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大唐阳公主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第26章 大唐阳公主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是个人物。”

    可惜她不能如长孙涣等人那般身份便宜, 可以亲自见识一下这人的才华。

    李明达叹毕, 便用帕子掩嘴,困倦地打了个哈欠。她昨晚没睡好,想事情至深夜, 这会儿困劲都上来了。

    因见李泰等人尚有兴致,李明达便先行先告辞。

    李泰不放心李明达一人回宫,把身边的侍卫都打发去护卫李明达。

    李明达骑上马,便从打算从边绕行,避开那边尚未散尽的人群。她骑着马刚缓慢地穿过一条小巷, 就被迎面而来的两名倭人拦住。

    这两名倭人都穿着本国很有特色的大袍, 脚踩木屐, 让人很轻易的就能辨明他们的身份。

    两名倭人行礼之后,便谦卑地向李明达致歉, 告知李明达倭国皇女很想和她私下里见一面。

    李明达便闻着这两个倭国人身上的脂粉香,边干脆回绝道:“不见。”

    倭人没想到大唐公主竟会如此直白的拒绝,互相看了一眼, 面有难色。随即李明达的侍卫便上前,请两名倭国人让路。二人无法, 便只好退下了, 且行了大唐礼恭送李明达。

    田邯缮:“贵主, 您说她刚在众人跟前道歉, 出了丑,怎么又突然拦路想见您,却是什么意思?”

    “肯定没好事, 不沾惹就罢了。”李明达说罢,便挥鞭直驱太极宫。

    是夜,李明达被李世民叫到身边玩耍。

    说是玩耍,其实就是父女二人凑在一起各做各的事。

    偏殿上首位放置一张雕龙镶金的大桌案,乃是李世民批阅奏折所用。大殿北边有两张小桌,一张为李治所用,另一张则是李明达的。

    此刻李明达就坐在桌后安静地作画,笔锋流畅地勾勒出山峰的形状,修饰一二之后,只差一颗矗立于孤峰的苍松便可完毕。

    这时候,外头来人回禀李世民,说太子妃苏氏小产了。

    李明达手一顿,笔尖便戳在了画纸上。

    李世民也被这个消息弄得既震惊又糊涂,苏氏什么时候怀孕了,他怎么不记得,难道是他处理国事太忙,给忘了?

    李世民便转头看一眼方启瑞。

    方启瑞立即会意,对李世民摇了摇头,表示东宫那边确实没有通告过太子妃怀孕的事。

    李世民随即质问何故,传话的太监忙惶恐告知李世民,苏氏滑胎乃是失足落水所致,至于苏氏怀有身孕一事,先前倒是不太清楚,落水后出了事方知道。

    “怀了多久?”李世民问。

    太监道:“胎儿已然成型,估计已有两月。”

    李世民蹙眉气道:“东宫的太医怎这般马虎大意,这苏氏也奇怪,平常挺温婉细致的女子,怎至于怀孕两月竟不自知。”

    “我记得她前段日子染了风寒,该请太医诊看才是。会不会是太医手误,没发现她有喜脉?”李明达忍不住奇怪道。

    回话太监垂着头,抖唇解释道:“前段日子太子妃确实身体不适,偶有呕吐之状,还以为是风寒所致,因怕请了太医引太多关注,反叫人无端紧张,遂只打发宫人熬了些驱寒的姜汤服用,至始至终都不曾传召太医。太子妃因此十分后悔自责,奴来回禀时她仍垂泪不止,恨自己不经心。”太监随即告知李世民,滑胎之后,太子妃便想亲自来立政殿请罪,却被太子给拦下了。

    “事已至此,道歉有什么用,再者她又并非故意,这一胎没了也便罢了,是没缘分。他们夫妻还年轻,以后想要多少也不会耽搁。”李世民叹口气,有些惋惜。他摆摆手,打发那太监离开,随即又传命下去,往东宫送些温补固身的药材,让苏氏好生养身。

    李明达安静地站在李世民身边,没吭声。

    等了会儿,李世民批复完奏折之后,便放下笔,看向那边还站着一动不动的李明达,瞧她面容凝重,发呆似得看着前方,便问她是否对于苏氏滑胎一事有所怀疑。

    李明达摇摇头。不确定的事,她不想乱言去叨扰父亲。

    李世民的面色却随之凝重起来,“便是你不说,我也一样觉得苏氏滑胎之事很有蹊跷。这宫廷女子生活仔细,却不是山野乡妇活得那般不拘小节,更何况你大嫂乃是东宫主母,身边数百人伺候着,料理她的日常,万不该出这样大的差池。”

    “那阿耶刚刚还……”李明达不解地看向李世民,刚刚李世民明明表现出宽容不追究问责之态。

    “我不这般让她放松警惕,你怎么去查?”李世民笑了下,随即起身,慈爱地拍了拍李明达的脑袋,“明儿个便找个理由去看看她,查出结果记得第一时间告诉阿耶。”

    李明达应承,心想真不愧是自己的父亲,其心智远高于她这等蠢人。

    李世民见窗外天色已晚,便打发李明达早些歇息。他则还有一些要务处理,便不能陪她了。

    李明达应声退下。

    在目送李明达娇俏的身影消失后,李世民的方沉下脸来,微微偏头朝方启瑞的方向。

    方启瑞伺候李世民多年,脑子异常激灵,深谙李世民的每个神态举动所代表的意思。此刻他立刻上前,回禀给李世民晋阳公主近来的举动。

    李世民微微扬眉,“怎么,她竟查到了内侍监身上?”

    “是,好似这于奉与太子妃之间的关系并不一般,平常不注意也觉得什么,仔细叫人监察之后,才发现他们之间确实来往有些频繁。”方启瑞接着解释道,“公主今日已经派人出城,想来是调查于奉的身世。”

    李世民点点头,让方启瑞继续派人远远地看着就行,一切都由着兕子去查,不许插手。他这个女儿的办事能耐他很很相信。兕子会怀疑,那就就一定有她怀疑的道理。且今日东宫苏氏身上所发生的事,也确实证明了她的怀疑并非空穴来风。

    次日李明达早起,便听闻身边人告知,李世民昨夜去了杨妃那里安寝,遂今早并不在立政殿。

    李明达便准备一人用早饭,随后得了九哥李治那边递来的消息。李明达便应邀去李治屋内,和他一起用早饭。

    李治长李明达五岁,而今已然出落为翩翩少年郎了,他性子温厚,待上敬爱待下柔和,因此在宫里人缘极好,常被人说是心最软最厚道的皇子。

    李治的饭量还如往常那般,只涨不减。他三两口把八块胡麻饼吃完了,还就着胡麻饼吃了一盘切鲙和一盘手撕羊肉,其它的小菜只是微微动了几口。

    以前李明达倒是早就习惯了李治的饭量,但而今瞧他这样吃,许是因为距离太近的关系,李明达竟可以听到他腰带被隆起的肚子绷紧而发出微微的轻响声。

    李明达倒是没什么太大的胃口,吃了半块饼,喝了点汤也便罢了。

    李治净手之后,转即见李明达也吃完了,笑问她今日怎么这么快。

    “可能是天转热了,便没胃口。九哥今天的胃口倒还是和以前一样好。”

    李治笑着点头,他正襟坐好,接着对李明达道,“我听说你在查坠崖一事,可查到什么线索没有?”

    李明达摇头,“目前还不明朗。”

    “今儿找你就是要说这个,我昨日偶然得了个消息,但不知真假,就随便说一个你随便听听,一旦有用呢。”李治道。

    “你说。”

    “这消息玄乎,不确准,你听听便罢。说是你三哥悄悄回京了。”

    李明达立刻张大眼,“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听这消息的反应跟你一样,真的不确准,只是有人隐约瞧着好似像他。本来这种模棱两可的消息,不去在意也罢,但偏偏人家说的时间地方让我不得不计较。猜猜是在哪里,什么时候?”李治卖关子道。

    李明达立刻道:“莫非是在上巳节那日,我出事的地方?”

    李治点头。

    李明达盯着李治看。

    李治以为李明达没有注意到,遂又深深地点了点头示意他,不想李明达还是在看他。

    “愣神了?”李治挥手在李明达眼前晃了晃。

    李明达微微倾斜身体,拉近了自己的眼睛与李治眼睛之间的距离,然后蹙眉盯着李治道:““九哥,你眼睛会不会觉得不舒服?”

    “不舒服?”李治不解地眨眨眼,“很好啊,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

    “我瞧你的眼仁好像和别人的不大一样,得空请太医瞧瞧看,再者九哥也不必顿顿如此吃肉,偶尔吃些清淡的,用些清肝明目的菜也好。”李明达轻声建议道。

    李治:“你认真的?”

    “自然认真,记着,得空宣太医看看眼睛,这就当是你今天给我提供消息的回报。”李明达道。

    李治挑了下眉,越发觉得自己的妹妹在胡说八道。好好地突然冒出一句让他去看眼睛,他眼睛有多好用,他最清楚不过,真有点莫名其妙。

    不过妹妹到底是好意,李治觉得自己该心领,遂笑着应承李明达,敷衍她放心,自己有空一定会瞧瞧看。却没想到,他的敷衍被李明达一眼就看穿了。

    “九哥不许跟我打诨,一定要看,要看。”李明达很严肃地警告他。

    “好好好,我会叫太医看看。”李治无奈地点头,生怕李明达不信,还对李明达发了誓。

    “那不说了,我去东宫看大嫂。”

    “今早我也听说她小产的事,倒真是叫人伤心,帮我和她说,等她身子好些了,我就央告大哥和兄弟们一起去瞧她。”

    李明达应承,这就去了东宫看望苏氏。

    李明达见着人的时候,苏氏面色惨白,十分体虚,没有多少精神。李明达带李世民转达几句劝她安心休养的话,便忙退了出来,随即嘱咐其身边的大宫女好生照顾太子妃,又命太医每日都要按时诊脉,直至苏氏身体彻底康复之时为止。

    李明达随后便问了东宫的几个领事太监,得知苏氏前段日子生病,确实没有请过太医后,便再不言说什么,起驾回了立政殿。

    三日后,先前李明达派去京兆武功地界调查的几名侍卫回来了。

    李明达随之得知了内侍监于奉的成长经历。

    他出生于武功地界一处叫墘水村的地方,尚在襁褓之时便母双亡,转由其大伯抚养至五岁,而后因堂兄成亲没钱,他就被卖到苏府为奴,至十二岁的时候,因于奉在苏家受了主人的喜欢,被恩准外放,除了奴籍。这除奴籍,由贱奴转为良民身份,本是一桩极好的喜事,照理说日子该越过越好才是,却没想到他又第二次被他大伯发卖。这一次就因为六百文钱的赌债,于奉被他大伯和二伯联合设计送到了宫里做了太监。

    田邯缮听闻于奉的经历,不禁红了眼。他家也穷,当初也是为了给父母和哥哥们娶媳妇儿,田邯缮自愿做了太监。但好歹他是自愿,于奉却是不同,本来人逢喜事,有了过好日子的希望,却偏偏在这时候被算计成了太监,这比他之前为奴还要更残忍十倍百倍,令他变得连个男人都不是了。这是何等的令人愤慨。

    “他大伯二伯倒真该死。”田邯缮叹道。

    “田公公猜着了,这于奉的大伯二伯而今的确都不在了,俩人因为盗窃入狱,被判了流放,离开武功地界没多久,就先后因‘经不住流放之苦’在路上病死了。”侍卫回道。

    这于奉大伯二伯的死,倒是有些巧。李明达仔细问日子,正是在太子妃进住东宫的头年。再去稍微问询一下,便很容易发现当时司管墘水村的州刺史,刚好是秘书丞苏亶所举荐之人。

    这于奉在进宫之前便与苏氏相识这点,已然可以确凿认定。在年龄上,于奉与苏氏相仿,相识之时正是俩小无猜,二人极可能是很好的玩伴,或也是因此,于奉到大些的时候,刚好在苏氏准备进宫做太子妃的前半年,被格外恩赐除去了奴籍。

    自小颇有渊源的两个人,坎坷之后,又再一次在皇宫相见。在深宫之中互为倚靠,缔结一种信任和忠心的关心,是极有可能的。

    但对于内侍监于奉与苏氏之间有没有什么其它的复杂感情,李明达并不清楚,也不想去做妄加推论。但她有一点可以非常确定,于奉必定是十分忠诚于苏氏。二人素日频繁往来,以及苏氏帮他报仇这件事,都足以侧面佐证这个问题。

    李明达随即设想了下,如果说那日女扮男装出现在断崖上的女子就是苏氏,于奉当时出现且刚巧哄骗李惠安,也是因由于苏氏,倒都可以把事发的现象解释通了。

    那苏氏会去见谁?绝对不可能是于奉,因为于奉在宫里就会很便宜地和苏氏相见,没必要如此麻烦。

    李明达随即想到了今晨李治提过的他三哥李恪。有人恍然见到他也出现在山上,是真是假?会不会刚巧就是这俩人相见?但李恪为什么要在那个地方和苏氏见面,他和苏氏之间为什么会有来往,这些问题都很令李明达疑惑。再还有一个很大的解释不通之处,便是既然两个人都是私下悄悄地来,又何必非要约见在人多眼杂的踏青的山上,完全可以找一处没有人的隐蔽地方去见,如此更为安全。

    除非这见面,本来就是有一人也愿意,而另一人不愿意。且这另一人隐秘身份来着山上踏青本是另有目的,却不巧被前者知道了,所以被前者追了过来。

    事情虽然都建立在假设之上,但颇有合理之处,最要紧的眼前就只有这一个线索可查。考虑到俩人如果乔装上山,并非在明面上有贵族身份,那必定要被人引领才能进入。

    苏氏可以有于奉帮衬,那李恪找谁?这个带领立刻进山之人,也是个突破口。

    若是能把这个带路的人揪出来,一团乱麻就会扯出头绪,问题也便随之迎刃而解。

    当时参与踏青贵族子弟都有名单记录,但因为参与的人数众多,想要在短时间内有个结果,绝不能光凭她自己的调查。她需要一个人缘好或是能镇得住这些子弟的人选,来快速处理好这件事。

    李明达谨慎思索了一下,脑子里就只有两个人选合适。但用人的事李明达还是要上报,得李世民允她准随意调动‘闲散人员’后,李明达才点了房遗直和尉迟宝琪的名。

    尉迟宝琪人缘好,消息灵通,由他来协助正可展其所长。至于房遗直,原因更简单,经过上次的合作查案,李明达发现他很好用,自然要继续用着。

    ……

    这次为晋阳公主传话的人还是程处弼。

    程处弼公事公办,把话原封不动地转述给了房遗直。房遗直才能被圣人和公主肯定,本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但“闲散人员”四个字倒是让房遗直好一顿挨尉迟宝琪的笑话。

    “尉迟二郎莫笑,也有你的份。”程处弼口气冷硬地补充道。

    “真有我?”尉迟宝琪见程处弼点头,顿时笑不出来了,尴尬地道,“我说这位英俊的程侍卫,你就不能把话一遭说了,先不喘气?”

    程处弼默然不作声。

    “我和你说话呢。”尉迟宝琪见程处弼不回应自己,拍了拍他肩膀。

    程处弼:“贵主限三日,要你们查清吴王现身于上巳节的传言是否属实。若属实,他而今落脚之处,与谁相交,都要搞清楚。”

    三日后。

    房遗直对着自己列出的名单发怔。还有最后三家需要证实,尉迟宝琪最晚在今天黄昏前就能带回来消息。

    狄仁杰此时已经欣赏完了房遗直书房内摆放的诸多精致字画,见他还是对一张名单踌躇沉默,不语一言,遂凑过来询问,好奇问自己的这位至交好友,这些天他到底都在查什么。

    “不能说。”

    狄仁杰转动眼珠,精明地瞄一眼房遗直,嘿嘿笑起来,“你便是不说我也清楚,你在查案,而且查的事情和上巳节参与踏青的人有关。而与这件事最可能关联的尊贵人物,也便只有晋阳公主了,因只有她在那一日遇到危险坠崖了。倒说说,我说的对不对?”

    房遗直随即看一眼狄仁杰,“还有么?”

    “那你要跟我细说说案情,我才能帮你。”

    “没有具体案情,事关宫廷**,可知的不多,也不能知道更多。”房遗直转即用朱砂笔,在后面又添了一个名字。

    狄仁杰惊讶:“刚还犯愁,你这怎么就……你怎知一定是他?”

    “公主不述案情,让我们查人;我们圈人,不说原因;倒正相宜。”

    “你这是什么道理,人家公主凭身份尊贵可以不说,你凭什么?”狄仁杰问。

    房遗直盯着这名字,眉头紧锁。

    默了会儿,就在狄仁杰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房遗直突然出声。

    “凭感觉的,且等着看。若宝琪查不出来,就只能是此人。”

    作者有话要说:  切鲙,唐朝流行菜系生鱼片。唐朝主食肉类羊肉,主食食物面食

    ps这案子不长,快结束了。

    再ps:这两天因为买房子布置啊打扫很多事,每天四五点起来,忙到晚上码字,真的是时间不多。熬过22号就好了,亲们请一定不要放弃大鱼,继续支持大鱼,么么哒!

    ---

    感谢诸位小仙女投喂的地雷,鼓励大大滴,么么哒!(*  ̄3)(e ̄ *)

    腐女子扔了1个地雷

    小二歌!扔了1个地雷

    宝宝很乖扔了1个地雷

    迦南扔了1个地雷

    一踏秋扔了1个地雷

    涵~扔了1个地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