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23.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重生军嫂有空间     长孙无忌和长孙冲等人的得知凶手落网的消息后, 都赶了过来。长孙无忌未进门前, 就听到堂内有人大喊自己是凶手,他立刻大迈步快速进门,见竟真是长孙府的家奴, 气得很想直接抽刀杀过去。

    长孙冲见是刘树榆, 露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

    长孙府诸多事情都是由长子的长孙冲来处理。长孙冲平常和刘树榆有过一些接触。他怎么都没有想到, 平时一个老实巴交,少言寡语的厚道人, 竟能干出下毒杀害倭国副使这样的事情。

    “人真是他杀得?”长孙冲看向李明达,见她点头, 长孙冲眉头蹙得更深,转而眯着眼看向刘树榆, 对其失望至极。

    面对长孙冲,刘树榆脸上闪出浓浓地愧疚之色。他耷拉着脑袋, 恨不得躲藏进缝里。

    李明达随后将她和房遗直的发现, 仔细讲给了长孙冲和长孙无忌, 并将对应的物证人证都展现给他二人瞧。

    刘树榆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这才仔细计较膏药和脚印的事, 心里就腾起诸多懊恼悔恨。只觉得自己当初如果谨慎点, 那会儿揭膏药时不随手扔地上, 又去踩一脚, 那他也不会露出这么大的破绽。至少在被那四名倭国随从指认的时候, 只要他坚定不认, 便也没有其他证据佐证就是他。

    长孙冲又去瞪了一眼刘树榆。得幸此案有李明达和房遗直来查, 他二人到长孙府才不过几个时辰的功夫,就已经将这桩杀人案破了。而脚印和膏药线索正是锁定凶手最为关键的铁证,令人无从辩驳。这刘树榆的作案动机,长孙冲想不通,但他如此暗度陈仓,变相陷害了长孙涣,以及为长孙府蒙羞,真令长孙冲十分恼火。

    虽说而今凶手已经证明并非他二弟,让人松了口气,但长孙府的家奴也一样代表了长孙家,此事必会牵扯到倭国与大唐两国之间的利益问题,仍是会给长孙家还有他父亲增添诸多麻烦。

    长孙冲此刻真恨不得亲自对手刘树榆,但他的风度却不允许他对其作出什么过激言行。

    “长孙府可真是养了一个白眼狼!”长孙冲咬着牙恨恨道。

    刘树榆愈发愧疚,冲长孙冲磕头,“奴对不起大郎往日厚待!奴该死,愿意这就去领死!”

    说罢,他又咚咚地不停地磕起头来,很用力。

    长孙冲却觉得十分可笑,“说这些话有用?若非人家查明证据,你只怕还缩着头不认,眼看着我二弟去送死!”

    “他不肯说杀人缘由。”李明达和长孙冲道。

    长孙从厌恶地扫一眼刘树榆,厉言道:“还不快说!”

    刘树榆保持跪地,双手按在地上,面紧贴地面的动作,再不动了。

    长孙无忌见状再也忍不了了,一巴掌拍在桌上,怒吼道:“你这贱奴,果真找死。好,便如你所愿。来人,大刑伺候!”

    刘树榆吓得身子哆嗦了一下,但随即还是保持之前的状态,一动不动。

    长孙无忌更为恼火,几欲起身。这时就听李明达轻唤了一声舅舅,请他消气。

    李明达看眼刘树榆,在面对长孙无忌暴怒的情形,他竟虽然全身多哆嗦异常害怕,却还是不肯多说一句。看来此人心中有事,而且很执着,只是简单粗暴的办法应该不会令他轻易松口。

    “我看他是有难言之隐。舅舅何不暂且歇息,把这等小事交给我们处理。或许等明儿个天亮了,什么事情都了结了。”

    外甥女的言语总是轻轻柔柔的好听,令人的心情莫名好起来。长孙无忌先前燃起的万丈怒气,也因此熄灭了大半。既然李明达既然有能力在这么短时间内把凶手给揪出来,长孙无忌倒是愿意相信李明达在审问刘树榆上,也会有更好的处理办法。

    长孙无忌毫不犹豫地起了身,应了李明达的提议。临走前,他还特意嘱咐李明达尽力就好,不必因为他而强求什么。这件事说到底是他们长孙府御下不严的责任,他在倭国人和圣人面前承担一下责任,付出一定的代价,倒也没什么不对。

    李明达点头应承,请长孙无忌放心。

    待长孙无忌离开之后,堂内安静了片刻。

    长孙冲随即征求李明达的意见:“用刑?”

    “不可,严刑逼供所得未必为真相。”一直处于安静状态的房遗直忽然说道。

    长孙冲看眼房遗直,转而看向李明达,想亲耳听听她的意见。

    李明达:“他说的不错,刑逼是下下策。”

    李明达又看向刘树榆,只瞧着这人畏缩在地中央仍不停地发抖。一般人看他此状,大概会觉得刘树榆仅仅是罪行暴露,恐惧伏法而已。而李明达则可清晰地听到他眼泪一滴滴拍落在地的声音。他在安静的哭,而且哭得很厉害。

    当然,人若害怕丧命,也会留下恐惧的泪水。但李明达觉得,刘树榆恐惧的成分不多。他如果真的怕死,之前就不会那么大声喊出道垣三次郎是他杀的话。至少会努力狡辩一二,或是求饶,但这两样他都没有。

    流泪不是因为怕,还会因为什么?恨,悲伤,痛苦。

    “抬头。”李明达道。

    刘树榆顿了下,方缓缓地抬头。他紧紧闭着嘴,眼睛红红的蒙着泪水,面容虽有流露出恐惧和愧疚之意,但决绝的态度更甚,仍是坚决闭口,一个字不言。

    李明见状,料知不能立刻审问他,先向长孙冲了解一下有关于刘树榆的一切。

    长孙冲便召来大管家郭峰暮来交代。

    这刘树榆在长孙府做了十多年的管事,做事稳重麻利,且为人和善,才因此得了提拔,也被恩赏过不少钱,今年年初郭峰暮还特意帮他请求过长孙冲,允准他把老家的妻女也接过来。可惜他妻女却到了长安城不久,就因病暴毙死了,没曾享福过。

    房遗直在听大管家提及刘树榆妻女的时候,余光扫了一眼刘树榆,觉得他表现的状态很有问题,因此又去看了一眼李明达。见她也蹙起了眉头,便知晋阳公主所疑和自己一样。

    长孙冲却没有这般敏锐,此刻只觉得刘树榆此人忘恩负义,竟在他长孙府闹出杀人这么大的麻烦来,便是千刀万剐,也已不足以平了府上下所有人对他的愤怒。

    “长孙府厚待你的结果,便是换来这个,何其可笑!”长孙冲冷笑叹息。

    刘树榆忙再次磕头给长孙冲赔罪,“奴最对不起大郎的厚待,奴辜负了长孙府,不敢妄求别的,只想死,只求一死,求速死!”

    刘树榆再一次咚咚猛烈磕头,嘴里一遍又一遍重复的念着他想要求死的话。

    长孙冲眼里抹过一丝狠戾,“死对你来说,太轻了。真正的痛苦,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刘树榆哆嗦了下,噤声不敢再言。

    “你继续抬头,和我说话时,我不允你低头。”李明边观察刘树榆的神态边发问,“你的妻女因何重病双双病故了?”

    “风……风寒。”刘树榆道。

    李明达发现了他又迟疑表情,且神态很不自然,他整个身子比之前僵硬些许,便知道这刘树榆的问题就出在其妻女身上。李明达遂又问他妻女吃了什么药,可否看过大夫,风寒病可没那么快就要人命。

    刘树榆垂着眼眸,支支吾吾就是说不太清。

    李明达至此可以确认,刘树榆妻女的死有问题。

    “给你最后一次会,说出作案的原因,”房遗直出言后,默了会儿,似在故意给刘树榆思考的时间,但刘树榆显然不领情,还是紧闭着嘴死不开口。

    房遗直立刻看向长孙府的管家郭峰暮,“我看事因必定出自他妻女,既然他不肯说,便开棺验尸。你可知其妻女葬身何处?”

    郭峰暮正欲开口,那边刘树榆就跟疯了一样大喊。

    “不行,绝对不行!”

    刘树榆慌了,跪爬到房遗直跟前,苦苦恳求:“她们母女已经入土为安,求房大郎开恩,不要再扰了她们。活着的时候她们已经够苦了,我岂能让她们在死后继续受罪啊!”

    刘树榆说着就痛哭捶地,气愤懊恼至极,也十分恨自己。

    “只要你阐明你杀人的原因,我可保证她们长眠地下,任谁都不会打扰。”房遗直诱导道。

    刘树榆红着眼怔了怔,整个人突然崩塌了一般,半瘫在地上。而后默了片刻,他才狠狠地咬着牙道:“我杀道垣三次郎那个禽兽,不过是以命偿命,是他害死我的妻女!”

    刘树榆这时抬起头来,眼里满是燃烧着愤怒之火,泪水大颗大颗地从他一个大男人的脸上滑落,“这个禽兽,他毁我妻子的清白,连我七岁的小女儿也不放过。我何止想杀他,恨不得将他皮肉撕烂,活活地千刀万剐!”

    长孙冲怔了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树榆仍是痛哭不止,喊着自己对不起妻女,他妻女为保名节而亡,死后理该遂了她们的愿,给她们留个干干净净的名声。而今却因为他的乱言,让她们连最后的清白名声都没有了。

    “此事我可保尽量少的人知晓,不外传。”李明达道。

    刘树榆谢恩,接着便阐述了事发经过。

    今年年初的时候,他日子好过了一些,手里也有点余钱,便托人捎信回家,让妻子带着孩子来长安城投奔他。从他家村子到长安城并不算远,本不过就三天的脚程,不想他的妻女就在赶往长安城的官道上,被骑马外出游玩的道垣三次郎迎拖进树林里给□□了。她们到京后,刘树榆见妻子神色恍然,身上有伤,孩子也是畏畏缩缩,哭闹不止,便知道出了大事。几番追问之下,他的妻子才支支吾吾哭哭啼啼的把事情经过讲明白。刘树榆气愤不已,抬手便打了妻子一巴掌,怪她是没有保护好女儿。

    李明达凝着目光,“你打了她?”

    刘树榆狠狠地闭眼点了点头,泪水随之如串线的珠子落下,“这是我无比后悔的一巴掌!因为这一巴掌后,她看我的眼神……我说不太清,总之很可怕,可能是一种绝望,我不太敢直视她。她后来就抱着孩子一直哭,一直哭,一声不吭。”

    “那你这之后可哄她了没有?”李明达隐隐握了拳,再次发问。

    刘树榆怔了下缓缓地摇了摇头。

    “我没有,没有……”刘树榆哀嚎一声,至此方大声哭出来,接着哽噎道,“我一想到她的身子已经被……我就……我一气之下便回了长孙府,两天不曾回家看她。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真的不知道。但等到第三日我终于想通了,买了些好东西回家,想好了该怎么和她相处。我推开门,家里好静啊,怎么那么安静,明明是该吃饭的时候,我推正屋的门,就看见我的妻子和七岁的女儿都悬在了房梁上。脸白的跟纸一样,身子都凉了,我赶紧把她们放了下来,可不论我怎么喊,她们都不会睁眼了!”

    刘树榆说到这里,呜咽的哭声极其悲凉。

    “呵。”李明达冷笑不止。

    刘树榆怔了下,蓦地抬眼看了一下李明达,转而继续道,“是道垣三次郎,是他害死了我的妻子和孩子。我当时就发誓一定要为她们报仇!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便是以命相抵,我一定要杀死那个道垣三次郎。”

    长孙冲听刘树榆此言的,倒也能略理解他为何会杀道垣三次郎。但其不顾场合,在长孙府随便下手的行径,又令他十分憎恨。再有这样下毒,若是他二弟当时也喝了那酒,岂非会枉死。

    刘树榆忙对长孙冲解释道:“奴知道二郎惜用那酒,该不会舍得喝。”

    “一旦喝了呢,你根本没顾忌他的性命,是不是?”长孙冲眸子里满是愤怒地瞪他。

    刘树榆愧疚地垂下头,支支吾吾承认他当时的确没有想那么多。

    长孙冲气得起身,转而又忍了下来,背身默然。

    李明达愈发觉得可笑,“你至今还不知自己错在哪里,还以为自己为妻女报了仇,是么?”

    刘树榆不解地看向李明达,似乎在说“难道不是么”“不管怎样我至少对得起我的妻女”这样的话。

    “她若一心寻思,便不会进长安城来找你。那件事并非她之错,却因你的冷漠相待,令她失望之极,才觉得无法苟活于世。其实真正令她致死的原因,是你。”

    刘树榆瞪大眼不敢相信,不停摇头,“不,不是这样,是道垣三次郎那个禽兽害死她的,我为她报了仇!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刘树榆越说声音越小,整个人趴在了地上,苟延残喘。

    房遗直则询问道垣三次郎的四名随从,其作为可如刘树榆所言。

    这四名随从早就慌神了,而今被房遗直这样一看也都心虚,虽个个表情慌张,但谁也不没有开口承认这件事。

    “你们可能不太了解我们大唐的审案手段,对于一些故意隐瞒重要案情而不报者,竹片穿指只是个开始。”

    随从们重复这四个字,有几分不解。

    房遗直挑眉看向李明达,是否上刑还要看公主的意思。就见李明达点了头,房遗直立刻命人执行。

    “却不知选谁,你们四个自行议定。”

    四人都慌了,互相看了看,都不知该怎么办。

    房遗直随即就让人挑了一个,拉了出去。不多时,这名随从被架进来手指流着血,被丢到地上的时候,整个人疼得面目扭曲,身体蜷成一团。

    其余三人瞧他此状,皆晓得这个神秘的刑罚很疼。

    “包庇你们副使的恶行,对于你们倭国可不是一件好事。这个错你们若不认,倒也罢了。我大唐为何非要跟一个敢做不敢为的小国有所来往?”房遗直说罢,便起身,拱手请李明达参告陛下,从今以后断绝一切与倭国的交易和政务上的往来。

    四名随从听了这话都慌了,忙跪下给房遗直和李明达行礼,请求他们不要如此。

    “副使在年初出城游玩的时候,却是对一名赶路的妇人下手了。当时赶巧官道上没有人,副使一路边骑马边喝着酒,可能喝得太醉了,再瞧那妇人有些姿色,就、就……”

    “听你们所言,你们副使倒无辜了,是酒的错?”李明达冷笑,“真没想到,你们倭国人敢做不敢认,竟如此推卸罪责,懦夫!”

    四名倭国随从垂下脑袋,蔫蔫的,不敢作声。

    李明达勾了勾手指,将田邯缮召唤而来,随即对其嘱咐了几句。

    “去把芦屋院静叫来,这查案的事怎么能少了倭人的‘督促’。”李明达又道。

    没多久,田邯缮便领来一名汉人通译,将四名随从的证言用汉字和倭国话各书写了一份、李明达随即令四名倭国随从签字画押。

    这之后不久,芦屋院静才急急地带着人赶过来。

    芦屋院静在收到消息的时候就确认问过,凶手长孙涣还没有缉拿到,便觉得该是晋阳公主不服气,非任性地要晚上也查案。她不想来,却又不好拒绝,怕自己拒绝了,回头大唐那边就擅自做主糊弄断案结果,遂进门的时候,还有几分怨气,张口就抱怨起来。

    “这么晚了,长安城已然夜禁,怎么还查案。拜托,你们不睡,我还要睡呢。我真后悔领了个监督的活儿。凶手还没拿到,你说你们这会儿还有什么可查,真是麻烦。”

    芦屋院静掩嘴故意打了个哈欠。话毕,她见屋内多了个她不认识的男子,长得英俊不说,通身的气派也是她有生以来未曾见过的那种。

    芦屋院静眼睛顿时亮了,随即发现此人并没有关注自己,有些不高向。转而她才发现李明达和长孙冲都在安静的看着自己,目光很不寻常。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芦屋院静又一问一声,随即余光瞟见有四名倭国随从跪在堂屋的一脚,个个忐忑,身体有些惶恐地发抖。芦屋院静这才意料到事情不对,忙问何故。

    “自然是凶手找到了,我们才敢烦劳芦屋院静阴阳师来此走一趟。”李明达故意说了芦屋院静而今身份的全称,便知道她是天皇女又如何,她而今对外的身份不过就是个使团内的阴阳师。除非有倭国天皇亲手所书的信证明芦屋院静为天皇女的身份,不然此刻李明达说她是阴阳师,她就得是阴阳师。

    芦屋院静熟稔大唐话,对于李明达的画外音自然听懂了。她意料这件事另有蹊跷,也不敢再如之前那般任性嚣张,忙拱手问李明达何故。

    “既然说凶手找到了,为何我刚刚问你们来传话的侍卫,却说长孙涣尚没有找到?”

    “长孙涣不是凶手,凶手是他!”长孙冲指了下跪在地中央的刘树榆,面容冷峻,显然他还在愤怒之中。

    芦屋院静随即得知这人的身份只是长孙府的一个小管家,冷笑道,“我早料到如此了,你们为了保住长孙涣,随便揪个命不值钱的下人搪塞我们。公主,您未免太不把我们倭人看在眼里了。”

    田邯缮便将道垣三次郎四名随从的画押供词呈送给芦屋院静。

    芦屋院静很识得汉字,看了上面所述的经过之后,微微蹙起眉头,转即目光凌厉地瞪向那四名随从。

    四名倭国随从皆缩着脖子,害怕至极。

    芦屋院静转了下眼珠子,随即看似和气的笑起来,“我当是什么东西,这种写满汉话的证供,如何能让人信服?他们虽对贵国的语言略懂,但却都不怎么识字。你们写什么,他们根本不清楚。”

    “画押之前,证词所述一切都已和他们讲明。”田邯缮道。

    芦屋院静笑着对李明达行礼,“真是要抱歉说一句,这四人做证供的时候,除了贵国人员,还有谁知道可见证这件事?我并不在场,如何能确保贵国没有对他们严刑逼供?”

    “严刑在哪儿?最多不过是有人破个手指。”李明达终于有些明白房遗直为何要用那种刑罚对付倭国随从,原来是防着芦屋院静耍赖这手。

    “好好好,严刑逼供我说错了,但你们仗着他们不识贵国文字,哄骗他们画押的事情,总是有可能的。”芦屋院静得理不饶人道。

    “料到了。”李明达嗤笑一声,“倭国毕竟是倭国,倭人果然是倭人。”

    李明达回手就把桌上那份折叠好的倭国语证词丢在了地上。

    芦屋院静愣了下,暂且忍着气,去弯腰拾起,展开一看,脸色颓然大变。这晋阳公主才刚是故意把汉话的证词先给她,就是要看她丑态百出,好在此刻打她的脸!

    芦屋院静气恨交加,却又无言可辩,只能黑着一张脸保持沉默。此刻她心里更恨地就是那四个不中用的随从,竟就在她不在的这几个时辰内,随便张口供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道垣三次郎虽为我大唐人所杀,但他的所作所为令人所有人发指。凶手人微言轻,为顾及妻女的名声,杀他倒在情理之中。既然刘树榆犯了罪便是该受罚,他自该以命相抵。但道垣三次郎在我大唐行所无忌,肆无忌惮奸害妇孺一事,又该怎么算?”

    “他人已经死了!”芦屋院静道。

    “这位阴阳师的耳朵似乎不太好用。我们公主的话说得很清楚,道垣三次郎的命,自有凶手相抵,而因他奸污致死的两条性命又该怎么算?”房遗直解释道。

    芦屋院静惊讶地看向房遗直,没想到这个她第一印象很好的男子,竟然一张嘴就如此咄咄逼人。这算什么,要他们倭国伏低做小,进行赔偿?

    芦屋院静自是不服气,“这位郎君,你以区区一个长孙府的家奴来低我倭国副使的性命,未免太可笑了吧。”

    “可笑的是你,你倭国副使所犯禽兽不如之事,便是用猪狗命相抵,都嫌贵。”

    “你——”芦屋院静气得脸涨红,抿着嘴说不出话来,转即就要告辞,“既然案子已经破了,那后续的事便由正使与贵国陛下商议,我们在此多费口舌只怕没什么大用。”

    田邯缮见她要走,自然不容她耍赖,先将供词要回。

    芦屋院静虽想保护自己国家的利益,擅于狡辩,但也不至于在人前做小人行为。她只是一时情急,忘了手里拿东西这件事。偏偏田邯缮的举动,令她好像真的耍赖似得。芦屋院静羞愤不已,冲那四名随从大喊,命他们随自己回去,然却被门口的大唐侍卫堵住了。

    芦屋院静回首,气愤地看向李明达,“不知公主还有何事要交代?”

    李明达:“你既然也说案子破了,便是认同我们的调查。这件事是你们倭人无礼在先,我大唐乃礼仪之邦,虽待人厚道,但也不是任人欺辱的。你便是走,也该代你们倭国使团先道个歉。”

    芦屋院静本就尴尬不已,而今又被说没有礼貌,更为气愤,咬了咬牙,冲李明达和长孙冲以及房遗直行了礼,干脆利落的做了道歉,而后便快速迈步逃似得离开。

    案子既然破了,余下的事便是陈述经过上报即可。因李明达之前听长孙冲讲述案情时,十分客观公道,便请长孙冲帮忙述写。她则去见了长孙无忌,交代经过后,又去看望了因此事着急而导致病情加重的长乐公主。

    李丽质听说案子解决了,大大地松口气,笑着拉住李明达的手,万般感谢她。本想让她留下来陪自己用饭,得知还有长孙涣一事没有解决,她忙请李明达快些找到她这个小叔子,可别再让他继续在外头吃苦。

    “他在尉迟府呢,能吃什么苦,只怕比在这还悠哉。”李明达笑着劝李丽质放心,请她安心养病。

    李丽质点点头,李明达临走时,又嘱咐她一定要好好对待李惠安,多去看看她。

    李明达怔了下,转而看李丽质:“姐姐是不是知道什么,上次你也这样刻意嘱咐过我。我待惠安一直很好,姐姐为何如此担心?”

    李丽质不自然地笑,“也没什么,主要是那孩子太小,又有些任性不懂事,我太不放心不下了。倒是我唠叨,你别见怪。”

    “五姐客气了。”李明达心知李丽质有事隐瞒自己,但见她的病容,李明达自然不忍心继续逼问什么。

    出了房门,李明达几番听到屋内李丽质的叹息声,李明达便不自觉地缓缓放慢脚步。

    接着,便听到李丽质和她的大丫鬟柏庐说道:“我不放心惠安,只怕她心思太单纯,又不肯听我的话,斗不过她十九姐。可恨我这身子骨不争气,进不了宫。”

    “要不婢子想法子往宫内通个信儿,请二十一公主来长孙府一趟?”

    “倒不必,她快到八岁生日,该受封了,此时最忙,不宜扰她。再者我的话只怕她也不会听,她向来最喜欢她十九姐。只怕兕子就是开口要她去杀人,这傻孩子也是肯做的。”

    随即便是柏庐应和,没什么特别。

    李明达听着没有后话了,就快步离开,与房遗直汇合,一通前往尉迟府,去见长孙涣。

    尉迟宝琪见他们来,还象征性的装了几句,声称长孙涣不在。不过被房遗直一个眼神下去,他就心虚了。都怪他嘴欠,之前把实情告诉了房遗直。谁知道房遗直这人没他看起来那么君子,也和他一样嘴欠,告诉公主了。

    “叫他出来。”李明达在上首位坐定之后,立刻道。

    尉迟宝琪顿然感受到公主发出的威赫气势,忙应承下来,随即打发人去了。不一会儿,长孙涣便慢悠悠地晃过来。他一见到李明达和房遗直,第一反应就是转身跑。

    “案子破了,凶手是刘树榆。”

    李明达一句话,令长孙涣立刻转身冲进屋,脸上笑嘻嘻。

    “好表妹,你说的可是真的?”

    随即得知经过,长孙涣又拍掌高兴又鞠躬给李明达房遗直二人致谢,感恩他们把自己给救了,不然他真不知道以后该去哪里混了。

    “出了事就跑,怂!”尉迟宝琪白他一眼,开损了。

    “怂个屁!我要不躲起来,那些人一准就认定我是凶手,天天除了审问我,肯定不会去查其它。我这举动多聪明,有用过脑的,你懂什么。”长孙涣反呛尉迟宝琪。

    “行了,也别废话了,跟我进宫。”李明达说罢,就与尉迟宝琪作别。

    尉迟宝琪本来也在圣人钦点的查案名单中,闹着要跟着一起去。

    李明达便随他了,反正最后挨累的又不是自己。

    一行人到立政殿时,便有小太监告知李明达长孙冲和长孙无忌已然觐见,并将案情陈述。李明达随后带着房遗直等人也去见李世民,她简单交代经过后,就告退了,余下的收尾事宜她便不操心,由着那些人讨论去。

    至深夜,万家灯火早已熄灭,房玄龄又被急召入宫。至次日天亮前,房遗直、尉迟宝琪等人方从立政殿内退出。

    出了宫,尉迟宝琪就跟房遗直一边大哈欠,一边发牢骚。

    “干站了一晚上,在圣人面前我还不敢随便动,两条腿都不听使唤了。早知道会这么长时间,我就不去了,干嘛受这份罪。”

    房遗直:“案子涉及他国,自然要麻烦些,怎么,你没想到?”

    “你想到了你倒是告诉我呀!”尉迟宝琪哭丧道。

    “公主在,不便。”房遗冷着脸直说罢,便策马而去。

    尉迟宝琪“诶”了一声,见叫不住房遗直,便罢了,无奈地让随从慢慢的牵着马走,他腿疼,可没有房遗直身子骨那么好。

    武德殿外。

    睡了一晚好觉的李明达十分精神,此刻她却站在这里踌躇不定,不知该不该进去找李惠安。

    却有殿内的小太监迎来,告知李明达二十一公主昨夜因为筹备册封一事,睡得晚了些,故而到此时尚没醒。他特来征问李明达的意思,是叫还是不叫。

    “不叫。”李明达不假思索道。

    早上风有些冷,田邯缮特意命人再取来一件外衫与公主。李明达未及披上,就闻到了一股跟荷花帕很类似的香味,随即问田邯缮哪来的。

    田邯缮想了下,“贵主,您之前交代奴每日换一种熏香,这上面如果有其他味道,便一定是染上了刚刚宫女点燃的熏香。”

    “弄过来。”

    田邯缮应承,不多时,便端来了一鼎小香炉。

    李明达更加确认就是这种香味。

    一旁传话的武德殿太监闻了这香味后,笑道:“不愧是亲姐妹呢,倒是和我们贵主以前常用的一样。”

    “是么,”李明达审视这小太监,“但我记得最近她身上却不是这种香味。”

    “是贵主坠崖后的事了,她总说能闻到血腥味,奴们便换了一种味道更烈的香,这才好些。”

    “血腥味?当时她在崖上,能闻到我身上的血腥味?”

    小太监点头,表示他们贵主当时就是这样说。

    李明达转而悄悄问田邯缮,他当时也在场,是否也闻到了血腥味。

    田邯缮:“奴的鼻子挺灵的,当时也在崖上,并不曾闻到。本来就距离远,再说有风往南吹,贵主的血也已经融在溪水里了,该不会有什么味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