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28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重生军嫂有空间     “真气死我了!不行, 这口气憋在心里我喘不下气, 你去叫个小的丫鬟进屋来。”高阳吩咐百灵道。

    百灵乃是高阳公主的贴身大侍女,自六岁起就伴她身边伺候,可谓是她的亲信中的亲信。

    李明达从耳目聪明之后, 倒是在不经意间听过不少的宫女在私下里议论过这个百灵。说是她以前在宫里的时候,便是大宫女之中最厉害不好相与的人物,而今随着高阳去了公主府,更是越发的争锋逞能,成了公主府内的一人之下千人之上。据说她若厉害起来, 连驸马房遗爱对她也无可奈何。

    “贵主, 这是在立政殿, 咱们还是收敛着点。您可别忘了,上次就因为宫女的事, 您刚挨了陛下的训斥。今日进宫已然是特例,您若再在他眼跟前犯事,就太危险了。”百灵立刻劝慰阻止高阳, 把该说的话都说了。

    高阳公主闻言更气,激动地拍拍床板。

    “怪她告状!不然阿耶哪有心情管我这点小事。你说她查案查案, 最后怎么都查到我头上?是, 我承认我使唤那两个小丫鬟监视她了, 便于我知道她和阿耶的喜好, 最终还是为了讨好她,讨好阿耶。当我想耍这样的手段?我不走这条路,便会跟其她的庶出公主一样, 被阿耶随便找个阿猫阿狗就给嫁了,然后被遗忘,再没人管。而今我便是不遂心地嫁给了房遗爱,好歹他出身名门,人在长安城,我不必忍受远嫁之苦……”

    “百灵你说,我们同样都是陛下的女儿,凭什么她们嫡出的就高一头,我们就不是人了?我心里头嫉妒她被养在阿耶跟前,嫉妒她受宠,难道这不是人之常情吗?!

    你说她坠崖的时候,怎么没死透了,非活过来!她死了,我的日子该还能过得更好些,哪会有现在这么多气受。再者阿耶眼前没她挡着了,眼睛多少会看几眼我这边。女儿求父亲的宠爱,这算心思坏么!反正我是问心无愧。以前那么讨好她,哄着她,我对她都比对自己亲娘孝敬,好好地一番苦心,却贡出个白眼狼来!

    我心思再坏,可也是个坦荡荡的人,从没叫人真去害她。可她现在却要逼死我!今日叫我进宫,根本不想跟我和好,还是为了在我身上找茬,想把我给弄死!”

    高阳公主气得咬牙切齿,恨得快把牙给咬碎了。

    李明达听高阳公主这番一番谬论之后,眼睛一斜,开始一心去想案情。如果这件事真的牵涉到李恪的话,那苏氏和李恪之间到底什么关系,那个小产掉的孩子……

    “晋阳公主刚有意您提了吴王,会不会真知道什么事,难道晋阳公主坠崖一事真跟吴王有关?”

    “我怎么会知道,早知道他给我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我当初就不会答应带他进山。”高阳公主十分后悔道。

    “而今只要他们找不到吴王便好,不然公主在陛下跟前,只怕会更抬不起头来。犯错有一有二也便罢了,次数再多,只怕会……”百灵最后一句没敢说全,慎重地看一眼高阳公主,夜色中她的一双眼眸锃锃发亮,营造出一种危险又紧张的氛围。

    高阳公主有点怕了,她叹口气,表示回头出宫就叫人捎信给吴王,让他尽快离开长安城,可别再给她找麻烦。

    百灵则就明日如何应对晋阳公主一事,给高阳公主出了主意。请她保持冷静,只要对方没有证据便不认,死咬着说不知道就可,万不可慌张露出破绽,让对方继续怀疑。再有对于晋阳公主的态度,百灵觉得高阳公主还是应该保持从前的样子,尽量麻痹晋阳公主,让她心软不好意思再问。

    高阳公主不愿意,“我才懒得去哄那个矫情鬼。这件事我又没有错,不过是帮三哥一个忙罢了,有什么了不得。”

    “吴王未经允准,擅自回长安城,贵主知情不报,还协助他在上巳节——”

    “行了,知道了。”高阳公主当即勉强地咧嘴,练习道,“好妹妹,我们好好聊聊,别再误会了。开头这样说如何?”

    百灵笑着点了点头,建议高阳公主明日就拿此态度对待晋阳公主最好不过。

    主仆二人又细细地练了几遍遍说辞,而后才消了声,彻底歇息了。

    次日,李明达吩咐程处弼等人在宫外静候,准备跟踪高阳公主的人马。一旦发现吴王所在之处,立刻抓现行。

    高阳公主梳洗完毕,就来了。她一进门便是笑容满面,忙去拉李明达的手,往自己脸上贴,大有让李明达打她一巴掌的意思。

    “好妹妹,我们好好聊聊,我们姊妹之间别再误会了。姐姐是犯了错,可这几日天诵经念佛,仔细反省,已然知道自己不对的地方了,正努力改过。你昨儿个忽然又怀疑我,我的心真是……”高阳说着,就垂首用帕子擦拭眼角,随后再抬眼的时候,眼睛就红红的,似哭过一般。

    李明达瞧她这般可怜的样子,本该会心软。但昨夜高阳讨论如何对付她的种种话语,还在她耳畔回响,所以她至今所听高阳对自己说的每一个字,都觉得讽刺。

    一边骂她是白眼狼,一边又把她当傻瓜一样糊弄。

    可笑。

    高阳公主说了半晌,见李明达表情漠然发怔,心里很不乐意,面上还温柔笑着,轻声问李明达怎么了,“是不是还不肯原谅姐姐?”

    李明正欲再言,这时李治那边刚好来人请她二人过去。

    三人一同饭之后,李治因刚好没事,就多留了一会儿,问高阳公主,近日房遗爱情况如何。

    “还那样,倒奇怪,怎突然问起他来?”

    李治笑了笑,“没什么,忽然想着了。上次我同四哥出宫,刚巧碰见他在月仙楼里喝得酩酊大醉,摇摇晃晃,也没个人去搀扶,还想着他近日是不是有什么愁事,才失态了。”

    高阳公主嗤笑,露出些许嫌弃的表情,“他那个人粗鲁惯了,失态惯了,勿需管他。有时我也想不通,都是打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他怎么就跟其他两个差那么多。”

    其他两个,自然是指房遗爱的长兄房遗直和三弟房遗则。二人都是长安城有名的谦谦君子,模样也好。其实房遗爱论长相也不错,就是比他两位兄弟更胖了些。这胖本是美得,但到他身上却显蠢了。

    “对了,三哥的事你问到没有?”李治转而问李明达。

    李明达摇头,“我还正要问九哥呢,从哪儿得来的这消息,说三哥在上巳节的时候也和我们一起登山,昨儿个我问十七姐,她也不知此事。”

    高阳公主打量李治,“原来兕子的消息打你这来,倒新鲜了,快说说,我也想知道。”

    “这可不能说,人家也说了不确准,是我非逼着人家说的,做了誓保证不外泄他名讳,你们啊都别想知道。”李治说罢,见高阳公主还不甘心,忙扶额道,“才想起来,阿耶昨日交代我去见一下倭国正使,险些忘了,先告辞。”

    “因何要去见倭国正使?”李明达起身送李治时,不解问他。

    “倭国皇女丢了,求我们出兵协助。”

    “倭国皇女,那个化名芦屋院静的?她失踪了?”李明达问。

    李治点点头,随即感叹这些倭人麻烦,“阿耶的意思是让我小心应对,这人丢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最近他们那边总出事,九哥谨听阿耶的嘱咐,小心些。”李明达随即送李治到了虔化门,和他作别后,回身就见高阳公主站在距离她大概五六丈远的地方盯着自己,而且似乎盯了很久。

    高阳公主感觉到李明达的注视后,忙笑着过来伸手牵她,感叹李明达和李治之间的兄妹感情好。

    李明达点头,坦率承认。

    高阳公主怔了下,随后也跟李明达告辞。她到底不想应对李明达的质问,即使没等到见李世民也罢了,总比漏出一个更大的错误再倒霉强。

    离宫后,高阳公主便打发百灵去知会吴王李恪,令其尽快动身离开长安。

    李恪此时正宿于月仙楼中,闻得百灵此言,虽有些不甘心自己的事还没办完。但安全第一,回头若让父亲得知他在消息,他必定吃不了兜着偶走。遂连忙命人查点行李,准备离开长安城。

    在百灵离开不久后,李恪又见百灵被两名官差模样的人押了回来。李恪知情形不妙,立刻转身进屋,意欲翻窗从后门逃走,不想窗后也有人等着他。这会儿他终于认出来这些所谓的官差,是魏王府的侍卫。

    李泰随后方迈着文绉绉地步伐,含笑而来。他微微躬身凑近李恪,仔细上下打量他,方用确认的口气道:“原来真是三哥,你既然来长安城了,怎么不找弟弟一起下棋喝酒呢,跑到这种寒酸的酒馆住着,掉你王爷的气派。”

    李恪白着唇,一声不吭。

    李泰挥挥手,示意属下把百灵带走,随后笑着对李恪道:“走吧,三哥。到我府上聚一聚,咱哥俩好久没有推心置腹了。”

    李明达随后得了李泰递来的消息,请示阿耶的意思。

    兕子坠崖,苏氏流产,吴王擅回长安……事情倒是越查越大了,李世民岂能容忍。立刻下了密旨给李明达,允她行使便宜之权。李世民倒真想看看,这件事往深了查,到底能查出什么惊天大真相来。

    李明达得令后,就出宫去了魏王府,先见了百灵。百灵便是被抓了现行,仍嘴硬不说。李明达倒也没指望能从她嘴里说什么,只叫人将百灵的嘴堵死了,手脚捆住,令其跪在跪在地上不可乱动。

    李明达命人捎了消息给高阳公主,也让属下特意透漏给高阳公主百灵和李恪被抓现行的消息。

    高阳公主再来时,脸上的神色很不好看。随后看见地上跪着的百灵,嘴被封住,眼睛瞪得很大看自己,似乎充满了恐惧,高阳公主心更虚了。

    百灵有些急,呜呜地对高阳公主摇头,使眼色。高阳公主拿不准她表达的意思,转而见李明达坐在上首位,悠闲地喝茶,她心里便难免揣度百灵可能已经交代实情了,才令兕子如此淡定。其实便是百灵不交代,而今的状况,也不容她再保李恪。

    高阳公主有些蔫地坐下来,让李明达把百灵放了,并且求她不要把此事告知父亲。

    “晚了,不然我也不会在这里。”李明达接着道,“你该知阿耶的脾气,此事若和你关系不大,何不交代其中的隐情。”

    高阳公主眉头打成结,眼睛喷火地瞪向李明达,只觉得眼前这个妹妹心狠手辣,竟然会阴损到诈她进宫,然后利用她跟踪她。

    “枉我平日待你那么好!”

    “李曦微,你给我闭上嘴!”李泰大迈步进屋,一脸戾气瞪着高阳,“这是兕子好心给你的机会,不要算了,便立刻滚回你的公主府静候处置。”

    高阳公主看眼李泰,气得缓气好一会儿才道:“真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就是带他进山。上巳节前一日他找到我,跟我说他想见一人不得机会,刚好上巳节可以寻得那个人。让我帮忙带他进去,之后便可不必管他。你们也清楚我和三哥的关系向来好,这种要求我哪能拒绝,就依言做了。到地方之后,他走他的。我就和姊妹们一起,至始至终根本不知道他做什么去了。不过你们如果怀疑是他推得十九妹坠崖,我却不信,好端端的,他干嘛要对对无辜的妹妹下手。”

    高阳公主转而看向李明达,“倒是兕子你,那天为什么要一个人离开?是不是去秘密见什么人?我就不明白了,你如何一定觉得是有人害你了,怎知不是意外,是你乱跑失足坠了崖……”

    “十七妹,你再乱言一句试试。”李泰厉声道。

    高阳公主不服气地抿嘴,狠扯了一下帕子,不敢再吭声。

    李明达根本不介意高阳公主说什么,比这更难听的话她都听过了,此时只转头问李泰,“三哥那边你问了么?”

    李泰很佩服李明达心胸,不愧是他的妹妹,处事大气,芳华自持,绝不与蠢人争辩高低,这才是一国公主该有的气度。

    “他现在什么都不肯说。”李泰看眼李明达,“你去试试?”

    高阳公主瞥一眼李明达,冷笑不止,似有话说,但却不能说。

    李明达点了头,便去了。

    李明达还未到李恪所在之处,就听见他在屋内急促徘徊的脚步声。可见他很着急慌忙,且心里没底,步伐杂乱无章。

    李明达命人传话之后,便踱步进了李恪的房间。李恪正拘谨的站直身子,看见李明达后,他面容绷得更紧。

    “原来是你在查我?你竟利用了你十七姐对你的信任。”李恪气得闭上眼,背过身去哀叹,“我不过是为私事来京一趟,见了人就会走,至于么,你们至于么?”

    说到激动之处,李恪又回身瞪一眼李明达。

    李明达打发走屋内所有闲杂人,直接质问李恪,“你想见的是什么人?赵钱孙周苏,选一个姓氏看看。”

    李恪听到那个很突兀的“苏”字,心里咯噔一下,立刻瞪眼看李明达,“你这是什么意思?兕子你真是疯了,这种玩笑你可不能随便开!”

    “反应很快,听个苏字,立刻就知道我所指。三哥,你看起来不无辜。”李明达道。

    “还轮不到你来质问我。”李恪又背过身去,他双手紧握拳头,这一次他打算不管李明达说什么都不予理会。

    李明达把阿耶亲手所书的密旨递给了李恪。

    李恪不明所以地接过来,看了之后,手抖了抖,然后红着眼对李明达无奈道:“你问吧,问完我自会进宫跟父亲请罪。”

    “你回长安的目的?”

    “见人。”

    “谁?”

    “是个男人,跟你要查的事情没关系,你坠崖的时候我也没有参与,我可以拿任何东西跟你发誓。”

    “那也要说,说出来清楚些免得猜忌,我保证不外传,对阿耶也是。”李明达保证道。

    “房遗直,”李恪见李明达不信,继续解释道,“我在安州遇到了些麻烦,急需一个聪明人帮忙解决,有人向我举荐了他。然后我几次三番送信过来,都被婉拒不收,我才亲自来请。”

    “那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他,偏要等上巳节那天?”李明达不解道。

    李恪:“你当我愿意这么麻烦,他就是看我偷偷来京,不敢在明面上拿王爷的身份,便变法地婉拒不见我,我能怎么办。后来我听他会去踏青,才会走此下下策。真没想到就犯了这么一件小事,便被你们揪了尾巴。”

    安州的事,李明达倒很想问是什么事。不过看李恪一脸抵触的表情,还有他刚刚描述时刻意规避的言语,知他不会跟自己细说,多费口舌去问也一样没结果。

    李恪所言只要去向房遗直求证便可。但李明达总觉得哪里不对,这房遗直既然知道李恪在找他,之前让他查可疑线索的时候,为何只字不提。

    再有李恪身上还有不解的事,他到底见没见过苏氏。

    李恪对于“苏”字的敏感,让李明达觉得他们和苏氏之间肯定有些瓜葛,而且巧的是,这两人身上的熏香味道一样。但李明达苦于没证据证实。

    李明达遂决定诈一下他,“三哥也没必要遮遮掩掩了,宫里的一名太监刚好亲眼见那天你和大嫂见了面,你又作何解释?”

    李恪震惊了一下,然后忙道:“那是意外,我也没有想到她会穿着一身男装现身在那里。她哭的很伤心,还说了些奇怪的话。我真的只略微劝了劝她就走了。

    当年她父亲苏亶在江州任职,我被封梁州都督,因年小上任懂的不多,便与苏亶来往密切,仰仗他处理大小事宜,因此也和她浅识了小半年,之后他被封太子妃我便再没有去过苏家。而今时隔这么多年,我们之间从未联系,什么事都没有,她那日忽然和我说那些,我也很奇怪。都怪十七姐嘴巴大,竟然告诉她我来长安的事。”

    李明达看他说话态度眼神儿诚恳,知道他没有作假。

    再问也没什么了。

    半个时辰后,房遗直到达魏王府。

    随后房遗直就和李明达承认吴王私下里联系他的事实。但对于吴王在上巳节偷偷隐藏身份,就是为了见自己一事,他毫不知情,也不曾在那天见过吴王。

    李明达点了头,又有些欲言又止。

    房遗直请他但说无妨。

    “他说安州有事,才去找你,你可知道是什么事?”

    “不知,遗直对吴王身上的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提起李恪,房遗直本来温柔的表情瞬间漠然,口气更冷漠。

    李明达还从没见过房遗直态度这么冰冷。

    李泰倒是似乎理解房遗直的心情,让他尽快离开了。

    “到底怎么回事?”

    李泰:“这事儿你可能不知道,你三哥小时候顽皮,撞过梁公夫人,令其小产险些丧命,所以房家的人对你三哥一直没什么好感。”

    李明达:“原来如此,这房家人倒真是厉害,”敢和王爷结仇。

    李明达回宫后,太医那边传了消息,将诊脉断出的日子与东宫司寢记录做了对应,几乎可以确定,苏氏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太子的。再说苏氏常年在东宫,没可能与别的男人有所接触,孩子是太子的也实属在常理之中。

    李明达随即查了苏氏失足的现场,池边缓坡,沙石铺在上头跟干涩,且池边水不深,里面都是淤泥,软绵绵的。这种情况能摔倒,且一下子就把孩子摔掉了,到底是运气背,还是另有缘?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搬家,我想象的太简单了,怎么这么多事呢啊,欠的一章三天内必还。这是今天正常更新哒,(*  ̄3)(e ̄ *)亲亲~

    感谢小二歌!和折叶成诗两位大大投喂的地雷,么么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