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男人们查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7.男人们查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众子弟们随即若有所悟,虽不敢肯定,但心已然开始小鹿乱撞,噗噗乱跳起来。

    房遗直轻眸扫过魏叔玉,嘴角微勾似笑非笑,转即又恢复了冷面。

    李世民瞪魏叔玉的目光里则透露出危险气息,帝王腹中有话却不得说,哪里会轻饶了他。

    方启瑞察觉圣人在隐忍已快发作,急忙使眼色给魏叔玉。他之前不懂事那么坦率也就算了,可别再开口乱说什么别的胡话,不然就是仗着他父亲郑公的面子也不成了。

    “叔玉已然明白陛下此举是何用意。”魏叔玉随即问道。

    明白就明白了,用得着这样点破,而且还如此针对陛下!

    方启瑞气得咬牙,真想上去给这孩子一巴掌。长得白白净净跟仙人一般的模样,这张嘴却比他父亲的还臭。

    刚缓过气的众子弟们又是一愣,真替魏叔玉这个蒙眼瞎捏一把汗。厉害,这魏叔玉嫌命太长?别说郑公不在,就是在,此刻只怕也救不他了。

    楼阁内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李世民眼中早已结冰,正在发作的边缘,魏叔玉偏偏在这时候又开口了。

    “上巳节公主坠崖当日,叔玉与诸位子弟皆在场。叔玉等定会如实回答陛下问话,不敢有丝毫怠慢。”

    魏叔玉话锋转,对李世民毕恭毕敬请礼,并解释当日他偶然路过的情况。他真的是碰巧遇到受伤的公主,遂出手相救。当时的证人有尉迟宝琪、萧锴以及一众随从。

    “叔玉在北面山脚下与尉迟宝琪等人告别后,不超一炷香,便看到了已然出事躺在溪谷之中的公主。这么短的时间,叔玉根本不可能从山北面爬到东边的断崖处去作案,遂叔玉确实是清白的,与此事无关。”

    李世民听完魏叔玉的陈述,默然盯了他一会儿,眼睛方微微眯起,“你所料不错。对于晋阳公主莫名坠崖一事,我确有疑惑,有意彻查。今召集你们在此,便是想单独提审你们,仔细问话,看有什么可疑之处。”

    此言一出,在场的其他子弟都惶恐起来,再也不敢在心里腹诽圣人是否为晋阳公主招驸马了。

    众子弟们纷纷跪地,对李世民磕头表示公主坠崖之时他们这些子弟也都在山北面,并不曾见过公主。

    晋阳公主金枝玉叶,身份尊贵,当日踏青虽然是男男女女可以同行,但因晋阳公主德芳自持,一直和其她几位公主、郡主一起,他们真的都不曾靠近过。

    众子弟急着解释表清白,他们可不想进一次宫,却领个抄九族的罪名回家。

    “当日你们可曾见过什么可疑人或可疑事?此刻不必行君臣礼,有话都可以坦言道来,各抒己见,赦无罪。但此时话此时毕,回去谁敢乱言,严惩。”既然话已经被魏叔玉引到这里了,李世民便干脆把该问的都问了。

    魏叔玉以查案作解释,却是要比招驸马的消息好一些。

    李世民其实并不急着把兕子嫁出去,但今日得见几名优秀子弟,他便突然心生几分急意。这些子弟中有两个他十分看好,只是稍大一些,已然到了必须该议婚的年龄。李世民担心良婿被人先抢走,便想先考校他们处事应对能力,择优暂留。如此等他给晋阳择婿的时候,就可以好中挑更好了。

    现在想想,他突然冒出的想法确有些冲动。

    尉迟宝琪之前虽然没有点破晋阳公主身份,但其言语举动已然引起他人怀疑。回头这些子弟稍加琢磨、猜测和打听,必然就明白他今日的用意。那么帝王有意晋阳公主招驸马的消息就会立刻被疯传于长安城。晋阳不同于其它公主,她的婚嫁早就被诸多皇亲贵妇盯着了,少不得会被一番叨扰。而今她才刚刚病愈,宜静养,实在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这件事魏叔玉做得倒不算错,但他冒犯之举不可恕,等回头必要仔细收拾他。

    此时几个子弟正依从李世民之命,在各抒己见,渐渐说开了。

    “我也没见什么可疑之处,你呢?”

    “没有。”

    “查清楚公主因何去断崖,就离查明她坠崖一事的真相不远了。”程处弼忽然开口道。

    “公主久居深宫,偶然出来,好奇探看些山山水水并不奇怪。若真是一人去透透气,不小心失足了呢。”尉迟宝琪提出不同见解。

    “也有可能碰到什么不该看的,反倒被人使了坏心。”萧锴猜测道。

    李世民听这几个子弟的议论,越发觉得兕子坠崖一事蹊跷,应该仔细彻查,直到排除所有其它可能确认是失足为止。

    “当时崖上许有第二人在。”房遗直声音不高不低,淡淡地。

    其他人听了房遗直这话还没反应过来,惯性继续讨论两句,转即忽然都安静了。

    尉迟宝琪讶异看房遗直,“你此言有何凭据?”

    李世民和其余人等都看向房遗直。

    “有,”房遗直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轻薄的小纸包,“此物是我前日寻猫时,偶然在断崖边的石缝处发现的。”

    纸包打开来,可见里放着一块细长不足半个指甲盖大的粉纱。

    尉迟宝琪见就是一块小碎纱,好笑道:“这能说明什么。”

    魏叔玉立刻被这块碎纱吸引,一眼就认出,“这是宫中御用的绫玉纱。”

    绫玉纱是南边贡品,产量极少,在长安城只有极其尊贵的皇亲贵妇、众公主们,以及后宫妃子们使用,并未流传至外。

    晋阳公主坠崖时,除了头致伤外,身体其它部分完好无损,衣服也没有任何损破之处。这件事除了李世民,房玄龄和魏征等人也都知晓。房遗直和魏叔玉必然都从他们的父亲那里得知此消息,遂能立刻明白这块碎纱布的含义。也便是说,当下李世民和房遗直、魏叔玉三人心里都清楚,晋阳公主坠崖有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受人陷害。

    尉迟宝琪从三人的面色中,猜到了结果,接着提出质疑:“会不会有后来别人留在那的可能?毕竟你发现这块碎纱的时候,都已经是五天后了。”

    魏叔玉仔细看过碎纱之后,又闻了下,万般肯定道:“不会,我确定这块纱在公主落崖后的当日就在了。”

    大家目光再一次投放在魏叔玉身上。

    魏叔玉看向房遗直,见对方微微点头示意,他方开口道:“若我所猜不假,这块碎纱本该是白色。公主坠崖之后,陷入昏迷,便有陛下所派的道人们在断崖处祈福,撒了朱砂,当晚还下了一场雨,红朱砂便把这白纱染成了粉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