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死了三个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5.死了三个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吃在首尔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医香重生军嫂有空间     至次日,李世民阅了于志宁的奏折,立刻将其召来叱骂。于志宁至此方知,昨日太子带着离宫的‘美貌宫人’正是晋阳公主。原来此事是圣人授意太子低调行事,而今却因他的参本,而被大肆宣扬。圣人袒护公主心切,为此恶言痛骂他一顿,他也是活该。

    于志宁不得不灰头土脸回了东宫,向李承乾赔罪道歉。

    李承乾乐得见于志宁吃亏,对于他假慈悲道歉,李承乾自是不愿接受。不过一大早,妹妹就捎了话来,让他平心静气,显些胸怀出来。李承乾遂才忍下这口气,对于志宁仍是以礼相待。

    于志宁见李承乾竟未对他发火,且态度谦逊地敬奉他,心下不禁几分得意。这李承乾到底还是因为心虚,怕他以后还找他麻烦,遂在这时候服软。但他于志宁是何等刚烈正值之人,自不会因太子告饶的态度而屈就,以后这太子身上的毛病,不管大小,只要他发现了,该说他还是还会说,而且一定会狠狠说,直到他改正为止。

    立政殿内,李明达穿着一身葱绿衫裙,挺直腰板端正坐在桌案后,临摹他四哥李泰的草隶。字的样子她能写出差不多来,但李泰的笔法刚劲,内有乾坤,却是李明达学不来的。

    李明达写了几笔之后,便对着字发愣,不想再下笔了。

    正值这时,她听到了李世民稳健的步伐声。李明达忙执笔继续,直至宫人回禀,李明达方放下笔,前去相迎。

    李世民瞧了李明达所书的草隶,直叹她笔法好,已然赛过李泰了。李明达知道父亲不过是说甜话哄她,遂只笑笑并不当真。

    “这是今春刚下来的第一批樱桃,只有这一树早熟供奉到宫里来,十分难得。”李世民忙招呼他的宝贝女儿来一起吃奶酪樱桃。

    李明达吃了几口,却放下了。

    李世民:“有心事?”

    “听闻大哥被于詹士上疏了,是兕子之过。”

    李世民挑眉,忙拍拍爱女的头,让她不必多虑,“误会,阿耶刚骂过他,放心,不会冤枉到你大哥。”

    大哥不易,好心陪我出一趟宫,却惹了这样的麻烦,闹得在百官面前丢了脸。阿耶,您说他以后会不会再不理兕子?”李明达偏头看李世民。

    “胡说,我的兕子温婉可人,最讨人喜欢,谁敢讨厌你。你若不安心,回头阿耶便和你大哥说一声。”李世民淡笑道。

    “于詹事也怪了,为何不去先和大哥求证,再行上疏,如此就不会闹出这样的误会了。”李明达看一眼李世民,小声嘟囔一句。

    李世民怔住,稍作思量后眼色一沉,“你说的不错,便是不去问太子,找他身边人问询,谨慎求证,也不会有此误会。你大哥贵为东宫太子,他如此草率上疏诬陷,确有冒犯之嫌。”

    越细细思量此事,李世民越发觉得于志宁此人有待观察。当初安排他做太子詹事,是想他协助太子立德,让太子变得更好。而他这两年不管大事小情,见了太子的毛病就上疏,这其中有多少次是草率诬陷,倒真值得探究了。而李世民则是盼子成材心切,一贯相信于志宁这些老臣之言,不曾有过质疑。而今看来,他这些无意之举似乎伤到了太子,再细想想,他们父子关系交恶正是从于志宁等人入了东宫开始。

    于志宁此人‘犯颜直谏’的目的到底为人还是为名,是该仔细查实。若为人;他出于真心想为太子好,尚可原谅。若为名;他挑太子毛病宣扬于朝,只为名扬青史,其心可诛,绝无可恕。

    想到此,李世民便坐不住了,立刻命人去彻查此事。

    田邯缮目送走了圣人之后,便不解地看向自家公主。本以为秀梅绿荷二人的事证据确凿,公主必会趁此时机告知圣人,却没想公主面只字不提。

    田邯缮不解,遂问公主该如何处置秀梅、绿荷,以及侍卫郑伦等人。

    李明达眼眸明亮地看向田邯缮,“你是立政殿的掌事太监,宫人犯错,自然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李明达特意没有将此事告诉李世民。圣人常在立政殿处理政务,这殿内有诸多宫人都是他直属。所以她这边但凡有点什么异动,根本逃得不过他的眼。与其带着戾气地去告状,倒不如等对方发现,效果还会更好一些。

    午后,田邯缮就将秀梅绿荷二人打发到掖庭宫。

    方启瑞李世民身边伺候多年,自知陛下对晋阳公主的宠爱之甚,得知此消息后,立刻调查询问,晓得这二人竟是细作,片刻不敢耽误,立刻立刻禀明了陛下。

    李世民大怒,立刻命方启瑞与程处弼详查此事,且于次日得到两名宫女的供状。随即缉拿侍卫郑伦,审问下来,证据确凿,已无任何辩白之处。

    李世民暴怒不已,立刻来到立政殿,却见自己的宝贝女儿正言笑晏晏地与李治玩耍,一双儿女见了他,都热情迎过来请安,何其懂事讨人喜欢。

    李世民一手揽住李治,一手狠狠抱住李明达,微红的眸中腾起戾气。

    落座之后,李世民对李治道:“你在朝站班,虽不能如以往常陪伴你妹妹,也该平时闲暇时,多多于她相处,好生爱护她。”

    李治忙恭谨应承。

    李世民转即看向李明达,言语宠溺却略带几丝责备之意,“你也是,受了委屈岂能忍气吞声,不告知阿耶?”

    李明达怔了下,随即才反应过来李世民所指,倒没想到他查的如此迅速。

    李世民见女儿面露惊诧,心料这孩子果真看中姊妹情义,故意隐瞒。

    “你啊,太纯善了。”李世民把女儿拦在怀里,转即厉声叱问宫人高阳公主可到了没有。

    方启瑞立刻去催问。

    不久之后,高阳公主觐见。

    李世民故意没让李明达和李治离开,便就如此宣见了高阳公主。

    高阳公主并不知情何故,见父亲在立政殿召见自己,还以为是十九妹和九哥在父亲跟前提起她,姊妹们又要一起热闹,遂笑意盈盈进门,十分乖巧地给李世民请礼。然许久之后,却未如往常那般听到父亲说免礼的话,高阳公主这才意识到事情似有不对。

    “把人带上来!”

    李世民一声喝令之后,绿荷和秀梅两名宫女就被带到殿内。

    高阳公主见这俩人,怔了下,随即抬眸瞄见李世民一脸愠色,然后她就快速地扫向李明达,却猛然被自己这个向来温婉乖巧的妹妹冷冷地回看一眼。高阳从没见过李明达有过这样的眼神,顿时后脊背发凉,心头猛震。

    “阿耶,这是何故?曦微不懂。”高阳公主红着眼,声音微颤,有几分楚楚可怜。

    李世民手掌重重落在桌上,抓起方启瑞刚刚呈送上来的证词,丢在了地上。

    高阳公主依旧跪在那里,打眼看了距离自己较近的一张纸上的内容。其实从刚才见秀梅绿荷时,她心里隐隐就有些预料,只是不知父亲掌握到何种程度。今见状,高阳公主忙啜泣起来,磕头给李世民赔罪。

    “父亲切勿动怒,且先听曦微解释。这两名宫女曦微确曾经和她们打过商量,但曦微却完全是出于关心十九妹。曦微承认这样做确实越矩了,可自从九哥站班之后,妹妹白日便孤身一人在立政殿,没人相伴,曦微又担心妹妹年小,太过仁善温柔,宫中有人暗中欺负她,而依她的性子必然不忍和阿耶诉苦,岂非白白受委屈?就因这样,才有了当初的吩咐。”高阳公主说罢,便哭得泪如雨下,给李世民几番磕头认罪。

    “可是如此?”李世民问秀梅绿荷二人。

    俩宫女为了保命,忙应承正是如此。若说高阳公主出于恶意,她们却还受她驱使,她二人必定会被暴怒的陛下处死是,所以当下只敢这么认了。

    “十七妹若关心兕子,何不直接问,或是常来宫中便是。宫门何曾对你关过?你收买了兕子身边的两名宫女监视她,不论是何理由,都有大不对。”李治道。

    李世民点头颇为赞同,叱训高阳公主太过骄纵,不知天高地厚,将其实封食邑从两千户降为五百户,令其深刻反省,半年内不得入宫。驸马房遗爱因御下不严,纵容身边人受命于高阳公主,与侍卫私传消息,降级一品,同领教训。

    高阳公主未曾想到李世民竟如此狠厉罚他,她不过是让两个宫人监视李明达的情况罢了,又不是害人,何至于要降她的实封。五百户,她竟然连那个生母卑贱的新兴公主都比不过了,以后叫她如何抬起头来做人。高阳公主金蹙着眉头,心里委屈至极,也怒恨至极,却不得不闷头谢恩,乖乖退下。

    高阳公主走后,李明达便侧耳对高阳公主离开的方向,果然听到她在殿外骂了许多关于自己和九哥李治的脏话。难听之至,她闻所未闻。

    李明达微微抿着唇角,眸光黯淡,只觉得她这些年错付的姊妹情都是笑话。既然高阳公主没有半点顿悟的意思,她以后又何必手软再念旧情。

    本来这件事也就暂且了了,谁料次日,被缉拿坐牢的那个侍卫郑伦死了。这之后不久,掖庭宫的人在一口废弃的枯井中找到了绿荷秀梅的尸体。

    消息传来时,李明达正对窗而坐,研究那根扎在荷花帕上的刺。

    上次出宫去断崖探查时,李明达就仔细观察过周围的环境,山上山下都没有长这种刺的草木,所以说这根刺很可能是帕子的主人从其所住之所带来的。

    “贵主?”田邯缮见公主还在发愣,忍不住问一声,想确认她是否真的听到自己所言的这件大事。

    “嗯,死了三个,我知道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