏氏她自己不想要,她的小产,乃是她用药所致,因小产流血等情况她无论如何隐藏不住,未免被太医诊断出其它小产原因,暴露了自己,所以她选择了自行找了个明显的原因,来掩饰。

    如此大费周章的让孩子流掉的举动,令李明达真的不得不怀疑,苏氏肚子里的孩子可能不属于她大哥。但如果说是别人的孩子,李明达又想不出在这深宫之中有他人能让苏氏怀孕的可能。苏氏乃是太子妃,一言一行都被身边人看着,而且她的身边除了太监就是宫女,想让她和其他男人通奸?总得有他男人才行。然宫规森严,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

    田邯缮随即想到一个可能,“贵主 ,那会不会是于奉那厮是个假太监?”

    李明达无奈地看一眼田邯缮,觉得他所言的话太可笑不过。这太监净身进宫,要走几番检查,再者于奉在宫中生活十年多年,怎可能瞒住这么大的秘密。

    不过出于完全的谨慎,李明达还是让田邯缮打发人去证实了一下。李明达随后在次日清晨就得了回禀,果然如她所料的那般,于奉是个真太监。

    “这就怪了,那太子妃好好地,为何不要这个孩子?”田邯缮满面愁容,很不理解,“这女人心呐,有时候太深,真叫人琢磨不透!”

    叹毕,田邯缮看眼李明达,恍然觉得自己所言不太合适,忙跟自家贵主赔罪。

    “有些女人心,确如你所言,有点难琢磨。”李明达听了田邯缮的话后,心里突然冒出了另一个想法。

    晌午后,李明达见李承乾从李世民那边退了出来,忙叫住他。

    “大哥,嫂子身体可还好?”李明达问。

    李承乾没好气地看一眼李明达,然后抬手指了指她,“小丫头,我正要和你说这事,你倒先说了,正好我们好生聊一聊。”

    李承乾随即和李明达单独留在屋内。

    “我听说你正在查你嫂子。”李承乾立刻质问道。

    “大哥知道了。”李明达倒不意外,毕竟她调查的时候,总会有几个人知情,而这些人难保就有嘴巴守不住的,传了消息过去。她查案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之所以低调只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但却也不是非一定密封着消息四不透风。

    李承乾见李明达竟然毫无愧色,深吸口气,背着手在屋内徘徊一圈圈,然后脸上泛着一股狠劲儿,抬手指了指李明达,“你还真坦然,你大嫂的事用得着你插手?她已经小产了,很是伤心,这时候你干出怀疑她查她的事,让她知道后会作何感想。”

    “大哥就不好奇她为何会小产?”李明达问。

    李承乾眼珠子动了一下,眯着眼睛,“小产就是小产了,知道原因会把孩子弄回来么。而今紧要的是让你嫂子尽快养好身体,回头再多生几个皇孙,便什么都有了。”

    “我看大哥是知道原因了。”李明达从李承乾毫不好奇且不耐烦的表情里,读到了很多。

    李承乾愣了下,随即和李明达四目相对。他狠狠地皱眉,尽量隐忍不发作,用不善地语气对李明达道:“兕子,有时候太聪明反而会吃亏。我和你嫂子的事用不着你来操心,这件事你到此为止。”

    “好,我就算是给大哥面子,不去深究她为何故意让自己小产的事。那我坠崖的事呢,大哥以前不是支持我查明真相么?”

    李承乾皱眉:“坠崖?你坠崖的事跟你嫂子有什么干系?我记得那日她可没有出宫。”

    “你确定?亲眼见她那日在东宫了么?”李明达问。

    李承乾听她此问,意料到了什么,目光里依旧满满的不忿和懊恼,但这件事他也不敢肯定。

    李明达仍一双明眸坦然与李承乾相对,“若是她推了兕子下崖,大哥作何感想,还是兕子多管闲事?”

    “兕子,那可是你嫂子,她可是个纯善到连个吃她血的蚊虫都会放过的人,她喜欢你都来不及,又怎么会伤你。你有点心存恶念,以己度人了。”李承乾道。

    李明达看一眼李承乾,说了声博鳌前,转身立刻命人即刻缉拿于奉,并特意吩咐下去,把于奉被抓这件事一定要告知给太子妃。

    李承乾暴怒不已,一把拉住李明达的手,“兕子,你要闹到什么时候?难道有阿耶百般宠爱你还不够么,非要把东宫搅和乱了你才甘心?”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搬家,二三十个大箱子,还没收拾完,晚上太累,睡……睡过去了,捂脸。

    22号终于过完辣,明天开始崛起崛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